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隔壁房间的声音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听了栾凤的话眼睛瞪得老大,十分惊愕:“不走了?什么意思啊?”

    栾凤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爸不在冰城了,我也没有其他亲人,我不想一个人待在冰城。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怪不得会带两个行李箱过来呢,敢情来就没打算再走。

    薛飞能理解栾凤的心情,可是栾凤跑到他这儿来不走了算怎么回事啊?这要是让曲媛媛知道了还了得?薛飞就打算把栾凤给劝走,“栾凤你听我说,我认为你太武断了,你还是应该三思而后行……”

    栾凤见薛飞不想让她留下,她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冷声道:“不想让我留下就算了,我现在就走!”

    薛飞见状赶忙拉住栾凤的胳膊,问道:“你去哪儿啊?”

    “不用你管,反正我就一个人,去哪儿都行!”栾凤流着眼泪,甩开薛飞的手就往外走。

    薛飞看到栾凤可怜楚楚的样子心就软了,更何况她一个小丫头,还是找他来的,这要是跑出去出点什么事,他得后悔死,所以薛飞紧跑几步拦住了栾凤的去路。

    “我没说不让你留下啊,留下行了吧,别走了,以后就待在极北了。”薛飞当下也顾不了许多了,他必须得把栾凤留下才行。

    “你说的不是真心话!”栾凤以为薛飞是在敷衍她。

    “我说的是真心话,百分之百的真心话,我发誓。”薛飞举起手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真愿意让我留下?”

    “真的,你来了我就没想让你走。”薛飞拉着栾凤的胳膊一边往回走一边小声说道:“其他人都看着呢,多不好啊。”

    看到薛飞是真心实意的想让她留下,栾凤马上雷雨转晴,她娇嗔道:“自己说的话就要算数,你要是反悔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薛飞无奈的笑了笑,心说拿这丫头怎么办啊,先留下再说吧,反正极北离冰城也远,曲媛媛轻易也不会过来,只要保密工作做好,不让曲媛媛知道就行了。

    吃完饭,薛飞就带着栾凤回到了住处。薛飞的想法是,今晚让栾凤在他的房间睡,他在客厅对付一宿,明天再安排栾凤的住处。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一进屋看到客厅里有两个人,除了冯云来还有一个女的。

    冯云来看到薛飞带回来一个女孩也很惊讶,看了看栾凤,一副了解了情况的样子说道:“弟妹长的还真漂亮啊。”

    栾凤一听脸就红了,她也没否认,只是害羞的冲冯云来点头示意。

    薛飞不奇怪,他就知道冯云来看到栾凤一定会误会,估计现在解释了也不会相信,还是回头再说吧。看到沙发上坐的女人,薛飞用眼睛瞟了一下,问道:“你女朋友?”

    “嗯,我女朋友楚丽梅。”冯云来之前给薛飞打电话叫他出去吃饭,是想让薛飞见一见楚丽梅,想不到薛飞的女朋友也来了,冯云来觉得还真是够巧的。

    楚丽梅颇有几分姿色,但是跟栾凤没法相提并论,薛飞跟楚丽梅打了个招呼,冯云来就和楚丽梅进了房间,栾凤也进了薛飞的房间,薛飞则站在门口开始挠头了。

    他是打算在客厅住的,现在楚丽梅来了,瞧这意思冯云来已经把她拿下了,今晚估计是不会走了,他要是在客厅睡,出来进去的实在不方便,可是不在客厅睡他就只能进屋去睡,那样就更不方便了。

    这该怎么办啊?

    要不让栾凤到外面的宾馆去住?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薛飞就果断的否定了,因为那样小丫头肯定会多想的,会认为他这是在变相赶她走。他出去住呢?估计小丫头又会认为是在故意躲她,不欢迎她。思来想去,薛飞决定就和栾凤一屋睡了,栾凤都还没说什么呢,他一个男的想那么多干吗呀。

    “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吧。”薛飞进屋一脸平静地说道。

    “地上多凉啊,要不……要不你也睡床上吧。”栾凤想让自己看上去镇定自若,然而她羞红的脸蛋却出卖了她。

    “都睡床上,你不害怕吗?”薛飞打趣道。

    “不怕,你不是那样的人。”栾凤自认为对薛飞已经很了解了,薛飞要真想对她图谋不轨,在冰城一起住的时候有都是机会,也不会等到现在。

    “谢谢你这么信任我,不过我还是住地上吧。”薛飞的话音未落,就听到了敲门声,回头一看是冯云来,神秘兮兮的冲他勾了勾手,示意他出来一下。

    薛飞走出去,冯云来把手中的东西往薛飞手里一塞,然后意味深长地拍了拍薛飞的肩膀,转身就回屋了。

    什么呀?薛飞松开手一看,哭笑不得,竟然是两个安全套,可惜他根本用不上。

    把安全套揣进裤兜里,薛飞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回到房间把地扫了扫,然后把电热毯和被子铺在了地上。

    洗漱完以后,薛飞和栾凤又聊了一会儿,过了十点,栾凤就打起了哈欠,薛飞见她困了,就把灯给关了。

    为了让栾凤放心,薛飞睡觉是穿着衣服的。躺在地上,虽然绝色佳人近在咫尺,薛飞却一点私心杂念都没有,不是栾凤对他没有吸引力,而是他满脑子都是旅游的事情,实在是没心情去想其他的。

    然而他不去想,有人却勾着他,让他不得不心猿意马。

    在隔壁房间,先是传来非常细小的声音,时间不长,女人那种情不自禁所发出的欢愉声音就传了过来,越来越大……

    薛飞皱了皱眉很不爽,冯云来和楚丽梅行鱼水之欢他没有任何意见,可是不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啊,房子里又不是只有他门两个,这么肆无忌惮的就不怕影响到别人吗?就不能克制一点不发出声音来?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床上,见栾凤一动不动,薛飞心说但愿小丫头睡着了,不然非得把小丫头教坏了不可。

    薛飞以为一会儿也就拉倒了,没想到两个人还挺有战斗力的,半天过去了还在折腾,搞得他也躁动了起来,翻来覆去的非常难受。

    蓦然,薛飞坐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床上,觉得不能再继续从屋里待下去了,不然非出事不可。于是他爬起来拿着羽绒服就出去了,他想到外面走一走,冷静冷静。

    薛飞刚一出去,栾凤就睁开了眼睛。

    栾凤没睡着,她听到了隔壁的声音,她不是小孩子了,当然明白隔壁在干什么,本来挺困的,结果一下子就精神了。本能的反应让她心里也阵阵发痒,她不敢动,她不知道薛飞是否睡着了,如果没睡着,看到她动来动去会非常的尴尬。

    栾凤以为薛飞去卫生间了,等了一会儿也没见薛飞回来,她就下了床去开灯,想看看薛飞去哪儿了。去开灯的时候她踩到了一个东西,打开灯捡起来一看,发现是安全套,她的脸瞬间就红成了一片,一时间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极北冬天的夜里非常冷,薛飞一出去,一股冷风拍打过来,不光是躁动不安的血液冷却了,连整个人也都随之冷却了。

    夜晚县城的街道空无一人,静谧而又冷清,好在两旁的路灯昏黄之中透着一丝温馨,一眼望去,这寒冷的夜似乎都变的温暖了许多。

    薛飞独自一人走在午夜的街头,脑子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旅游的事情,看来一天找不到钱,不把旅游的事情落实了,他就会一直为这件事所累,同时也意味着他可能一直要在极北待下去,这显然不是他所希望的。

    绕着小区走了一圈,看时间已经快一点了,估摸冯云来和楚丽梅应该已经折腾完了,薛飞就回了小区。

    上楼打开门轻轻一推,里面一点动静没有。打开房间的门,栾凤在床上躺着,可以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看来已经睡着了。薛飞到了这会儿也困了,脱掉羽绒服,躺在地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薛飞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冯云来进去把门给带了上,然后坏笑着问道:“昨晚战况如何啊?”

    薛飞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问,要不是因为你,昨晚我能大半夜的出去一个人闲逛吗,冻死我了。

    冯云来不知道昨晚薛飞出去来着,薛飞走的时候他正忙活着呢,没听到开关门的声音,等薛飞回来时他已经累的睡着了,“说话呀,两个都用了吧?不够的话我那还有……”

    薛飞懒的听冯云来胡言乱语,伸手就把他给推了出去。想到冯云来给他的那两个安全套,他伸手摸了摸裤兜,发现只剩一个了,另外一个哪儿去了?早起收拾被子的时候没发现地上有,想了想应该是昨晚出去的时候掉在路上了。

    吃过早饭到了旅游局,薛飞就琢磨起了栾凤住哪儿的问题。现在的情况栾凤显然不适合跟他一起住,即便楚丽梅不去,有冯云来也不方便。考虑到栾凤这次来就不走了,薛飞有两个想法,一个是他搬走,出去找一个房子,像在冰城时他和栾凤一起住。另一个是给栾凤单独找一个房子,让栾凤自己去住。只是这两个该选哪一个,他一时还决定不了,打算和栾凤商量商量。

    中午栾凤在家做了饭,薛飞回去吃了以后有种久违了的感觉,其实他离开冰城到极北也没多久,但他确实喜欢吃栾凤做的饭菜。对于再次吃,薛飞真心觉得身边有个会做饭的女人挺好的,不然像他这种虽然会做,下了班却懒得做的人,就只能在外面吃了,可饭店的东西再好吃也终究是比不上家里做的。

    “你打算在极北找一份什么工作呀?”薛飞边吃边问道。

    “我才刚刚来好吧,你至于这么着急就让我出去工作吗?你的钱我一定会还的,你放心好了。”栾凤噘起小嘴不满地说道。

    薛飞无语,小丫头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他根本就没往那方面去想,只好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随便问问,你既然留下不走了,总得找份工作对吧,还有住的问题,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

    栾凤哑然失笑,“我逗你的,你还当真了,真傻。”

    薛飞彻底无语了,不过小丫头古灵精怪的样子还真是可爱。

    “说正经的,我还没想好要干什么,要不你给我点建议?”栾凤收起笑容说道。

    “我没什么建议,你觉得你能胜任什么工作,喜欢什么工作你就去做好了,只是在这里你的选择会很少,毕竟就是个小县城,跟冰城没法比。”薛飞对极北的了解有限,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给栾凤的。

    “好吧,那我就到时自己出去转转,看看,看哪里有招聘的。”栾凤往薛飞的碗里夹了一筷子菜说道:“你多吃点,别剩下了,我吃不了多少的。”

    “你说咱们俩出去租个房子住怎么样?”薛飞试探着问道,他想把选择住哪儿的权利交给栾凤。

    栾凤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好啊,我听你的。”

    薛飞笑着说道:“答应的这么痛快,看来你挺愿意和我在一起住啊。”

    薛飞一句揶揄的话惹得栾凤脸颊绯红,她嗔怪道:“说什么呢,一起住又不是住一个房间里,再说一起住不是也有个照应吗。我对这里不熟,你又那么懒,连饭都不愿意做,我觉得咱们俩在一起合租才是最合适的。”

    栾凤这么说,薛飞就没法再说让她一个人出去住了,不过看到栾凤的表情,薛飞笑的更欢了,“我就是随便那么一说,你脸红什么呀。”

    “你……你怎么那么讨厌啊,你自己吃吧,我不吃了。”栾凤说完就回了房间,结果薛飞又是一阵大笑,因为他知道栾凤根本就没有真的生气,只是被他说的难为情了而已。

    吃完饭回到旅游局,薛飞给冯云来打了个电话,问他今天晚上楚丽梅是否还过去住?薛飞的想法是,如果楚丽梅还过去,他必须得把栾凤安排到外面的宾馆去住了,要是再发生昨晚的事情他可受不了。要是不过去住,他打算再让栾凤住一晚,他到客厅去住。明天是周六,正好可以出去找房子。

    冯云来的回答是今晚楚丽梅不过去住了,薛飞说了声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晚上回到家,冯云来看到栾凤在厨房做饭,对薛飞抱拳羡慕道:薛飞,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你说你人长的帅气又爱学习,找了个女朋友漂亮又贤惠,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你的命也太好了吧。”

    “你少来,跟你说啊,我这一两天可能就搬出去住了。”薛飞觉得有必要提前告诉冯云来一声。

    本書首发于看書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