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另有其人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从郑江河的办公室里出来,薛飞脑袋晕乎乎的,他有点不敢相信郑江河说的话是真的,直到走出市委办公楼,一阵冷风拍打在他的脸上,他才意识到现实的残酷。品书网

    抬头看着天空中还在飘舞的雪花,薛飞重重的叹了口气,看来这入冬的第一场雪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运气,表面上看他确实升官了,从科员变成了副科级,而实际上乃是明升暗贬。作为林江人,他很清楚安岭是个什么地方,让他去做下面一个县的旅游局副局长,发配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薛飞无奈地摇摇头,心想叶良辰为了整他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然而事情并非薛飞想的那样,叶良辰得知他被调走的消息大吃一惊。

    “消息属实吗?”叶良辰看着钱焱,他也不敢相信是真的。

    “属实,薛飞刚离开郑江河的办公室不久,估计这会儿还在回平城区委的路上呢。”钱焱得知薛飞被调走的消息也很惊诧,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奇怪了,这是谁干的呀?”叶良辰很纳闷。

    谢长顺是冰城市委常委,他的工作调动是需要省里批准的,为了把谢长顺调离冰城,昨晚叶良辰才和叶向辉说了这件事情。而薛飞的调动他还没来得及办呢,竟然有人先他一步把薛飞给弄走了,还弄到安岭那么偏远的地方,叶良辰实在是想到谁会这么做。

    钱焱想了想说道:“安岭那地方不说鸟不拉屎,也是个穷地方,下边的县城就更别提了,薛飞过去肯定不是他自己的意愿,除非他脑子坏了,也不会是谢长顺所为,我猜应该是个非常恨他的人,不然不会这么做。”

    叶良辰认可钱焱的说法,他就够恨薛飞了,他都没想过要把薛飞弄到安岭去,这个人能把薛飞发配到安岭,足见对薛飞的憎恨程度是要超过他的,看来薛飞的仇人还不止他一个。

    虽然猜不到是谁干的,但薛飞被调走对叶良辰来说无疑是件大好事,也省着他再去找人办了。

    薛飞回到办公室,就被谢长顺叫了过去。

    谢长顺还不知道薛飞被调到安岭的事情,他叫薛飞是因为齐满意把市委组织部叫薛飞过去谈话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对此很奇怪,想问问薛飞是什么事。

    当薛飞把事情告诉谢长顺后,谢长顺首先想到的也是叶良辰所为,他拿起办公桌上的一部座机打了个电话,又确认了一下薛飞被调走的事情,得到的回复跟薛飞说的一模一样。

    这个事情太突然了,一时间谢长顺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他让薛飞先回去,有事随时通电话。

    一整天,谢长顺都在琢磨薛飞的事情。

    市委组织部找薛飞谢长顺并不惊奇,毕竟是跨市的干部交流,不是平城区内的事情,由市委组织部出面无可厚非。但由郑江河亲自跟薛飞谈话就不一样了,谢长顺认为这表明了叶良辰想把薛飞调走的态度和决心。

    谢长顺虽为市委常委,排名却几乎垫底,使得他在市委的发言权有限,对市委组织部的人事安排就更难产生什么影响了,可薛飞的事情他又不能坐视不管,虽然他清楚活动的空间已经非常有限了,但只要有空间他就得去争取,他决定晚上去找周国为。

    傍晚给周国为打电话,周国为说他也正好想找谢长顺呢,谢长顺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晚上,谢长顺盯着手表,十点钟一过,他穿上衣服拿着车钥匙就出了家门。

    开车来到省委二号院,谢长顺按响门铃后,保姆打开门冲谢长顺微笑点头,谢长顺用手指了指楼上,保姆点了点头,谢长顺换了鞋就上了楼。

    来到书房门口,谢长顺敲了敲门,听到里面说了声“进来”,谢长顺便推门走了进去。

    周国为身材高大魁梧,长了一张国字脸,虽然年近六十,头发却乌黑锃亮,一根白头发都没有。而且身板笔直,精气十足,看得出他是一个平常生活很有规律的人。当然,这也和他是军人出身有很大的关系。

    “周部长。”谢长顺恭敬地打了声招呼。

    “坐吧。”周国为摘下眼镜从写字台里走了出来,他一向不苟言笑,谢长顺从他的脸上也没看出什么来。

    谢长顺想给周国为倒茶水,周国为摆摆手说道:“不喝,喝了晚上睡不着觉,你要喝你自己倒吧。事情你都听说了吧。”

    谢长顺刚想给自己倒一杯,听到周国为的话他又把茶壶放下了,心里纳闷,听说什么了?难道周国为也知道薛飞的事情了?

    周国为看出了谢长顺的不解,他说道:“有人想把你调走,我认为是好事,也就没拦着。”

    谢长顺听了呆若木鸡,他是为薛飞被调走的事情而来的,没成想周国为却告诉他也要被调走了,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事情,怪不得之前打电话周国为说也要找他呢,原来是想跟他说这件事。

    回过神,谢长顺心里说不好是个什么滋味:“打算把我调到哪儿去呀?”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让你到如春去做市委书记。眼下你在冰城想要再升一步是比较难的,一是没有合适的位置,二来真要提副省,你还缺乏主政一方的经历,所以我说这是好事。出去锻炼个两年三年的,到时经验有了,履历也好看了,再往上走一步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周国为看着若有所思的谢长顺,问道:“你知道是谁想把你调走吧?”

    谢长顺脑子转了转,点头表示知道,然后把薛飞的事情告诉了周国为。

    周国为得知叶向辉要把谢长顺调走的消息时很诧异,不知所为何事,据他所知谢长顺应该不会得罪到叶向辉,一个是区里一把手,一个是省里一把手,完全没有交集,现在听了谢长顺的话,他才明白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周国为说谢长顺调走是好事,谢长顺自然也就没法再请求周国为为薛飞的事情出力了。从周国为家里出来,谢长顺面色凝重,他长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有种无力感,在车里坐了好半天才开车回家。

    第二天,谢长顺把薛飞又叫到了办公室。

    “薛飞,恐怕你只能去安岭了。”谢长顺看着薛飞,语气里透着无奈,眼神中满是内疚。

    其实谢长顺对于自己被调走不是很意外,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会和薛飞一起外调。他原来的设想是,在冰城的这段时间,他会尽可能的培养薛飞,在他走之前无论如何也要给薛飞弄一个正科级,等他走的时候,再把薛飞一起带走。

    无奈人算不如天算,现如今的情况是谢长顺不仅没有保护好薛飞,他自己也要被调走了,虽然他清楚这对他来说不是坏事,只怕消息传出去,在外人眼里就不会这么看了。尤其是薛飞,他担心薛飞会对他有看法。

    薛飞很平静,他嘴角挂着笑意说道:“嗯,我知道了。”

    谢长顺以为薛飞会很难接受这个现实,见薛飞欣然的样子,谢长顺不知道薛飞是真的接受了,还是在故意演给他看,“你真的愿意去安岭?”

    “说实话,如果有别的选择,我肯定不愿意去,安岭那地方怎么样谁都知道,去那儿当一个县的旅游局副局长显然不是什么美差。不过换个角度想,似乎也不完全是一件坏事。”

    “哦,为什么这么说?”

    “我在冰城待下去,一定会继续遭到叶良辰的打压,他作为省委书记的儿子,不把我彻底的打败了,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一旦离开冰城,他的打压也就到此为止了。安岭的条件虽然差了一点,但是对我而言也是一种锻炼,我也可以把心踏实下来好好做一点事情,您说是不是?”

    薛飞的内心并不像他说的这么轻松,他昨晚失眠了,快到亮天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他之所以这么想这么说,实际上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同时也是不想给谢长顺任何的压力。

    再有,薛飞根本没想过要让谢长顺帮他活动被调走的事情,他知道谢长顺省里肯定有人,可是能大的过叶向辉吗?叶良辰铁了心要把他弄走,谢长顺只怕也是无能为力。就算有活动的余地,谢长顺上面的人会不会为了他一个小科员出力也得两说,更何况还涉及到可能会得罪叶向辉的严重后果。最重要的是郑江河已经找他谈过话了,已经决定的事情,要是随意就能更改,那市委组织部的权威性又何在呀?所以他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谢长顺听了薛飞的话感到一丝欣慰,但同时也更加内疚了,“谢叔叔没能把你保护好,你不会怪谢叔叔吧?”

    薛飞一听,紧忙摆手道:“当然不会了,谢叔叔您千万别多想,祸是我自己惹的,我被整也是咎由自取,跟您一点关系都没有。说真的,我还怕因为我的事连累到您呢。”

    谢长顺原本是想把他即将被调走的事情告诉薛飞的,听薛飞这么一说,他临时改了主意,打算找时间再说。

    几天后当薛飞得知谢长顺被调到如春的消息后,他心里感到很不安,他就怕自己会连累到谢长顺,没想到谢长顺还是没能幸免。

    “谢叔叔对不起……”薛飞刚一开口,谢长顺就伸手示意他不要往下说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被调走的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早就定下来的事情,只不过碰巧了是在这段时间而已,你别瞎想。你要知道,我去如春可不是去受苦的,我是过去做市委书记的,那里可比冰城舒服多了。”谢长顺不想让薛飞心里有任何负担,更何况他也不认为自己被薛飞连累了。

    谢长顺在冰城虽为正厅级的区委书记,但冰城毕竟是副省级的省会城市,正厅级的干部不说是多如牛毛,也算不上位高权重,因为在他的上面还有市里和省里,做任何事情都得小心谨慎。到了如春就不一样了,他主政一方,没有了那么多约束,从仕途发展的角度来看,他的舞台无疑更大了,能够自由发挥的空间也更广阔了,确实要比在平城区舒服的多。薛飞这么一想,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

    “你去安岭不用有任何的担心,有事情就去找孟德胜,他是安岭的常务副市长,是我的大学同学,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跟他不用见外。另外过去以后好好表现,我会想办法早一点给你调回冰城的。”谢长顺和孟德胜的关系极少有人知道,为了薛飞到安岭的工作能够顺利,谢长顺主动的和孟德胜打了招呼,可见谢长顺对薛飞的爱护是不遗余力的。

    谢长顺以为他的工作正式调动会在元旦以后,没想到在元旦之前省委组织部的调令就下来了,于是他就赶奔了如春上任。

    谢长顺一走,接下来就轮到薛飞了。

    离开总是避免不了告别,除了要跟同事告别,还要和朋友告别。去安岭的事情薛飞第一个告诉的是路涛,路涛很震惊,但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得罪叶良辰哪里会有好果子吃。可惜的是他和薛飞在冰城相处的时间太短了,才半年薛飞就要离开,薛飞这一走,以后再想见面恐怕就得等过年过节了。

    “媛媛知道了吗?”路涛问道。

    “不知道,我还没想好怎么跟她说。”薛飞这几天就在为这件事情烦恼。

    其实薛飞是想第一个和曲媛媛说的,无奈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因为他现在挺害怕看到曲媛媛流眼泪的,虽然他知道这是无法避免的,但他又不能不告诉曲媛媛。如果放在以前,他也许可以做到不告而别,而现在他真的做不到那么洒脱,因为他已经变得跟过去不一样了。

    “对了,我再提醒你一次,叶良辰的事情你绝对不能跟她说,你要说咱们俩就绝交!”薛飞指着路涛提醒道,他不想让曲媛媛知道他是因为她才有此遭遇,事情已经这样了,他就一个人承受好了,没必要再让更多的人因此烦乱。

    “你放心吧,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路涛觉得曲媛媛要是知道了薛飞被调走的消息一定会难过的要死。

    当程爵知道薛飞即将要离开冰城时,程爵表示他可以帮助薛飞留在冰城,薛飞婉拒了他的好意,他不是不相信程爵的能力,正是因为相信,才不想劳烦。为了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动用家族势力实在不值当,另外程爵要是真帮他,只怕程前很快就会知道他的下落,如果程前来找他,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程爵没有勉强,只是薛飞一走他心里感觉空落落的,本来他这个外地人在冰城就没什么熟人,好不容易遇到了薛飞,有了一个能说心里话的人,结果薛飞现在又要走了,看来他又得继续当孤家寡人了。

    本文来自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