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困难和阻力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来到胡立庭的办公室门口,薛飞伸手刚要敲门,就听里面说道:“什么事儿啊?你可别提打牌了,上次你找的那是什么人啊,我感觉那小子肯定有猫腻,我的牌技什么样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有那么背过呀,一晚上输了我两千多。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这回的靠谱吗?行,那晚上约起来吧……”

    薛飞听了暗自叹了声气,敲响办公室的门,然后走了进去。

    胡立庭看到是薛飞,把电话挂了笑脸相迎,“薛局长啊,快请坐。”

    薛飞笑着说道:“没打扰你工作吧胡局长?”

    “没有。怎么样,你来局里也有几天了,还适应吧?”胡立庭给薛飞倒了杯水,薛飞伸双手接了过来。

    “还在熟悉的过程当中吧,以前没从事过旅游方面的工作,一切都要从头学起。”薛飞把水放在了茶几上没有喝。

    “薛局长是青年才俊,华清大学都考的上,我相信熟悉旅游工作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胡立庭话锋一转,说道:“对了,生活方面还习惯吗?咱们这儿可是全省最冷的地方,即使是林江人,一般到这儿也都受不了。还有饮食方面……”

    见胡立庭越扯越远,唯独不谈工作上的事情,薛飞有点心急,只好主动谈起。

    “我来的时间短,对局里的情况还不是特别了解。通过这几天的观察,我发现各个科室的人每天都很清闲,是因为冬天的原故,才没什么工作可做吗?”薛飞问道。

    “哎,这个怎么说呢……”胡立庭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道:“薛局长也应该知道,县里虽然有咱们这个旅游局,却没有一处景点,说白了咱们这个旅游局就是个光杆司令,没有景点自然就没有工作,大家也就难免无事可做了。”

    薛飞不敢苟同胡立庭的话,旅游景点是天上掉下来的吗?如果不是,就要去找,去发现,去规划,他想这也是县里成立旅游局的目的之所在。天天坐在办公室里玩游戏闲扯淡,不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极北县什么时候才能有旅游景点啊?猴年马月也不会有的。

    当然,薛飞也就是在心里想想,他没法把话说出来,他是个新来的,还是个副手,要是这么跟胡立庭说话,肯定会招来胡立庭的不满,还会认为他这是在以下犯上,以后再想开展工作就难了。

    “有旅游局没有旅游景点,说出去还真是让人尴尬的一件事,不知胡局长是否想过如何改变这一现状啊?”薛飞提出了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

    “想过,也做过一些事情,只是现实中有很多困难是很难解决的。不过事在人为,薛局长年轻有朝气又有学识,这也是让薛局长分管招商引资和规划发展等工作的重要原因。我希望薛局长能打开这个有旅游局没有旅游景点的尴尬局面,为极北县的旅游业开创出一片天地,到时必将会是一件功能无量的事情。”胡立庭又把皮球踢回给了薛飞。

    胡立庭果然是老江湖,换成一般人肯定就被薛飞给问住了,而他却轻松的就给化解掉了,还将一副重担压在了薛飞的肩上,不得不说他很狡猾。

    旅游局成立了两年没有任何成绩,胡立庭身为局长绝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然而他还能稳坐局长的宝座,薛飞猜他上面应该有人,不然肯定早就给换掉了。

    “不瞒胡局长说,我到旅游局来确实想做点事,不过我年轻没经验,虽然是副局长,在局里面却是资历最浅的,想要开展工作恐怕不会很容易,所以希望胡局长能够支持我的工作。”薛飞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他倒不是想讨好胡立庭,只是在机关单位工作,对于他这个初来乍到的人,和一把手搞好关系总是没错的。

    其实薛飞是希望胡立庭能够带头改变当下局面的,他是局长,既是他的职责所在,同时还有力度,不过考虑到两年了,旅游局还是这副局面,薛飞也就没有完全指望他会接招,而是做了两手准备。一旦胡立庭不接招他就站出来,请求胡立庭支持他,要是能得到胡立庭的支持,他就有信心改变现状。

    “这是必须的,我肯定支持你的工作,你就放心大胆的干吧,不要有任何的顾虑。”胡立庭想都没想就表明了态度,这让薛飞心里一阵激动。

    送走了薛飞,胡立庭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他觉得薛飞也就是三分钟的热度,等热乎气一过,知道了前面荆棘满布就该老实了。

    得到了胡立庭的口头支持,薛飞趁热打铁,第二天一上班,他先是跟胡立庭和刘月月通了气,然后便召集所有人到会议室开会。

    刚上任几天就开会,各科室的人都很好奇,不知道薛飞要干什么。

    薛飞上任以后,各科室的人私下没少讨论他,对于他这个空降兵副局长,大家的态度和观点几乎是一致的,认为他就是来镀金的,小小年纪能有什么本事?不过就是上面有人罢了,没有人把他太当回事儿。

    “局里的现状,我不说,在座的各位应该也都清楚。至于外面是怎么看我们旅游局的,想想也能知道,我想大家一定跟我一样,心里都不好受。身为旅游局的一员,我们应该同舟共济,荣辱与共,不能任由这种现状再继续下去了,我们必须要改变,改变的起点就是我们在座的每个人。今天召集大家开会的目的,就是希望大家能够献计献策,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和看法,可以畅所欲言,不要有任何的顾虑,这也是胡局长和刘局长的意思。”薛飞特意提了胡立庭和刘月月,没办法,他自知威信不够,必须得提他们两个。

    各科室的人听了薛飞的话面面相觑,谁都没有吱声,因为他们不确定薛飞的话是真的,还是另有意图。尤其是胡立庭和刘月月的态度,是否真的支持薛飞他们也拿不准。

    看到没有一个人开口,薛飞看向了胡立庭,希望他能说两句。胡立庭明白薛飞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说话的打算,从兜里拿出手机一看,说道:“薛局长,我有个重要的电话要接,你们继续。”

    胡立庭前脚刚出去,刘月月也起身说道:“我也有点事情要办,先走了。”

    会议一开始两个局长就都走了,在各科室的人看来,这无疑是在表明一种态度,他们也没把薛飞放在眼里,所谓改变现状是他们的意思,恐怕只是薛飞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刘月月对薛飞的态度一直冷淡,她走人薛飞不觉得意外,而胡立庭昨天明明都表示支持他了,结果今天竟当着各科室人的面摆了他一道,薛飞的心情可想而知。

    虽然满腔怒火,薛飞也只能隐忍,在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不满之意。他很清楚,这会没法再继续开下去了,胡立庭和刘月月在,各科室的人都不想说话,他们一走,估计就更没有人说什么了。

    “今天召集大家开会确实有些仓促,大家没做好发言的准备也可以理解。没关系,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有的就是时间,所以你们回去都好好想一想,为什么我们旅游局会是现在的境遇,为什么全县一处景点都没有,到底是什么造成的,我希望你们能把自己的想法都写出来,然后下周一交到贾主任的手里。好啦,散会。”

    回到办公室,薛飞把手中的笔记本重重地摔在了办公桌上,他非常气愤,他实在不明白胡立庭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不作为也就算了,他想干点实事怎么也不支持呢?难道胡立庭怕脸上会无光?还是会触动他的利益?现在旅游局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只怕想捞好处也没得可捞吧。

    消了气,薛飞冷静下来一想,他觉得胡立庭坐在局长的位置上混沌度日应该也是有原因的,他不相信胡立庭当了两年旅游局局长,工作上一点起色没有,他真的能做到心安理得。不为别的,就为了不被人看笑话,也得做出一点成绩,不争馒头争口气嘛。旅游局现在人浮于事,胡立庭一天天跟没事儿人似的,其中必有原由,究竟是什么薛飞还想不到。

    周一早上薛飞到了办公室,就等着贾鑫洁过来给他送各科室的人写的东西,结果快到中午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薛飞等不下去了,就给贾鑫洁打了个电话,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贾主任,上周开会,我让大家写的东西都写了吗?”薛飞问道。

    贾鑫洁面露难色,她说道:“我不知道,反正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往我这儿交。薛局长,这是我写的一点想法和看法。”贾鑫洁把自己写的东西放在了薛飞的办公桌上。

    这种结果是薛飞意料之中的,胡立庭和刘月月都不支持他,下面人自然也就不会把他这个新来的副局长放在眼里。看到贾鑫洁写的几行字也只是为了敷衍了事,薛飞就摆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现在整个旅游局上下都和薛飞不是一条心,这也让初到旅游局的薛飞深深的感受到了想要做点事情的困难和阻力。接下来该怎么办,薛飞一点主意都没有。

    晚上下班回家,薛飞拿出钥匙刚要开门,发现门是虚掩的,他顿时一激灵,家里进贼了?

    轻轻把门拉开,薛飞看到客厅有个人,正在背对着他站在茶几前,从一个包里往出拿东西,薛飞问道:“你谁呀?”

    听到有人说话,那个人转过身子看了薛飞一眼,笑着问道:“你叫薛飞?我是跟你一起合租的,我叫冯云来。”

    冯云来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人长的高高瘦瘦,其貌不扬,不过一笑的时候会露出两颗虎牙,给人一种有点可爱的感觉,但并不会因为他是一个男人而让这种可爱显得格格不入。

    薛飞一听松了口气,过去同冯云来握了握手,“你好,你这是刚从家回来?”

    “对啊,回家休年假来着。”冯云来继续从包里往出拿东西。

    “刚过完元旦就休年假?”

    “不是休今年的,是补休去年的。”冯云来从包里拿出一兜小苹果放在了茶几上说道:“自己家种的,正宗雪国小苹果,特别好吃,想吃自己拿,千万别客气。”

    “雪国还能种苹果?”雪国是极北县下面的一个镇,听到是雪国镇出的苹果,薛飞有点惊讶,因为极北县是高寒地区,无霜期短,他觉得这种地方应该是重不了果树的。

    “当然能了,除了小苹果还有沙果李子什么的,都是耐寒品种,要比市面上其他的水果还要好吃。”冯云来摸了摸肚子,“说到吃的我还真是饿了,你吃饭了吗,要不咱们俩出去吃点东西?”

    “好啊,走吧,正好我也没吃呢。”薛飞见冯云来人挺随和的,就答应了。

    两个人去了一家名叫“极北人家”的饭店吃饭,通过聊天,薛飞除了知道冯云来是雪国镇人,还知道了他在县林业局办公室工作,是一个科员,而房东则是他家的一个远房亲戚。

    在聊到薛飞的时候,薛飞只说他是干部交流,从冰城来到了极北县,在旅游局工作,其他的没有多说。

    “你在旅游局工作?”听到薛飞说在旅游局工作,冯云来放下筷子,眼睛瞪的多老大,就好像听到了什么新鲜事一样。

    “对啊,怎么了?”薛飞对冯云来的惊奇不解。

    “旅游局太好了。”冯云来一拍桌子有些激动地说道:“屁事没有,工资照发,福利待遇又不差,说实在的,我就是没有门路,我要是有门路,我都想去旅游局工作。”

    薛飞听了冯云来的话心里五味杂陈,他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应该难过,只好尴尬地笑了笑,没有接话。

    “你在旅游局工作,我说个人你一定认识。”冯云来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谁呀?”薛飞问道。

    “常亮,他是我大学的师哥。”

    “哦,知道。”常亮是旅游局市场开发科的科长,薛飞当然不会不认识,只是目前跟他还没怎么接触过,在局面见面也就打个招呼而已。

    “常亮那人不错,很好接触,你可以……”冯云来正说着话的时候,就听到一边传来了叫骂声,吸引了饭店里所有人的目光。

    本部来自看书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