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误会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栾凤在极北人家干的不错,老板对她的工作态度很欣赏,她和饭店的人相处的也很好,算是真正的在极北县落了脚。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

    栾凤每周有一天的休息时间,这一天她一般都会去薛飞和冯云来那儿,她知道两个人懒,不爱做饭,所以会给两个人做顿饭,顺便收拾收拾屋子什么的。

    这周的休息日也不例外,一觉睡到了中午,吃过午饭出去逛了逛,傍晚到旅游局跟薛飞拿了钥匙,然后买了菜就去做饭了。

    薛飞下班到家时冯云来还没回来,他进屋换了身衣服就给栾凤打起了下手,等饭要马上做好的时候,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薛飞和栾凤猜肯定是冯云来忘记带钥匙了。

    “你还真会挑时间呀,饭也做好了,你也……”薛飞开门一看,站在门口的根本不是冯云来,而是曲媛媛,他万万没想到曲媛媛会从天而降,瞬间就惊呆了。

    曲媛媛知道薛飞的具体住处并不奇怪,因为前一阵曲媛媛从冰城给薛飞买了一件羽绒服,她不知道邮寄到哪儿,就给薛飞打电话问具体的地址,当时正赶上周末,薛飞在家休息,就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了曲媛媛。

    曲媛媛没告诉薛飞自己要过来,就是为了给薛飞一个惊喜,看到薛飞惊讶万分,曲媛媛觉得自己的目的算是达到了,刚想扑到薛飞的怀里,给薛飞一个大大的拥抱,结果这个时候栾凤从厨房走了出来。

    “怎么不关门啊,开门……”栾凤看到站在门口的是曲媛媛,她也很惊讶,而曲媛媛看到她,脸上刚绽放出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

    曲媛媛脸色铁青,狠狠地瞪了薛飞一眼,转身就跑了。

    事情太突然了,薛飞都没反应过来,听到栾凤说了句“还不快去追”,薛飞才拿上羽绒服心急火燎地追了出去。

    栾凤到极北来,薛飞最怕的就是让曲媛媛知道,但他一直存在着侥幸心理,觉着离的远,曲媛媛又轻易不会过来,即便过来也不会见到栾凤,结果是怕什么来什么,正好让曲媛媛看了个满眼,估计曲媛媛一定会被气的够呛,他必须得跟曲媛媛好好解释一下。

    薛飞之所以如此担心,皆因他在冰城和曲媛媛拉钩的那件事。当时曲媛媛暗示想把自己交给他,而他则告诉曲媛媛应该挑选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等到过年高中同学聚会,到时他会当着同学们的面向曲媛媛表白,之后再做任何事情都会变得顺理成章。

    也就是说薛飞已经想明白了,他确定自己是喜欢曲媛媛的,想让曲媛媛做他的女朋友,他们的关系实际上已经算是确定了,只是还差一个表白公开而已。

    追出小区,薛飞看到曲媛媛上了一辆出租车,他想打车继续追,结果半天也没拦到一辆出租车,把他给急坏了,曲媛媛人生地不熟的,又情绪不稳定,他生怕会出点什么事。

    拿出手机给曲媛媛打电话,连着打了好几个曲媛媛也不接,搞的薛飞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想来想去,薛飞给路涛打了一个电话,让路涛给曲媛媛打电话,问问曲媛媛在哪里。路涛打完电话,告诉薛飞曲媛媛说在宾馆,不过听到曲媛媛好像哭了,问发生了什么事。薛飞没有说,但是听到曲媛媛在宾馆,他的心才踏实下来。

    回到楼上,薛飞一进屋,栾凤就上来心急地问道:“追到了吗?”

    薛飞摇摇头:“没有,不过没什么事,她已经回宾馆了。”

    栾凤低下头说道:“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

    “跟你没关系,只是她误会了而已,到时解释开就行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确实不怪栾凤。为了不让栾凤太自责,薛飞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好啦,吃饭吧。”

    曲媛媛突然出现所引发的误会,导致薛飞和栾凤都没什么胃口,两个人坐在饭桌前吃饭,都有点魂不守舍的。冯云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两个人有点奇怪,心说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呀?

    吃完饭,薛飞回到房间又给曲媛媛打了几个电话,可惜还是不接,于是他只好给曲媛媛发信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跟曲媛媛说了一遍,希望曲媛媛不要误会。然而发出去的短信就像是丢进了大海里的石头,杳无音讯,曲媛媛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回复。

    次日,薛飞试图寻找曲媛媛住的宾馆。极北县的宾馆都集中在县城的中心,比较好的就那么几家,找起来不是很困难。只是还不等找呢,他就接到了曲媛媛的短信: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薛飞赶紧回过去,问曲媛媛在哪儿,曲媛媛说在火车上,等薛飞把电话过去的时候,曲媛媛已经关机了。看来只能等过年放假,找时间再跟曲媛媛当面请求原谅了。

    距离过年越来越近,薛飞也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去。极北到七河不近,没有直达的火车,需要先到安岭住一夜,然后再坐飞机到七河。为了赶在年前到家,薛飞决定腊月二十八走。

    过年对于栾凤来说更像是过关,别人过年都是回家团聚,而她却要面对无处可去的境地,所以离过年越近,她的心情就越是沉重。

    腊月二十七的晚上,薛飞和冯云来去了极北人家吃饭。饭店没什么人,服务员该回家的也都回家了,只剩下了栾凤和另外一个家住本地的女孩招呼客人。

    吃完饭薛飞把栾凤叫到了一边,说道:“下班后你回去收拾收拾,咱们明天上午走。”

    栾凤不知薛飞在说什么,呆呆地问道:“去哪儿啊?”

    “去我家过年呗,火车票和飞机票我都买好了,怎么,你还打算一个人在极北过年啊?”薛飞早就想好了,他不能让栾凤一个人在极北过年,太孤苦了,还是把她带回家比较好,让她感受一下一家人过年的欢乐气氛。

    栾凤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薛飞,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你没跟我开玩笑吧?去你家过年?”

    “对啊,你不愿意去啊?”

    “不是……我……我去的话,你怎么跟家里说啊?”栾凤觉得曲媛媛的事情她就已经够给薛飞添麻烦的了,要是再去薛飞家里,只怕还会添更大的麻烦。

    “实话实说呗。你放心吧,我家里人都跟我一样,都很好相处,你不用有任何的担心。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啊,你回去赶紧收拾东西吧。”薛飞说完叫上冯云来就走了。

    栾凤心里暖暖的,很感动,她以为今年她要自己一个人过年了呢,没想到薛飞要把她带到家里去,这真是让她喜出望外。想到要去薛飞家里,栾凤就有些莫名的紧张,不过想到曲媛媛,她又有些怅然若失。

    腊月二十八的上午,薛飞和栾凤坐火车先去了安岭,到安岭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了,两个人随便吃了一口东西,就开始找住的地方。

    薛飞和栾凤都以为马上要过年了,宾馆酒店肯定都没什么人,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他们俩走了好多家,得到的回复都是已经满员了,原因是有很多人像他们俩一样为了过年回家,等火车或者等飞机而住进了宾馆酒店。还有一部分是到安岭探亲和旅游的,没有地方住,也住进了宾馆酒店,所以才导致住宿的紧张。

    没有地方住怎么办?这大冬天的总不能露宿街头吧,非冻死不可。薛飞和栾凤只能继续找继续问。

    来到一家三星级酒店,薛飞问道:“还有房间吗?”

    前台小姐查了一下说道:“就剩一个大床房了,要吗?”

    一个房间怎么住啊?薛飞看了一眼栾凤,栾凤也没有主意,薛飞又问道:“能加床吗?”

    前台小姐干脆地回道:“不能。两位要住最好赶紧办理入住手续,不然一会儿房间就没了。”

    “住吗?”薛飞征求栾凤的意见。

    “那就住吧。”栾凤心说不住去哪儿啊,再说又不是没一起住过。

    薛飞其实倒没什么,主要是怕栾凤有顾忌,见栾凤都说住了,他也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登了记交了钱,两个人就上楼了。

    不过进了房间,该怎么住的这一严峻现实摆在了两个人的面前,急需解决。这次跟之前在极北不一样,在极北时薛飞有被褥,他可以住在地上,这次只有一床被褥,他显然没法再从地上睡了。

    看来只能都从床上睡了,两个人谁都没说,却心照不宣。

    按理说做了十个小时的火车,到了晚上肯定是特别困,想睡觉的,可薛飞和栾凤都没什么睡意,两个人坐在床上看电视,过了十点半了,仍然很精神。

    眼看着过了十一点,薛飞觉得必须得睡了,再不睡就到后半夜了,于是薛飞就把电视和灯给关了,然后两个人穿着衣服,分别躺在了床的两边。

    躺在床上,薛飞闭上眼睛试图赶快睡着,结果他失败了,根本睡不着,只好又把眼睛给睁开了。

    转身去看栾凤,栾凤是背对着他的,也不知道睡没睡着。在黑暗中看着栾凤隐约的身影,既有种神秘感,又平添了几分暗味的情愫,那情愫轻轻撩动人的心弦,让人心里不禁有那么一丝发痒。

    薛飞看的有些出神,让他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和栾凤同住一屋时,从冯云来房间传来的声音,身体也随之有了变化。薛飞赶紧把身子转了过去,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保持平静,然后闭上眼睛开始数羊。

    早上醒来的时候,薛飞睁开眼睛吓了一跳,他和栾凤居然抱在了一起,好在他们的衣服都是穿着的,证明他们应该没有发生过分的行为。

    认识栾凤也有段时间了,薛飞还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看过她。看着栾凤俊美的脸蛋,诱人的朱唇,一时间,薛飞有种想要品尝一下的冲动。

    当他的嘴唇慢慢靠近,即将碰触到栾凤的嘴唇时,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他赶紧松开栾凤,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去了卫生间。

    栾凤半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满脸羞红,然后紧忙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

    薛飞以为栾凤不知道,栾凤又不可能主动提,两个人就全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谁也没有露出任何的尴尬之色,离开酒店吃过早饭后就打车去了机场。

    本書首发于看書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