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明升暗贬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沈雄才受了处分,平城区委又增补了一名专职副书记,薛飞所在的综合科也有人事变动。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王清明没有如愿以偿的成为区委办公室副主任,他被调到了区政协办公室提前养老。空出来的位置徐婉芝想担任,可惜她也没能如愿,她被调到了区人大办公室,综合科的科长另安排了一个人,副科长则由廖凡担任。

    廖凡得知自己成了副科长很惊讶,他知道这一定是薛飞所为,不然这等好事哪里能落到他的头上,使得他对薛飞感激的不得了。

    事实的确如此,是薛飞在谢长顺面前提了廖凡的名字,薛飞这么做除了他跟廖凡的关系好以外,还因为廖凡在工作上确实有一定的能力,应该得到重用,他就拉了廖凡一把。

    徐婉芝被调到区人大办公室也是薛飞起的作用,薛飞不想和她再有任何瓜葛,但他知道徐婉芝不会轻易放弃他,他就只好让谢长顺把她调离了区委办公室。事后徐婉芝一直在找他,他没有搭理,他相信时间一长徐婉芝自己感觉没趣了,也就不会再打他的主意了。

    平城区委没有了沈雄才,薛飞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之所以暂时是因为他不相信叶良辰会善罢甘休,搞不好很快就会有其他人跳出来继续整他,所以他不敢掉以轻心。

    沈雄才被处分的消息传到叶良辰的耳朵里时他感到有点意外,他听说了薛飞和谢长顺的关系非比寻常,但沈雄才好歹也是个副书记,没把薛飞怎么样,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这是他没想到的。不过在他看来沈雄才的事还是谢长顺出的力,薛飞一个小小的科员不可能起到任何的作用。

    叶良辰这些年在冰城整人无数,还从来没遇到过像薛飞这么棘手的,派人偷袭不行,找人利用职权打压还不行,他忽然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他可是堂堂省委书记书记的儿子,难道连一个芝麻大的家伙他都收拾不了了吗?这要是传出去简直是耻辱,一定会被笑掉大牙的。

    还有什么办法呢?叶良辰在办公室里一边踱步,一边愁眉苦脸地想着。

    钱焱的脑子也没闲着,他也在想着办法。他不知道给叶良辰出过多少整人的好主意,几乎就没有失手过,不想这次他连出了两招都失败了,这让他有了危机感,他必须帮叶良辰解决薛飞这个心头之患,不然他的好日子就真的要过到头了。

    少顷,钱焱眼睛一亮,说道:“叶少,我想到一个办法,这个办法绝对行。”

    叶良辰瞥了钱焱一眼说道:“前两次你也说行,结果呢?”

    钱焱汗颜,把头垂了下去。

    叶良辰紧接着又说道:“说说吧,你想到了什么办法?”叶良辰的脑子空空一片,想不到任何办法,心想既然钱焱有主意那就先听听,万一这次是个好主意呢。

    钱焱抬头说道:“让薛飞滚出冰城。”

    看到叶良辰停住了脚步,像是有兴趣的样子,钱焱马上接着说道:“不得不承认,薛飞这小子不是太好对付,但叶少要真想收拾他,也不过时间的问题。只是叶少你的时间多宝贵啊,真有必要和薛飞那样的人浪费时间吗?我看没必要。既然他碍眼,那就让他在冰城消失,把他调到别的地方去,眼不见心不烦。叶少你说呢?”

    叶良辰没有说话,他走进办公桌坐到椅子上,在想钱焱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钱焱说的没错,叶良辰要是真铁了心收拾薛飞,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之所以现在搞的有点被动,是因为叶良辰不想把动静搞的太大了,这事无论是让他爸知道了,还是让曲媛媛知道了都不好。尤其是曲媛媛,要是知道他在整薛飞,估计就更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了。可事到如今他又必须给薛飞一点颜色,不然他的面子往哪儿放?

    叶良辰仔细想想钱焱的办法还真是不错,把薛飞调离冰城简直是一箭双雕,既能体现出他作为省委书记儿子的能力,同时又能让薛飞远离曲媛媛,这样他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曲媛媛接触了。

    “好,这个办法好!”叶良辰使劲拍了一下办公桌,之前脸上的阴沉一扫而空,他大喜道:“小焱,你总算是给我出了一个好主意。不过不能只把薛飞调走,还要把他的靠山谢长顺调走,这样才能显出我的手腕。”

    叶良辰怕他把薛飞调走了,回头谢长顺再想办法把薛飞弄回来,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出现,干脆也把谢长顺弄走,省着让他烦心。

    钱焱听了叶良辰的话,笼罩在心头的一片乌云瞬间散去,整个人也轻松了起来,总算是有个主意得到了叶良辰的认可,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太阳一般的笑容。

    晚上下班,薛飞刚一出大门,一辆宝马就停在了他的身前,他看车牌号认出了是曲媛媛的车。

    上了车,薛飞问道:“你怎么来了?”

    “去你住的宿舍看看,顺便蹭顿饭,没意见吧?”自从那次看到薛飞和栾凤一起吃饭,又一起回了宿舍,曲媛媛就一直想看一看栾凤的庐山真面目,前些天没时间,今天一有时间她就来了。

    “没有,不过你应该早一点跟我说,这样我也好准备一下,晚上栾凤做什么我都不知道,你要是不爱吃怎么办?”薛飞明白曲媛媛的心思,曲媛媛要是不去看一眼心里是不会踏实的。

    “没事儿,我又不挑食,做什么吃什么。”曲媛媛心想我也不是为了吃饭来的呀。

    其实曲媛媛留了个心眼,她不是没想到提前给薛飞打电话,她是怕真要提前让薛飞知道她晚上过来,到时薛飞找借口说有应酬,或者栾凤晚上不在,她岂不是要扑空了吗。所以她选择了突然袭击,不给薛飞任何准备的时间。

    到了宿舍,薛飞一开门,栾凤就从厨房跳到了门口,她身上穿着围裙,手里还拿着一个铲子,喜笑颜开的刚想对薛飞炫耀她学会了一道新菜,结果就看到了薛飞身后的曲媛媛,脸上的笑容随即就消失了。

    “她是?”栾凤看了看曲媛媛,第一感觉是她长的很漂亮,第二感觉是看着好像眼熟,并不自觉的琢磨起了她和薛飞的关系。

    “介绍一下,她叫栾凤。这是我的高中同学,曲媛媛,也是省台的主持人。”薛飞介绍道。

    曲媛媛来之前想象过栾凤的长相,她觉得就算是漂亮应该也比不过她。现在见到栾凤的真人,她发现栾凤的长相丝毫不输给她,重要的是栾凤的年纪要比她小,这么漂亮的女孩天天在薛飞的眼前晃来晃去,又是孤男寡女,时间长了不出问题就是怪事了,曲媛媛顿时紧迫感大增。

    听了薛飞的介绍,栾凤心说怪不得眼熟呢,原来在电视上看过。曲媛媛长的好看栾凤不感到意外,形象要是不好肯定当不了主持人。让她意外的是曲媛媛是薛飞的同学,看到两个人站在一起特别般配,说是金童玉女都不为过,栾凤心里就怪怪的,他们真的只是同学关系吗?

    两个人各怀心思向对方微笑点头示意,然后栾凤就回了厨房。

    薛飞让曲媛媛随便坐,他也去了厨房,看栾凤做了什么晚饭,够不够三个人吃。

    曲媛媛脱掉外衣,扫了一眼客厅就去了卧室。两个卧室看了一遍,她判定薛飞和栾凤目前应该还没发生什么,心里稍微安稳了一些。她庆幸自己发现的早,要是发现的晚,那可就不一定了。

    “同学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我就做了两个菜,能够吃吗?”栾凤看薛飞的眼神有些幽怨,不知是真的怕菜做少了不够吃,还是有别的什么意思。

    “我倒是想提前告诉你,关键是她没提前告诉我呀。”薛飞双手掐腰,东瞅瞅西看看,问道:“家里还有什么呀?”

    “有三个土豆,还有两个青辣椒一根火腿肠。”栾凤打开冰箱看了看说道。

    “那就再炒一个辣椒土豆丝吧,把火腿肠也放里面,三个菜应该够了。”薛飞玩起袖子说道:“你洗辣椒,我削土豆皮。”

    吃饭时栾凤基本没话,和薛飞也没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只顾着低头吃饭。曲媛媛和薛飞边吃边聊,她的眼睛一直没闲着,不时就会看一眼栾凤,可惜什么都没看出来。

    栾凤吃了一碗饭就下桌回屋了,曲媛媛也没有久留,吃完薛飞就送她下楼了。

    “有没有什么收获呀?”薛飞打趣道。

    “暂时没有,不过我希望是永远都没有,否则后果会很严重!”曲媛媛想让自己表现的凶悍一点,无奈她柔情似水,装凶的样子一点不吓人,反倒有几分可爱。

    “呦,你这可是赤裸裸的威胁呀。”

    “威胁你怎么了?你有意见?”

    薛飞哪敢有什么意见啊,说了两句好话把曲媛媛哄走后转身就回到了楼上。

    栾凤在厨房洗碗,薛飞也伸手帮忙。

    栾凤晚上做的糖醋鲤鱼薛飞特别喜欢,就夸了她几句。其实在饭桌上薛飞就想夸栾凤来着,但考虑到可能会引起曲媛媛的不快,他就没有说。

    栾凤对薛飞的夸赞没有任何反应,看到只剩下一个盘子没洗了,她擦了擦手,说今天有点累就回屋休息了。

    薛飞觉察到了栾凤今晚有点异样,他不知道是跟曲媛媛的突然到访有关,还是真的累了,或者大姨妈来了也未可知,反正栾凤反常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没太往心里去,把厨房收拾完就去客厅看电视了。

    早起薛飞看到外面在下雪,心情就格外的好。他是一个喜欢雪的人,小的时候喜欢堆雪人打雪仗,长大以后没有了那份童真,却也喜欢看雪花从空中飘飘洒洒,把天地之间全部都妆扮成同一种颜色的样子,那种赏心悦目的美在他眼里是无与伦比的。

    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薛飞拉开窗户把手伸出去,几片雪花飘落在掌心,虽然转瞬就化了,又凉意浓浓,薛飞还是抑制不住满心欢喜。

    瑞雪兆丰年,来年一定是个好年头。

    吃过早饭刚到办公室,薛飞就接到了齐满意打来的电话,通知他到市委组织部找一下郑部长,具体什么事没有说。

    挂了电话,薛飞心跳加速,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虽然初入官场,他也知道组织部找谈话一般十之八九都是好事,难道他要升官了?

    激动之余,薛飞脑子里也有疑问,他不过是一个区委办公室的小小科员,如果是工作调动也应该是区委组织部找他,市委组织部找他干什么呀?薛飞想不明白,但他觉得应该不是坏事,真要是坏事,找他的就应该是纪委了。他不敢耽搁,赶紧打车去了市委。

    郑部长郑江河是市委组织部一把手,他是个南方人,长的又瘦又小,但眉梢眼角却透着过人的精明。他这个组织部长不像其他做组织工作的人喜欢故意装深沉,他待人随和,一点架子都没有,薛飞到了他的办公室,他亲自站起身跟薛飞握了握手,这让薛飞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过去都说学习好的人长相肯定都差一点,长相好的人学习一般都不怎么样,今天看到你,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嘛,华清大学毕业,长的也是一表人才,可见还是有长的好脑子也好的人嘛。”郑江河操着南方口音笑着说道,示意薛飞坐。

    “呵呵,郑部长您过奖了。您叫我过来什么事儿啊?”薛飞不敢坐,恭谨地站在郑江河的办公桌前。

    “放眼全国,华清大学毕业后走进公务员队伍的人也寥寥无几,你能走进咱们冰城公务员队伍,实乃冰城一大幸事,对于你这样拥有高学历又年轻的人才,市委组织部是非常重视的,只让你做一个办公室的科员,实在是太屈才了,应该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嘛,是吧?”郑江河拿起水杯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

    听到此处,薛飞真以为他要升职了,心里激动的小火苗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然而郑江河接下来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朝他迎头泼去,不仅瞬间把他的小火苗给熄灭了,还让他的心拔凉拔凉的。

    “冰城和安岭是兄弟城市,平常经济和人事方面都有很多交流,经市委组织部研究,以及与安岭市委市政府方面的沟通,决定任命你为安岭市极北县旅游局副局长……”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