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常委会上的反调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转眼就到了四月底,招商引资工作也进行了将近一个月,郑万民特意召开了一次工作会议,听取了三个小组的工作报告,对于商务局和宣传部的工作,郑万民表示了肯定,虽然还没有成绩,但是勉励他们要再接再厉。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而对于旅游局的毫无行动,郑万民则给予了严厉的批评,胡立庭对此根本不在意,左耳听完,右耳就冒出去了。

    郑万民召开招商引资领导工作小组会议,一方面是为了听取三个小组招商工作的进展,另一方面也是在为刘月月取代胡立庭做铺垫,因为第二天他又召集了所有县委常委开会,正式谈论了胡立庭的问题。

    “昨天我召集招商引资领导工作小组开了个会,结果有喜有忧,喜是商务局和宣传部的同志做的非常好,忧的是旅游局太让人失望了,这都快一个月了,他们什么工作都没做,试问我们想打造一个旅游强县,有这样一个不作为的旅游局能行吗?根本不行。”郑万民厉声说道。

    其他常委一听,立马就明白了郑万民的用意,只有郝大宇不太明白,因为他来极北县的工作时间还短,对郑万民的脾气秉性还不是特别的了解。

    昨天开会的时候已经批评过旅游局了,干吗今天开常委会还提这个事啊?郝大宇不知郑万民意欲何为。

    “实事求是地说,过去旅游局无事可做确实有困难,现在省里市里都支持我们开发旅游产业,县里也是全力以赴,机场眼瞅着就要动工了,旅游局还有什么困难?还有什么借口不作为?我相信旅游局绝大多数的同志都是好的,旅游局之所以会有今天这个局面,完全是主要领导的责任。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车头要是坏的,车厢怎么跑得起来呢?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儿?”郑万民义愤填膺地说道。

    “郑书记说的没错,旅游局的主要领导确实有责任。”宣传部长魏青林说道。

    “我也赞同郑书记说的。旅游局在县里一直是一个鸡肋单位,旅游局的人也一直在混日子,过去有客观原因,但现在这种局面不能在继续下去了。要是再这样下去,被笑话的就不是旅游局了,而是我们整个极北县,这要是让市里知道,还以为是我们县里不会用人呢。”政法委书记蒋伯方说道。

    雪国镇党委书记方振业表态道:“要我说旅游局的主要领导早就该动一动了,现在正是大搞旅游招商引资的时候,可不能让旅游局拖了后腿。”

    组织部长韩军说道:“方书记说的没错,我也认为旅游局是该进行一下人事调整了。”

    听到这些人纷纷表态,郝大宇才明白郑万民的用意,原来郑万民是想把胡立庭换掉,这个想法其实他早就有,但谁接替胡立庭的位置呢?他相信郑万民在常委会上提这件事,心中应该是早就有人选了。

    郑万民见他的人都领会了他的意图,就看向了郝大宇,问道:“郝县长对这件事怎么看?”

    郝大宇是县长,旅游局是县政府的组成部门,所以换局长的事情郝大宇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虽然郑万民身为县委书记兼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他一个人就能拍板决定旅游局换局长的事情,但如果郝大宇要是也能同意,这样看上去会更好一些,显得党政班子团结。

    郝大宇看了看其他常委说道:“我也赞同郑书记说的,旅游局的主要领导确实需要调整一下,而且势在必行。”

    郑万民很高兴,郝大宇既然也同意,那么接下来只需要让组织部的人走个形式,考察一下刘月月,然后政府那边提名,人大再一批准就行了。

    郑万民心里正美着呢,不料这时郝大宇又说话了,让他马上就美不下去了。郝大宇说道:“我建议由旅游局的副局长薛飞来担任局长。”

    郝大宇此话一出,其他常委面面相觑,很是诧异,他们不知道郝大宇是不懂郑万民的意思,还是故意想让郑万民难看。

    再看郑万民,连脸色都变了,他皱眉看了看郝大宇,早知如此他就不问郝大宇的意见了。郑万民心说你小子是故意的吧?你来到极北当县长,我可从来没有难为过你,难道你想在旅游局的人事任免上跟我过不去吗?你要是存心跟我作对,那你可没有好果子吃。

    郝大宇无视众人的惊讶,他接着说道:“我之所以推荐薛飞,首先是因为他在修建机场的事情上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大家都知道,极北县如果没有机场,想开发旅游产业是不可能的事情。其次薛飞懂旅游懂规划,之前发给三个招商引资小组的规划报告想必在座都已经看过了,那就是出自薛飞之手。再有就是,薛飞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同志,目前各级政府都在积极鼓励多用年轻干部,重用年轻干部,我本人就是一个例子,所以我相信薛飞是能够胜任旅游局局长这一职务的,郑书记你说是不是?”

    郑万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说了声“散会”,然后起身就离开了会议室。

    郝大宇微微一笑,他早就听说旅游局的副局长刘月月是郑万民的情妇,一直以来他还不太相信,以为是谣传,今天看来无风不起浪,这事原来是真的,郑万民肯定是想让刘月月当局长。

    郝大宇推荐薛飞,除了他认为薛飞确实有能力担任旅游局局长之外,其中也有和薛飞拉近关系的想法。到极北县也大半年了,郝大宇知道郑万民在极北县的关系盘根错节,只手遮天,但是他并不怕郑万民,尤其是知道薛飞背后有孟德胜,他就更不怕了。让薛飞当局长的事情他已经说出来了,他就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落实。

    郑万民回到办公室暴跳如雷,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生气过了,因为在极北县根本就没有人敢让他下不来台,尤其还是在常委会上,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当众打了他的脸一样,是一种奇耻大辱。

    几个常委尾随着郑万民进了办公室,看到郑万民气愤不已,方振业说道:“郝大宇那小子太不识趣了,谁都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他却跟你唱反调,看来他是没吃过亏,不知道你的厉害呀。

    蒋伯方接茬说道:“就是,不行就给他小子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谁才是极北县的一把手。”

    韩军不同意蒋伯方的做法:“老蒋,绝对不能那么做,郝大宇大小也是极北县的县长,是仅次于郑书记的二号人物,你对他下黑手,你就不怕事闹大了吗?我觉得郑书记也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太过于生气,不就是想把胡立庭换掉吗,郑书记你就直接说谁适合继任,到时走一下程序就完了,根本不用搭理郝大宇,这样更能显出郑书记你的权威,你说呢郑书记?”

    听了韩军的话,郑万民气消了不少,他板着脸说道:“行啦,你们都回去吧,旅游局的事情五一之后再说。”

    郝大宇只是提了不同的人选,毕竟还没有正式确定,郑万民冷静下来一想,觉得生气确实没必要。不过在旅游局局长这件事情上,他是绝对不会让步的,倒不是他答应了刘月月,怕不好跟刘月月交代,而是他必须要让郝大宇知道,谁才是极北县的一把手,谁才是极北县真正说了算的当家人。

    五一七天长假,薛飞没有回七河,因为来回太折腾了,在家又待不了几天。另外程爵和路涛给他打电话,说要到极北县看看他,顺便玩几天,他得尽地主之谊,做好接待工作,也没法走。

    晚上下班薛飞和常亮一起吃了顿饭,聊了很多关于旅游局和招商引资的事情,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由于喝了不少酒,开门进了屋,薛飞就直奔卫生间想方便一下,结果一拉门,他瞬间就呆住了,卫生间里面竟然有人,而且不是冯云来。

    只见栾凤开着淋浴,正一丝不挂的在洗澡,面对眼前这美若天成一般的胴/体,薛飞眼睛一下子就直了,他感觉自己的嗓子眼有点发干,体内的血液犹如逐渐沸腾的开水,躁动了起来。

    栾凤没听到薛飞开门进屋的声音,更没想到薛飞会在她洗澡的这段时间回来,看到薛飞突然开门进来了,她也愣住了,与薛飞四目相对片刻后,她赶紧把身子转了过去。

    “你看够了没?”栾凤面红耳赤,满脸娇嗔。

    “没有。”薛飞咽了咽口水,不假思索地说道。

    “你说什么?”栾凤有点不敢相信薛飞会这么说。

    “我说我没看够。”在酒精的刺激下,薛飞按捺不住了,他伸手转过栾凤的身子,低头就吻住了栾凤细软香甜的朱唇。

    栾凤的身体像石化了一样,脑子一片空白,她瞪着眼睛看着薛飞,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不过在薛飞有些痴狂的亲吻下,她慢慢回过了神,身体也随之变得柔软了起来。

    就在薛飞想要更近一步的时候,栾凤使劲推开了薛飞,这一推像是把薛飞从一个虚幻的世界推回到了现实世界,他的脑子一下清醒了过来。

    “对不起。”薛飞转身离开了卫生间。

    如果没有喝酒,薛飞应该不会去吻栾凤,刚刚他真的是克制不住了,他不知道栾凤是否会生气。

    时间不长,栾凤也从卫生间出来了,她裹着浴巾跑进了房间里。薛飞这会儿才想起他还没方便呢,就进卫生间方便了一下。

    出来后,薛飞来到房间门前,他想跟栾凤好好解释一下。伸手刚要敲门,这时手机响了,他拿出一看是栾凤发来的一条信息,写道:我不是不想给你,我只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你喜欢我,就给我点时间好吗?

    看完信息,薛飞随即就回复了一个“好”字,但是信息发出去的瞬间,他就后悔了,想阻止信息发送已经来不及了,有点懊恼。

    一个“好”字发过去,至少意味着两件事,一是薛飞表明了他喜欢栾凤,二是他想要栾凤,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做出这种回应,薛飞觉得太草率了,也是对栾凤的不尊重。可惜有钱难买后悔药,信息已经都发出去了,他也只能接受这一事实了。

    薛飞坐在沙发上叹了声气,看来以后真得少喝点酒,喝多了真是容易耽误事,尤其是男女感情之事。

    栾凤再出现在薛飞的面前时,她已经穿好了衣服,但是脸上依旧带有羞涩,不是太敢与薛飞对视。

    薛飞为了避免尴尬,他故作轻松自然之状,就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栾凤没有家里的钥匙,平常过来都是向他拿钥匙,今天没有向他拿钥匙就进来了,他很奇怪。

    “冯哥给我的钥匙。我们宿舍热水器换了,洗不了澡,我以为你们俩都在家呢,就想过来洗一下。过来的时候在楼下碰到了冯哥,他说他回家,还说你没在家,就把钥匙给了我。”栾凤说道。

    “哦,我说他怎么这个点还没回来呢。”想到栾凤经常要过来,却没有钥匙,薛飞说道:“有时间你去配把钥匙吧,省着过来不方便。另外……以后洗澡要记着锁门,要是让冯云来撞到多不好啊。”

    薛飞只是随口一句提醒,栾凤却听出了不一样的内容,冯云来撞到不好,让你撞到就好喽?不过栾凤没有显得太过于难为情,她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表示记住了。

    “冯哥说他假期结束以后再回来,这几天我能在这儿住吗?宿舍的热水器估计一时不会儿修不好。”栾凤问地小心翼翼,她怕薛飞会不同意。

    “想住就住呗。”薛飞没想就同意了,反正两个房间,不用担心没有地方睡觉。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