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缘分不浅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给曲媛媛发信息,说他钱包丢了,曲媛媛没有回,给曲媛媛打电话也没有接,他猜想曲媛媛一定以为他是在骗她。品书网

    站在网吧的门口,看着手上的一块钱,薛飞郁闷地叹了口气,看来不止是要饿肚子了,连网吧都没法待了。

    走在大街上,看着来往的车辆,薛飞突然有种无家可归的感觉,也一下子理解了栾凤为什么大年三十儿那天会哭了,看来无处可去还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饿着肚子一直闲逛到了八点,薛飞又给曲媛媛发了条信息,问她到底能不能出来,等了半天,曲媛媛才回复,问他在哪儿。

    把地址告诉了曲媛媛,大约十多分钟的样子,曲媛媛终于出现了。上了车,薛飞握住曲媛媛的手,讨好地说道:“媛媛,我想你了。”

    曲媛媛不领情,拿回自己的手,绷着脸说道:“想我干什么呀,咱们俩可没什么关系。”

    “怎么能没关系呢,我虽然还没跟你表白,但事实上你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这就好比领了结婚证,没有办婚礼的夫妻一样……”

    “你少扯!薛飞,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我,是不是想真的和我在一起?”曲媛媛非常严肃地问道。

    “当然了,我是真的喜欢你,也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你难道对此还有所怀疑吗?”薛飞也认真了起来。

    “我也不想怀疑,可你做的事没法不让我怀疑。”

    薛飞知道曲媛媛还在为栾凤的事情耿耿于怀,他说道:“关于栾凤的事情我已经发信息跟你解释过了,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真的是误会,我和她什么事都没有……”

    “我相信你们现在还没有什么,那以后呢?你能保证以后也没什么吗?我告诉你薛飞,我是女人,我最了解女人,栾凤能千里迢迢的从冰城跑到极北去找你,肯定是喜欢你,就像我会瞒着你跑过去看你一样,不然根本没必要那么做。”如果说之前薛飞和栾凤在一起合住时,曲媛媛还不能确定两个人有什么,那么通过栾凤去找薛飞的事,她可以断定栾凤是喜欢薛飞的,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

    “你想的太多了,还别说她不喜欢我,就算她真的喜欢我,我也只是拿她当妹妹而已。媛媛,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我发誓,以后要是再有类似的事情,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向你报告的,好不好?”薛飞乞求道。

    “不好!”曲媛媛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必须让栾凤离开极北,永远不要再和她见面,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

    “我怎么让她离开极北啊?她的情况你也知道,她多可怜啊,一个小丫头独自在外面,没有父母可以依靠,只认识我,我要是把她赶走,我还是人吗。”薛飞绝对不可能那么做。

    曲媛媛一听就火了,说道:“怎么就不是人了?你跟她非亲非故,凭什么照顾她呀?天底下可怜人多了,你怎么没照顾别人啊?你是不是也喜欢她呀?”

    薛飞也急了,怒道:“曲媛媛你能不能善良一点,别无理取闹?多大个事儿啊,咱把这篇翻过去不行吗,干吗非得抓着不放啊,有意思吗?是不是我非得跟栾凤真有点什么你才会满意啊?”

    “你……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曲媛媛气急败坏地指着薛飞骂道。

    “滚就滚,有什么了不起的。”薛飞车门一摔,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没走多远,回头一看,曲媛媛的车已经消失不见了,薛飞叹了口气,本来他是想先跟曲媛媛和好,然后他们两个再去七河参加高中同学聚会,按照原计划进行表白的,现在看来是没戏了。

    这趟冰城来的太失败了,没能和曲媛媛和好不说,还惹了一肚子气,关键是钱包还丢了,真是倒霉。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薛飞有点后悔了,早知道事情闹成这样,他先让曲媛媛请他吃顿饭,或者跟曲媛媛要点钱好了,现在该怎么办啊?饿着他还能忍,没地方睡觉这事儿可忍不了,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沿着马路往前走,边走边想该找谁帮忙。正琢磨的时候,薛飞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个人鬼鬼祟祟的,站在一辆停在路边的白色路虎前拿着手电筒往里照,就快走了几步躲在了一辆面包车的后面。只见那个人照完后,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人,从挎包里拿出了一把锤子,薛飞见势不好,抬腿就跑了过去,可惜还是慢了一步,那个人一锤子下去就砸在了车玻璃上,不过不等他砸第二下,薛飞一脚就把他给踹倒在了地上,随即就压在他身上制服住了他。

    车安了防盗器,被砸了一下后就响了起来。车主正在路边的超市里买东西,听到报警时就跑了出来。

    薛飞看到过来一个人,便说道:“你是车主吧?快报警,这个人砸了你的车,他好像是要偷东西。”

    车主看到自己的车玻璃确实被砸了,心说大过年的真倒霉,去超市买个东西的工夫就招了贼,早知道不把包留在车上好了。

    拿出手机报完警,车主帮忙一起摁着砸车人,他看了一眼薛飞,说道:“谢谢你啊……我……是你!”车主看清薛飞的脸后,大吃一惊。

    薛飞仔细一看车主,顿时笑了:“太巧了,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

    车主是之前薛飞从安岭坐火车去极北时遇到的那个被小偷偷了钱包的人,没想到两个人竟然在冰城又见面了,还真是够巧的。

    “你还真是我的救星啊,两次遇到你,两次你都帮了我的大忙,咱们俩缘分不浅啊。对了,我让你给我打电话,你怎么没给我打呀?是不是觉得我只是客气客气,不会真的给你钱呀?”车主一直惦记着这个事,也一直在等薛飞的电话,对于没接到薛飞的电话,他一直觉得是个遗憾。

    “不是,我相信你肯定会给的,不过我真的不缺钱,后来你的名片又被我给不小心弄丢了,所以就没给你打电话。”薛飞只是这么一说,其实名片没有丢。

    派出所的民警赶过来后,把三个人全都带回了派出所,做完笔录,把赔偿的事情又解决了一下,薛飞和车主就离开了派出所。

    通过做笔录,薛飞知道了车主的名字叫潘齐,当然,潘齐也知道了他叫薛飞。

    “能再次见面,说明咱们俩是真有缘分,这回说什么我也得好好感谢你一下,你可不能推辞。”潘齐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肯定不推辞,就算你不感谢我,我今天也得求你帮忙。”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帮助自己的人,薛飞当然不会放过了。

    “怎么了?”

    “哎,别提了,我在网吧钱包被小偷偷了,我现在是身无分文……不,还有一块钱。”薛飞从兜里把那一块钱拿了出来。

    潘齐哑然失笑,一摆手,示意薛飞赶紧上车。

    潘齐带薛飞去了一家名叫深蓝的五星级酒店,点了一桌子好吃的,薛飞也不客气,他真是饿了,狼吞虎咽就吃了起来。

    “你是做什么的呀?”潘齐问道。

    “我是公务员。”薛飞喝了一口水,擦了擦嘴问道:“你呢?”

    潘齐递上自己的名片,笑着提醒道:“这次别再弄丢了啊。”

    上次潘齐给薛飞名片,薛飞没看,所以不知道潘齐是干什么的,这次一看名片,见上面写着大西洋建设集团董事、深蓝酒店集团副总裁,薛飞多少有些吃惊,难怪潘齐会带他来这家酒店呢。大西洋建设集团他没听说过,但是深蓝酒店可是大名鼎鼎,遍布全国各地,他在京天给程前当司机时,跟程前出差就没少住深蓝酒店,潘齐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如此年轻就能当上深蓝酒店集团的副总裁,可见不是一般的人物。

    潘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拿出一张卡递到了薛飞的面前,“这个你拿着,这是深蓝酒店的至尊金卡,凭着这张卡,你可以在全国所有的深蓝酒店消费,吃住都是免费的。”

    “这我可不能要,这个太贵重了。”薛飞紧忙把卡推了回去,说道:“你的心意我领了,卡就算了吧,我平时也不住酒店,你给我这个也没用。”

    “用不用是你的事,但你必须收下。”潘齐把卡推回到薛飞的面前,态度十分坚定地说道:“这张卡在全国只有五十张,我不会随便给人的,我给你是因为我拿你当朋友,你要是不收,那你可就是不拿我当朋友了。”

    “这……好吧,我收下就是了。”潘齐都这么说了,薛飞显然不收也得收了。

    当天晚上,在潘齐的安排之下,薛飞就住在了深蓝酒店,而且住的还是最好的总统套房。

    第二天薛飞想回七河,潘齐说什么也不让他走,非让他在冰城待一天,盛情难却,他就又待了一天。

    潘齐带着薛飞疯玩了一天,又是滑雪又是按摩的,得知薛飞是单身,甚至还叫来了几个长相漂亮的女孩给薛飞认识,可惜薛飞根本没心思想感情方面的事,不过潘齐的热情让他觉得这个人确实不错,是真心想跟他交朋友。

    “咱们俩现在已经是朋友了,以后就多联系吧。”潘齐从包里拿出一沓现金说道:“这是一万块钱,你先拿去花,缺钱就给我打电话,千万别客气。然后一会儿我安排个人,开车给你送回七河。”

    “潘哥,你不用安排人送我,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另外这钱我只要二百做路费,剩下的钱你拿回去,我不能要。”薛飞接过钱,抽出两张,想把剩下的给潘齐,潘齐没有接。

    “你是不是嫌钱少啊?你要是嫌少你说个数。”

    “潘哥你误会了,我不是嫌钱少,我不要恰恰是因为我拿你当朋友。我知道你有钱,跟你我肯定比不了,但我的生活还算过的去,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而且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钱包丢了,这二百我都不要,你也就别跟我客气了。如果有一天我真遇到困难了,我肯定会跟你开口的,到时只怕这一万块钱还不够呢。”薛飞把剩下的钱塞到了潘齐的手里。

    潘齐看得出薛飞是真不想要,也就没再勉强,但这却更加让他觉得薛飞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了,因为不是每个人在面对金钱的时候都能做到不动心的,尤其是在他这个有钱人的面前,薛飞能如此实在是难能可贵。

    由于在冰城多待了一天,薛飞没有赶上今年的高中同学聚会,回到七河,他只是和路涛一起吃了顿饭。

    路涛知道薛飞去冰城找曲媛媛了,便笑意深长地问道:“和媛媛相处的还不错吧,是不是已经发展到了深入交流的程度了?”

    提到曲媛媛,薛飞就不免有些烦乱,他无精打采地说道:“没有,还原来那样。”

    薛飞和曲媛媛之间目前最大的问题无非就是栾凤,然而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却并不容易,这也为两个人的感情蒙上了一层阴影。薛飞能理解曲媛媛那种作为女人守护爱情的自私心理,可是他总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该有最基本的信任,尤其是像他们这种分处两地的,更是需要彼此无条件的信任,如果总是怀疑对方,两个人是很难一直走下去的。

    对于刚刚萌发的这段感情接下来该如何发展,薛飞不知道,他也不会强求,但他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所以一切就都听出上天的安排吧。

    “怎么会没有进展呢?你到底想不想和媛媛好啊?”作为两个人的老同学好朋友,路涛很为两个人的事着急,特别希望看到他们尽早走到一起去。

    “不是我不想跟她好,现在是她不想跟我好。”薛飞无奈地说道。

    “不可能,你们俩的事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媛媛可是一心朴实的想要跟你好,肯定是你的问题,你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啊?”

    “你别问了,我也不想说,顺其自然吧。”路涛一直不知道栾凤的事情,薛飞也懒得跟他说,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站在曲媛媛那头来说他,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还是不让路涛知道为好。

    本文来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