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范铮到极北县考察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极北县委县政府,为了将功劳扣在薛飞的头上,同时也是为了鼓励薛飞能把范铮搞定,郝大宇就让下边的人往出放风,说范铮等人是薛飞招来的,十有八九将会在极北县投资。品书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消息一出就炸锅了,一直以来招商引资工作干的最积极的是商务局和宣传部两家,旅游局始终没有动静,结果现在第一个到极北县来考察的投资商居然是薛飞招来的,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郑万民听说以后,就把刘月月给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投资商过来考察的事情听说了吧?”郑万民点燃一根烟,一边抽着,一边眼神炙热的在刘月月的身上上下打量。

    “听说了,据说是薛飞招过来的。”刘月月已经和范铮等人见过面了。

    “你之前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吗?”

    “没有。”刘月月听到这个消息时也很意外,她只知道薛飞前些日子去了躺冰城,完全不知道薛飞什么时候和京天的投资商建立的联系,她一点风声都没听到,看来薛飞做保密工作还真是一把好手。

    “据说这个投资商很有可能会投资,你得盯紧一点。”

    “什么意思?”

    “你是旅游局的局长,薛飞是副局长,之前你们俩竞争局长的事情谁都知道,如果这个投资商要是被薛飞谈妥了,别人会怎么看你?别人会说你这个正局长没有副局长有能力,别人会质疑你,到时你脸上好看吗?”郑万民的意思就是不能让薛飞把风头全都抢了去,把刘月月给淹没了,他是刘月月的靠山,刘月月要是没面子,他脸上也不好看。

    刘月月面露难色道:“你说的我都知道,只是想把薛飞的功劳抢过来不太容易吧?人家投资商就是冲着薛飞来的,这件事现在人尽皆知,我过去把薛飞推开跟投资商接触,一是薛飞不会同意,二是投资商也不见得买我的账,这件事不好办。”

    郑万民无奈的用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皱着眉说道:“动点脑子好不好?薛飞是旅游局的人,功劳就算是抢不过来,也可以把它算在旅游局的头上,你是局长,这不就等同于也有你的一份功劳了吗。”

    刘月月明白郑万民的意思,但她不想那么做,她现在最想做的是和薛飞建立一种可以依附的关系,如果能够建立,可比抢功劳对她更有价值。

    当然,刘月月心里的想法肯定是不能和郑万民说的,她也懒得跟郑万民争辩,就点头表示知道了。

    准备走人的时候,刘月月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秦如炬当科员也有些年了,林业局办公室最近好像副主任的位置有个空缺,你帮一下他吧。”

    秦如炬是刘月月的丈夫。

    郑万民没有回答,而是冲刘月月勾了勾手指,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刘月月知道郑万民这是答应了,就走进办公桌在郑万民的脸上亲了一下,郑万民立刻心花怒放,伸手在刘月月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告诉她晚上老地方见。

    前有潘齐确定会到极北县投资,后有范铮过来考察,可以说是好事成双,但薛飞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总是担心范铮回去后会把他在极北县的事情告诉程前。

    陪范铮在极北县整整考察了三天,在范铮临走的时候,薛飞想再提醒叮嘱他一下,一定不要告诉程前,可是转念一想他又放弃了,刻意提醒也许不会堵住范铮的嘴,反而会让范铮产生更多的疑心。而且范铮是程前的心腹,他让范铮有事瞒着程前似乎也不太现实。

    所以最后薛飞想开了,范铮要是说就说吧,即便程前知道了也不能把他怎么样,那件事只要他不说,欧阳锦绣不说,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中午从外面吃完饭回旅游局,薛飞远远的就听到了争吵的声音,走近一看是办公室主任贾鑫洁和一个男的,男的薛飞不认识,就走了过去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了,这是我单位,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贾鑫洁怒冲冲地说道。

    “丢什么人啊,我光明正大跟你谈恋爱,我来找我女朋友,我有什么可丢人的?我哪儿丢人了?”男的故意大声说道,好像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谁是你女朋友,我已经跟你分手了,你能不能别再来烦我?”贾鑫洁快受不了了。

    “不能。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你说分手就分手?我同意了吗?我不同意,你就还是我女朋友。我还告诉你贾鑫洁,你必须跟我好,你只能嫁给我,不然你他妈就试试。”男的指着贾鑫洁威胁道。

    “你做梦,我死也不会嫁给你这种人的!你给我滚,不要再来找我,你再来我就报警!”

    “嘿,你他妈敢这么跟我说话,欠揍是吧。”说着话男的抬手就打。

    薛飞快走两步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往旁边一推,扫了一眼男的,看着贾鑫洁问道:“怎么回事儿啊?”

    男的见突然过来一个帅小伙,以为薛飞和贾鑫洁的关系不一般呢,便气势汹汹地问道:“你他妈谁呀?离贾鑫洁远点,否则……”

    “我是贾鑫洁的领导,旅游局的副局长,我就不离她远点,你能把我怎么样?”薛飞挡在贾鑫洁的身前,很不屑地说道。

    一听是贾鑫洁的领导,男的没敢对薛飞说什么,而是对贾鑫洁说道:“咱们俩的事儿没完,你给我等着。”说完就走了。

    两个人的对话薛飞听的一知半解,不知道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就想问问贾鑫洁,看看他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可惜还不等开口呢,贾鑫洁转身就跑进了楼里。

    薛飞作为领导显然不好追上去盘问,上了楼以后,就直接回了办公室。

    刚坐下,刘月月就过来了。

    刘月月自认为跟薛飞已经很熟了,进了薛飞的办公室也不客气,不请自坐:“薛局长,刚走的投资商,一定会来极北县投资吧?”

    薛飞给刘月月倒了一杯水,说道:“这个可不好说,他们得回去汇报给他们的大老板,还要经过商讨,然后可能还要再过来考察一次,才能最终确定是否过来投资。”

    薛飞说的是实话,相比潘齐,天下投资集团是否真的会到极北县来投资他还真没有信心,至少目前来说是一个未知数。范铮经过考察以后确实很看好,但并不意味程前也看好,如果程前犹豫,公司里的其他人又认为不可行,那这事基本就算是没戏了。

    “能过来投资最好,不过来也没什么,反正已经有人过来考察了,这就是一个好兆头,好的开始。”刘月月喝了口水问道:“薛局长晚上有事吗?”

    “刘局长不会是打算要请我吃饭吧?”薛飞不清楚刘月月还要耍什么把戏,但他觉得要是把上次那一套再玩一次可就没意思了。

    “薛局长还真说对了。上次是你请的我,礼尚往来,也该我请你一次了。”上次没有把薛飞搞定,刘月月一直耿耿于怀,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执行她的第二套方案了。

    “今天晚上还真不行,我已经有约了,还是改天吧。”薛飞不是敷衍,他晚上确实有约,今天冯云来过生日,一早就跟他说了晚上去极北人家吃饭,他也答应了。

    “这样啊,那就改天吧。”刘月月听了有点失望。

    刘月月走了以后,常亮又过来了。

    常亮说道:“薛局长,有些话我知道可能我不该说,但我还是想说,你最好和刘月月还是保持一点距离,她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和她走的太近没什么好处。”

    常亮早就注意到最近刘月月经常往薛飞的办公室跑了,他一向看不起刘月月,觉得刘月月主动跟薛飞靠近非奸即盗,肯定没什么好事。薛飞虽然是副局长,但毕竟年轻,他怕薛飞会被刘月月蒙骗,思来想去,认为还是有必要过来提醒一下。

    薛飞对常亮的提醒很高兴,这说明常亮跟他是一条心,没把他当外人,不然就不会过来跟他说这些了。

    薛飞笑着说道:“这个我知道,我心里有数。”

    常亮点到即止,不再多说。他把手上的一沓资料放在了薛飞的办公桌上说道:“薛局长,我仔细的研究了一下你的观音寺景区规划,您简直就是规划和创意的天才。”

    薛飞笑着摆手道:“你要真想夸我你就背后夸,你这当面夸,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我不是刻意奉承你,我说的是心里话。据我所知,整个安岭市目前都没有一座寺庙,要是能在极北县建一座寺庙,这对信佛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最让我钦佩的地方是在寺庙的后面修建一座观音山,坐北朝南,与云海市坐南朝北的海上观音南北相望,遥相呼应,这个创意太棒了,一旦建成,我相信到时一定会有很多人前来膜拜的。薛局长,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创意的呢?”常亮现在对薛飞的规划设计能力佩服的五体投地,他真的不敢相信这种创意会是一个从没真正学习过旅游规划设计的人所能想出来的。

    “其实我首先想到的是寺庙。就像你说的,整个安岭市都没有一座寺庙,而出游去寺庙也是现在很多人喜欢的选择,最重要的是,去寺庙无论是游玩,还是烧香拜佛,都不会受到季节的限制,极北县作为一个极寒的地方,无疑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景点。由寺庙我就想到了观音山,也就是在山上树立起一座观音像。我曾经去过云海,也看过云海的海上观音。云海是我们国家最南的城市,极北则是我们国家最北的地方,我想要是在极北县也建造一座观音像是不是会更好呢?从而达到南北相望,遥相呼应的目的。在实地考察完以后,我认为极北镇就有适合建造寺院和观音山的地方,于是我就写了规划。”薛飞说道。

    常亮听了连连点头,“薛局长,你这么厉害,我看到时要是真修建景区的时候,都不用请专业的设计师了,干脆你亲自操刀算了。”

    “这个我可不行,大的主意我能出,细节的东西还是要请专业的人士来做,具体的设计工作我真做不了。”薛飞不是谦虚,他对自己的能力有着很清醒的认识,他连最基本的设计构图都不会,哪里会设计呀,让他操刀就是强人所难了。

    冯云来过生日晚上吃饭也邀请了常亮,晚上下班后,薛飞和常亮就一起去了极北人家。

    吃饭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冯云来的女朋友楚丽梅,以及冯云来林业局的两个同事。冯云来也叫了栾凤,只是栾凤要工作,没办法一直待在雅间和所有人一起吃饭。

    冯云来过生日所有人都非常高兴,不熟悉的在一起很快也都熟悉了,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吃吃喝喝,不亦乐乎。

    薛飞自从到了极北县以后,一心全在工作上,喝酒的次数比以往少了很多,喝痛快的时候就更少之又少了。可能是招商引资的事情多少有了进展的原故,再加上又是冯云来的生日,他今天喝的很尽兴。

    薛飞想去卫生间方便,从雅间里出来,就被过来的栾凤给拉到了一边。栾凤神神秘秘的,薛飞问她怎么了,她就趴在薛飞的耳边耳语了起来。

    “你说的是真的?”薛飞难以置信的看着栾凤,栾凤说她看到楚丽梅和一个男的进了卫生间。

    “这事我能撒谎吗,我看的很清楚,两个人一起进行的。”栾凤十分肯定地说道。

    “那你看清楚男的是谁了吗?”

    “正脸没看到,我就看了个背影,个子挺高,是个光头,挺像上次那个在饭店闹事儿的人。”

    方明亮?薛飞心里一紧,真要是方明亮,他可就太孙子了。

    薛飞示意栾凤可以去忙了,他打算看一看和楚丽梅一起进卫生间的男人到底是不是方明亮。

    躲在一边,薛飞等了差不多五六分钟的样子,紧闭的卫生间门才被推开。先出来的是楚丽梅,她捂着嘴走到外面的水池前往里面吐了一口东西,洗了洗手,又洗了洗嘴,回了雅间。

    之后就见一个男的又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薛飞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就是方明亮,薛飞不由得紧锁眉头。

    到卫生间方便了一下回到雅间,薛飞的好心情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一直以来薛飞对楚丽梅虽然了解不多,但是由于经常能见到,偶尔也会闲聊几句,对她的印象还不错。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楚丽梅竟然一面和冯云来好,一面又和方明亮搞在了一起,真是可惜了冯云来对她的一往情深,不知道冯云来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会是怎样一种反应。

    看到冯云来在高兴的推杯换盏,楚丽梅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薛飞想了又想这件事情还是先不要告诉冯云来了,至少今天不能说,太扫兴了。

    本书源自看书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