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徐婉芝表白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早上上班,薛飞远远的就看到了站在大门口的徐婉芝,手里拎着东西,东张西望的,像是在等人的样子。品书网

    薛飞走近后,徐婉芝看到他便笑盈盈地迎了上去,她媚眼如丝地看着薛飞,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他说道:“还没吃早饭吧,给你买的。”

    薛飞看了一眼手中的塑料袋,里面装的是早餐,他已经吃过了,出于礼貌他还是说道:“谢谢徐科长,总是让你破费请我吃早饭,真是不好意思。”

    “你要真是觉得不好意思,那你就晚上请我吃饭好了,就算是惩罚你昨天拒绝了我请你吃饭,好不好?你要是再拒绝我,我就不高兴了。”徐婉芝说话的语气有些娇嗔。

    薛飞没有再拒绝,他答应了徐婉芝。他答应不是因为他不好意思拒绝,他是想看看徐婉芝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对于徐婉芝的示好,如果是今天突然这样倒好理解,现在区委区政府里面对他和谢长顺的关系人尽皆知,徐婉芝想通过巴结他搭上谢长顺的关系也无可厚非,问题是他刚进综合科徐婉芝就对他很照顾,那个时候他相信徐婉芝绝对不知道他和谢长顺之间的关系,所以他很纳闷。他绝不相信徐婉芝会无缘无故的对他好,尤其是现在都开始堵在大门口冲他献殷勤了,其中肯定有她不可告人的目的。

    薛飞和徐婉芝有说有笑的进了区委区政府大院,而此时的沈雄才却笑不出来,他正面沉似水,满眼怒火地站在五楼的窗户前看着楼下的两个人,越看越生气,最后索性用力一拉窗帘,气鼓鼓地坐回了办公桌里。

    刚坐下秘书就进来了,说王清明来了,问见不见?沈雄才正在气头上,想说不见,转念一想,他还是让秘书把王清明叫了进来。

    “沈书记,没打扰您工作吧?”王清明一进来就一副讨好的嘴脸。昨天开完常委会,齐满意就直接去了综合科宣布所有人恢复到以前的工作状态,虽然没刻意提薛飞,王清明却知道齐满意就是为薛飞而来的。齐满意走了以后,他想见沈雄才,沈雄才的秘书把他挡住了,说沈雄才在忙,没时间,他只好今天又过来了。

    “有事就说。”沈雄才脸色不太好看,又直勾勾地看着王清明,把王清明看的不敢与之对视。

    “薛飞的事情我听说谢书记插手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啊?”王清明看了沈雄才一眼就赶紧低下了头,话说的小心翼翼。

    沈雄才本来看到薛飞和徐婉芝在一起就生气,听到王清明提谢长顺就更加生气了,昨天他没见王清明就是因为谢长顺的原故。他现在已经和谢长顺撕破了脸,以后搞不好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老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尤其是在平城区这一亩三分地,谢长顺是一把手,如果他要不先给谢长顺一点颜色看看,等谢长顺下手恐怕一切都晚了。

    该怎么下手,这是一门学问,昨晚沈雄才几乎一夜未睡,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工夫不负有心人,沈雄才还真想到了一个主意,他把目标再次对准了薛飞。他不是不想直接拿谢长顺开刀,主要是考虑实际操作起来有困难,他手上也没有任何谢长顺违法乱纪的证据,对薛飞下手,足可以起到震慑谢长顺的目的,这就够了。

    沈雄才起初打压薛飞完全是因为叶良辰的授意,并没有个人恩怨,他相信那天晚上薛飞和徐婉芝并没有发生什么,毕竟徐婉芝也跟了他两年了,基本的信任还是有的。然而现实情况是两个人好像越走越近,薛飞和谢长顺的关系又非同一般,这就很难不牵扯到个人恩怨了。在沈雄才看来,如今即便没有叶良辰和谢长顺的因素,他也要收拾薛飞,他可不想让薛飞给他戴绿帽子。

    “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需要你去执行。”沈雄才拿起水杯要喝水,一看没水了,起身想去倒水,王清明紧忙上前拿过水杯倒了一杯水给沈雄才。

    “沈书记您说,我照做就是了。”王清明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沈雄才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把他的主意说了出来。

    王清明听了先是一愣,而后竖起大拇指,一脸钦佩地说道:“高,实在是高!沈书记,您这个主意让清明佩服的五体投地,一旦成功,那薛飞滚蛋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

    王清明的马屁拍的沈雄才很舒服,沈雄才得意地说道:“制不了他,我这个副书记岂不是白当了。清明,好好干,这次的事情办妥了,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王清明喜形于色:“沈书记您就瞧好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晚上,薛飞和徐婉芝约在了一家高档的餐厅见面,地方是徐婉芝选的,薛飞下班就直接过去了,结果等了好半天也不见徐婉芝的身影。

    刚要打电话,徐婉芝就来了,她脸上带着歉意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上班时徐婉芝的穿着很平常,头发盘在脑后,脸上化着淡妆,没什么称奇的。此时的她截然不同,明显是做了精心的打扮。

    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米色风衣,脱下后,里面穿的是一条黑色的无袖低胸长裙,说是长裙,也只是勉强能遮住膝盖而已。两腿尽裸,脚上穿的一双枣红色的尖头高跟鞋,鞋跟有七八公分高的样子。长发披肩,脸上的妆容要比上班时浓一些,整个人看上去非常有风情,只是在薛飞的眼里,她的风情之中裹带着几分风骚,气质并不高雅,风尘之气十足。

    此时节已近深秋,冰城早晚的气温已经很低了,徐婉芝敢这么穿,不知她是真不冷,还是假不冷,反正薛飞是打心底里替她冷。

    “没关系,徐科长快坐吧,想吃什么随便点,千万别跟我客气。”薛飞的眼睛没有过多的在徐婉芝身上停留,他叫过服务生,把菜单推到了徐婉芝的面前。

    徐婉芝对自己的穿着打扮很自信,见薛飞看她又马上把眼睛转移到了别处,以为是小男生的羞涩,心中玩味的同时,认为自己跑回家换衣服算是换对了,看来不管是老男人还是小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全吃这一套。

    “我肯定不会跟你客气的,我就是为了宰你来的。不过你对我的称呼能不能改一下呀。”徐婉芝笑着说道。

    “怎么改呀?”

    “在单位你叫我徐科长,现在下班了,就叫徐姐吧,我比你大,你叫我姐不吃亏。”

    叫姐明显比叫科长亲切,也更能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徐婉芝的用意薛飞心知肚明:“好啊,只要徐科长,不,只要徐姐你没意见,我是没问题的。”

    徐婉芝说宰薛飞不是随便说说的,她没有体现在菜上,而是体现在了酒上,她点了两瓶价值不菲的红酒。薛飞没有放在心上,他对钱的概念一向不是很强烈,而且他认为喝红酒就是要喝好一点的,太便宜的十有八九是勾兑的。

    一开始徐婉芝和薛飞没聊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徐婉芝一直在问薛飞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诸如他对冰城熟不熟,华清大学到底是什么样的,为什么要考公务员等等,薛飞知道这都是铺垫,虽然没什么兴趣,也都一一作答。

    等三杯红酒下肚以后,徐婉芝话锋一转,问道:“听说你和谢书记关系不一般,你们是亲戚吗?对不起,我这个问题问的有点冒昧,你要是认为不方便回答可以不回答。”

    一般人打探这种事情都会说的比较委婉,徐婉芝正相反,直接开门见山,不过薛飞倒是挺喜欢这种方式的,心说你终于要开始聊正题了,说道:“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和谢书记的关系不是亲戚却要胜似亲戚。他和我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当时他家里比较困难,我们家人给了他很多帮助,所以他一直对我们家人很感激。”

    薛飞和谢长顺的关系让徐婉芝有点没想到,她以为会是亲戚。谢长顺能在常委会上提薛飞的事情,足见谢长顺对薛飞的重视,确实达到了不是亲戚,胜似亲戚的程度。对于徐婉芝来说,薛飞和谢长顺是否是亲戚并不重要,只要关系牢靠就行。

    徐婉芝点点头,笑着说道:“没想到你隐藏的还挺深,要不是谢书记为你鸣不平,恐怕还不会有人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呢。”

    “谈不上隐藏吧,别人要是不问,我总不能自己到处说我和谢书记关系不一般吧。”薛飞确实没有刻意隐藏,不过他不希望别人知道他和谢长顺的关系也是真的,他不想让人觉得他没什么真本事,进平城区委靠的是谢长顺的关照。但不想归不想,如今他和谢长顺的关系还是被人知道了,他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说的也是,其实说到底还是你为人低调,要是换其他人,有这样一层关系,早就尾巴翘到天上去了。说正经的,以后你可得罩着我,我就跟着你混了。”徐婉芝半真半假地说道,她仍在试探薛飞。

    “徐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县官不如现管,在综合科你是我的领导,要说混,也是我跟着你混才是。”薛飞回答的很巧妙。

    徐婉芝呵呵一笑,心想这小子真不简单,不光人长的帅,说话也有水平,不仅巧妙的回避了她的试探,还说要跟她混,有点有意思。

    这时,徐婉芝的手机响了,她从包里拿出一看,眉眼之间有一丝不悦,随即又很快消失了。她没有接电话,将电话挂断后,就把手机关机了。

    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徐婉芝倒上半杯后再次发问道:“之前工作调整,很多人都觉得是有人在故意整你,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件事啊?”

    薛飞微微笑道:“我没觉得有人整我。虽然我一个人做了很多工作,可是在我看来,那都是对我的考验和锻炼。我来综合科时间不长,又没得罪什么人,怎么会有人要整我呢,这种假想不成立。”

    薛飞的回答不是徐婉芝想听的,她又说道:“也许你是间接的得罪了谁呢。”

    “间接?”薛飞做思考状想了想说道:“也没有吧。我平时在综合科的表现徐姐你是最清楚的,和其他人相处的都不错,跟其他科室接触的又不多,你说我能间接得罪谁呀,我想不到。”

    真是一个演戏高手,说出的话哪像是一个二十二岁的毛头小子,简直像个城府极深的老油条,徐婉芝对薛飞的兴趣更浓了。

    徐婉芝不相信薛飞会不知道是沈雄才在背后指使王清明整他,即使之前不知道,出了昨天常委会上的事情,他也应该知道了。在她面前装傻充愣,徐婉芝猜想可能是薛飞听说了她和沈雄才的关系,有所忌惮。

    事实的确如此,薛飞确实是忌惮徐婉芝和沈雄才的关系,徐婉芝的不停试探,让他不得不怀疑徐婉芝是沈雄才派来的,他要实话实说,话传到沈雄才的耳朵里,沈雄才搞不好还会想别的办法整他。尤其是现在沈雄才有所依仗,一旦搬出叶良辰,到时只怕谢长顺也无计可施。

    徐婉芝没有再就薛飞被整的事情说什么,她再次转移话题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薛飞摇头,“没有。”

    徐婉芝似乎不相信,追问道:“真没有?”

    薛飞笑了,“当然了,这种事没必要骗人。怎么,徐姐是想给我介绍女朋友?”

    徐婉芝笑而不语,不过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见两瓶红酒已经全都被消灭了,她招手让服务员又拿了一瓶。

    三瓶红酒薛飞也就喝了半瓶,剩下的两瓶半全都被徐婉芝喝了。红酒的后劲很大,很能喝的徐婉芝在离开餐厅时也有了几分醉意,站起身不知她是真没站稳,还是故意的,一下子就向薛飞倒了过去,然后就紧紧地搂着薛飞的胳膊。薛飞被她抱的很难受,又不好推开她,只能忍着。

    出了餐厅,薛飞想让徐婉芝自己打车回家,他怕再出上次的事情。徐婉芝不给他这样的机会,主动要求道:“薛飞,你送我回家吧,我有点喝多了。晚上女人坐出租车很不安全,我怕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徐婉芝都这么说了,薛飞无话可说,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他想让徐婉芝坐前面,或者自己坐前面,总之不想和徐婉芝一起坐到后面。徐婉芝却偏偏拉着他坐后面,他又偏偏没法拒绝。

    车上,徐婉芝的脑袋靠在薛飞的肩膀上,一只手环着薛飞的胳膊,另一只手看似无意地搭在了薛飞的大腿上,离薛飞的敏感部位很近。隔着裤子,薛飞能清晰的感受到徐婉芝手掌的温度。一侧头,又可以看到她半露的酥胸,加之身上香水和酒精夹杂在一起所形成的一种味道,使得薛飞在某个瞬间不由得心猿意马。

    徐婉芝绝对不是薛飞的菜,但薛飞终究是个男人,有时候一些反应不是来自于情感,而是来自于本能,是不受大脑控制的。好在薛飞的自控能力很强,他的反应也只是心里的,生理上并没有什么变化。

    到了徐婉芝家楼下,从车上下来,一双充满愤怒的眼睛就盯上了两个人。沈雄才气的身体发抖,怪不得不接电话,又把手机关机了,原来是和小白脸在一起。你们给我等着,有你们哭的时候。

    到了楼上,门一开薛飞就想走人,他怕徐婉芝会纠缠他。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徐婉芝这次对他纠缠的程度要远超过上次。

    徐婉芝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一把就将薛飞推进了屋里,随手关上门,薛飞刚要说话,她又将薛飞推靠在墙上,踮起脚尖就要亲薛飞。

    薛飞没见过这种阵势,更没想到徐婉芝会胆子这么大,受惊不轻,就想推开徐婉芝。

    徐婉芝哪里会放过他,双手搂住他的腰,这一刻两个人像是互换了性别,徐婉芝饥渴的更像是一个男人,薛飞则被动的像个女人。不过薛飞毕竟是个男人,他的力气不是徐婉芝能比的,他没有让徐婉芝得逞。

    用力分开徐婉芝的手,薛飞双手抓着她的肩膀,面露不悦之色:“徐姐,你别这样,你喝多了。”

    徐婉芝含情脉脉地看着薛飞,否认道:“我没喝多,我很清醒。薛飞,我喜欢你。”

    徐婉芝的表白让薛飞猝不及防,看到她一脸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假的,薛飞终于明白徐婉芝对他示好,以及多番试探他的真实目的了,徐婉芝是真的看上了他,当然,更看上了他和谢长顺之间的关系。那她和沈雄才呢?难道她要离开沈雄才?薛飞有点吃不准。

    本部来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