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震动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由于栾凤害怕,薛飞就没让她回宿舍去住,把她带回了家里。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一进家门,冯云来和常亮就立马站了起来,见两个人平安无事回来了,常亮就回家了。

    冯云来来到薛飞面前,伸手就给了薛飞胸口一拳,打的薛飞直发愣,问道:“你打我干什么呀?”

    冯云来绷着脸说道:“薛飞你太不讲究了,咱们俩在一起也住了一段时间了,你居然不告诉我你是旅游局的副局长,你还拿我当哥们吗?”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冯云来是真拿薛飞当哥们,之前薛飞和栾凤被警察带走了,他非常担心,急的他直在地上打转,想该怎么才能把两个人救出来。后来看到常亮拿着薛飞的手机打电话,还听到常亮称呼薛飞薛局长,他一头雾水,一问才知道薛飞原来是旅游局的副局长,常亮的电话是打给郝大宇的。虽然知道郝大宇出马薛飞和栾凤肯定就不会有事了,但是对于薛飞向他隐瞒身份这件事情他还是很生气的。

    薛飞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一听冯云来是为了这件事,尤其是看到冯云来肿起来的脸,他就忍不住笑了:“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主要是你也没问过我的职务啊,再说了,我就是小小的副科级干部而已,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一回还不行吗?”

    冯云来白了薛飞一眼:“薛局长千万别这么说,苍蝇再小也是肉,你级别再低也比我高,我连副科级都不是。”

    “呵呵,我错了还不行吗,改天我请你吃饭,吃顿好的,就算是我向你赔礼道歉了,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就这么说定了啊。”冯云来见薛飞都这么说了,便就坡下驴。

    “你这脸没事儿吧,不行去医院看看吧?”冯云来的脸肿的挺严重,薛飞有点担心。

    “没事儿,吃点药过两天就好了。正好我想请假还没理由呢,这回有理由了。”冯云来说完想笑,结果脸上顿时一阵疼痛,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想到之前黑脸光头打极北人家的老板,冯云来说报警没用,今天又说他摊上事了,薛飞问道:“说正经的,你是不是认识那个黑脸光头啊?”

    “岂止是我认识啊,整个极北县就没有几个不认识的。”冯云来一想到黑脸光头就气愤的不得了。

    黑脸光头名叫方明亮,是雪国镇人,所以冯云来对他的情况非常了解。方明亮对外也是一个有公职身份的人,他是雪国镇信访办主任,其实就是个地头蛇,平时横行乡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他之所以能这么嚣张,皆是因为他老子方振业是极北县委常委、雪国镇党委书记。

    听了冯云来的介绍,薛飞点点头,但他还是有一点不明白:“方明亮仗着他爸的权势作恶我能理解,但应该只局限于雪国镇吧,他跑到县里这样,难道就没人管他?”

    “按理说应该有人管他,可是谁让方振业和郑万民的关系好呢,所以方明亮才会有恃无恐。”冯云来无奈地说道。

    冯云来这么一说,薛飞就彻底明白了,原来方振业上面还有县委书记郑万民。

    县城不比市里,更不比省城,往往山高皇帝远,县委书记几乎就相当于土皇帝,可以说在他的一亩三分地,除了军队他管不了,剩下的他什么都能管。上梁不正下梁歪,方明亮能胡作非为,可想而知郑万民也不会是什么好鸟。

    由方明亮,薛飞不由得想到了叶良辰,虽然两个人从地位上没有可比性,但从本质上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看来天底下的纨绔子弟都是一样的。

    “薛飞,你虽认识郝县长,但郝县长毕竟到极北的时间不长,没有郑万民的根基深,郑万民又是极北的一把手,我怕那方明亮会不甘心,仗着上头有他老子和郑万民,到时会找你的麻烦。还有栾凤,你也得小心一点。”冯云来提醒道。

    “我知道冯哥,我会小心的。”栾凤说道。

    薛飞也点了点头,他认同冯云来说的话,因为有过之前得罪叶良辰的经验,他还真得提防着点方明亮。

    转天,薛飞去了县委县政府,郝大宇帮了他,他必须得当面感谢一下才行。

    “郝县长,谢谢您昨晚的帮忙,给您添麻烦了。”薛飞感谢道。

    “没什么,就是打个电话而已,你没受伤吧?”郝大宇关心道。

    “没有。”

    “那就好。昨晚你们旅游局的常亮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事情不赖你,但是身为公职人员最好还是不要随便动手,传出去影响不好。”

    “我知道了郝县长,我以后做事会三思而后行的。”

    “我很奇怪,你昨晚为什么会想要让人给我打电话呢?”郝大宇问道。

    昨晚接到电话,郝大宇很诧异,不管怎么说,薛飞也是旅游局的副局长,在极北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即便被带到公安局,相信办案人员知道他的身份也会给予关照,而薛飞却让常亮给他打电话,不知道意欲何为。

    “对方不是什么善类,我一个朋友对那个人有一定的了解,我怕到了公安局会吃亏。”薛飞觉得没必要对郝大宇隐瞒,因为郝大宇到极北县的时间不长,他坚信郝大宇和郑万民方振业肯定不是一伙的。

    “哦?对方是什么人啊?”薛飞的话勾起了郝大宇的兴趣。

    “他叫方明亮,他父亲叫方振业。”

    郝大宇听到方振业的名字明显一怔,但马上又恢复了常态,他没再说什么,心想怪不得薛飞要让人给他打电话呢,要是不打,到了公安局还真是容易吃亏。

    极北县虽然只下辖三镇一乡,但是由于面积大,加上到处都是雪路不好走,很多时候要靠步行,薛飞和常亮全部考察了一遍,还是花费了不少时间。

    不过时间没有白白浪费,考察的收获非常大,虽然所到之处旅游局都有详细的资料,然而实地考察的直观感受,和看资料的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薛飞的脑子里对如何建造景区,建造什么样的景区,也有了初步的想法,他打算和常亮联手写一个规划报告,等省里拨款下来,就把报告交上去,通过之后就着手研究招商引资和景区设计方面的事情。

    “当当当……”

    “进来。”听到敲门声,薛飞喊了声进来,他以为是常亮呢,因为平常没有其他人到他办公室来,所以他也没有抬头,低头继续写着规划报告。

    “薛局长忙着呢?”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到了薛飞的耳朵里。

    薛飞抬头一看,发现进来的竟然是刘月月,有点难以置信,她怎么来了?薛飞将办公桌上没写完的规划报告收起来放在了抽屉里,起身笑着说道:“刘局长啊,快请坐。”

    “没打扰你吧薛局长?”刘月月面带笑意,和之前她对薛飞的态度简直判若两人。

    “没有,我就是闲着练练字。”薛飞给刘月月倒了一杯水,问道:“刘局长过来有事?”

    “怎么,我非得有事才能过来吗?”刘月月的语气带有几分娇嗔。

    “呵呵,刘局长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是稀客,平时也不过来,今天突然过来了,我就以为你有事呢。”

    “我不过来可不能怪我,薛局长是从冰城来的,又这么年轻有为,这么长时间也没去过我的办公室,我以为薛局长看不上我们这些小县城的人呢,也就没敢过来。”

    刘月月还真是会说话,薛飞不禁在心里一声冷笑,明明是你一直对我爱搭不理的,现在反倒倒打一耙,变成我的不是了,真是人嘴两张皮,反正都是理。

    “哎呦,刘局长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不去刘局长办公室是因为我怕打扰刘局长工作。刘局长又这么漂亮,我总去也不合适,容易让人传闲话。”薛飞显然不会让刘月月拿话压住,张嘴就说出了两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刘月月自然不信薛飞的话,可是听到薛飞说她漂亮心里还是挺美的,“最近薛局长和常亮一直在四处考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收获呀?”

    “没什么收获,所看到的和资料上显示的都一样。不瞒刘局长,说是考察,其实就是闲着没事出去转转,咱这旅游局什么事都没有,天天在办公室待着实在没什么意思。”

    “说的也是,没有事情可做,闲着心都累。也不知道咱们极北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旅游发展起来,上面也一点动静都没有,要是再这么下去,只怕咱这旅游局早晚得解散不可。”

    “是呗。对于咱们来说,有心无力,说难听点,只能混一天算一天了。”

    聊了半天,刘月月也没从薛飞的话里套出什么来,就起身告辞了。出了薛飞的办公室,刘月月心想难道薛飞和常亮出去考察,真的只是闲逛?还是薛飞在跟她演戏呢?如果薛飞刚刚要是在跟她演戏,那以薛飞的年纪来看,他还真是个少年老成的演技派,因为她从薛飞的脸上什么都没看出来。

    薛飞对于刘月月的一改常态,突然造访十分奇怪,怎么就对他改变态度了呢?难道是听到什么消息了?想了想又觉得不能,修建机场的事情连郝大宇都不知道,刘月月又怎么可能知道呢。一时想不明白,薛飞也就没再多想。

    三月中旬,全国两会结束。三月底,薛飞接到了孟德胜的电话,说省里经过研究,决定财政拨款一亿五千万用于支持极北县修建机场。得知消息以后,薛飞就第一时间赶去了安岭。

    “孟叔叔,省里给的钱不够吧?”薛飞知道省里只能支持一部分资金,他过来就是想问问不够的那一部分该怎么办。如果钱不能全部到位,只怕修建机场的事情就又要被搁置了。

    “当然不够了,当初极北县修建机场的预算就是两亿两千万,现在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物价和劳动力也都涨了不少,我看这回怎么着也得多一千万的预算。”孟德胜早就算过这笔账了。

    “预算要是两亿三千万,那还差八千万的资金缺口,怎么办啊?”薛飞看着孟德胜问道。

    “这个就得由市里和你们县里出了。”孟德胜知道薛飞担心什么,他说道:“你放心,大头儿省里都出了,咱们再穷,市县两级政府也不至于拿不出八千万来。修建机场的事情大局已定,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孟德胜的话相当于给薛飞吃了一颗定心丸,薛飞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

    薛飞知道以后,随即郝大宇和整个极北县也都知道了,一时间修建机场的事情成了爆炸性的新闻,由于修建机场意味着建造景区的事情很快就会被提上日程,所以震动最大的当属极北县旅游局。

    常亮得知消息后,他的第一反应是薛飞肯定早就知道了修建机场的事情,不然不会带着他去到处考察,薛飞还真是深藏不露。修建机场的事情终于有了眉目,常亮摩拳擦掌很是兴奋,因为终于有他的用武之地了。

    刘月月得知修建机场的事情,第一反应和常亮是一样的,不过作为旅游局的副局长,刘月月想的问题和常亮却是截然不同的,她已经盘算起了更为深层次的问题。

    要说震动最大的还是要属胡立庭,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省里会突然拨款支持极北县修建机场。他不知道这是否跟薛飞有关,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薛飞到来之后所发生的,再联想薛飞和常亮出去考察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好像小看了薛飞。

    即便如此,胡立庭依然不看好极北县的旅游发展,修建机场不过只是一个开始,建机场的钱政府可以拿,建景区的钱从哪儿来呢?这才是大问题。虽然理论上有了机场就有了招商引资的基础,但基础未必能够造就招商引资的成功。极北县太偏远了,他不相信会有商人愿意过来投资。一旦招商引资失败,到时建起来的机场恐怕就会沦为一个笑话了。

    本部来自看書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