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孟德胜的感情难题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晚上薛飞和常亮一起吃饭,常亮对刘月月当了局长一事很是不快,。品书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常亮讽刺道:“本以为走了一个无能的,会来一个有能的,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一个更无能的。一个最突出的能力就是陪人上床的人居然当了局长,真是可笑之极,看来这年头的官真是越来越好当了。”

    薛飞笑了笑说道:“你可别乱说,你怎么就知道人家的职位是睡出来的呢?”

    常亮冷笑一声道:“这事儿谁不知道啊。薛局长你记住了,什么事如果只有两个人三个人说,那备不住是谣传,要是所有人都说,那就必然是真的。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更何况出去开房又不是没被人看到过。”

    “她没结婚?”薛飞对刘月月的情况知之甚少。

    “结了,多大岁数了还不结婚啊。她丈夫是林业局的,跟冯云来是同事。那个人我也见过,说实话,文质彬彬的,一看就是个本分人,可惜好人没好命,摊上这么个媳妇,真是倒了大霉了。”常亮愤慨道。

    “这么说她丈夫也知道啊。”

    “能不知道吗,但又能怎么样呢,人家可是书记,小胳膊还能掰过粗大腿啊,要么离婚,否则只能忍着。”

    官场之上权色交易,包养二奶的事屡见不鲜,可以说但凡贪腐之徒,几乎无一例外都会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所以对于郑万民和刘月月的事薛飞并不感到稀奇,相反还觉得很正常,尤其像郑万民那种人,要是没有这种事好像倒会显得不正常。

    只是作为刘月月的丈夫确实憋屈,媳妇在外面给戴绿帽子,哪个男人能受得了?不过要是明知道,还不离婚的,那就只能说是天生当活王八的命了。

    吃完饭回到家,进门看到栾凤在,没有看到冯云来,薛飞问道:“冯云来没回来?”

    栾凤从薛飞的房间里拿了几件衣服出来说道:“他接了个电话出去了,好像是他女朋友打的电话。”

    “你这是要干吗呀?”薛飞指了一下栾凤手上的衣服,这是他早上换下来的衣服,不知道栾凤拿在手里要干什么。

    “我看你这是穿过的,我给你洗了吧。”

    “不用,你放下吧,回头我自己洗就行。”薛飞伸手就想拿过来,栾凤一躲没有给他。

    “跟我还客气什么呀,就是洗个衣服而已。”栾凤说完转身就进了卫生间。

    薛飞心里热乎乎的,因为男人最受不了得就是女人对他饮食起居的照顾,越是无微不至,男人越是无法自拔,要不怎么会有“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先抓住男人的胃”这句话呢,仔细想想是很有道理的。

    在外面打拼的男人,最期盼的事情就是回到家的时候能吃上做好的饭菜,能喝上一杯充满爱意的温水,能听到嘘寒问暖的话语,这些其实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对于男人来说,却是致命的,尤其是像薛飞和栾凤目前这种关系,对薛飞来说简直就是难以拒绝的诱惑。

    薛飞走进卫生间从身后抱住了栾凤,然后低头就亲吻起了栾凤的耳朵和脖颈。栾凤整个人一震,心跳的特别快,但却随着薛飞的亲吻而渐渐动情。

    栾凤转过身与薛飞热吻,就在两个人缠绵之时,开门的声音响了起来,两个人紧忙分开,栾凤蹲下身去洗衣服,薛飞则走出卫生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冯云来回来了,还有楚丽梅,两个人跟薛飞和栾凤打了个招呼,就回了房间,还把门给关了上。薛飞见了心说看来今晚又有他受得了。

    “从你兜里掏出一张名片,你看有用吗?”栾凤拿着一张名片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脸上仍旧有未完全褪去的红晕。

    薛飞看到栾凤的样子,他伸手接过名片后,忍不住又在栾凤的小嘴上亲了一下,惹的栾凤满脸娇嗔,她看了冯云来房间一眼,意思是讨厌,让人看见怎么办,然后就赶紧回了卫生间。

    薛飞被栾凤逗笑了,小丫头真是好玩,小模样越来越招人喜欢了。

    回到房间,看了一眼手上的名片是潘齐的,薛飞随手就扔在了床上,不过很快他又拿了起来,看了又看,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于是他拿出手机给潘齐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寒暄了几句,薛飞问潘齐是否在冰城,潘齐说没在,他已经不在冰城快两个月的时间了,这段他很忙,国内国外的在忙生意,不过周末回冰城,问薛飞是不是有什么事。

    一听潘齐不在冰城,薛飞就没有说他内心的想法,只说好久没见了,想见个面,既然周末回冰城,那就到时在冰城见吧。

    薛飞由潘齐的名片想到了招商引资的事情,虽然潘齐的主业是做酒店的,但是没准也会对投资旅游感兴趣,薛飞就想跟他谈谈。即便潘齐没兴趣,作为商界人士,想必潘齐也一定认识不少大公司的老板,也可以通过他的关系去问问,总之有一线可能就得去尝试一下,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看着手上的名片,薛飞心说还得亏栾凤给他洗衣服翻出潘齐的名片,不然他还真不会往潘齐那去想。

    周五晚上下班,薛飞就直奔了火车站,他没有直接去冰城,而是先去了安岭,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去了,打算过去跟孟德胜吃顿饭,聊聊天。

    周六的早上到达安岭后,薛飞按照惯例先去买了菜,之后才去的孟德胜家。按了半天门铃,孟德胜才把门打开。

    看到孟德胜精神很萎靡,身上还穿着很厚的衣服,薛飞问道:“孟叔叔您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孟德胜打了个喷嚏,示意薛飞进屋坐,然后说道:“有点发烧,刚想躺一会儿你就来了。”

    “您吃药了吗?”

    “没有,想吃来着,家里没有了,就寻思躺一会儿应该能好吧。”

    “不吃药不行,等严重了就不是吃药的事儿了。这样吧,您先进屋躺着,我去给您买退烧药。”说完,薛飞就出去买药了。

    薛飞跑到小区附近的药店买了退烧药,回去给孟德胜吃了以后,孟德胜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看到堂堂的市长生病时身边竟没有一个人照顾,薛飞的心里多少有些不好受。孟德胜应该再往前走一步,找一个能料理他生活起居的女人,不然吃饭都成问题,生病了都没人照顾,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生活还有什么意思呀。

    中午的时候,孟德胜醒了,吃了药的他明显精神状态比早上好了许多,烧也基本退了。

    薛飞原本想做一些肉类的荤菜,考虑到孟德胜病了,吃清淡一点会比较好,他就做了几道素菜,还做了一个汤。

    孟德胜尝了一口薛飞做的汤,直说好喝,然后就一口气全都喝掉了。薛飞在给他盛汤的时候,认真地说道:“孟叔叔,我不怕您不高兴,我觉得您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您应该找个女人照顾你。”

    孟德胜一听笑了:“你小子是想让我犯错是吗?”

    “我不是让您乱搞男女关系,我的意思是您应该交个女朋友,如果合适的话就结婚。虽然您是市长,可您是单身啊,您有这个权利,谁也说不出来什么。”

    “我知道我有恋爱结婚的权利,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呀。”孟德胜看上去很无奈,他不想多说,就转移了话题,笑着问道:“没当上局长,心情如何呀?”

    薛飞能理解孟德胜,通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他看得出孟德胜是一个在男女关系上很干净的人,这就意味着他在面对恋爱和结婚等感情问题时一定会特别的慎重。而且作为市长,孟德胜想要找个女人看起来很容易,实际上很难,主要有几方面的因素。

    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孟德胜的圈子并不大,每天接触最多的基本都是政府的那些人,他显然不能和身边的女下属谈情说爱。他又不是一个会乱来的人,所以跟其他圈子的人接触的也有限。身为市长,让他去像普通人一样相亲,或者让别人给他介绍女朋友,他肯定放不下架子。

    找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也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孟德胜结过一次婚,他又马上快五十岁了,再找是找个二十几岁没结过婚的?还是找个年龄相当,结过婚离异或者丧偶没孩子的?也许三十到四十岁之间,没结过婚的女人最合适,可是想找这样的只能靠缘分,不可能说找就能找到。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孟德胜一定得找那种贤内助式的女人,他是政府官员,后院必须是平安无事的,如果后院不消停,总是起火,这对他的仕途是不利的。

    正是因为以上种种因素,造成了孟德胜至今单身,他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不过薛飞相信事在人为,除非孟德胜压根就不想再婚的事了,否则适合他的那个人注定会出现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从孟德胜简短的话里薛飞听出了孟德胜对于感情的渴望和诉求,薛飞也对这件事情往心里去了。

    “心情挺好的。我在旅游局目前没什么成绩,这个副局长也才当了不到半年,凭什么去当局长啊,您说是吧?”薛飞早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嗯,你能这么想就对了。你从科员到副科的速度就已经非常快了,要是马上升正科,难免会遭人非议。你就好好干吧,以后升职的机会多得是。”孟德胜以为薛飞没有当上局长会心情沮丧,见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他就不禁对薛飞平和的心态很欣赏,因为不是每个人在失去升职机会以后都能做到得之淡然,失之坦然的。

    “孟叔叔,我知道您去极北县就是为了能够让我顺利当上局长,虽然没当上,但我还是要谢谢您,谢谢您专程为了我跑一趟。”薛飞是真心感谢孟德胜,作为谢长顺的同学好友,能对他这般,这不是每个人能够做到的。

    “谢谢的话以后就不要说了,这次的事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以前我就有所耳闻,说郑万民在极北县是土皇帝,这次我算是彻底领教了。”一想到薛飞是因为郑万民才没当上局长的,孟德胜就气不打一处来。

    “郑万民上面是不是有人啊?”薛飞不知孟德胜是否了解。

    “有,不然能这么嚣张吗。朱国华你应该知道是谁吧?”孟德胜轻蔑地说道。

    薛飞点点头,朱国华是安岭市委副书记,他当然不会不知道,原来朱国华是郑万民的靠山,薛飞还真是没想到。

    孟德胜之前也不知道郑万民和朱国华的关系,他也是在薛飞没当上局长后,在调查郑万民的关系网时知道的。孟德胜和朱国华一向不和,在孟德胜当常务副市长的时候,两个人就暗中较劲儿,都想当市长。随着后来孟德胜的当选,两个人的关系就变得更加糟糕了,除非是市委开常委会,否则两个人是绝不会出现在一起的,可以说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

    本来孟德胜就一直在琢磨朱国华,想将朱国华这个死对头彻底打败,让他永无翻身之日。现在又出来个郑万民,这就更加坚定了孟德胜要整朱国华的信心,反正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凑一起正好成个双。

    “郑万民虽然在极北县一手遮天,但他不可能做的面面俱到,你离他近,平时多多留意着点。”孟德胜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知道了。”薛飞明白孟德胜话里的意思。

    想到一直在帮自己的郝大宇,今天机会又难得,薛飞便投桃报李说道:“这次为了我当局长的事情郝县长没少出力,我也知道了您去极北县是因为他过来找过您,。郝县长这个人确实不错,有事业心,有能力,也愿意为极北县的老百姓做一些事情,可以说是个年轻有为的好干部。”

    都是聪明人,薛飞一说孟德胜就明白了,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本书源自看书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