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想当局长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商务局和县委宣传部的人可不像旅游局做事这么不着急,他们各自回去以后便争先恐后召集人马,制定招商引资的计划,然后就迅速的实施了起来。品书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一个星期以后,冰城和安岭的各大报纸,全部都刊登了极北县的旅游招商广告。

    半个月以后,冰城和安岭的广播电台和街头巷尾等地方,也都相继出现了极北县的旅游招商广告,可以说商务局和县委宣传部的人在招商引资这件事上都很积极,都想做第一个把资金引到极北县的首功之臣,唯独旅游局一直悄无声息,没有任何动静。

    薛飞不着急,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他并没有想过要争这个功,对于他来说,如果商务局和县委宣传部能把资金引来的话也不是什么坏事,只要建造景区的事情能够尽快落实就好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胡立庭才是旅游局招商引资工作的负责人,胡立庭都不着急,他就更没必要着急了。

    当然,不着急不代表薛飞没有在琢磨招商引资的事情,他一直在想办法,只是眼前能想到的办法商务局和县委宣传部已经都在做了,而想要想出其他行之有效的办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薛局长,咱们是不是也该行动起来了?”常亮来到薛飞的办公室问道。看到商务局和县委宣传部干的风风火火,旅游局却迟迟没有动静,常亮有点按捺不住了。

    “这个我说了不算,胡局长是负责人,行动与否得听他的。”薛飞能理解常亮,毕竟在旅游局闲了那么久了,他又是个想做事的人,现在好不容易有事可做了领导又不带头做,心情可想而知。

    常亮满脸焦急说道:“商务局和宣传部把能用的手段现在基本全都用上了,留给我们的已经寥寥无几了,我们要是再这么按兵不动,到时只怕又会成为其他人眼里的笑话了。”

    薛飞知道常亮一直在密切的关注着商务局和县委宣传部的一举一动,便问道:“他们那两组最近有什么新动作吗?”

    “京天下周有个招商会,商务局已经报名参加了,周末应该就会动身过去。宣传部那边据说有个人和冰城的一个大企业的老板有亲戚,好像也在接触当中。反正只有我们什么都没做。”

    “常亮,你也不要太着急了,我们要相信胡局长迟迟不行动一定是有他自己的目的和想法的,还是再等等吧,毕竟胡局长是县里指定的旅游局招商引资负责人。”薛飞又强调了一次胡立庭是负责人的事情,言下之意是不行动他也没有办法,他不是负责人,说了也不算。

    常亮明白薛飞话里的意思,本来他是想让薛飞去问问胡立庭的,见薛飞都这么说了,他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常亮离开薛飞办公室不久,刘月月就过来了。

    刘月月也是来说招商引资的,她说道:“这都半个多月了,胡局长也一直没表态咱们旅游局到底该怎么开展招商工作,真是急人啊。”

    薛飞不知道刘月月说的急人是真是假,因为他总觉得刘月月也有想看胡立庭笑话的心理,“是啊,其他两组都在忙着,只有我们旅游局一如既往的清闲。不过我觉得胡局长应该比我们更着急,或许他正在谋划着什么,没有公布只是时机还不成熟而已。”

    “但愿如此吧。薛局长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呀?”刘月月问道。

    “没有。现在能打的广告全都让其他两个组打了,没打的地方我们也没法下手,像飞机场和火车站这种地方打广告太贵了,我们只有一百万,根本就不够干什么的。”

    “看来我们只能想那种剑走偏锋的主意了,前提还得是另外两个组没有引到资金,不然这功劳就跟我们旅游局彻底没关系了。”

    “是啊,可惜咱们旅游局已经落后了。”

    从薛飞的办公室出来,刘月月又去了胡立庭的办公室。

    “胡局长,你想好咱们该怎么做了吗?”刘月月问道。

    “还没想好,这招商引资工作不容易啊,你看商务局和宣传部,折腾大半个月了,到现在不是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吗,难啊。”胡立庭嘴上说难,脸上却是一副轻松的表情。

    胡立庭这种轻松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他是真轻松,同时他的脑子里也是真没去想招商引资的事情。

    曾几何时,胡立庭也是有政治理想的,尤其是初到旅游局的时候,他也是一心想要大干一场,但当时看似难以解决的困难给了他重重一击,让他彻底的对晋升失去了兴趣和愿望。他马上就要五十岁了,这个年纪再升还能升到哪儿去?与其冒险去做一些事情,还不如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正是由于他这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想法,使得当县里决定让他负责旅游局的招商引资工作时,他没感到丝毫的压力,对郑万民说的论功行赏更是不感冒。

    胡立庭觉得功劳谁愿意抢谁就抢吧,旅游局引不到资金最多也就是挨批评而已,反正旅游局早就是众矢之的了,说什么他都无所谓。

    “难也得做呀,尤其是咱们旅游局,全县都看着咱们呢,哪怕是做不成,也该有所动作,不然脸上不好看呀。”刘月月故意拿话刺激胡立庭。

    “工作上的事情还是要实事求是,如果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宁可不做。为了面子浪费人力财力,这是不可取的。当然,如果刘局长要是有好办法,我还是支持的。”胡立庭不紧不慢地说道,他根本不吃刘月月这一套。

    “胡局长都没有主意,我哪能有什么好办法呀,只是着急罢了。”刘月月笑着说道。

    通过与薛飞和胡立庭的交谈,刘月月确定了两件事,一件是对于招商引资的事情,薛飞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另外一件是胡立庭根本就没打算在招商引资上下功夫,还在想着要继续混日子。

    回到办公室,刘月月一边踱步,一边想着事情。蓦然,她停住脚步,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晚上,极北县桃源宾馆门口驶来了一辆出租车,后车门打开后,从上面下来一个身穿黑色羽绒服的人,他左右看了看,戴上帽子低着头就进了宾馆。

    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敲了敲门,进去后,看到身上裹着浴巾的女人,他目光如狼似虎,一把撤掉女人身上的浴巾,抱起女人就朝床边走了过去。

    “你急什么呀,先去洗澡。”

    “不洗了,我已经等不及了,赶紧开始吧宝贝……”

    女人是刘月月,男人是郑万民。

    十几分钟以后,刘月月欲求未满地说道:“我们再来一次吧。”

    郑万民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说道:“歇一会儿,让我喘口气。”

    把气喘匀了,郑万民点上一颗烟,使劲嘬了一口,吐了一个烟圈。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刘月月,问道:“你叫我过来有事吧?”

    刘月月每次叫他出来,不管大事小事,基本都有事,这次恐怕也不会例外。

    刘月月用被子盖着身体坐起身说道:“有点事,是我们旅游局的事。”

    “旅游局怎么了?”

    “招商引资的事我们旅游局一点动静没有,我看胡立庭的意思好像根本就没打算执行县里分配的任务,他这个局长当的实在太不称职了,你说是不是应该给他挪挪地方了?”刘月月试探着问道。

    “你想当局长?”郑万民一听就明白了刘月月的意图。

    “我不能当吗?论资格我完全能够胜任。旅游局成立了两年多,之前胡立庭不作为情有可原,确实有困难,现在困难解决了,他还是不作为,要是再不把他换掉似乎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不光是我不服,县里的其他部门又会怎么看旅游局啊?市里的领导要是知道了,恐怕也会怪县里不会用人吧。”刘月月看着郑万民的眼睛说道。

    见郑万民在沉思,刘月月又说道:“我要是当了旅游局局长,不仅可以提正科,对你来说也有好处啊。”

    郑万民满脸不解,他不明白刘月月当局长会对他有什么好处。

    “你想想,机场马上就要开建了,景区建起来是早晚的事,一旦景区建起来,旅游将会变成极北县的支柱产业,而旅游局管的就是景区,你说到时好处少得了吗?”刘月月解释道。

    刘月月自从得知修建机场的事情以后,就开始打起了当旅游局局长的主意,现在胡立庭的不作为,正好给了她可以扶正的最佳时机,而薛飞到旅游局的时间短,根本没资格跟她竞争,所以她觉得只要郑万民给她出头说话,她就能取代胡立庭。

    郑万民听完一想,认为刘月月说的非常有道理。于公来说,胡立庭天天混日子,早就该换掉了。于私来说,继任者当然最好是他的人了,刘月月既是他的女人,又是旅游局的副局长,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且如刘月月所说,一旦景区建起来营业,到时油水一定少不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部门他就更得用自己的人了。

    将烟头摁灭,郑万民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了。”

    刘月月大喜,“你说的是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郑万民嘿嘿一笑,掀起刘月月身上的被子说道:“来吧宝贝,我已经恢复战斗力了。”

    就在两个人激战的同时,薛飞正躺在床上瞪着眼睛倍受煎熬,因为在隔壁房间里,同样也有两个人在翻雨覆云。自打冯云来和楚丽梅好上以后,楚丽梅就经常过来住,只要过来,两个人就没有一个晚上是消停的,可是把薛飞给害苦了。

    薛飞血气方刚,正是对异性最渴求的时候,冯云来和楚丽梅要是不出动静,他也不会往那方面去想,可是架不住两个人三天两头的刺激他,他就有点受不了了。薛飞觉得他们太不人道了,只顾着自己爽,一点也不考虑他这个单身汉的感受。

    每每这个时候,薛飞都会想起在京天时和欧阳锦绣的那一次鱼水之欢,那是他的第一次,他一辈子都忘不了,也不知道欧阳锦绣现在怎么样了。

    除了欧阳锦绣,薛飞还会想到曲媛媛。过年见了一回以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薛飞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就算结束了。他也想过要主动联系曲媛媛,可是一想到栾凤,他又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

    而说起栾凤,她也总是会在薛飞的脑子里萦绕。主观上薛飞一直都把栾凤当做妹妹看待,但客观上,薛飞又不太确定,因为他不得不承认,他偶尔也会对栾凤产生邪念,如果他真的只是把栾凤单纯的当妹妹,他显然不会胡思乱想。

    半晌,隔壁房间的声音终于消失了,薛飞如获大赦,吐了一口气,他闭上眼睛开始酝酿睡意。

    本書首发于看書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