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算计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晚上下班,王清明提议吃火锅,所有人都表示赞成,冰城的天气越来越冷,马上就要立冬了,火锅无疑是最应季的选择。品书网

    到了火锅店,徐婉芝想挨着薛飞坐,王清明和廖凡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王清明坐在了薛飞的左边,廖凡坐在了右边,徐婉芝只好不情愿地坐到了其他位置上。

    吃火锅的过程中,从头到尾,王清明一直在灌薛飞喝酒,这在其他人看来无疑是一种讨好的行为。薛飞刚到综合科时,王清明对他的态度和别人一样,冷冷清清,现在知道了薛飞和谢长顺关系不一般,王清明自然是要抓住一切机会和薛飞套近乎的,毕竟王清明一直都想再升一步。薛飞自己也觉得王清明是在向他示好,只有徐婉芝感觉有点不对劲,不过她也没有多想。

    薛飞算是一个喝酒很有量的人,只是被王清明这么一灌,从火锅店里出来的时候也已经微醉了。

    一早就说好了吃饭加唱歌,一行人出了火锅店直奔KTV,进了包房后继续开喝,王清明也继续灌薛飞。

    干掉十瓶啤酒后,薛飞喝不下去了,他感觉头很晕,他知道自己已经醉了,要是再喝下去,估计就该不省人事了,就连连摆手说不喝了。王清明并不打算放过他,一劝再劝,薛飞碍于面子,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喝。

    又喝了差不多六七瓶,薛飞实在是喝不下去了,他已经彻底醉了,被王清明搀扶到卫生间吐了一通后,他没有回到原来的包房,而是被人带去了另外一个包房。

    王清明在卫生间里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是打给沈雄才的,他见四下无人,说道:“沈书记,薛飞已经被我灌醉了,对,到了不省人事的地步,嗯,好,我知道了,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第二个电话是打给KTV经理的,电话打过去以后,经理很快就过来了。

    “王科长,什么事啊?”经理问道。

    “安排两个小姐到509包房,把里面人的衣服给扒光,一会儿我过去拍几张照片。”王清明阴冷地说道。

    经理坏笑了一声,说道:“得嘞,我马上就去办。”

    经理走后,王清明回了徐婉芝等人所在的包房,他得先把那些人打发走,以免坏他的好事。

    要说沈雄才的主意不可谓不高明,也不可谓不狠毒,他之所以要王清明请综合科的所有人吃饭,而不是单独请薛飞,主要是为了麻痹薛飞,降低薛飞对王清明请客的疑虑。至于灌酒则是一箭双雕,既是让薛飞产生一种王清明是在讨好他的错觉,同时也是为了把他灌醉以后好对他下手。

    可想而知,一旦薛飞光着身子,身边有两个小姐的场景被拍下来公之于众,或者交到纪委手里,薛飞面临的将会是什么。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沈雄才这一毒计就在差一步即将成功的时候,一个人让他的阴谋彻底落了空,这个人就是程爵。

    程爵有个手下今天过生日,也是在外面吃完饭以后过来唱歌。程爵这两天胃不太舒服,加上又喝了不少酒,就跑到卫生间去上大号。方便完刚想推门出去,就听到了王清明给沈雄才打电话。程爵在冰城认识的人屈指可数,听到“薛飞”两个字,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他所认识的薛飞,但一想不会那么巧的,同名同姓的那么多,哪能就是他认识的薛飞呀。

    否定了此薛飞是彼薛飞,程爵就要出去,这时他又听到了王清明给KTV经理打电话。程爵是特种兵出身,执行过无数艰巨的任务,使得他对一些微不可察的事情有种本能的直觉,他觉得王清明打完一个电话就应该走人了,又打了一个电话,肯定是有事,虽然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但人都是有好奇之心的,就决定听一听到底是什么事。

    当听了王清明与KTV经理的简短对话,程爵才知道原来他们是要害人。从卫生间里出来,程爵心里还是不踏实,万一真是他认识的那个薛飞怎么办?想了又想,他觉得最好还是过去看一眼,不是最好,真要是的话,他可不能不管。

    于是程爵就去了509包房,推门进去,里面黑漆漆一片,开灯仔细一瞧,躺在沙发上的正是他认识的薛飞,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暗叫万幸,还好他过来看一眼,不然薛飞就惨了。

    程爵性如烈火,嫉恶如仇,他很想揍王清明一顿替薛飞出气,可是眼下把薛飞带走才是最重要的,他就背起薛飞离开了KTV。等两个小姐来到509包房的时候,早已人去楼空。

    薛飞长这么大,喝酒从来没断片儿过,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看到程爵,才知道自己在武警宿舍过了一夜。

    对于昨晚的事情,薛飞的记忆只停留在KTV包房里和王清明喝酒,之后的事情就一概不记得了。当听程爵讲述了昨晚的凶险后,薛飞脸色都变了,不仅心跳加速,也感到很后怕。他没想到沈雄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整他,简直是要将他置于死地,万幸程爵救了他,不然他就要身败名裂了。

    “谢谢你爵哥,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兄弟我就完了。”薛飞紧紧地握着程爵的手,眼睛都红了,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谢什么呀,咱们兄弟之间说谢不就远了吗。现在当务之急是想想该怎么收拾算计你的人,这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程爵想报仇的心情比薛飞还要迫切。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这个人从来不主动惹事,但谁要是惹我,还想往死里整我,我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的。”薛飞发狠道,此仇必报,但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为了报仇而报仇,那样可能达不到目的,还会变的被动。

    “说的好,有仇不报非君子,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就尽管开口,哥哥我绝没二话。”程爵拍着胸脯,十分仗义地说道。

    “我知道了爵哥,真需要你帮忙的话,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薛飞笑着说道。

    程爵留薛飞吃了早饭,吃完以后,薛飞见还有时间,就打车回了区委宿舍,打算换身衣服再去上班。

    一进门,碰到了正要去上班的栾凤。栾凤的精神状态看上去不太好,黑眼圈很明显,眼睛里还有血丝,给人的感觉像是没睡醒,很疲惫的样子。

    薛飞刚要和她说话,栾凤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便扬长而去,搞的薛飞一头雾水,这丫头怎么了?

    昨晚薛飞去吃饭,临下班时他给栾凤发过信息,栾凤以为他十点多就能回来了,没想到快十二点了还没回来,也没接到电话,她就给薛飞打电话,打了十几个都是关机,可是把她给担心坏了,几乎一夜没睡,生怕薛飞会出事。她甚至都想好了,要是今天中午之前再没有薛飞的消息,她就报警。

    栾凤生的是薛飞没有给她打电话的气,哪怕发个信息也好,她就不用担心了,只是薛飞对此一无所知。

    薛飞换了身衣服也去上班了,他很想知道王清明昨晚算计他没有得逞,今天见到他会是怎样一种表现。

    进了办公室,薛飞没有看到王清明,不知道他是没来呢,还是去五楼和沈雄才打报告了。

    徐婉芝已经来了,从昨晚到今天早上,她给薛飞打了不下十个电话,因为薛飞昨晚不是跟他们一起离开的,又想到王清明是沈雄才的人就有点担心,而电话一直没打通,更是让她坐立不安。

    见薛飞来了,徐婉芝起身冲他使了个眼色,薛飞知道她这是有话要说,就跟着徐婉芝一起出去了。

    薛飞不可能跟徐婉芝说实话,他只说昨晚喝多了,王清明把他送到朋友那去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没聊几句,王清明就出现在了走廊里。徐婉芝假装咳嗽了一声,就转身回了办公室。

    薛飞没有回去,看到走过来的王清明,他笑着说道:“王科长早,昨晚你可是把我喝惨了,以前我以为我喝酒没对手,通过昨晚喝酒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在你面前我是甘拜下风啊。”

    薛飞一边说着,眼睛一边在观察着王清明,他发现王清明的眼神很复杂,有不安,有恐惧,还有狡黠,但很快又恢复了他一贯的迷离。

    王清明笑着摆摆手,说道:“也不行了,随着年纪的增长,也不像过去那么能喝了。对了,昨晚你去哪儿了,散场的时候找你半天没找到,打你手机又关机了,把我担心坏了。”

    王清明也在观察薛飞,可惜他从薛飞的脸上什么都没看出来,有点失望。

    昨晚回到包房把徐婉芝等人打发走以后,王清明就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相机去了509包房,结果到了一看只有两个小姐在,不见薛飞的踪影,问两个小姐她们说来的时候就没有人,王清明很诧异,给薛飞打电话,提示关机,又楼上楼下地毯式地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薛飞。

    薛飞突然不见了,王清明认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薛飞识破了计谋,悄悄溜了。一种是被别人识破了,然后把他给带走了。可是仔细一想王清明又推翻了自己的这两种猜测。沈雄才的计谋可谓天衣无缝,薛飞要是真的识破了,一定不会任由被他灌酒的,至于喝醉之后识破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可以肯定薛飞是真醉,不是装的。要说是被别人识破了,也就是综合科的那些人了,但那些人一个都没少,最后是一起走的,而且他也没发觉谁有异常,所以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刚刚去沈雄才的办公室,王清明和沈雄才又一起分析了一下昨晚薛飞突然失踪的事情,分析了半天,两个人也没分析出个所以然来,都很懊恼。不过两个人还是达成了一个共识,整薛飞的事情得暂缓一下,先观察观察,再作打算。在不确定薛飞是否识破了他们的计谋之前,同样的办法是不能使两次的,不然以后再想对薛飞下手就难了。

    “咳,别提了。昨晚酒喝的太多了,口渴,出包房找喝的,没想到碰到了我一个朋友,他跟同事也去KTV唱歌,他见我一直喊口渴,其他的又说不明白,正好他又回家,索性就把给我带走了,今早起来我才知道是在他家过的夜。手机昨晚就没电了。哎,喝的真是太多了。”薛飞说的跟真事一样,王清明没看出也没听出任何破绽。

    “哦,这样啊,没事就好。”王清明半信半疑,难道薛飞说的是真的?要是真的,昨晚的失败就太可惜了。

    薛飞以为王清明今天看到他会表现的很心虚,没想到还算镇定,他由此推断王清明应该是不知道他已经对昨晚的事情了然于胸了,或者是还不确定,这样对他的防备程度也一定不高,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会大大提高他反击的成功率。

    一个反击的良谋正在薛飞的脑海之中慢慢成形。

    本书源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