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打压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如月江南会所董事长办公室里,得知没有搞定薛飞,叶良辰非常震怒,“十来个人连一个人都没打过,反倒被收拾了,到底怎么回事?”

    钱焱战战兢兢地看了叶良辰一眼,又把头低了下去,“薛飞不是一个人,当时身边还有两个人。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叶良辰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摞文件就砸在了钱焱的脑袋上,他认为钱焱这是在找借口,“三个人就有理了?十来个人被三个人收拾了很露脸是不是?一群废物,这点事都干不明白,还他妈能干点啥。给窦肖龙打电话,让他给找一百人,现在就去把薛飞给灭了!”

    钱焱面露难色,他没有听从命令马上照办,而是说道:“叶少,我觉得这事儿咱们不能找窦肖龙。”

    叶良辰眼睛一瞪,钱焱马上又说道:“你要是吩咐窦肖龙去灭薛飞,他肯定会麻溜的就去办。可是你想想,怎么说薛飞也是国家公务员,又没犯什么王法,窦肖龙手下那些人多生性你又不是不知道,真要是兴师动众的找一百个人收拾薛飞,到时恐怕是要出大事的,虽然市局省厅都是咱们的人,但恶劣影响一旦要是传出去了,只怕到时会连累到叶书记啊。更何况这次过后,薛飞也一定更加警惕了,再想像这次这么对付他恐怕也不容易了。”

    叶良辰冷静下来想了想钱焱的话,认为有一定道理,要是因为收拾薛飞连累到他爸,或者连累到他都是不值当的。薛飞不过就是个芝麻大的东西,为了他大动干戈一是没必要,二来真要那么做好像也有点太看得起他了。

    叶良辰的处世哲学是,看高对手,就是贬低自己。作为省委书记的儿子,在林江省,他绝对有超过一百种方法去对付他的敌人,没必要用风险最大的一种,还是要以稳妥起见。

    “照你的意思这事就算了,就认怂了是吗?”叶良辰冷声问道。

    “当然不是,薛飞该整还是要整的,只是我们应该换个思路,换个方法。”钱焱不敢多卖关子,紧接着说道:“他不是在平城区委办公室工作吗,我们就找平城区委的人整他,钝刀子剌人要远比直接把他腿打折更能让他难受,叶少你说呢?”

    叶良辰一听,脸上的神情当即好转了许多,“这也是个办法。这件事还交给你去做,别再让我失望了。”

    钱焱立马表态道:“叶少你放心,你就看我的表现吧。”

    出了叶良辰的办公室,钱焱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开车去了平城区委副书记沈雄才的办公室。

    钱焱从沈雄才的办公室离开后,沈雄才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他的手心甚至都出了汗,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了。按下心中的喜悦,他把王清明叫到了办公室。

    王清明感到很意外,平常沈雄才连看都不多看他一眼,打招呼也只是用鼻子哼一下,今天怎么会把他叫到办公室来呢,太奇怪了。

    “沈书记,您找我。”王清明神情有些谄媚。

    “坐,清明,最近工作累不累啊?”沈雄才笑着问道。

    王清明不敢真坐,沈雄才的关心让他被宠若惊,忙说道:“不累,就算是累也是应该的,身为综合科科长,我的职责就是为党委领导服务,保证党委领导的工作,只有党委领导满意了,我的工作才算是合格的。”

    沈雄才听了他的话很满意,“说的好,如今像你这样有觉悟的年轻干部可是越来越少了。如果每个人都能像你这样,何愁我党的事业不会蒸蒸日上,我们这个国家不会繁荣发展啊。对了清明,你这个综合科的科长也干了好几年了吧?”

    “已经三年半了。”见沈雄才主动提起自己的职位,王清明不知他意欲何为,心情难道他是想提拔自己?

    “这么久了,那是该挪动挪动了。”沈雄才的话无疑是回答了王清明心中的疑问。

    王清明心中大喜,赶紧道谢:“谢谢沈书记赏识,我以后一定会更加努力工作,绝不辜负沈书记的期望。”

    “人尽其才,才尽其用是我党一贯的用人政策,你有这个能力,就应该到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上去嘛。看看到时哪里有合适的位置,一旦有我会在区常委会提出来让人担任的。”沈雄才话锋一转,说道:“清明,你们办公室是不是来了一个年轻人叫薛飞呀。”

    “是,有这么个人,没想到沈书记也知道他。”王清明还沉浸在被沈雄才看重的喜悦当中,突然沈雄才转换了频道,他有点跟不上频率。

    “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听说他可是华清大学毕业的。放眼全国,有几个华清大学毕业的会来当公务员啊,少之又少,能到我们平城区委工作,就更加难得了。他现在在综合科负责什么工作啊?”

    “主要负责档案管理。”

    沈雄才摆了摆手,“这哪行啊,担子太轻了,对于薛飞这样的人才我们必须要重视起来,不要担心他年轻没有工作经验,更不要害怕他犯错,一定要勇于让他挑重担,办大事,只有这样他才能早日成长起来嘛。我建议给薛飞增加工作量,记住,不要害怕他犯错,清明,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王清明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沈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从沈雄才的办公室出来,王清明满心疑惑,薛飞到综合科也没多久啊,沈雄才为什么要整他呢?想了又想,王清明想到了徐婉芝,顿时恍然大悟,他自认为想到了事情的真正原因,不禁暗自庆幸自己和徐婉芝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否则恐怕也会沦为沈雄才的整治对象。

    其实对于沈雄才为什么要整薛飞,王清明并不是太关心,他只关心自己怎么才能再往上爬一爬。过去想搭沈雄才这层关系都搭不上,如今沈雄才上赶着找上了他,这无异于天上掉馅饼,他必须要牢牢地抓住这次机会才行,这也许是他官场生涯中最重要的,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机遇了。

    薛飞,对不起了,只有整你我才能升职,你别怪我,要怪就怪沈雄才吧,谁让你和徐婉芝走的那么近呢,你这也是咎由自取。

    回到综合科,王清明便召集所有人开会,“从今天开始调整一下工作,以后写材料的事情全部交给薛飞来负责,高芳你去负责档案的管理工作,徐科长协助我负责科里的全面工作。另外信访工作以后也由薛飞来负责吧,孙柏薇你就负责各乡镇街道的上传下达工作吧。”

    王清明说完便出去了,办公室里的人全都呆愣不解的看着薛飞,薛飞自己也是晕头转向,一头雾水。

    徐婉芝觉得事情蹊跷,起身就追了出去,“王科长,怎么突然让薛飞承担这么重的工作啊?”

    王清明笑了笑,说道:“薛飞是华清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能力强就应该承担的更多,调整工作也是对他能力的信任和肯定,这也是领导的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领导的意思,哪个领导?办公室齐主任?还是……徐婉芝忽然想到了沈雄才,莫非是沈雄才因为她和薛飞走得近耿耿于怀,指使王清明整薛飞?看着王清明的背影,想到平常很少笑的他今天居然笑了,徐婉芝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

    “沈雄才,你实在是太过分了。”徐婉芝想去找沈雄才理论,可是没走出两步,她又站住了。她认为自己现在还不能去,去了沈雄才不仅不会承认,反而会打草惊蛇,还是先静观其变为好。

    中午吃饭,薛飞还在想调整工作的事情,坐在他对面的廖凡有点为他担心。

    “调整工作的事你怎么看?”廖凡问道。

    “我能怎么看啊,领导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呗。”薛飞叹气道。

    “你不觉得这工作调整的太异常吗?”

    “你是说有人故意要整我?”

    “你这是明知故问。给领导写材料的事不是谁都能干的,看着是个美差,想要领导满意没那么容易。况且你才到综合科几天啊,你大学又不是中文系的,就算是锻炼你,也不能一口气把所有写材料的活全都交给你啊,这不明显是要整你吗。信访的事就更不是人干的了,那个活最费力不讨好,现在让你负责这么两个事,以后有你受的了。”廖凡顿了一下,又说道:“你应该知道是谁在整你,老话说有主的干粮不能碰,看来所言不虚,真爱呀。”

    薛飞知道廖凡说的是沈雄才,但他却认为另有其人。他和徐婉芝没有任何超过工作以外的关系,他不太相信仅仅因为他和徐婉芝看似走的近,沈雄才就对他进行打压。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但他觉得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

    他认为叶良辰的可能性更大,之前派人偷袭他没有成功,对他的仇恨一定更深了,作为省委书记的儿子,不达目的又怎会轻易罢休呢。改变策略,在工作上对他施以重手,这对于叶良辰来说简直是小事一桩,但是不是找的沈雄才他就不知道了,反正他不相信会是王清明,一个小科长绝对是入不了叶良辰的眼的。

    不管是谁,不管怎么整他,薛飞都已经打定了主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他在工作上不出任何问题,不被人抓住把柄,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一直准点下班的薛飞从今天开始就不得不加班了,所有的材料全都交给他写,这是一个不小的工作量。

    下班后,综合科的人陆陆续续全都走了,徐婉芝有心留下帮薛飞分担一部分工作,又担心这样会招来沈雄才更疯狂的打压,无奈只好也下班了。

    到了晚上八点钟,薛飞伸了个懒腰,总算是把明天需要的材料给写完了,审核了一遍确认无误后,他猛然想起了住院的栾凤,糟糕,怎么把那个丫头给忘了,估计都饿坏了吧。收拾了一下东西,薛飞就赶紧打车去了医院。

    买了吃的走进病房,发现栾凤居然不在,问其他病床的人说没注意,半天没看到了,不知道去哪儿了。

    来到护士站,薛飞找到负责栾凤的护士问道:“你好,我问一下,502病房的栾凤人去哪儿了,她不在病房。”

    护士微皱了眉说道:“她回家了,说是家里有事,晚上必须回家,白天再过来,已经都两天了。哪有这么住院的,以为住院是上班呢。”

    回家了?住院都不跟家里人联系,怎么会回家了呢,栾凤一定是说了谎话。走到一边给栾凤打了个电话,提示已关机,薛飞一琢磨,离开医院就去了之前栾凤上班的酒吧。

    本来今天因为调整工作的事情薛飞心气就不太顺,进了酒吧一看,他更是火冒三丈,栾凤果然又跑来推销酒了,他气的身体直发抖。

    “把这瓶啤酒喝了,喝了我就再要一打啤酒,不喝就算了。”一个一头红毛的小子把一瓶啤酒递到栾凤的面前,邪笑着说道。

    “大哥,我……”栾凤不等说出下面的话,红毛小子手中的啤酒一把就被过来的薛飞给抢走了。

    看到薛飞,栾凤瞬间就愣住了,红毛小子不干了,他起身不满地质问道:“你谁呀?你知不知道……”

    薛飞把手中的啤酒往桌子一摔,就听“啪”的一声脆响,酒瓶折成了半截,啤酒顿时撒了一地。薛飞的眼睛红了,他用手中的半截酒瓶抵住了红毛的脖子,红毛马上就认怂了。

    “大哥,别,别激动,我态度不好,我错了,你千万别动,放过兄弟一马。”红毛举起双手求饶道。

    薛飞把酒瓶往地上一扔,拉着栾凤的胳膊走出了酒吧。

    本書源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