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暴揍黑脸光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刘月月最近见薛飞和常亮总是早出晚归,有的时候甚至一天都见不到人影,不知道两个人究竟在干什么。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今天看到薛飞一个人出去了,常亮在局里,刘月月就把常亮叫到了办公室,想了解一下情况。

    “刘局长你找我有事?”常亮问道。

    “这几天我看你和薛局长总出去,你们忙什么呢?”刘月月开门见山。

    “也没忙什么,就是在各个乡镇转一转,看看哪里适合建造景区。”常亮有点奇怪,刘月月怎么突然关心起他和薛飞来了?

    建造景区?刘月月的脑子一下子就转了起来:“是不是上面有什么消息啊?”

    常亮摇头说道:“不知道,没听说。”

    刘月月盯着常亮的眼睛说道:“常亮,你可别骗我。”

    常亮笑着说道:“刘局长,我哪敢骗你呀,再说了,上面要是真有什么消息,也应该是你比我先知道啊,你说是不是?”

    常亮听出来了,刘月月这是在向他打探薛飞的情况,原来她对薛飞的爱搭不理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还是挺关心薛飞的一举一动的。可惜他是真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他也不会告诉刘月月的,因为他打心眼里根本就看不起刘月月,一个靠出卖姿色上位的女人是根本入不了他的眼的。

    面对常亮的所答非所问,刘月月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真不知道。不过对她来说,薛飞带着常亮出去考察可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信息。

    刘月月没有追问,而是转问道:“薛局长今天又出去了,你怎么没跟着出去呀?”

    “薛局长被郝县长叫去了。”被刘月月东问西问的,常亮有点不耐烦,他问道:“刘局长,你还有事吗?”

    “没有了,你去忙吧。”

    又是考察,又是被郝县长叫去,刘月月心说难道上面要支持极北县开发旅游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得到的回答是没有听说上面支持极北县开发旅游的消息,刘月月就更加纳闷了,没有消息薛飞考察什么呀?郝县长又找薛飞干什么呢?刘月月百思不得其解。

    来到胡立庭的办公室,刘月月想打探一下胡立庭的态度。

    “胡局长,最近薛局长和常亮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吗?”刘月月问道。

    “不知道。”胡立庭抽了口烟问道:“刘局长知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听说他们好像在考察,你说上面也没有明确消息说要支持咱们极北县发展旅游业,有什么好考察的呀?薛局长还真是闲不住啊。”刘月月说的很随意,眼睛却观察着胡立庭的每一个表情。

    “年轻人嘛,不甘寂寞,心比天高,总以为自己能做大事,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我觉得薛局长和常亮出去转一转也好,省着别人总说我们旅游局无事可做。”胡立庭根本就没把刘月月的话放在心上,他知道薛飞和常亮出去考察的事情,他觉得两个人就是没事闲的。在他看来,未来两到三年内,发展旅游的事情也不会有动静,他相信用不了多久,薛飞就会彻底消停的。

    “薛局长是从冰城来的,胡局长觉得他有没有可能在冰城得到了什么消息,所以才去考察的?”刘月月不认为薛飞是没事闲的,她有种预感,觉得这事应该不简单。

    “有这种可能,我建议刘局长也和薛局长他们一起出去转转,当做散心不是也挺好的吗。刘局长还有事吗?”胡立庭将烟掐灭站了起来,他懒得再跟刘月月废话。

    出了胡立庭的办公室,刘月月冷哼了一声,难怪快五十岁了才混个正科级,政治敏感性实在太低了,这么看不起薛飞,等薛飞要是真做出了成绩,你以为你局长的位置还能继续坐下去吗?

    刘月月决定调整思路,她不能再和胡立庭保持一致了,她必须改变对薛飞的态度,然后见机行事。

    晚上从兴安乡回来天已经黑了,薛飞就让常亮把车开到了极北人家,他想犒劳犒劳常亮,因为最近跑的确实有点辛苦。

    薛飞也把冯云来给叫了过来,三个人坐在了大厅靠窗户的位置,一边吃一边聊。

    栾凤把他们点的最后一个菜端上去以后,转身看到又来了三个客人,便笑着迎了上去:“三位里面请。”

    三个人为首的是个黑脸光头,他一看到栾凤眼睛就直了,眼神中满是贪婪和猥琐,看的栾凤心里很不舒服,但是又不好说什么。

    把三个人引到一张桌前坐下后,栾凤把菜单放到了桌子上,问道:“三位想吃点什么?”

    黑脸光头把菜单往旁边一推,又上下打量了栾凤一眼,最后眼睛定格在了栾凤的胸部上问道:“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呀,老妹儿是新来的吧?”

    栾凤心里厌恶的不得了,脸上却始终保持着微笑:“是的,我刚来不久。三位看看菜单吧,你们点完我好到后厨去下单,不然一会儿客人多了,三位就得等了。”

    “不着急,谁等也轮不到我等。来,让哥好好看看,老妹儿这身材太像样儿了,前凸后翘的,瞧瞧这小屁股,肯定特别有弹性吧。”说着话,黑脸光头伸手就朝栾凤的屁股摸了过去。

    “你干什么,放尊重点!”栾凤忍不了了,她推开黑脸光头的手,向后退了一步。

    栾凤的声音很大,此时饭店的人又不是特别多,所以坐在窗户边的薛飞三人也听到了,就看了过去。薛飞一眼就认出了黑脸光头,这不是之前欺负饭店老板的那个家伙吗,他怎么又来了?冯云来看到黑脸光头像是在调戏栾凤,心里暗叫不好。而常亮不认识黑脸光头和栾凤,所以只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

    冯云来看了看薛飞,薛飞没有动,他只是在盯着那边看,观察着情况。

    栾凤的话惹的黑脸光头和身边的两个喽啰哈哈大笑,黑脸光头没有适可而止,反而得寸进尺,他起身一把抓住了栾凤的手,淫笑着说道:“老妹儿的手挺滑呀,当服务员实在是太可惜了,以后跟哥算了,哥养着你,让你天天吃香喝辣的……”

    “你放开我!”栾凤使劲没有挣脱开黑脸光头的手,情急之下抬起另外一只手就打了黑脸光头一个大嘴巴,响亮无比,整个大厅的人全都听见了。

    当着众人之面被一个女孩打了,黑脸光头顿时恼羞成怒,“你他妈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小骚/货,我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黑脸光头抬手就朝栾凤打了过去。

    薛飞见状坐不住了,他站起来像一阵风似的就跑了过去,冯云来想拉都没拉住。就在黑脸光头的手即将打到栾凤时,薛飞上去就是一脚,把黑脸光头踹的连连后退,直到撞到一张桌子上才停下来。。

    薛飞把栾凤拉到了身后,上次他看黑脸光头就不顺眼,这次居然欺负到栾凤的头上了,简直是岂有此理,看来不给他一点教训,他真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呢。

    “亮哥,你没事儿吧?”两个小喽啰紧忙过去询问黑脸光头的情况。

    “给我上,干死他!”黑脸光头气急败坏的把身上衣服一脱就朝薛飞走了过去。

    “误会,误会,绝对是误会,亮哥……”冯云来想上去阻拦黑脸光头,可惜黑脸光头根本就不买他的账。

    “误会你妈个腿,给我滚一边去!”黑脸光头一个大嘴巴就把冯云来扇倒在了地上。

    薛飞怕伤到栾凤,把栾凤往旁边一推,抄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就朝黑脸光头抡了过去。黑脸光头闪身一躲,薛飞紧接着又是一脚,这一脚踹到了黑脸光头的胯骨上,黑脸光头向后退了两步重心不稳,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随即两个喽啰冲了过来,薛飞一啤酒瓶撂倒了一个,另外一个害怕了,他觉得自己上去也肯定是挨揍,于是就转身跑出了饭店,打电话报了警。

    黑脸光头不甘心,他爬起来再一次向薛飞冲了过去。要说黑脸光头无论是身高体重都在薛飞之上,然而打架却不是薛飞的对手,他一次又一次的被薛飞打倒在了地上,直到最后趴在地上都爬不起来了。

    “你没事儿吧?”薛飞来到冯云来的身前问道。

    冯云来用手捂着肿胀的脸,惊恐失色,他说道:“完了,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

    话音未落,七八个警察就进来了,薛飞不知道是谁报的警,但他清楚记得,上次黑脸光头在欺负饭店老板时,冯云来说过报警没用,可见黑脸光头跟警察的关系不一般。虽然认为自己没做错什么,可是为了避免被带走以后吃亏,薛飞还是想到了一个应对之策。

    薛飞拿出自己手机塞到了常亮的手里,然后在他耳边耳语了两句,常亮听了点点头。

    来的警察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人,他们把薛飞栾凤和黑脸光头等人带回了县公安局。

    问过基本信息以后,警察问薛飞:“你为什么打人?”

    薛飞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反问道:“我什么时候打人了?”

    警察眉头一皱,指着黑脸光头说道:“嘴硬是吧,你没打人那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撞墙上自己摔的吗?”

    薛飞回头看了一眼黑脸光头,嘲讽道:“他原来也算人啊,我还以为不算呢。”

    “你才不是人呢!”黑脸光头怒气冲冲的回了一句,然后看向警察说道:“赵哥,他……”

    警察听了狠狠地瞪了黑脸光头一眼,黑脸光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忙改口说道:“警察同志,你们必须严肃处理这小子,太嚣张了,你看他把我和我兄弟打的,这要是传扬出去,还以为极北县没有王法呢。”

    听到黑脸光头说王法,薛飞觉得简直可笑至极,“你怎么不跟警察说我为什么打你呢?警察同志,他在饭店调戏我女朋友,调戏不成就恼羞成怒要打我女朋友,你也是男人,你要是遇到这种事你能不站出来吗?”

    警察看向一边的栾凤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栾凤使劲点点头说道:“是的,我是饭店的服务员,点菜的时候他先是对我污言秽语,之后就对我动手动脚,我反抗他就要打我,恰好我男朋友也在饭店吃饭,他就过来保护我。”

    栾凤的脑子转的很快,见薛飞称她是女朋友,她也说薛飞是她的男朋友,男朋友为了保护自己的女朋友大打出手乃天经地义之事,于情于理都说的过去。

    黑脸光头一听不干了:“你们血口喷人,明明是你们先动的手……”

    “好啦,没问你你别说话!”警察对黑脸光头使了个眼色,看向薛飞说道:“你保护女朋友没有错,但是打人不行,打人就是你的错,尤其是在饭店那种公共场合,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依照治安管理相关条例,我决定对你……”

    警察是想将薛飞拘留加罚款,话没说完,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警察拿起一看,起身就走出了审讯室。

    到走廊里接听完电话,警察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说电话来的太及时了,幸好他还没正式做出处罚,不然非得闯祸不可。

    回到审讯室,警察像是变了个人,笑容可掬地握住薛飞的手说道:“不好意思薛局长,误会,都是误会,让你受惊了,事情现在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和你女朋友可以走了。”

    “还得在笔录上签个字吧?”薛飞冷冷地说道,他对警察的这副嘴脸很鄙视,要是没人打电话,只怕他和栾凤今晚就走不了了。

    “没错,还需要签个字,签个字就可以走了。”警察希望薛飞赶紧走人,越快越好,以至于他都把签字的事都给忘了。

    见要放薛飞走,黑脸光头刚要说话,警察就看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什么都不要说,黑脸光头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薛飞和栾凤在笔录上各自签了字,薛飞看了一眼黑脸光头,然后便和栾凤走了。

    “赵哥,怎么回事啊,你怎么能让他们走呢,看那小子把我打的。”黑脸光头不解地问道。

    “我也不想让他们走,可是刘局长给我打电话让我放人,我能不放吗。”警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没好气地说道。

    “刘局长?那小子认识刘局长?”黑脸光头很诧异,刘局长可是县公安局的一把手,他能亲自打电话过来放人,可见薛飞和他的关系不一般。

    “那我不清楚,刘局长只说那个叫薛飞的是旅游局的副局长,郝县长亲自给他打电话,叫他把薛飞给放了。”

    怎么又多了个郝县长啊?那小子居然还是旅游局的副局长?黑脸光头感觉头有点晕,事情有点发杂,难怪会这么嚣张呢,原来是上面有人啊。

    原本黑脸光头还打算找人再收拾薛飞一顿呢,现在看来得从长计议了。

    栾凤对于她和薛飞突然被放了也很纳闷,出了县公安局,她问道:“为什么会把咱们俩放了呀?”

    薛飞笑了笑说道:“县长给公安局打电话,他们敢不放人吗。”

    薛飞在极北人家把手机给了常亮,就是让常亮给郝大宇打电话,因为他知道这不算什么大事,他也没把黑亮光头伤的多严重,他相信郝大宇要是一个电话打到县公安局,他们肯定是要乖乖放人的。事实也确实如此。

    “哦,这么回事啊。”其实栾凤也没太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她觉得反正安全的出来了就行。看着身旁的薛飞,想到之前为了保护她那种义无反顾的样子,她就为之动容道:“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次。”

    “咳,说什么谢谢啊,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薛飞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栾凤大老远的从冰城跑到极北县,身边一个亲人朋友都没有,他哪能让她挨欺负呀,保护栾凤是他的责任。

    “你说那个人到时不会还去饭店找我麻烦吧?”栾凤有些担心。

    “应该不会了,如果他再去,你一定要在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还要保护好自己,绝对不能让他占到任何便宜。”薛飞提醒道。

    “我记住了。那个……我……”栾凤吞吞吐吐的,还面带羞涩。

    “怎么了?”

    “我害怕,我能搂着你的胳膊吗?”栾凤看了薛飞一眼,紧忙把头低了下去。

    薛飞看到栾凤的样子忍俊不禁,他一把将栾凤搂在了怀里,然后朝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本部来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