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充电恶补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骂人的是个黑脸光头,三十岁上下的年纪,一米八十多的身高膀大腰圆,他的面相不善,一脸横肉在生气时显得更加气势汹汹。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虽然外面的气温将近零下四十度,他的身上却只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不过最吸引人眼珠的还是他脖子上小拇指粗细的项链,看上去应该价值不菲。

    此时黑脸光头正一只手抓着饭店老板的衣领,另一只手指着鼻子,像骂儿女一样骂道:“你他妈饭店不想开了吧,我来吃饭也敢要钱,是不是皮子紧,想让我给你梳梳皮子呀?”

    饭店老板四十多岁的年纪,看面相是个忠厚老实之人,面对黑脸光头的恐吓,他害怕的不得了,吓得浑身颤抖不说,脸都白了,双手合十求饶道:“亮哥,亮哥你别生气,那服务员是新来的,她不认识你,她要是认识你哪敢跟你要钱啊,借她两胆也不敢啊。我也没想到你今天会过来吃饭,你看我这不也是从外面刚回来吗,我要是知道你过来,我肯定会告诉她的,这事也赖我管教无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跟我们一般见识了,好吗?”

    “好你妹!想这么轻松就把事儿了了,这要是传扬出去我的面子往哪儿放?以后还怎么在极北混?”黑脸光头不依不饶。

    “那亮哥你说怎么办啊?我听你的。”饭店老板知道他肯定又要敲诈勒索了。

    果不其然,黑脸光头说道:“我最近手头紧,打牌没钱,你给我拿五千块钱吧。”

    饭店老板听了心里一紧,五千块钱够他挣好几天了,可是谁让他惹不起人家呢,只好咬着牙说道:“好,我这去给你拿钱。”

    工夫不长,饭店老板把五千块钱拿给了黑脸光头,黑亮光头看着手中的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还用我给你写个借条吗?”

    饭店老板哪敢让他写借条啊,连忙摆手说道:“不用不用,亮哥你就拿去花吧,写什么借条啊,你太见外了。”

    黑脸光头拿着钱拍了拍饭店老板的脸说道:“算你老小子会说话。”

    转身要走,看到饭店里的其他人都在看他,黑脸光头凶神恶煞的伸手指了一下所有人说道:“看他妈什么看,信不信把你们眼睛挖出来当泡踩!”说完,便带着两个喽啰扬长而去。

    饭店老板像送瘟神一样把黑脸光头打发走以后,他瞬间松了口气,然而当着饭店里这么顾客低三下四,跟三孙子似的,他心里自然也不好受,抬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低头就进了里间。

    薛飞见过欺负人的,但是从没见过像这种欺人如此之甚的,吃霸王餐也就算了,还公然敲诈钱财羞辱人,真是欺负人欺负的到家了。虽然跟他没有一丁点关系,他也是气愤不已。

    “太嚣张了,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这饭店老板也是够怂的,怎么不报警啊。”要不是考虑人生地不熟,以薛飞的脾气,他早就过去打抱不平了。

    “报警?”冯云来笑了笑说道:“报警要是好使,他早就报警了。他就是知道报警没用,才乖乖的仍由被欺负的。”

    冯云来也气愤,只是从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来,因为这种场面他实在是不知道已经见过多少次了,正是因为太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薛飞听得出冯云来话里有话,问道:“你认识那个黑脸光头?”

    “别提他了,提他晦气,赶紧吃饭吧。”冯云来不想多说,薛飞也就没再追问。

    薛飞算是看明白了,想要改变旅游局的现状,改变极北县没有旅游景点这一尴尬的局面,指望胡立庭和刘月月是不可能了,两个人根本就不搭理他,他只能靠自己,而前提是他必须让自己变成一个懂旅游的人,隔行如隔山,他现在属于什么都不懂,看旅游局里的那些资料也是一知半解,可以说连纸上谈兵的水平都达不到,又何谈做出一番成绩呢?

    所以薛飞决定去一趟安岭,去书店买一些和旅游相关的书,充充电,顺便再拜访一下孟德胜。

    为了避免再一次扑空,这次薛飞提前给孟德胜打了电话,确定孟德胜在安岭后,周五晚上他便坐火车去了安岭。

    到达安岭的时候是早上,薛飞和孟德胜约的见面时间是中午,薛飞就先去了书店,可惜安岭的书店太小了,书的品种也少,有限的跟旅游有关的书籍也只是旅游攻略,所以薛飞就给曲媛媛打了电话,让她去冰城的书店看一看,要是有的话买几本邮寄给他。

    薛飞和孟德胜见面的地方是一家酒店,他见到孟德胜的第一感觉就是胖,估摸没有二百斤,也得有一百七八的样子,加上目测孟德胜的身高也就一米六五左右,整个人看上去都快圆了。

    可能是胖的原故吧,孟德胜看上去很年轻,一张大胖脸不仅一点皱纹都没有,还透着一股喜庆劲儿,自然的状态也会给人一种像是在笑的感觉。

    “孟市长您好,很荣幸能够和您见面。”薛飞恭谨地说道。

    “别叫孟市长,叫孟叔叔,我知道你和老谢的关系,在他面前什么样儿在我面前就什么样儿,不要拘谨。本来我是想叫你到家里去的,不过家里就我一个人,没人做饭,就只好把你叫到这儿来了。”孟德胜示意薛飞坐下,然后让薛飞点菜。

    薛飞对孟德胜的第一印象很好,没有一点官架子,看上去很随和,不过毕竟第一次见面,他可不敢真的在孟德胜面前托大,就说他吃什么都行,叫孟德胜拿主意就是了。

    孟德胜也知道薛飞不可能在他面前完全放得开,就把菜单拿过来自己点了起来。

    “到极北工作也有些日子了,感觉怎么样啊?”孟德胜笑着问道。

    “还行吧。”薛飞言不由衷地说道。

    “还行就好,说明你的适应能力很强。虽然你刚参加工作不久,也没有从事过和旅游相关的工作,不过我还是很看好你的,年轻人脑子好,学习快,好好干,我相信你错不了。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千万别见外。”

    “我知道了,谢谢你孟叔叔。”

    “你能到旅游局工作我还是挺为你感到高兴的,现在全国都在大搞旅游产业,省里和市里也都非常重视,我个人也是非常关注的。极北是个有旅游资源的地方,一旦把旅游搞起来,不仅是一个行业的兴盛,同时也会大大拉动当地的经济,提供除农业之外的就业岗位,提高老百姓的收入,说起来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嗯,我一定会努力的。”

    薛飞心说话是这么说,真想把极北县的旅游搞起来谈何容易?旅游局的一把手不作为,下面的工作人员一个个也都混日子,他这个外行副手则是有心无力。

    不过孟德胜说他个人也很关注旅游产业倒是引起了薛飞的注意,如果孟德胜说的是真话,薛飞觉得以后他还真得多跟孟德胜走动,真要有这么一位常务副市长支持他,他的工作估计会轻松不少。

    孟德胜想让薛飞晚上到家里住,明天再走,薛飞婉拒了他的好意,因为他早就买好了回极北县的火车票,晚上就回去了。

    曲媛媛接到薛飞让她买书的电话,她就把冰城的大小书店全都跑了一遍,按照薛飞的要求,她一共买了九本和旅游相关的书籍邮寄给了薛飞。

    薛飞收到书以后,上班看下班看,白天看晚上看,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他就把所有时间全都用在了看书上,一通恶补。时不待我,他必须得尽快搞懂什么是旅游,如何构建景区,打造旅游产业。

    薛飞到了旅游局以后,刘月月虽然跟他没什么交流,表面上也是一副不愿意搭理的姿态,但实际上她一直都在观察着薛飞的一举一动。

    看到薛飞找胡立庭寻求支持无果后,一下子就没了动静,现在每天就在办公室里看书,基本都不怎么出屋,她有点好奇,不知道是薛飞现在就放弃了所谓改变现状的想法,还是另有打算。

    刘月月不清楚胡立庭对这件事怎么看,就来到了胡立庭的办公室,想打探一下他的态度:“胡局长,新来的薛局长好像这几天挺消停啊。”

    胡立庭笑着说道:“是吗?好像最近几天确实没看到他。”

    “搞不好是在谋划什么大事吧。薛局长这个人不一般,华清大学的高材生,二十三岁就当了副局长,又恰好来到了我们这个没有一处旅游景点的旅游局,说不定他还真能有一番作为呢。”

    “刘局长的意思是,薛局长是上面派下来扭转乾坤的?”

    “扭转乾坤倒未必,不过我想总会带来点不一样的东西,或者改变一些东西吧,难道胡局长不这么看?”

    刘月月觉得薛飞如此年轻就能当上副局长,而且还是从冰城来的,身后的靠山一定不小。至于薛飞有没有能力她不知道,她关心的是薛飞来到旅游局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薛飞要是来混日子的,那为最好,目前旅游局就是这种局面,保持现状,维持下去谁都不会怎么样。就怕薛飞真是来干事的,万一要是还让他干成了,那就势必会打破现状,虽然她不担心会影响到她,但她做事一向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这也是她来打探胡立庭态度的重要原因。

    “也许吧,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胡立庭的态度模棱两可。

    胡立庭肯定不相信薛飞能在旅游局有所作为,首先他不相信薛飞具备这样的能力。一个二十三岁的毛头小子,从未从事过旅游工作,甚至不懂什么是旅游,怎么可能会把旅游工作做好呢?其次极北县的现状他比谁都了解,看似拥有旅游资源,实际上想要真的打造出能够挣钱的旅游产业困难重重,真要那么容易改变当下的现状他早就改变了,根本轮得到薛飞。再有就是他也不认为薛飞上面有什么人,真有靠山,谁会愿意从冰城跑到遥远的极北县来,而且还是当一个形同鸡肋的旅游局副局长?即便上面真有人,最多也就是来镀金的。反正他宁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也不会相信薛飞能改变什么。

    胡立庭之所以没有给刘月月一个明确的态度,是因为他看出了刘月月是过来打探他对薛飞的看法的。刘月月在打什么算盘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他和刘月月不是一路人,没必要让刘月月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虽然胡立庭态度不明,可刘月月有属于她自己的判断,她觉得胡立庭现在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其实就表明了他的态度,胡立庭还是不相信薛飞能有所作为,他要是相信,他绝不会是现在这种样子。薛飞一旦要是干成了一些事情,得到了上面的认可,那么直接威胁的就是胡立庭局长的位置,胡立庭不可能会想不到这一点。

    一个是新来的年轻副局长,一个是久经官场的老局长,在这两者这间,刘月月显然更愿意相信后者。她认为只要和胡立庭保持一致,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反正天要是塌下来也是先砸个儿高的,胡立庭是局长,他都不看好薛飞,她一个副局长想的太多就未免有些庸人自扰了。

    所以刘月月决定继续保持当下对薛飞的态度,以不变应万变。

    本部来自看书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