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回家过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上了飞机,栾凤一想到即将就要见到薛飞的家人了就开始紧张,她的这种紧张在飞机降落时达到了顶峰。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薛飞看出了栾凤的紧张,他笑着安慰了几句,但对栾凤丝毫不起作用。

    薛飞没有提前跟家里说会带一个女孩回家过年,因为栾凤并不是他女朋友,觉得没必要,其结果必然就会导致误会。

    进了家门,薛仁贵和张凤霞看到薛飞身旁站着个女孩,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很诧异。

    “介绍一下,她叫栾凤,这是我爸妈。”薛飞介绍道。

    “叔叔好,阿姨好。”栾凤微笑着同薛仁贵和张凤霞打招呼。

    进门之前栾凤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紧张的要死,不过进了屋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她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面对薛仁贵和张凤霞也是非常自然,落落大方。

    “你好。”张凤霞应了一声,薛仁贵则笑着点了点头。

    张凤霞仔细打量了一眼栾凤,满心欢喜,心说我儿子眼光还不错,这姑娘我喜欢。

    招呼栾凤坐下后,张凤霞就把薛飞拉到了其他房间,嗔怪道:“你这臭小子也太不会办事了吧,带女朋友回家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我看你这半年多的公务员算是白当了。”

    薛飞笑着解释道:“妈,您误会了,栾凤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的……就算是我认的一个妹妹吧。”

    “妹妹?”张凤霞满脸不解。

    “是这么回事儿……”薛飞把栾凤的事情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下,“您听明白了吧,她太可怜了,你说这大过年的,我不把她带家里来,她能去哪儿啊。”

    “哦,这样啊。”得知栾凤不是薛飞的女朋友,张凤霞有点失望,不过她也没太放在心上,现在年轻的人事哪说的准呀,今天没感觉,保不齐明天就凑到一起去了。

    薛飞拿着栾凤的行李去了他的房间,栾凤也起身跟了过去,张凤霞则趁机和薛仁贵说了栾凤的事情。

    栾凤进了薛飞的房间看了看,问道:“我住这个房间?”

    薛飞“嗯”了一声,朝外面看了一眼,然后关上门小声说道:“记住了,咱们俩是从冰城过来的,不是极北过来的,别说漏了啊。”

    栾凤不明白什么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

    晚上吃过饭以后,栾凤看了会儿电视就回房间休息去了。

    见栾凤走了,薛仁贵问道:“在冰城工作的还顺利吧?”

    从上大学时起,薛飞跟家里联系就是跟张凤霞相互打电话,现在当了公务员以后依然如此,这让薛仁贵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觉得薛飞这小子没良心,心里只有娘,没有他这个老子。不过薛仁贵也反省自己,造成这种情况好像也不能全赖薛飞,他也有责任,平时他也没有主动给薛飞打过电话,薛飞回家他也不怎么跟薛飞聊天,所以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次薛飞回来,他想主动一点,改善一下他们爷俩的关系。

    “挺顺利的,和同事领导关系处的也都不错。”薛飞说道。

    薛仁贵之所以问薛飞在冰城工作是否顺利,是因为薛飞至今还没有跟家里说他已经被调到了极北工作,为了怕说漏了,他去极北之前就和谢长顺说过这件事情,这也是为什么他提醒栾凤说他们是从冰城过来的原因。

    薛飞之所以瞒着,主要是不想让薛仁贵和张凤霞担心,同时也不想让谢长顺落埋怨,好像他被调走谢长顺没有出力,坐视不管似的。

    “我听说你谢叔被调到如春去做书记了?”

    “对,元旦之前的事。我年后工作应该也会有变动。”薛飞想借着这个机会把工作调动的事情告诉他爸妈。

    “怎么变动法?要把你也调走吗?”张凤霞一听紧忙问道。

    “嗯。上级还是挺看重我的,觉得我年轻值得培养,打算让我到其他地方去交流学习一段时间。”

    “知道去哪儿吗?”

    “不出意外应该是安岭吧。”薛飞说完后就看薛仁贵和张凤霞的反应。

    张凤霞皱了皱眉,薛仁贵的神情倒是没什么变化,他说道:“安岭那地方不怎么样,但是过去工作也不是什么坏事,你还年轻,就应该到条件艰苦的地方去锻炼锻炼,也容易出成绩。现在你谢叔调走了,你要一直待在冰城,没有人关照你是很难有出头之日的。”

    薛飞挺怕他爸妈为他担心的,见他爸还挺看的开的,他所有的担忧也就全都放下了,“您说的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薛仁贵看了一眼薛飞的房间,十分严肃地说道:“你也不是小孩了,处对象家里不反对,但绝不能乱来。”薛仁贵不多说,点到为止。

    薛飞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实际上他没怎么往心里去,感情的事哪里说的好呀,他只能相信缘分,跟着感觉走。

    事实上现在每年过年都差不多,无非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只是负责吃吃喝喝的人实在是太辛苦了,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张凤霞发现自己这两年的身体状况明显没有过去好了,以前过年她一个人做十几道菜根本不算什么,现在就多少有些力不从心了,而今年栾凤的到来,则着实让她轻松不少。

    栾凤很有眼力劲儿,也很勤快,总是帮张凤霞干这干那的,再加上她嘴甜会说话,长的还漂亮,张凤霞对她也是越来越喜爱。

    大年三十儿这一天,薛慧和薛岩两家人像往年一样到家里过年,当看到家里多了一个女孩时,薛慧和薛岩就拉着薛飞东问西问的问个不停,薛飞说栾凤不是他女朋友,两个人根本不信,又去问薛仁贵和张凤霞,听到的回答跟薛飞一样,两个人这才算是相信。

    吃完饭看完春晚,过了凌晨十二点,就正式来到了新的一年。由于家里人多地方有限,吃完饺子薛慧和薛岩两家人就都各自回家了。薛仁贵和张凤霞也累了,就回房间休息了,客厅里只剩下薛飞和栾凤还在看电视。

    薛飞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呢,突然听到“呜呜”的声音,什么动静?薛飞扭头一看,发现栾凤哭了,感觉莫名其妙:“你怎么了,好端端的哭什么呀?”

    栾凤伸手擦了擦眼泪,看着薛飞哽咽道:“谢谢你带我来你家过年,真的谢谢你,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像这样过过年了,我……”栾凤说不下去了,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薛飞知道栾凤一定是触景生情,回忆起了往事,想起了自己的爸妈和弟弟。也难怪,在这万家灯火,阖家团圆的日子,栾凤的家人都健在,却不能与之在一起团聚,换成是谁心里也不会好受。

    薛飞什么都没说,他只是将栾凤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任由她哭,让她宣泄自己的思念之情。

    大年初三,薛飞去了如春市看望谢长顺。谢长顺的儿子和女儿全都回来过年了,薛飞就不想多待,因为平常他和谢长顺是经常通电话的,对于彼此的情况也都了解,也没有太多可聊的,就不想打扰他们一家人团聚。可谢长顺一家人说什么也不让他走,薛飞只好留下。

    谢长顺和于再芬两口子的热情程度薛飞早就领教过了,他们的儿女则有过之而无不及,由于他们和薛飞的年龄相差不多,有共同话题,也能聊到一起去,就拉着薛飞又是玩牌又是聊天的,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俨然把薛飞当成了他们的亲弟弟一样看待,这也让薛飞对他们的陌生感很快就消失了。

    晚上吃过饭,谢长顺的儿子想带着薛飞开车出去转一转,谢长顺没有让:“你们已经拉着薛飞玩一天了,该给我一点时间和薛飞待一会儿了。”

    谢长顺的儿子听后看着薛飞吐了吐舌头,薛飞则笑了笑,跟着谢长顺进了书房。

    “怎么样,初当领导的感觉还不错吧?”谢长顺调笑道。

    梁小乐一脸苦相:“确实不错,举步维艰,任重道远。”

    “其实这不是什么坏事,困难来的早,总比来的晚要强。你现在属于是打基础的阶段,别怕风浪,只有经过风浪的洗礼,你以后才能胜任更重要的工作岗位,才能顶住压力做出成绩。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吧,你的路还长着呢,等你以后回过头再看现在,你会发现现在看似不可战胜的困难不过只是你前进道路上的一个注脚而已。”谢长顺觉得对薛飞这个年纪的人是必须要鼓励的,不然很容易受到一点挫折就会气馁,甚至是放弃。

    “嗯,我会一直往前走的,不会畏惧任何困难。”想到修建机场的事情,薛飞问道:“谢叔叔,极北县想修建机场的事情报到了省里,您说省里应该是会支持的吧?”

    谢长顺略微想了想说道:“我认为会支持的。当初大力发展旅游产业就是省里的决定,现在两年的时间过去了,从实际情况来看,各市县执行的并不好,原因无非就是缺钱,这一点省里也是心知肚明。过去的两年旅游产业一路走高,省里的心情一定也是十分迫切的。当然,下面哪儿哪儿都想跟省里要钱,省里不可能都给,一定是有选择性的。极北县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旅游资源又比较丰富,我想省里会重视的,至于能给拨多少钱,这还得看省里的研究决定。对了,你和孟德胜相处的还不错吧?”

    “挺好的,孟叔叔那个人跟您一样,人很随和,很好相处。”薛飞如实地说道。

    “极北县修建机场能否成功,孟德胜可是其中非常关键的一个因素。”谢长顺意味深长地说道。

    薛飞点点头,他明白谢长顺的意思是让他和孟德胜处好关系,至于孟德胜为什么会是极北县修建机场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他就不得而知了。孟德胜只是一个地级市市长,恐怕很难影响到省里的决定。难道是孟德胜省里有人,能够决定机场的事情?薛飞觉得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但凡能主政一方的人,恐怕没有哪一个是上面没有人的。

    在谢长顺家住了一夜,虽然第二天一家人仍挽留他,但薛飞没有再留下,他去了冰城,这是他事先就计划好的,他要去冰城找曲媛媛,把年前的误会彻底解开。

    薛飞是临近中午到达冰城的,到了以后,他怕打电话曲媛媛不接,就发了条信息,问能否见一面,而曲媛媛的回复是现在没空,晚上再说吧,但也不一定有时间。

    薛飞看着手机直挠头,曲媛媛的这副态度他能理解,无非是在跟他斗气而已,只是曲媛媛现在不见他,他去哪儿啊?路涛在七河,程爵过年回京天了,在冰城他也不认识谁了。想来想去,薛飞决定去网吧打发时间。

    此时网吧正是刚兴起之后蓬勃发展的阶段,无数连锁网吧相继出现,也吸引了无数人到网吧夜以继日的奋战。

    薛飞其实不太愿意去网吧,因为网吧的环境他不喜欢,十分喧闹不说,还到处都是抽烟的,他从来不抽烟,受不了那股味道。不过眼下没办法,谁让他没地方可去呢。

    薛飞对玩游戏也不太感兴趣,到了网吧他上网查了一些关于旅游的东西,可惜相关的内容实在太少了,他也没查到什么太有用的。

    中午吃了碗泡面,看了一会儿电影,之后有点犯困,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一觉睡到了天黑,醒来以后他给曲媛媛发了条信息,问她现在能出来吗,曲媛媛回复说不能,家里有客人,八点以后看看有没有时间吧。

    看了眼时间,这会儿才六点,肚子也饿了,琢磨还是先出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估计吃完了也就到八点了。

    到前台结账,余额只剩了一块钱。薛飞拿着一块钱出了网吧,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一摸兜,钱包没了,薛飞赶紧回网吧找,可惜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他猜想应该是在他睡觉的时候被偷的。

    本書源自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