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谢长顺发火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早上王清明到办公室,还不等坐下,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品书网 徐婉芝见状,紧忙跟了出去。

    尾随王清明上了楼,看到王清明进了沈雄才的办公室,徐婉芝转身就回到了综合科。

    王清明知道沈雄才叫他过来干什么,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薛飞这小子是个工科男,我就故意让他负责写材料,没想到材料写的有模有样的,想挑毛病都挑不出来。信访工作做的也很好,这一点是我没想到的。”

    沈雄才在低头写着什么东西,一直没有抬头。听了王清明的话,他说道:“要怎么说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呢,肯定是有两下子的。”沈雄才像是写完了,放下笔,抬头看着王清明问道:“这么说,就没有办法了是吗?”

    “有,有办法,沈书记您就瞧好吧。”王清明紧忙说道。

    “嗯。办公室的于副主任马上就要调到区政府办公室那边做主任了,空出来的位置我看挺适合你的,你要努力啊。”沈雄才深知,想要让车跑的快,不给车加油是不行的,只有加满了油,才能风驰电掣。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会努力的。”王清明点头哈腰地说道。

    王清明所谓的有办法,无非就是继续给薛飞加担子,薛飞又不是三头六臂,他相信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薛飞负责的事情越多,显然就越容易出错,一旦出错,就可以抓住做文章了。

    随着工作量的不断增加,整个综合科的工作几乎都快要让薛飞一个人给承包了,就连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认为太过分了。碍于王清明的淫威,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偷偷摸摸的帮薛飞做一些事情,减轻一下他肩上的压力。

    薛飞倒还好,做事情始终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一句怨言都没有。他知道整他的人就等着他出错呢,那样就有理由收拾他了,而他要做的就是不让对方抓住他的任何把柄。

    原本在平城区委里除了综合科的人,没几个人认识薛飞,自从他负责的事情越来越多,加上他长的一表人才,又会说话办事,很快区委里的人就全都认识了他,但凡跟他打过交道的,都对他赞不绝口,可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换个角度想,薛飞被打压似乎也不全都是坏事。

    区委就那么一栋楼,薛飞在区委里出了名,作为区委一把手,谢长顺自然不会不知道,只是对于薛飞这种出名的方式他高兴不起来,相反还很恼火,一个电话就把区委办公室主任齐满意叫了过去。

    齐满意见谢长顺板着脸,猜想叫他过来一定没什么好事,便本能的谨慎了起来。他笑着说道:“谢书记你找我。”

    谢长顺也不拐弯抹角,直入正题问道:“你知道综合科有个叫薛飞的吧?”

    薛飞到综合科上班之前,谢长顺给齐满意打过电话,让他给薛飞安排住的地方,齐满意又怎么会不知道呢,“知道,华清大学毕业的,他可是咱们平城区委区政府里学历最高的工作人员,小伙子人长的好,说话办事也是一把好手,区委里的人都挺喜欢他的。”

    “是吗?我怎么听说综合科的事基本都在由他一个人负责啊?其他人在干什么?吃闲饭的吗?还是欺负他是新来的?”谢长顺一边拍着办公桌一边质问道。

    “这个……我不太清楚……”齐满意有些无言以对。

    “不清楚就去问清楚了。薛飞是个人才,能到我们平城区委当公务员不容易,我们应该爱护,不应该这么故意整他。记住我的话,在平城区委,我不允许有人勾心斗角,记住了吗?”谢长顺瞪着眼睛,吓得齐满意一激灵。

    “我记住了谢书记,我现在就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齐满意说完赶紧就出去了。

    谢长顺很少这么生气,尤其是在下属的面前,几乎就没有过。今天之所以如此震怒,是因为他听说是沈雄才在后面整薛飞,他不清楚薛飞和沈雄才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沈雄才动他的人就是不行。

    谢长顺和沈雄才一直不和,这是平城区委区政府人所共知的事情。按理说沈雄才没有资格跟谢长顺叫板,他不仅是副手,中间还隔着一个副书记、区长蔡维利,差着段位呢。可他就是喜欢处处跟谢长顺作对,区委里不管什么事,只要是谢长顺支持的,他一定是反对的,虽然绝大多数时候,谢长顺都是占据着上峰的,然而沈雄才就像是趴在脚面上的癞蛤蟆,不咬人膈应人,谢长顺早就想收拾他了,无奈一直没能抓到他的把柄。现在沈雄才居然打压起了薛飞,这是谢长顺绝对不能容忍的。

    齐满意在区委里是个老好人,谁都不得罪,不过谢长顺清楚,他向齐满意施压,齐满意就必然会去解决薛飞的问题,只要解决,沈雄才就会知道他的态度,这是他希望看到的事情,也是他发火的目的所在。

    如谢长顺所想,齐满意回到办公室就把王清明叫了过去。齐满意不敢怠慢,他从来没见过谢长顺发这么大脾气,他知道谢长顺为什么会这样,毕竟他是目前平城区委区政府里唯一一个知道薛飞和谢长顺关系不一般的人。

    对于薛飞被整的事情齐满意也有所耳闻,最近王清明总往沈雄才的办公室跑,他怀疑是沈雄才知道了薛飞和谢长顺的关系,然后指使王清明干的,不然就没法解释王清明为什么会突然给薛飞安排那么多工作了。他不明白王清明是怎么想的,薛飞来报道之前他就跟王清明谈过话,还特意提到了谢长顺,难道王清明没领会他的意思?同时他觉得沈雄才也不明智,一个升迁无望的区委三把手跟一个前程远大的区委一把手较劲,有什么好处?简直是自讨没趣,自取其辱。

    “齐主任,你叫我。”以往王清明见了齐满意总是眉开眼笑一副讨好的样子,自从和沈雄才搭上了关系,王清明对齐满意的态度就大不如以前了,这让齐满意感到很不爽,认为他是麻绳穿豆腐,提不起来的货。

    “王科长,你觉得你们办公室的薛飞是不是一匹千里马呀?”齐满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王清明问道,脸上没什么表情。

    突然被齐满意这么一问,王清明多少有些发蒙,他愣了一下说道:“当然是了,华清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称之为千里马一点都不为过。”

    “既然王科长也看出了薛飞的潜力,那么就该好好的做伯乐,好好的调教,而不是把所有重担全都让千里马驮着,再是宝马良驹,这么搞也是会累死的。”齐满意没好气地说道。

    “齐主任,你的意思是?”王清明听出了齐满意的语气不善,可是打压薛飞的事儿好像跟齐满意没有半分钱关系吧,他干吗要跳出来替薛飞拔创呢?

    “不是我的意思,是谢书记的意思。你们综合科对薛飞的使用谢书记感到很不满意,刚跟我发了一通火。谢书记是很少发火的,说明他很重视这件事,我不想跟你吃瓜落儿,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齐满意快要忍不住发火了,王清明的政治觉悟之底实在是超出他的想象。眼前有个薛飞不知道巴结,居然跑去巴结一个仕途走到了尽头的沈雄才,难怪三十多岁了才混个科长,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王清明心中一惊,不由得蹙眉,谢长顺怎么掺和起这件事了,难道薛飞和谢长顺的关系不一般?转念一想实际情况也许并非如此。谢长顺和沈雄才不和,搞不好谢长顺是借题发挥,想借着薛飞的事情敲打敲打沈雄才也未可知。

    打压薛飞的事情引起了谢长顺的注意和不满,接下来就不太好办了。

    来到沈雄才的办公室,王清明把齐满意找过他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跟沈雄才说了,“沈书记怎么办啊,现在谢书记插手薛飞的事了,咱们是不是先暂停一下,再从长计议?”

    “薛飞跟谢书记认识?”沈雄才凝眉问道,他对谢长顺插手薛飞的事情也感到很意外。

    “不知道,没听说过。”王清明看着沈雄才,他不知道沈雄才是否会往自己的身上联系。

    而沈雄才又怎么可能不往自己身上联系呢,他跟谢长顺不对付谁都知道,如果薛飞和谢长顺要是不认识,那么谢长顺过来插一杠子就一定是奔着他来的,他才不相信谢长顺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小小科员拔创动怒呢。想到这儿,沈雄才冷笑了一声,心说好你个谢长顺,想借着这种机会耍你书记的威风,你是打错算盘了,你以为老子会怕你吗?过去没怕过,现在老子就更不怕你。

    沈雄才不怕谢长顺不是因为他上面有人,恰恰是因为他上面没有人。从当年走上仕途,到如今官拜副厅级,沈雄才靠的都是自己,没有靠任何人。也正因如此,他在副厅这个级别上已经原地踏步了好多年,想再升一步始终没能如愿。考虑到自己五十五岁的年纪,沈雄才已经不奢望什么了,只求退休的时候能让他享受正厅级的待遇他就满足了。

    沈雄才和谢长顺其实并没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作对只因沈雄才心里不平衡。谢长顺比他整整小了五岁,已经是市委常委,正厅级了,他很不服气。在他看来,谢长顺不过是因为省里有人罢了,真要论能力,他是绝不在谢长顺之下的。由于想开了,对升迁没有了诉求,沈雄才对谢长顺自然也就没有了任何的忌惮,他本着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的态度处处跟谢长顺作对,他不想让谢长顺这个书记干的太舒服了。

    如今跟叶良辰搭上了关系,沈雄才的底气明显更足了,不仅对自己的仕途前景重新燃起了希望,对谢长顺也是更加不放在眼里了。林江省是叶向辉的天下,谢长顺的人再硬,还能硬过叶向辉吗?正愁找不到机会给谢长顺点颜色呢,现在主动送上门来了,他要是错过就太对不起谢长顺了。

    “薛飞现在的表现很不错,是否可以担当大任,我看还要再观察观察,就先别急着让他卸担子了,你说呢?”沈雄才笑里藏刀,王清明有点摸不准他的脉。

    “那齐主任要是再问起怎么办?”王清明不怕齐满意,他是怕谢长顺,如果谢长顺要是找他,事情就严重了。

    “他要是再找你,你就让他来找我,什么都不用跟他说。”沈雄才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别看沈雄才都这么说了,王清明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沈雄才不让步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可神仙打架,遭殃的是凡人,谢长顺是平城区的一把手,他不过就是个小科长而已,要是让谢长顺看他不顺眼了,他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吗?他只是想借沈雄才之势让自己的仕途再有些起色,真要是到头得了个相反的结果,就太犯不上了。

    王清明心里没底,不过他看沈雄才那么笃定,猜想沈雄才上面应该也是有人的,不然他一个副书记凭什么跟谢长顺叫板,显然心里是有底的。这么一想,王清明心情好了许多,他现在俨然已经站到了沈雄才一队,再想换队是不可能了,那样不仅会得罪了沈雄才,他也不敢保证换队之后就一定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既然已经选择了沈雄才,那就跟到底吧。政治很多时候不就是一种赌博吗,要是不敢赌,就干脆别在官场混了。

    谢长顺发现他找过齐满意之后,薛飞的工作并没有得到调整时,他的反应可想而知。薛飞的事情他是必须一管到底的,如果在平城区委,他连一个科员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薛飞会怎么看他?区委区政府的人又会怎么看他?他这个书记的威严又何在?他决定再上一个力度,他就不信沈雄才真敢跟他死磕到底。

    为此,在区委常委会上,谢长顺把薛飞的问题提了出来,他要让所有常委知道,在平城区他谢长顺才是一把手,谁都不能挑战他的权威。

    “正事说完了,下面说点闲事。最近我听说区委办公室出了一个名人,十项全能,做什么工作都有模有样的,人缘还很好。对了齐主任,他叫什么来着?”谢长顺看向齐满意问道。

    本部来自看书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