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一年半后的见面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范铮回到京天后,把极北县的情况向程前做了详细的汇报,程前听了很感兴趣,因为他也有投资旅游的想法,只是由于还没有投过,也没有相关的经验,他还是想听听公司里其他人的想法,就召开了一次会。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会上,每个参会的投资经理各抒己见,最后得出的结果是绝大多数人认为,从长远来看,极北县的旅游是具有投资价值的。

    会上程前没有表态,会后范铮跟着他一起进了办公室。

    “可以投吗?”范铮问道。不管怎么讨论,最后拍板决定的还得是程前,范铮很清楚这一点。

    程前看着手上的资料说道:“观音寺旅游区、雪国滑雪度假区、北极光旅游度假村,这三个项目都不错,但这三个项目咱们不可能都投,咱们没有经验,第一次做还是要稳妥起见,最多只能投一个。”

    范铮和程前的想法差不多,他也认为不可能三个项目都投,除了没有经验之外,资金方面也不允许,毕竟他们还投了不少其他项目。范铮接着问道:“那你觉得咱们投哪个合适啊?”

    “这个吗……”程前还有点拿不定主意。

    “你知道这三个景区是谁规划的吗?”范铮又问道。

    “是哪个名家呀?”

    “不是什么名家,这个人你认识。”

    “我认识?谁呀?”程前被范铮的话勾起了兴趣。

    “算了,我还是别说了,本来他也不想让你知道。”范铮故意卖关子。

    “赶紧说,到底是谁?”程前板起脸催促道。

    范铮怕程前真生气,不敢再吊程前的胃口,说道:“薛飞。”

    范铮还是决定把薛飞的事情告诉程前,他之所以这么做,主要考虑即便程前知道了,也不会改变现状。薛飞现在是公务员,不管当初他是出于什么原因离开了程前,他都不可能再回来了。而程前知道了薛飞的下落心里也就踏实了,不然他就会一直念念不忘。

    此外范铮也担心公司真要是到极北县投资,程前是不可能不亲自去极北县看看的,要是见到了薛飞,程前一定会怪他隐瞒不报的,到时对他的信任恐怕也会大打折扣。

    “薛飞?”程前站了起来,无比震惊,他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你是说我们认识的那个薛飞?”

    “嗯。他现在是极北县旅游局的副局长。”

    “旅游局副局长?”事情太突然了,程前的脑子一时还有点转不过弯来,“你详细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范铮跑去极北县考察还真不是什么巧合,而是程爵给他打的电话,告诉他薛飞在极北县旅游局当副局长,现在极北县正在大搞旅游开发,可以过去看看,如果有合适的项目就投一点,也算是帮薛飞了,但是叮嘱他不要告诉程前是他说的。

    范铮一开始还不太相信,但一想到他平常和程爵联系的不多,程爵不大可能专程给他打电话开玩笑,就信了程爵的话,于是就带着几个手下去了极北县,之后就有了在郝大宇的办公室假装和薛飞偶见的事情。

    范铮把他见到薛飞的前前后后,以及薛飞跟他说考公务员的事情全都跟程前说了以后,程前说道:“这么说的话,薛飞和程爵一直有联系啊。”

    “应该是。我听薛飞说,他在去极北县之前,在冰城工作过半年,程爵不是也在冰城工作吗,我想他们应该是在冰城的时候有的联系吧。”

    “这个程爵可真行,他从来没跟我提过一个字,现在居然给你打电话,让你去考察,还瞒着我,你说他怎么想的呀?”程前有点生程爵的气。

    “我觉得程爵他不是不想说,应该是薛飞不让他说吧。”

    “你这趟见到薛飞,没问他为什么不告而别吗?”虽然薛飞走的时候发了条信息,但在程前看来不是当面跟他说,就算是不告而别,他对薛飞的离开也一直很费解,完全猜不到究竟是为什么。

    “我问了,他就说家里有急事,但我觉得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范铮不相信薛飞离开是因为家里有事,肯定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程前坐在椅子上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最近有点累,想出去散散心,休息休息,你说去哪儿合适呢?”

    程前看着范铮,范铮心领神会道:“去极北县看看吧,风光很不错,随便也考察一下,为投资拿个准主意。”

    程前点点头,“去定机票吧,明天动身。”

    由于京天到安岭没有直飞的航班,程前和范铮带着人第二天先乘坐一早的航班飞到了冰城,然后又从冰城转机去了安岭,最后再坐火车到了极北县。

    除了出国,程前出行从来没有用过这么长的时间,不过等到了极北县,抬头望去,目及之处皆是蓝天白云,呼吸的是比京天更新鲜的空气时,他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范铮在没出火车站之前就给薛飞打了电话,说他又过来考察了,如果这次没问题基本就可以确定投资了。而对于随行还有程前一事,范铮只字未提。

    薛飞接到电话很高兴,范铮这么快就回来了,他估计是差不多要投了,挂了电话就叫上常亮去了火车站接人。

    到了火车站,当看到从站口里出来的范铮身边有一个熟悉又害怕见到的身影时,薛飞的脑子一片空白,眼睛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直到范铮和程前走到身前,常亮用手轻轻拉了一下薛飞的衣角,薛飞才回过神来。

    薛飞的第一反应是去看范铮,范铮不看他,眼睛往其他地方看,显然是有点不好意思面对他。

    自从离开京天,薛飞就想过有一天可能还会再与程前见面,并无数次幻想再与其见面时该是一副怎样的场景,甚至连做梦都梦到过,也一直在默默为之做着心理准备。然而当时隔一年半,面对突如其来的程前,薛飞发现他的内心无比慌乱,他还是没有真正做好面对程前的准备。虽然表面他看上去好像很平静,实际上内心波涛翻滚,并不能真正做到泰然处之。那块一直压在他心头的愧疚之石在程前出现以后,无疑变的更重了,压的他都快要喘不过来气了。

    “程总你好。”薛飞微笑着伸出手说道。

    程前面无表情,他没有跟薛飞握手,抬腿就从薛飞身边走了过去。

    程前要说不生薛飞的气肯定是假的,但除了生气,他不跟薛飞握手还因为别扭。过去薛飞给他开车,在他身边就像是一个弟弟的人物。现在薛飞摇身一变成了旅游局副局长,跟他见面居然像对一个陌生人一样要跟他握手,程前有点接受不了。

    范铮看了薛飞一眼紧忙追了上去。

    常亮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也不认识程前,见程前架子这么大,心里多少有点不爽,“那人谁啊?”

    “他们老板。”薛飞说完也追了上去。薛飞知道程前是在生他的气,可是程前已经来了,该面对就要面对,不然心里这道坎儿永远都迈不过去。

    “咱们先休息一下,还是四处去转转?”范铮问道。

    “先休息一下吧,下午再说。”虽然是从安岭坐卧铺过来的,但程前还是感到有点疲惫,毕竟卧铺的条件是不能和家里的床相比的,躺着也不是很舒服。

    找了宾馆入住后,薛飞知道程前要休息就没有去找他。中午的时候,薛飞在如春饭店安排了一桌饭菜,除了常亮,薛飞还把刘月月叫了过去,刘月月是旅游局局长,这种场合不叫她,薛飞怕她会挑理。

    不过程前来到如家饭店后,他并没打算和所有人一起吃饭,而是表示要和薛飞单独吃。薛飞显然不可能拒绝,就只好另开一桌,然后让刘月月和常亮陪范铮他们在一起吃饭。

    对此刘月月心里多少有些不满,她认为程前的架子太大了,她大小也是个局长,第一次见面不跟她在一起吃饭,竟然要和薛飞单独一起吃,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但不满归不满,谁让程前是财神爷,又是薛飞请来的呢,刘月月也只好忍着。

    中午饭口,包间已经没有了,薛飞就只好在大厅一个靠角落的地方和程前坐了下来。

    “程总不好意思,我们这小县城条件一般,饭店也不是很高档,不能请您到更好的地方去吃饭,还请您不要见怪。”薛飞想跟程前客气客气,程前却根本不领情。

    “这当了局长就是不一样啊,不仅开始称呼我程总了,说起话来也是满嘴的套话。看来你已经不是我过去认识的那个薛飞了。”程前绷着脸,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不满的情绪。

    “我……前哥对不起,你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你是过来考察投资的,我作为旅游局代表来接待你,觉得这样说可能会正式一些,如果你不喜欢我就随意一点。”薛飞以前跟程前当司机的时候,只有在外人面前薛飞才会称呼程前为程总,否则一律叫前哥。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你现在看上去好像比在我身边的时候过的更好了,是吧?”

    薛飞没说话,拿起酒瓶仰头干了一整瓶啤酒。放下酒瓶,他擦了下嘴说道:“前哥,我知道你在怪我离开京天的时候没有当面跟你打招呼,不管你原不原谅我,我喝了这瓶酒以后我都当你原谅了。我薛飞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我还是原来的我,过去没变,现在没变,以后也不会变。其实我也不想离开京天,离开你的身边,只是……”

    程前抬手示意薛飞打住,不要再往下说了。他说道:“好啦,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也别以为我到极北县是来找你兴师问罪的,我没有那么闲。我也不想知道你是因为什么离开的,你自己清楚原因就行了。我就想问你一句话,你在我身边两年,我有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

    薛飞摇了摇头,非常肯定地说道:“没有,绝对没有。”

    程前把自己的酒杯倒满,拿起酒杯说道:“这就行了,我们以后还是哥们。”说完,程前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看到薛飞喝酒的那一刻,其实程前的气就已经消了。程前了解薛飞,他知道薛飞是一个做人做事都会考虑得很周全的一个人,薛飞能不告而别,就必然有他不告而别的理由,而他确实不想知道是什么,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到极北县来也不是为了兴师问罪的。

    程前来到极北县,除了考察投资,还有就是想看看薛飞。对于一个跟了自己两年,像亲弟弟一样的人突然就走了,还杳无音讯,程前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他很担心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薛飞才走的,同时也害怕薛飞出点什么事情,现在看到薛飞一切安好,他悬了一年半的心也算是彻底踏实了。

    薛飞听了程前的话,心里的那块石头好像瞬间落了地,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对程前的愧疚可能永远无法磨灭,无法忘怀,但能和程前重新坐在一起喝酒,重拾兄弟情,对他来说也算是对过去一年半的一种告别,而这种告别,他希望对那件事而言会是一个永远的句点。

    好久不见,敞开心扉的两个人推杯换盏,喝的甭提多高兴了,原本打算下午出去转转,结果因为两个人的酩酊大醉而只能取消,改到明天再说。

    转天一早,薛飞准备去宾馆找程前吃早饭,然后带他去考虑一番的时候,薛飞接到了潘齐的电话,潘齐说他马上下火车,叫薛飞去火车站接他。

    挂了电话,薛飞有点为难,他没想到潘齐会在这个时候过来,而且事先也没给他打个电话。

    潘齐过来显然是好事,只是程前和范铮他们也在,薛飞肯定没法同时顾及到两边,他担心陪一方,会让另外一方不高兴,该怎么办才好呢?

    想来想去,薛飞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看了看时间,薛飞决定还是先去火车站接潘齐,毕竟和程前昨天已经吃过饭了,潘齐这次是第一回以投资商的身份过来,他不去火车站接一下不合适。至于今天陪谁,薛飞打算接到潘齐以后再说。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