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以牙还牙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晚上临下班,薛飞接到了路涛打来的电话,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还说已经和曲媛媛联系过了,她那边没问题。品书网

    薛飞晚上要和栾凤在外面吃饭,在接到路涛电话之前,他已经都和栾凤说过了,栾凤说她晚上想吃烤鱼,还指定了饭店,他要是变卦就成了言而无信了,小丫头肯定会生气的,所以就说晚上没时间,让路涛和曲媛媛去吃,下次他请客。

    路涛给曲媛媛打电话时,曲媛媛问他薛飞去吗,说薛飞去她就去,现在薛飞说没时间,曲媛媛肯定也就不会去了。

    在临挂电话之前,路涛问了一下薛飞最近怎么样,薛飞知道路涛是想问叶良辰有没有再刁难他。在电话里薛飞没有多说,只说有时间再聊,因为整沈雄才的时候会用到路涛,到时再说也不迟。

    下班后赶到烤鱼店时,栾凤已经都到了,栾凤对他的迟到有点不满,“你太没有诚意了,说是请我吃饭,然后你还迟到了,像话吗?”

    薛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单位离这儿比较远,下班又是高峰期,堵车堵的厉害,不然我肯定不会迟到的。”

    栾凤小嘴一噘,“哼”了一声,叫过服务员开始点东西。

    曲媛媛以为薛飞会出来吃饭,她都穿着打扮好了,没想到路涛告诉她薛飞没时间,她有点失望,正好一个女朋友叫她出去吃饭她就答应了。

    说来也巧,曲媛媛和她女朋友也选择了吃烤鱼,去的还正是薛飞和栾凤来的这一家,结果曲媛媛一进门就看到了薛飞。

    开始曲媛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仔细一看发现还真是薛飞,让她恼火的是,薛飞在和一个女孩吃饭,两个人还说说笑笑的,一时间,她醋海生波,直觉告诉她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怪不得没时间呢,原来是在陪小姑娘吃饭,你还真是够忙的。”曲媛媛在心里怨恨道。

    她没有直接过去找薛飞,毕竟薛飞在举止上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情,她又是小有名气的主持人,要是在饭店里和薛飞吵起来会让人看笑话的。

    找了一个可以看到薛飞和栾凤的座位坐下来以后,曲媛媛一点胃口都没有了,女朋友让她点东西她也没有点,只顾盯着薛飞和栾凤的一举一动,生怕一眼看不到,两个人会有什么亲昵的行为。

    吃饭的整个过程曲媛媛脸色都不太好看,嘴里嚼着东西却食之无味,跟女朋友聊天也是心不在焉的。看到薛飞和栾凤走了,她也赶紧起身穿上了外套,跟女朋友说了声有事先走了,就追了出去。

    薛飞和栾凤是打车走的,曲媛媛就开车在后面偷偷跟着,她想看看两个人会去哪里。

    曲媛媛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她觉得两个人有可能会去酒店开房,但令她大跌眼镜的是,她竟然看到两个人进了平城区委宿舍的大院,她知道薛飞住在那儿,女孩也跟着进去了,难道两个人已经同居了?顷刻间,她面如死灰,脑子杂乱无比。

    半晌,怒不可遏的曲媛媛拿起手机给薛飞打了个电话,叫他马上出来见自己,否则后果自负。

    薛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到曲媛媛语气不善,刚进门的他就又从楼上下来了。

    曲媛媛开的是一辆白色的宝马520,薛飞以前没见过,出了宿舍大门,左看右看,也没看到曲媛媛。不会是在搞恶作剧吧?薛飞刚要给曲媛媛打电话,这时就听到了鸣笛的声音,随后又看到了车灯闪烁,他走过去才看到曲媛媛。

    上了车,薛飞刚要说话,曲媛媛就开口质问道:“那个女孩是谁呀?”

    薛飞被曲媛媛问的一愣,“什么女孩?”

    曲媛媛不想在薛飞面前哭,可她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夺眶而出,虽然她流的是伤心悲愤之泪,却能让人感受到一抹柔情,一种梨花带雨般的美态。

    看到曲媛媛哭,薛飞就更发蒙了,还很紧张,他拉起曲媛媛的手问道:“你别哭啊,到底怎么了,什么女孩啊?”

    曲媛媛甩开薛飞的手,哽咽道:“你别碰我,你装什么傻呀,自己做的事情还不敢承认吗?那个女孩真是瞎眼了会看上你。”

    薛飞没有装傻,他是真不知道曲媛媛说的是什么。他挠了挠头,很费解,“你能把话说清楚吗,我真听不懂。”

    “跟你一起吃烤鱼,进宿舍的女孩到底是谁?你们俩什么关系,是不是已经同居了?”曲媛媛提示道。

    曲媛媛这么一问薛飞才明白怎么回事,敢情是曲媛媛看到了他和栾凤在一起,误会了他们的关系,他有点想笑,可是看到曲媛媛的样子,感觉这会儿笑又不大合适,只好忍着。

    薛飞点头道:“嗯,我们俩是同居了。”

    曲媛媛一听,“哇”的一声就趴在了方向盘上,哭的更凶了。薛飞是想逗逗她,没想到她这么不识逗,就赶紧劝慰。曲媛媛不听劝,薛飞只好将她抱在怀里,曲媛媛用手打他他也不松手,直到曲媛媛不打了,也不哭了,他才把手放开。

    “不哭了?”薛飞用手给曲媛媛擦眼泪,曲媛媛不领情,推开了他的手。

    “你下车吧,我要走了。”曲媛媛一副心已伤透的模样说道。

    “别走啊,我还没解释呢。”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都同居了,还想解释什么?难道你还想告诉我你们多恩爱,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吗?”

    “没错,我就是想要告诉你这些。”

    “我不听。薛飞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喜欢你,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赶紧下车!”曲媛媛伸手去推薛飞,想让他赶紧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我会下车的,但在下车之前一定得把话说清楚了,我不能让你冤枉我呀。”薛飞把曲媛媛的手抓在手里不让她动,然后把栾凤的事情从头到尾跟她说了一遍,“听明白了吗,我们俩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你说的是真的?”曲媛媛看着薛飞的眼睛问道,她试图通过薛飞的眼神来辨别薛飞说话的真假。

    “当然是真的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你要是不信你就跟我上楼去,当面问一下栾凤,怎么样?”薛飞真金不怕火炼,他不怕去找栾凤当面对质。

    曲媛媛没有从薛飞的眼睛里看到任何可疑的神色,便相信了他的话,整个人也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娇嗔道:“那你也不能怪我,换位思考,你要是看到我和一个男的在一起吃饭,然后又一起回了家,你不会多想吗?”

    薛飞笑着摇头道:“不会,我的思想没有你那么复杂。”

    曲媛媛把手从薛飞的手里抽出来,严肃而又认真地说道:“我思想复杂是因为我真的喜欢你,要是别人我才不会这样呢,我希望你能明白。”

    薛飞怎么会不明白呢,对于曲媛媛的情意,他一直都懂,也很感激。不知为何,今天看到曲媛媛哭,他有种发自本能的在意,这是以往所没有的。包括曲媛媛的误会,放在以前,他巴不得让曲媛媛误会呢,他根本不会解释。而现在他却急于解释,不想让曲媛媛误会。莫非他已经喜欢上了曲媛媛?薛飞还是不能确定,但他知道自己对曲媛媛的态度和感觉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薛飞点头却没有接曲媛媛的话茬,他笑着问道:“你真的不跟我上楼去见一下栾凤?”

    “改天吧,今天太晚了。”曲媛媛不是不想去上楼见栾凤,她特别想去,只是想到自己刚刚哭了,脸上的妆都哭花了,万一栾凤很漂亮,把她比下去怎么办?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她可不想让薛飞觉得她没有其他女人好看。

    “好吧,那就改天吧。”目送曲媛媛开车走远后,薛飞才转身朝宿舍大院走去。

    次日晚上,薛飞去了谢长顺家吃饭,吃完饭,薛飞就跟着谢长顺进了书房。

    “你是有事要跟我说吧?”谢长顺坐下问道。

    “谢叔叔真是火眼金睛,没错,我确实有话要跟您说。”薛飞就把王清明给他灌酒,企图置他于死地的事情说给了一遍。

    薛飞过来说这件事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方面是尊重。之前他在办公室里被打压的事情自己扛着,没有跟谢长顺说,结果招来了谢长顺的不满,他不想让同样的事情再出现第二次。另一方面是想告诉谢长顺,他打算向沈雄才下手了。沈雄才一直是谢长顺的眼中钉肉中刺,薛飞相信谢长顺一定会乐见他把沈雄才扳倒的,而他也需要谢长顺的支持。

    谢长顺非常震怒,他使劲一拍桌子,上面的茶杯差点被震倒,“一定是沈黑子出的主意,居然想出这种阴招,他还真是够狠的。”

    谢长顺不相信王清明能想出这种整人的办法,表面上看沈雄才是受了叶良辰的指使在整薛飞,实际上沈雄才这么做又何尝不是在给他谢长顺看呢,谢长顺对此一清二楚。

    一次没成功,还会有第二次,沈雄才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得想办法给沈雄才点颜色看看才行,该怎么办呢?谢长顺琢磨了起来。

    “我记得谢叔叔之前跟我说过,身在官场要学会忍,但又不能一味的忍,该出手时就要出手,我觉得现在就是我们该出手的时候了。”薛飞目光如电地看着谢长顺说道。

    薛飞自知目前无力与叶良辰掰手腕,但他也不想让叶良辰认为他好欺负,整不了叶良辰,就去整沈雄才好了,沈雄才要是不倒台,他在区委办公室的日子就永远都不会好过。

    谢长顺听出了话外之音,“你想到了反击的办法?”

    薛飞点头道:“是的,我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谢长顺沉思片刻后,眼神也亮了起来,他认为薛飞的主意很好,以牙还牙,用沈雄才的办法去对付沈雄才,有想法,够高明。

    “有把握吗?”谢长顺问道。

    “九成以上的把握。”其实薛飞心里有十成的把握,只是他这个人说话办事总是会留有余地,从来不会把话说满说死,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一切都可能存在变数,谨慎一点总是没有坏处的。

    “好,那你就着手去做吧,我支持你。”谢长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沈雄才倒台了。

    三天考虑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早上薛飞刚睁开眼睛就收到了徐婉芝的信息,问他考虑的怎么样了?薛飞坐起身想了想,他没有回复是否已经想好了,而是说晚上想去徐婉芝家吃饭。

    薛飞的回复令徐婉芝心花怒放,薛飞想去她家吃饭,就说明薛飞已经同意跟她好了,这也使得她一整天的心情都非常好,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为了避嫌,晚上下班徐婉芝先走了一步,她去买菜了,等薛飞到她家的时候,她正好买菜回来。

    进了屋,徐婉芝就心急如焚的想要亲薛飞,薛飞捂住了她的嘴,笑着说道:“别急,我饿了,还是先做饭吧。”

    徐婉芝没有强求,想到填饱肚子再亲热也不迟,她就去了厨房做饭。她的厨艺很不错,做了四菜一汤,很合薛飞的胃口。

    徐婉芝是一个无酒不欢的女人,薛飞答应跟她在一起又是个值得庆贺的事情,吃饭自然是少不了酒的。开了两瓶红酒,薛飞喝了一杯多一点,剩下的全都被徐婉芝给消灭了。

    酒足饭饱后,徐婉芝体内燥热,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拉起薛飞就进了卧室。

    薛飞从不认为自己是正人君子,否则他就不会在欧阳锦绣喝醉的时候趁人之危了。不过他也不是一个见到有姿色的女人就想摁倒的男人,他喜欢的还可以,不喜欢的他还真是提不起兴趣。比如徐婉芝,他就没打算和她怎么样,虽然发生关系也不妨碍他的反击,但他心里却有本能的排斥。

    倒在床上,勉强和徐婉芝应付了一阵,徐婉芝想要脱他衣服,他按住了徐婉芝的手,徐婉芝不解,问道:“怎么了?”

    薛飞难为情地说道:“我……我这是第一次。”

    这是薛飞事先想好的主意,也可以说是一个借口,今晚对他的反击布局很重要,他必须得把今晚应付过去。

    徐婉芝的眼神里充满了惊讶之色,她不是不相信薛飞的话,而是薛飞长的这么帅气,又在京天上过大学,居然还没碰过女人,太不可思议了。不过随即她就欢喜起来,薛飞在京天都没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现在成了她的男朋友,要经历的第一个女人是她,这说明他们是缘分的,是早就注定好的。

    徐婉芝美滋滋地说道:“没关系,任何事情都有第一次,你不用紧张,也不用不好意思,我们慢慢来。”

    薛飞见徐婉芝还要脱他衣服,他就把徐婉芝翻身压在了身下,“我现在生理上很想要你,但心理上还没有准备好,你能给我两天时间吗,等我做好充足的准备以后再正式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徐婉芝一分钟都不想等,她是一个需求很强烈的女人,只是薛飞都这么说了,她又和薛飞刚刚确立关系,也不太好意思逼迫薛飞必须今晚和她发生关系,那样倒显得她不矜持了。

    来日方长,反正薛飞已经跑不出她的手掌心了,今晚不做也罢。徐婉芝强压下心中燃烧的火焰,说道:“好吧,但你今晚不能走,你得留下来陪我。”

    本部来自看書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