第044章 替贾鑫洁出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晚上,郝大宇叫了薛飞一起吃饭。品书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饭桌上郝大宇把酒言欢,非常高兴,因为招商引资的成功,不仅是在发展旅游产业的道路上往前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更重要的是薛飞从中所起到的作用,给了郑万民以及所有质疑薛飞能力的人一个强有力的回击,让他们知道了谁才是当旅游局局长的最合适人选。

    此外,郝大宇本人对薛飞也有了一个更新的认识。

    之前郝大宇眼里的薛飞是一个比他还年轻,但聪明务实有能力,同时还是个上面有靠山的旅游局副局长。而通过这次招商引资,他才知道还不止如此,薛飞还有其他人脉资源,这也不禁让他对薛飞有些刮目相看,也更坚定了他和薛飞亲近的想法。

    “薛飞,谢谢你在孟市长面前说了我的好话。”郝大宇感谢道。郝大宇叫薛飞出来吃饭,除了庆祝招商成功,还有就是想当面谢谢薛飞。

    昨天晚上郝大宇给孟德胜打电话汇报招商工作时,孟德胜夸赞了郝大宇,还说薛飞没少跟他,希望郝大宇努力工作,多为极北县老百姓谋福利,郝大宇所做的一切组织上全都看得见,郝大宇听了以后心跳加速,热血沸腾。

    身在官场,要是有人能在上级领导面前提你一句,说你的好话,让领导记住你,可以说很多时候要比你在工作上做出成绩更重要。如今薛飞就做了这样的事情,郝大宇又怎么可能会不感激薛飞呢。

    “呵呵,郝县长您太客气了,您在工作上没少帮助我,我在孟市长面前提您也是应该的,更何况您确实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好县长。”薛飞笑着说道。

    “咱们俩已经很熟了,现在又不是上班时间,你对我的称呼也就别那么客气了。我比你年长几岁,以后私下你就管我叫宇哥吧。”郝大宇觉得叫哥会显得很亲近,更能拉近彼此的距离。

    “好,听你的宇哥。”薛飞跟郝大宇的想法一样,相对于叫县长,他显然更愿意叫哥。

    改变了称呼,两个人说起话来就更加随意了,也聊了很多以前从没聊过的话题,譬如当下最热点的时事,过往上大学时的岁月,甚至还聊了各自喜欢的女孩类型,总之通过这顿饭以后,薛飞和郝大宇的关系比之前又近了不少。

    吃完饭,薛飞要结账,郝大宇说什么也没让,他把薛飞推到一边,拿出钱包去了前台。

    走出饭店,两个人就看到有一对男女正在吵架,薛飞一眼就认出了女的是贾鑫洁,便对郝大宇说道:“宇哥你先走吧,我过去看看。”

    郝大宇见吵的挺凶,问道:“你认识?”

    “女的是我们旅游局的办公室主任。”

    “哦,那你注意点,别跟人动手啊。”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郝大宇走了以后,薛飞就走了过去,一见还是上次在旅游局门口和贾鑫洁吵架的男人,便问道:“怎么了?”

    贾鑫洁看到是薛飞,努力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叫了声“薛局长”后说道:“我跟朋友过来吃饭,吃完准备走的时候就出来碰到了这个人,我根本不认识他,他说什么也不让我走。”

    男的一听不干了,他伸手指着贾鑫洁质问道:“你说什么?你敢说不认识我……”

    薛飞抬手推开他的手说道:“有话好好说,你用手指什么人啊。”

    “我指她怎么了?我是她男朋友,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跟你有关系吗?”男的认出了薛飞。

    “谁是你女朋友啊,你别胡说八道。你走不走?你不走我报警了!”贾鑫洁把手机拿了出来,她不想在薛飞面前吵架,想让男的赶紧消失。

    男的不以为然,因为贾鑫洁已经说过无数次报警了,至今也没报过一次,所以他不屑地说道:“快点报,赶紧报,正好我已经好久都没进去待过了,早就想回去待几天了。”

    通过上次的事薛飞已经大概知道他是一个什么人了,对无赖是没道理可讲的,也不用讲。薛飞从兜里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说道:“没问题,我马上就成全你。”

    看到薛飞真的在打110,男的害怕了,他一边往后退一边说道:“算你狠,让你多管闲事,你给我等着。”说完,男的一转身就跑没影了。

    薛飞收起手机,担心那个家伙还会再回来,问了一下贾鑫洁家住的地方,见不是很远,薛飞就决定送贾鑫洁回去。

    两个人沿着马路边一直往前走,贾鑫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你薛局长,谢谢你替我解围。”

    薛飞帮忙完全是因为贾鑫洁是他的下属,他作为旅游局的领导,碰到这种事情要是不管,肯定是说不过去的:“谢谢就算了,你要是信得过我,你就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没准我还能给你出个主意什么的,我看这意思要是不彻底解决一下,他还会继续纠缠你的。”

    贾鑫洁面色凝重地叹了口气,她有点犹豫,担心说出来会丢人,不过薛飞都这么说了,她要是不说岂不成了不相信领导了吗?所以经过片刻的思想斗争后,她还是决定告诉薛飞。

    贾鑫洁今年已经三十岁了,至今还是单身的她自己和家里人对婚事都很着急,尤其是贾鑫洁的母亲,更是一门心思想要赶紧把贾鑫洁嫁出去,生怕她会剩在家里。

    为了能尽快给贾鑫洁找个婆家,贾鑫洁的母亲动员所有的亲戚朋友给贾鑫洁介绍对象,这两年已经不知见过多少个了,就这半年来,贾鑫洁见过的男人就不下三十个,可惜没有一个能看对眼的,不是贾鑫洁看不上,就是对方看不上贾鑫洁,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迟迟没有出现,贾鑫洁的择偶标准也是一降再降。到如今,条件已经变成了只要是男的,年龄不超过四十岁,没有残疾,没有不良嗜好就行。但即便如此,贾鑫洁还是没能遇到一个中意的。

    五一假期的时候,贾鑫洁的二姨给贾鑫洁介绍了一个人,也就是这个纠缠贾鑫洁的人,他叫曾家祥。

    曾家祥小名祥子,雪国镇人,今年三十五岁的他不仅一事无成,家徒四壁,还是一个人见人烦的混混,在雪国镇臭名远扬。贾鑫洁的二姨和曾家祥其实并不认识,是通过别人知道的曾家祥,对曾家祥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听说未婚,年龄又合适,就给贾鑫洁安排了见面。

    见面的结果可想而知,贾鑫洁肯定是看不上曾家祥的,而曾家祥对贾鑫洁倒是一见钟情,也就是从那以后开始纠缠起了贾鑫洁,说什么都要娶贾鑫洁为妻,贾鑫洁无论怎么拒绝都没用,让贾鑫洁苦恼不已。为此贾鑫洁还跟她二姨大吵了一架,还告诉她妈以后打听好了对方的情况再让她见,否则她宁可一辈子不嫁,也不会再见曾家祥那种人。

    “他要是再纠缠你,你就报警,别跟他客气。”薛飞听了贾鑫洁讲述很愤慨,也能理解她的苦恼。

    女人到了三十岁确实应该结婚了,尤其是小城市落后的地方,女人到了一定的年纪要是还不结婚,不仅会被亲戚朋友同事笑话,找对象也会变的十分困难,就像贾鑫洁一样,当饥不择食的时候,就会发生遇人不淑的情况。

    不过在薛飞看来,贾鑫洁的条件并不差,长相虽然不跟能曲媛媛栾凤她们比较,却也是中等偏上的长相,身高和身材也说得过去,又是国家公务员,有正式的工作,按理说应该不愁找对象的,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把她变成了剩女。

    “没用的,他又没把我怎么样,报警警察最多也就是警告他别再跟着我,连拘留都不会。而且他就是个混子,我害怕真要是把他惹急了,他会干出不理智的事情。”贾鑫洁担心道。

    “你不用害怕,你越是害怕,他就越是会得寸进尺。这样吧,以后他要是再找你,你就给我打电话,我看他能折腾出什么花来。”混子也有大小真假之分,在薛飞眼里,曾家祥撑死是个街边小地痞流氓级别的,也就能吓唬吓唬女人,真要是碰到厉害的,揍他一顿他早就老实了。

    “谢谢你薛局长。”贾鑫洁不会真的给薛飞打电话,但听到薛飞能这么说,她心里还是热乎乎的。

    要说贾鑫洁还真得感谢薛飞把她送回了家,因为曾家祥离开饭店后就跑到了她家的小区等着她回去,要不是薛飞,曾家祥肯定就又把她给缠上了。

    曾家祥看到薛飞气的咬牙切齿,双手握拳,他严重怀疑薛飞和贾鑫洁的关系不一般,如果只是领导和下属的关系,薛飞怎么可能对贾鑫洁这么关心呢?

    曾家祥为了弄清楚薛飞和贾鑫洁的关系,他第二天就又跑去了旅游局找贾鑫洁,说了很多厚颜无耻的话。

    中午,薛飞从办公室里出来准备去吃饭,就看到贾鑫洁像一阵风似的哭着跑进了办公室,薛飞见状紧忙走了过去。

    贾鑫洁进了办公室趴在办公桌上就呜呜地哭,其他人直发愣,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见薛飞进来了,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跟薛飞打招呼问好。

    “到了午休时间了,你们都去吃饭吧。”等所有人全都离开了办公室,薛飞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曾家祥又来找你了?”

    贾鑫洁擦了擦眼泪,点了点头。

    薛飞有点生气:“他找你你就出去啊?你别搭理他呀。”

    贾鑫洁很委屈:“我是不想搭理他,可是他说我要是不下去,他就上来,我怕影响不好。”

    “那你都告诉我呀。昨晚我怎么跟你说来着,我不是说他再来找你,你就给我打电话吗,你怎么没告诉我呀?”

    “我……我怕给你麻烦,所以……”

    薛飞走到窗户前往下一看,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门口的曾家祥,心说你个王八蛋真是看贾鑫洁好欺负,还没完没了了,你给我等着,看我下去怎么收拾你。

    说了声“跟我下去”,薛飞来到走廊,抄起立在墙角的长柄铁撮子就下了楼。

    贾鑫洁害怕出事,紧忙跟了下去。

    薛飞将铁撮子藏在身后,从楼里出来,就直奔曾家祥而去。

    曾家祥看到薛飞,知道肯定是来替贾鑫洁出头的,虽然心里早就做好了和薛飞当面对质的心理准备,然而此刻真看到薛飞出来了,他还是多少有点心虚。他看得出薛飞不是善茬儿,又是旅游局的副局长,真要动起手来,要是把薛飞给打坏了,到时哪里会有他的好果子吃。可要是就这么走了,他又担心薛飞和贾鑫洁会越走越近。

    就在曾家祥患得患失,犹豫不定之时,薛飞来到了他身前,猛地抡起背后的铁撮子就朝曾家祥砸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曾家祥眼见躲不开了,便下意识的伸手抱头一转身,结果铁撮子就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后背上,疼的曾家祥像猫被踩了尾巴似的,“妈呀”的惨叫了一声。

    薛飞没有就此住手,他双手抡着铁撮子在曾家祥的后背上猛砸了好几下,然后又是一通猛踹,把一旁看着的,想上去阻拦的贾鑫洁都给吓傻了,呆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你给记住了,别再找贾鑫洁,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薛飞指着地上的曾家祥警告道。

    曾家祥咬着牙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连头也不敢回一下,如丧家之犬一般,一瘸一拐的就跑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