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又是巧合吗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刘月月自从当了旅游局局长以后,隔三差五的就会到薛飞的办公室,没话找话跟薛飞聊上一通,对此,薛飞感到很不解。品书网

    在争夺旅游局局长的事情上,结果无疑证明刘月月是胜利的一方,薛飞觉得按理说刘月月应该趾高气扬,不把他放在眼里才对。而且如果刘月月背后没有郑万民还好理解,她可能是想接近他达到某种目的,但现实情况是郑万民刚以得罪了孟德胜为代价提拔了她,她干吗还要接近他呢?不仅主动接近,还比以前更客气了,他实在猜不到刘月月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所以薛飞对刘月月时刻保持着警惕,小心驶得万年船,跟刘月月这种女人打交道,小心一点总是没有坏处的。

    早上上班,薛飞刚到办公室,刘月月就又来了。

    闲聊几句后,刘月月问道:“薛局长今年二十三岁?”

    薛飞说道:“对啊,刘局长怎么突然想起问我的年龄了?”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说实话,我真的很羡慕你薛局长,又年轻,长相又出众,又有工作能力,你身边一定有很多女孩吧?”

    “呵呵,刘局长还真说错了,我身边一个女孩都没有。”薛飞不相信刘月月只是随便问问,她一定有目的,难道是想给他介绍女朋友?

    “不能吧,薛局长这么年轻有为,身边怎么可能会没有女孩子呢。薛局长你可别骗我。”刘月月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说道。

    “我可不敢骗刘局长,我说的是实话。”

    “好吧,我信了。对了,薛局长晚上有事吗?”

    “晚上……”薛飞没有回答,他不知道刘月月要干什么,问道:“刘局长有事?”

    “不瞒你说,我当了局长以后压力很大。之前胡局长在的时候,咱们旅游局在招商引资的工作上就没有任何成绩,现在所有人都在盯着我,我清楚很多人都想看我的笑话,但我不能让他们得逞,丢我自己的人是小,丢咱们旅游局的人是大。所以晚上下班后,我想请你吃顿饭,跟你聊聊招商引资的事情,咱们必须得想点办法,做点什么了,你说呢?”

    旅游局现在什么都没有,唯独有时间,白天大把的时间干吗不聊,非要晚上出去聊呢?其中必有猫腻。

    薛飞想找借口拒绝,刘月月似乎早有预料,就抢在他前面说道:“薛局长要是今晚没时间也可以改天,千万别告诉我天天晚上都没时间,那样我可就伤心了。”

    刘月月的言下之意是哪天晚上都行,但你必须给我个准信儿,别想敷衍我,这顿饭我跟你吃定了。

    刘月月都这么说了,意味着这顿饭是非吃不可了,不然就会得罪她。为了吃顿饭和刘月月把关系闹僵显然不值得,薛飞只好说道:“我今晚有时间,不过还是我请刘局长吧。”

    薛飞一想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不就是吃顿饭吗,又不是吃他,他就不信刘月月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好啊,那就这么定了。”刘月月笑着说道。

    晚上下班,薛飞直接去了“如家饭店”,这是极北县最好的饭店,是刘月月定的。到了饭店,薛飞报了刘月月的名字,服务员就把薛飞带到了一个雅间。

    刚坐下,刘月月就来了。

    此时的刘月月跟上班时的她相比像是换了个人。上班时的刘月月穿着端庄得体,一头长发盘在脑后。而此时的刘月月长发垂肩,脸上明显化了浓妆,上半身穿的是白色低胸T恤,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短款皮夹克。下身穿的是黑色的超短裙和黑色的打底裤,以及黑色的高跟鞋,浮浪之气十足。

    “等半天了吧。”刘月月拨弄了一下头发,魅惑地说道。

    “没有,我也刚到,点菜吧刘局长。”薛飞伸手朝服务员示意了一下,服务员就把菜单放到了刘月月的面前。

    “你能吃辣吧?”刘月月一边翻菜单一边问道。

    “还可以。”

    “那就来一个麻辣牛鞭吧,再来一个爆炒腰花、韭菜炒虾仁,这些都对你有好处。”刘月月冲薛飞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道。

    服务员见刘月月点的都是壮阳补肾的菜,就一个劲儿的看薛飞,还面带笑意,搞的薛飞浑身不舒服。

    刘月月的这身穿着打扮,薛飞一看就大概明白她是几个意思了,没想到刘月月竟然还在点菜上做文章,而且还当着其他人的面明目张胆的对他进行暗示,薛飞算是见识了刘月月的风骚,难怪她能让郑万民不惜得罪孟德胜也要让她当上局长呢,想必在床上一定是个翻云覆雨的高手。

    虽然有些尴尬,薛飞心里却不为所动。如果刘月月年轻十岁,说不准他会有点感觉,刘月月这个岁数,他实在提不起任何兴趣。况且她又是郑万民的女人,就是个地雷,他才不会傻到去踩地雷呢。

    点的酒菜上齐后,薛飞不管三七二十一,该吃吃该喝喝,反正这顿饭是他花钱,又都是补肾的好菜,不吃就浪费了。

    看到薛飞没少吃,刘月月知道薛飞肯定明白了她的真实用意,看样子对她的用意还很感兴趣,心里就有些自鸣得意。郑万民那种老狐狸我都搞的定,你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又怎么可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呢。吃吧,多吃点吧,到时在床上一定要好好表现,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

    说是出来吃饭谈招商引资的事情,实际上一个字都没提。整顿饭刘月月都在向薛飞抛媚眼,冲薛飞放电,而薛飞则照单全收,来者不拒。

    吃完饭,起身往出走的时候,刘月月故意装醉站不稳,朝薛飞倒了过去,一把就抱住了薛飞。

    “没事儿吧刘局长?”薛飞微皱了下眉头问道。

    刘月月没有马上撒手,她用丰满的胸部紧紧的贴着薛飞的胸口,用勾人的眼神看着薛飞,撒娇道:“我喝多了,不想回家了。”

    薛飞笑着说道:“好啊,那就去宾馆吧。”

    出了饭店,薛飞把刘月月搀扶上了一辆出租车,就在他要上车的时候,他伸手摸了摸兜说道:“我的手机落饭店了,我回去取一下。”

    刘月月信以为真,说道:“快点啊。”

    薛飞进了饭店,回头看了一眼,诡秘一笑,心说你就等着吧。问了一下后门怎么走,薛飞就从饭店的后门回家了。

    等了七八分钟,出租车司机见薛飞还不回来就有点着急,问道:“他还回来吗,不回来咱们走吧。”

    刘月月也纳闷薛飞怎么这么半天还不回来,她拿出手机给薛飞打了电话,结果提示对方已关机,刘月月感觉情况不对,就赶紧下了车进饭店去找薛飞。

    找了半天没找到,一问也没人知道,刘月月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薛飞根本就没上她的道,之前不过是在跟她演戏,耍她罢了,心里不禁火冒三丈。

    别看已经三十多岁了,刘月月对自己的相貌和身材非常自信,她认为以她的姿色搞定薛飞这个毛头小子是轻松加愉快的,没想到她还是小看了薛飞,低估了薛飞的定力。

    不过刘月月可没打算就此善罢甘休,她从来都是一个喜欢做两手准备的人,这招不成,她还有另外一招等着薛飞。

    “走着瞧,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没那么容易。”刘月月攥着拳头,狠狠地说道。

    第二天上班,薛飞和刘月月在旅游局的门口撞见了,薛飞一脸歉意道:“不好意思刘局长,昨晚我回饭店拿手机,突然遇到点急事就先走了。后来想给你打电话来着,结果发现手机没电了,你没等的太久吧?”

    刘月月看到薛飞就火大,但在脸上没有表现出半分,她笑着说道:“没有,我就知道你肯定有事先走了,见你半天没出来,我就回家了。”

    “那就好。刘局长你别生气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上了楼,薛飞刚进办公室,办公桌上的座机就响了,是郝大宇打来的,叫他去县政府一趟,越快越好,有急事。

    薛飞挂了电话,打车就过去了。

    进了郝大宇的办公室,薛飞看到里面除了郝大宇,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他还认识,看到对方,薛飞心里咯噔一下子,怎么是他呀?

    对方看到薛飞也是一愣,显然也认出了薛飞,便站起身朝薛飞走了过去,张开双臂惊喜道:“好久不见了,真没想到会从这儿见到你,这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呀。”

    薛飞从脸上挤出一点笑容,同对方来了一个拥抱说道:“是啊,我们好久没见了。”

    他叫范铮,是程前的公司,天下投资集团副总裁,程前最得力的助手,薛飞在给程前做司机的时候,跟范铮的关系也非常好,看到范铮出现在了极北县,薛飞的心情显然高兴不起来。

    “你可以啊,摇身一变成了旅游局副局长,要是不看到你本人,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范铮笑着说道。

    “怎么,你们俩认识?”郝大宇见薛飞和范铮又是拥抱又是寒暄的,就走了过来。

    “是的,我过去在京天工作的时候,跟范总共事过,范总是我的领导。”薛飞说道。

    “郝县长你可千万别信薛飞的话,我和他共过事不假,我可不是他领导,他这么说是跟我客气呢。”范铮比谁都清楚薛飞在程前身边所扮演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角色,程前对薛飞的信任程度,甚至都要超过他,所以他薛飞的话只当做是开玩笑。

    “你们认识就好办了。薛飞,范总看到了咱们的招商广告,是特地过来考察的,我就把陪范总考察的任务交给你了,你可得给我好好招待,知道了吗?”郝大宇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一早刚到办公室,县政府办公室的人就给郝大宇打电话,说有几个从京天过来的投资商对县里开发旅游的事情很感兴趣,想跟他见一面,郝大宇一听,就给薛飞打了电话。旅游局在招商引资的工作上迟迟没有成绩,郝大宇就打算让薛飞和他一起接待这几个投资商,不管成功与否,至少有人过来考察了,到时算在薛飞的头上,薛飞的面子上也好看。

    没成想薛飞竟然和这几个投资商的头儿认识,还是老相识,郝大宇心里有点激动,他觉得搞不好范铮没准还真就能在极北县投资。当然,薛飞在其中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的,所以他才命令薛飞要招待好范铮他们几个。

    “我知道了郝县长,您就放心吧。”薛飞说完就给范铮等人介绍起了极北县的大致情况。

    从郝大宇的办公室出来,薛飞将范铮拉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严肃地问道:“你真的是来考察的?”

    潘齐想到极北县来投资的事就够巧的了,薛飞不相信范铮这次过来也是个巧合,他严重怀疑是程前知道了他的行踪,然后派范铮过来打着考察投资的幌子来找他的。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呢?”范铮猜到了薛飞在想什么,问道:“你不会以为我是程总派过来的吧?”

    “难道不是吗?”

    “真不是,我发誓!”范铮举起手信誓旦旦地说道:“你也知道,程总的公司不只在京天做生意,其他地方有合适投资的生意也做。公司从来没在林江投资过,就想在林江找一些合适的项目,然后就看到了极北县在搞旅游招商。你也知道旅游这几年正在变的越来越热,只要搞旅游的就没有赔钱的,我就寻思过来看看,这不就遇到你了吗。”

    “真不是程总派你过来的?”薛飞始终不相信这种巧合会再一次发生在他的身上。

    范铮无奈了,“真不是。到目前为止,程总还不知道我来极北县的事呢,我打算考察完以后再向他汇报,你知道的,最后投资与否还得他拍板决定。”

    薛飞暂时相信了范铮的话,因为他从范铮的身上确实没有找到任何的破绽。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是不是程总派来的?难道你当初走有什么特殊原因吗?”范铮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特殊原因,就是家里有急事,我就不告而别了,感觉特别对不起程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既然程总不知道我在极北县,你也就别跟他说了。”薛飞真的很怕面对程前,即便程前永远不知道那件事,他自己心里那关还是过不去。

    “哦。其实你也不用太在意这件事,毕竟你走也是有原因的,程总的为人你也知道,他不是小肚鸡肠会随便记仇的人,如果有机会,我认为你还是应该跟他见一面,聊一聊,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知道,程总偶尔就会跟我念叨你,你走了他挺不舍的。”范铮看的出薛飞有难言之隐,他也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把薛飞在极北县的事情告诉程前。

    “行啦,不说这事儿了,我带你去到处看看吧,看过之后你肯定会觉得极北县非常适合做旅游投资的。”

    “走吧,如果真的适合,我回去肯定会建议程总过来投资的。”

    看书辋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