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初到旅游局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一向自认为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可是真要遇到不平之事,他又从来不会袖手旁观。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小偷跑的很快,薛飞也不含糊,在后面紧追不舍。想到自己还要赶火车,薛飞咬着牙又加快了一些速度,就差一步快要追上的时候,他飞身一脚踹在了小偷的后腰上,小偷瞬间失去重心,在地上滚了好几下,脸和手都擦破了皮。

    薛飞刚要上去拿钱包,这时小偷不知从哪儿抽出一把匕首,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用匕首指着薛飞骂道:“少他妈多管闲事儿,不然老子捅了你!”

    薛飞回头看了一眼,眼瞅着月台上的人越来越少,他非常心急,于是灵机一动,伸手一指道:“警察!”

    小偷信以为真,一回头的工夫,薛飞抬腿就是一脚,正中小偷的手腕,小偷疼的一撒手,匕首瞬间就飞出去四五米远。薛飞不给小偷反应的机会,接近着上去就是一拳,直接将小偷打倒在地,拿起钱包就转身往回跑。

    被偷的人是个男的,三十来岁的样子,身高一米八出头,长相清秀,鼻子上架着一个金丝边眼镜,是一个很有气质的人,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他身上穿的一身名牌,当然,只有认识人才知道它们的价值,不认识的人会觉得跟普通的衣服并没什么区别。他随身带了两个行李箱,没有追小偷是怕两个行李箱再丢了,不过看到薛飞帮他追小偷,他也负责帮薛飞看起了行李箱。

    上了火车,看到关上的车门,薛飞松了一口气,他把手中的钱包还给被偷的人。

    “谢谢你兄弟,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这钱包肯定丢了。”气质男连忙道谢。其实钱丢了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关键是钱包里有他不少证件,要是丢了再补办会非常麻烦,所以他对薛飞非常感激。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薛飞没太往心里去。

    “这个你拿着,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气质男从钱包拿出一沓钱递到了薛飞的面前,大约一千多的样子。

    薛飞把他的手推了回去,“我就是单纯帮你,钱就算了吧。”

    气质男以为薛飞嫌少,就把钱包里的所有钱都拿了出来,然后自己只留了一百,剩下的钱全都递给了薛飞,“你别嫌少,我身上现金就这些了。要不你给我留个手机号或者银行卡,回头等下了火车再给你打两万,怎么样?”

    薛飞看的出对方是真想给他钱,只是他怎么可能收呢,他又不是为了钱才出手相助的,真要收了钱,岂不成了有偿服务了吗,这种事他不干,不过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倒是挺有意思的。

    “我真不要,你还是赶紧收起来吧,火车上小偷也不少。”薛飞又把他的手推了回去。

    薛飞拖着行李箱转身就走了,气质男不甘心,他是个受人滴水之恩就会以泉相报的人,薛飞帮了他这么大一个忙,他要是不报答薛飞,心里实在是不舒服。可是给钱薛飞又不要,他只好换了一种方式。

    两步追上薛飞,气质男拉住薛飞的胳膊,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说道:“兄弟,这是我的名片你拿着,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尽力而为。”

    薛飞接过名片看都没看,随手揣进兜里就朝他所在的卧铺车厢走了过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睁眼,火车到达了终点站极北县。

    下了火车,薛飞明显的感觉到极北县的寒冷程度与冰城不同,他赶紧戴上帽子,可不能刚一来就感冒了。

    到火车站的卫生间洗了把脸,薛飞在火车站附近好歹对付了一口早饭,然后就打车去了极北县委县政府。

    见惯了大城市的繁华,对于最高不过四五层楼,道路狭窄破旧,满大街也没有几辆好车的极北县城,薛飞显然提不起什么兴趣,他看着车窗外,心思却根本没在上面。

    此时正值上班高峰期,然而在极北县的大街上却看不到太多的行人和车辆,这也难怪,极北县虽然面积不小,人口却只有区区七八万,典型的地广人稀。其实并非极北县这样,整个林江省除了省会冰城,其他地方大多如此,有些地级市甚至连一百万人口都没有。

    一个地方的人口多少往往能体现出它经济状况如何,人越多意味着消费越多,经济也会相对活跃,人越少消费就少,经济则肯定萎靡。这些年林江省的人口一直呈现净流出的状态,很多人觉得冰天雪地没什么发展,都纷纷南下或做生意或打工。殊不知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不好相对应的一定是好的,只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识到这一点。

    到了极北县委县政府,薛飞刚到门口就被拦住了,门卫语气不善地说道:“哎,你谁呀,这是县委县政府,不是谁随便都能进的。”

    薛飞笑着说道:“我知道,我是来报到的。”

    “报到?”门卫打量了薛飞一眼,不太相信他的话,“你叫什么呀?到哪个部门报到啊?”

    “我叫薛飞,到组织部报道。你看你是让我直接进去,还是先跟组织部确认一下?我是到旅游局工作的。”

    “旅游局?旅游局不是都要黄了吗。”门卫不敢把薛飞直接放进去,万一薛飞要是上访的,他给放进去了,出点什么事,后果可不是他能承担的起的,“你等一下吧,我打个电话。”

    薛飞听了门卫的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连一个看大门的都觉得旅游局要黄摊子了,看来这旅游局已经不堪到了一定地步。

    门卫给组织部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得知确实有薛飞这么一个人要来报道,就把薛飞放了进去。

    到了组织部办公室,薛飞报了到,走完相关程序后,他被带到了一个副部长的办公室,看到薛飞如此年轻,这个副部长就暗自摇头,心说这旅游局算是没个好了,成立了两年一点起色都没有,现在又跑来一个镀金的毛头小子当副局长,这旅游局只怕真离关门不远了。

    代表组织部说了几句勉励的话,这个副部长就让干部科科长带着薛飞去了旅游局正式上任。

    旅游局距离县委县政府不算太远,开车十多分钟就到了。

    旅游局的所在地是一栋外表看上去十分破旧的四层小楼,在这里办公的还不止旅游局一个部门,还有畜牧局和水利局。薛飞站在大门口看了看眼前的办公楼,不知道里面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

    来到四楼旅游局,薛飞见到了局长胡立庭和副局长刘月月。

    胡立庭四十七岁,人有些清瘦,戴着一个黑边眼镜,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胡立庭同干部科科长十分热情地握了握手,对薛飞的态度还算说的过去,但也只说了句“欢迎到旅游局工作”就不再说话了。

    刘月月三十三岁,姿色中上,身材很火辣,前凸后翘的特别明显。她对干部科科长也很热情,主动握手寒暄,对薛飞的态度则不冷不热,只是用指尖跟薛飞握了下手,连句话都没说。

    对于两个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薛飞感到一丝忧虑,他感觉两个人好像不是太欢迎他的到来。不过他也没太往心里去,毕竟是初次见面,相互都不了解,也许等熟悉了以后态度自然就会改变了。

    旅游局一共十二个人,全都召集到会议室后,胡立庭希望干部科科长讲几句,干部科科长摆手婉拒,说他的任务就是把薛飞带过来,讲话就算了。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局新来的薛飞副局长,今后他将负责我们局的招商引资、规划发展等工作。”胡立庭介绍道完,所有人全都鼓掌欢迎。

    “大家好。”薛飞起身同所有人微笑着点头示意。

    “大家可能不知道,薛局长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年轻有为,我相信他的到来,不仅会让我们旅游局的工作变得更有起色,我们极北县旅游业的蓬勃发展也是指日可待的。薛局长,你给大家讲两句吧。”胡立庭说了两句漂亮话以后,把话茬递给了薛飞。

    “我很高兴能到咱们旅游局工作,能有机会和在坐的各位一起共事。胡局长说我年轻有为实在是过谦了,不过我确实希望在胡局长的带领下,在和刘局长的共同努力之下,同大家一起把咱们旅游局的工作做的更好,也争取早日将极北县的旅游业发展起来。我相信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一定是能够做到的。”薛飞说官话套话的本事不输给任何一个官场老油条,不过他的这番话也是他的真心话,他到极北县不是来混日子的,他真是干事来的。

    “薛局长说的好。刘局长,你有什么要说的吗?”胡立庭看向了刘月月。

    刘月月摇摇头,表示没什么要说的。

    “那就这样,散会吧。”

    把干部科科长送走,一个女人来到薛飞的面前笑着说道:“薛局长你好,我叫贾鑫洁,是办公室主任,我现在带你去看一下办公室吧。”

    贾鑫洁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人有些微胖,眼睛不大,一笑起来眼睛不仅会眯成了一条线,还会露出两个酒窝,给人的感觉很和善,很好接近。

    薛飞点点头,在跟随贾鑫洁去往办公室的路上,向她了解了一些旅游局的基本情况后才得知,原本旅游局是不提供食宿的,都需要自理,这是他没想到的,也让他有点犯难。

    贾鑫洁看到薛飞的行李箱,就猜到了他应该还没有住的地方,便说道:“薛局长,你要是想租房子的话,我可以帮你去看一看附近有没有合适的。”

    “好啊,那就麻烦贾主任了。”贾鑫洁愿意帮忙,薛飞当然不会拒绝了,他在极北县人生地不熟,真要是他自己去找,还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另外在价钱上也容易被人坑。

    “薛局长别客气,有什么需要的你就吱声。”

    贾鑫洁办事很有效率,中午的时候就把房子的事情给搞定了,找的房子离旅游局很近,走着十几分钟就能到,房子也很干净整洁,唯一不尽如意的地方就是里面已经住了一个人,不过房租倒是很便宜,一个月才三百块钱。

    贾鑫洁不知道薛飞能否接受合租,她把房子的情况跟薛飞介绍完以后,说薛飞如果接受不了,她可以再去找其他的房子。

    薛飞确实不太喜欢和陌生人住在一起,但他又必须得考虑眼下的现实情况,他现在急需一个住的地方,另外他只有一个人,也不能太讲究了,毕竟到极北县是来工作的,不是来过日子的。所以在看过房子后他决定先住下,反正房租也是一个月一交,到时觉得合适就继续住,不合适再找别的地方也不迟。

    住下后薛飞并没有马上见到与他合租的另外一个人,房东也不知道对方去哪儿了,说是可能有事回家了。

    一晃,薛飞到旅游局已经三天了,这三天他没干别的,除了在办公室看旅游局的各种资料,也在观察和了解旅游局的情况。

    薛飞发现旅游局各科室的工作人员,每天一点正事没有,要么坐在电脑前玩游戏,要么聊天扯闲篇儿,有的甚至还在办公室睡觉,这种混日子的工作状态实在是让人堪忧。

    薛飞相信这种情况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也不相信胡立庭和刘月月会不知道,可为什么不管他就不清楚了。他来这三天,见到两个人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路过他们的办公室门都是紧闭的,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可以想象的是,胡立庭和刘月月肯定没有以身作则,如果他们要是每天都积极工作,下面的工作人员怎么可能如此懈怠?薛飞觉得他既然来了,就要改变这种局面,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否则就像县委乡政府的门卫说的一样,旅游局早晚得黄了。

    薛飞决定找胡立庭谈谈,他是旅游局的一把手,旅游局想要改变,必须从他开始。

    本文来自看书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