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撤职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靠坐在床头,徐婉芝依偎在他的怀里,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后,薛飞就把话题引到了徐婉芝的身上,“你和沈雄才在一起过?”

    听到薛飞突然问她和沈雄才的事情,徐婉芝很诧异,她坐起身,板着脸反问道:“你觉得呢?”

    薛飞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相信。品书网 他们传这种事情,一定是因为嫉妒你年纪不大就升了副科级。说实话,我要是对你一点都不了解,听到这样的传言我也许会相信,可通过我在综合科这段时间对你的观察和了解,我认为你是很有工作能力的,根本就不需要依靠谁去升职。你要是真跟沈雄才有什么,我想你现在至少应该是个正科级才对,跟一个副厅级的书记才混个副科级这也未免太失败了。”

    “说的就是,我做这个副科长全凭的是自己的能力,没有依靠任何人。有些人就是脏心烂肺,见不得别人好。别说我不是那种不正经的女人,就算是,我也不会看上沈雄才啊,我的眼光可没那么差。”徐婉芝说的跟真事一样,脸不红心不跳的。

    徐婉芝没打算承认她和沈雄才的关系,听薛飞这么一说,就更加坚定了她的想法。她知道在区委大楼里很多人都在传她和沈雄才有一腿,但谁都没有直接的证据,对于一件没有证据的事情,她当然不会傻到去承认了,尤其是她刚刚和薛飞在一起,她必须要让薛飞认为她是一个正经的好女人才行。

    薛飞故意提徐婉芝和沈雄才的事情,目的是为了拉近他和徐婉芝的关系,实际上徐婉芝和沈雄才在一起一点都不失败,她献了身,沈雄才也没亏待她。在工作上,把她从一个普通科员提拔成了副科长,要是没有薛飞,可能现在已经是正科级了。在生活上,她住的房子当初买的时候沈雄才拿了一半的钱,平时除了给她三千两千的零花钱,还会给她买衣服买化妆品,沈雄才对她可以说是掏心掏肺,动了真感情的。可惜她对沈雄才毫无感情可言,沈雄才在她的眼里只是一个没前途的老男人,伴随着薛飞的出现,以及薛飞和谢长顺的关系浮出水面,她意识到有新的选择时,她就毅然决然地倒向了更有潜力的薛飞,她活的很现实,也自认为很聪明。

    “说到沈雄才,我记得之前吃饭,你问我知不知道是谁在工作上整我,我当时说不知道,其实我知道是沈雄才,当时没说是因为没和你确立关系,怕说了会传到沈雄才的耳朵里引来更严重的打压。我以为忍着就行了,没想到还是没有躲过去。”薛飞叹气道。

    “怎么了?”徐婉芝问道。

    薛飞把在KTV的事情跟徐婉芝说了,徐婉芝听了很震惊,也很震怒。回想那天晚上王清明一个劲给薛飞灌酒,她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原来是在给薛飞下套,沈雄才还真够恶毒的,幸好薛飞没有中计,不然她哪里还有机会和薛飞在一起。

    徐婉芝一直以为沈雄才整薛飞是为了她,现在得知此事,更确定了她的这种想法,心里对沈雄才的厌恶感也又加深了一层。

    “这事谢书记知道吗?”徐婉芝问道。

    “知道,他很生气。你也知道,谢书记和沈雄才一向不对付,沈雄才这么整我,谢书记又怎么能坐视不管呢,他表示要还以颜色,要想尽一切办法让沈雄才知道他的厉害。”薛飞说道。

    “这么说谢书记已经想到办法了?”

    “嗯,这事由我负责,同时需要你的帮助,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你说说看。”徐婉芝不知道她能帮上什么忙。

    薛飞把他的主意跟徐婉芝一说,徐婉芝就琢磨了起来。薛飞说是让她帮忙,恐怕也有试探她的成分。薛飞嘴上说相信她和沈雄才没关系,却没说沈雄才为什么会整他,可见薛飞也一定知道是她的原故。现在让她帮忙,她要是答应就意味着她和薛飞是一条心的,要是不答应,她想得到薛飞的人,想要搭上谢长顺的关系就难了。

    薛飞怕徐婉芝不同意,故意说道:“你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我再想别的办法,千万别为难。”

    徐婉芝笑了,说道:“这有什么好为难的,你是我男朋友,我帮你是应该的,这事就这么定了。”

    徐婉芝已经下定决心跟着薛飞了,无论是出于得到薛飞的信任,还是作为薛飞的女朋友,帮助薛飞收拾沈雄才她都是义不容辞的,她自然不会拒绝。

    徐婉芝同意了,薛飞心里多少有些激动,他是用沈雄才整他的办法去整沈雄才,能否把沈雄才约出来,把他灌醉就成了胜败的最关键因素,而徐婉芝无疑是最适合去做这件事情的人,她没有拒绝,就意味着事情至少已经成功了一半。

    除了男女之事,徐婉芝是一个做事喜欢速战速决的人,不喜欢拖沓,所以第二天她就去找沈雄才了。

    沈雄才对徐婉芝的到来很意外,她不是和薛飞好上了,倒向谢长顺那边了吗,还来我这儿干什么呀?无事不登三宝殿,早起右眼皮又跳个不停,沈雄才心说我得小心一点,万一她要是薛飞谢长顺派过来使坏的,他可不能上当。

    “你来做什么?”沈雄才冷着脸问道。

    “跟你说件事,而且是一件好事。”徐婉芝面无表情地说道。

    “哦?好事?”沈雄才不太相信。

    沈雄才最近可没什么好事,徐婉芝离他而去,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计谋也没有实施成功,让他烦心的不得了。昨天钱焱还给他打电话,问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他没敢说实话,只说正在想办法。钱焱听了很不满,催促他抓紧时间,要是叶良辰失去了耐心,他就别想得到叶良辰的提携了。

    “你知道王清明灌醉薛飞后,在拍照片的时候为什么没成功吗?”徐婉芝抛出一个让沈雄才更加意外,同时却无比感兴趣的问题。

    她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是薛飞告诉她的?还是这件事情另有隐情呢?沈雄才心潮起伏,他没有吱声,在等待徐婉芝给出答案。

    “其实那天晚上在KTV,王清明并没有把薛飞真的灌醉,两个人是在演戏,又怎么可能拍照片呢。”徐婉芝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她在给沈雄才制造幻觉,让他觉得自己一直都被蒙在了鼓里。

    “不可能,你听谁说的?”沈雄才不相信王清明会背叛他,他激动地站了起来。

    “当然是听薛飞说的,他说王清明在得知他和谢长顺的关系以后,一天晚上在很晚的时候给他打了个电话,向他示好,希望得到他的关照,之后你想出了灌酒拍照片的计谋,王清明第一时间就告诉了他。于是两个人就合演了一出戏,而观众只有你一个。”徐婉芝指着沈雄才说道。

    这是薛飞在以牙还牙之外,顺便使出的一招离间计。王清明整他虽是受了沈雄才的指使,但作为执行者王清明也是十分可恨的,薛飞就决定给他一点教训。

    沈雄才中计了,他的脸色非常难看。其实在王清明跟他说计谋失败的时候,他就有过疑虑,薛飞既然已经被灌的酩酊大醉,又怎么可能会突然在包房里消失了呢?那时他没有往王清明身上想,因为他相信王清明跟着他绝对是一心一意的。现在听了徐婉芝的话,再一想,除了王清明出卖了他,似乎就再也没法解释他的计谋为什么会失败了。

    玩了一辈子鹰,没想到最后竟被鹰啄了眼,沈雄才此时恨透了王清明,他真是万万没想到王清明会跟他两面三刀,在背后摆他一道。心说王清明你个狗娘养的,你给我等着,看我到时怎么收拾你。

    “你现在不是站到薛飞那边去了吗,为什么跑过来跟我说这些?你就不怕薛飞知道了?”沈雄才坐回到椅子上,他还没有搞明白徐婉芝的来意。

    徐婉芝神情黯淡,她没有马上回答沈雄才的话,而是头一转,两行眼泪流了下来,看的沈雄才完全摸不着头脑。

    轻轻擦拭了一下眼泪,徐婉芝说道:“我承认我离开你是因为觉得你没前途,又一把年纪了,不可能成为我永远的依靠。薛飞的出现让我很动心,他年轻又帅气,尤其是得知他和谢长顺的关系,我就决定以后要跟着他,我相信他也会喜欢我的。但事实证明我想错了,我太自以为是了,薛飞他根本就不喜欢我,他只看上了我的身体。就在昨晚,他……”说到此处,徐婉芝的眼泪又涌了出来,看的沈雄才心里很不舒服。

    “他怎么了?”沈雄才坐直身子忙问道,他听得出徐婉芝像是受了委屈。

    “他想要我……”

    “你让他得逞了?”

    徐婉芝摇头说道:“没有。我问他爱我吗,他说不爱,以后也不会,我可以跟着他,但我和他的关系只能局限在床上。还说在平城区委,我现在只能跟着他,别无选择,再回你这边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不会再相信我。后来他想强行要我,我不肯,他就打了我一巴掌,还说给我两天考虑的时间,叫我到时最好主动约他,否则他就要给我点颜色看看。”

    沈雄才听完,一拍办公桌又站了起来,愤怒地说道:“小崽子,太张狂了,不就是有谢长顺给他撑腰吗,他还真以为平城区委是他家开的了。”

    沈雄才走出办公桌,一把将徐婉芝抱在怀里说道:“你现在终于知道谁才是真心对你好了吧。回来吧,回到我身边,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过去的事情我们就不提了,我们从头开始。”

    沈雄才对徐婉芝有真感情,他在徐婉芝的身上付出了巨大的财力和精力,失去徐婉芝他是不甘心的。即便徐婉芝之前背弃了他,他在心里也没有完全放弃徐婉芝,他相信等徐婉芝意识到他的真正实力以后,徐婉芝还会重新回到他身边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刻会到来的这么快。

    从沈雄才的办公室出来,徐婉芝嘴角上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想沈雄才这老家伙也太好骗了,她说什么就信什么,这样的人果然没前途。她已经和沈雄才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到时把照片一拍,她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徐婉芝回到办公室看了薛飞一眼,微不可察的冲他点了下头,薛飞起身就走出去打了两个电话,分别是打给程爵和路涛的,叫他们晚上帮忙。

    薛飞前脚刚出去,王清明随即接了个电话也离开了办公室。他听说办公室的于副主任已经正式被调到区政府那边做办公室主任了,沈雄才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估计正式通知他,要让他去补缺了。

    王清明兴冲冲而去,令他没想到的是败兴而归。从沈雄才的办公室里出来,他的脸色像死人一样难看,他不知道沈雄才究竟是怎么了,居然说他是叛徒,他想解释,沈雄才根本不听,把他臭骂一顿直接就轰出来了。他可是全心全意的跟着沈雄才的,说他是叛徒简直是天大的冤枉。

    到底发生了什么?王清明不得而知。回到办公室,他瘫坐在椅子上无精打采,他感觉到他的升迁之路已经被彻底堵死,再无出路了。

    看到王清明的样子,徐婉芝面带笑意的看了看薛飞,薛飞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认为这都是王清明自找的,活该。

    晚上一下班,徐婉芝就和沈雄才去吃饭了。

    薛飞也约了程爵和路涛吃饭,程爵对薛飞的事情最清楚,只有路涛不知道的。早上薛飞给路涛打电话,也没有告诉他具体做什么,只是告诉他晚上一定要把时间留出来,还要带着相机。等晚上吃饭的时候,薛飞才告诉他要做什么,以及之前他在KTV差点被算计的事情,并提醒他这事绝对不能和曲媛媛说。路涛听了愤慨,表示今天一定要好好展现一下他高超的拍照技术。

    徐婉芝吃完饭提议去唱歌,她说想去吼几嗓子,把心里的不良情绪全都发泄出去。沈雄才没有意见,也没有多想,徐婉芝重新回到他身边对他来说是好事一件,只要徐婉芝高兴他就奉陪到底。

    沈雄才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喝酒对他而言不仅早已是家常便饭,更练成了一种本事,这么多年能在酒桌上把他喝倒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徐婉芝跟了他那么久,自然清楚他的酒量,为了确保后面的拍照成功,徐婉芝事先准备了安眠药,到了KTV,趁沈雄才上厕所的工夫,把药面儿倒进了沈雄才的酒杯里。

    沈雄才回来后一口就把带有安眠药的酒给干了,之后又喝了不少。大约半个多小时左右,随着药效的发作,沈雄才开始发困,直到倒在沙发上完全睡死了过去。

    徐婉芝叫了几声沈雄才,又使劲推了几下,确认他真的已经睡着了,拿出手机给薛飞打了个电话。

    薛飞和程爵路涛吃完饭以后就来到了KTV等候。这家KTV是程爵找的,是他一个朋友的朋友给介绍的,老板得知程爵的身份后表示愿意帮忙,就当是交朋友了。

    接到徐婉芝的电话,薛飞他们三个带着两个小姐就去了沈雄才所在的包房。进去后,两个小姐熟练的把沈雄才脱的只剩下了一条内裤,然后趴在沈雄才的身上让路涛拍照。

    路涛拍了几十张照片,一一确认没有问题后,两个小姐把沈雄才的衣服穿好,然后由两个保安打车把他送回了家。

    第二天沈雄才醒来发现自己在家,而不是在酒店或者徐婉芝家里,感到很奇怪,发信息问徐婉芝怎么回事,徐婉芝回复说他喝多了非要吵着回家,没有办法,只好让KTV的保安把他送回了家。沈雄才信以为真,吃过早饭就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了。

    至此,沈雄才还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更不知道一场噩运即将降临到他的身上。

    路涛把照片洗出来交给了薛飞,薛飞又拿给了谢长顺,谢长顺看了非常高兴,直夸薛飞干的漂亮。

    谢长顺动用他的关系跟冰城市纪委的人打好招呼后,让薛飞用匿名的方式把照片邮寄到了冰城市纪委,纪委收到照片就进行了受理,找沈雄才谈了话。

    沈雄才看到照片当时就傻了,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却为时已晚,面对确凿的证据,他有口难辩,只好承认。后经冰城市纪委研究决定,给予沈雄才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由副厅级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位,调离平城区。

    看書王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