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初到综合科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三月初,薛飞报了名,选择的职位是冰城市平城区区委办公室综合科科员,这是谢长顺让他选报的。

    四月上旬,薛飞到冰城参加了公务员笔试考试,四月底成绩出来了,满分二百分,他得了一百七十六分,成功取得面试资格。

    六月底,薛飞通过了面试,正式的成为了一名国家公务员。其实面试就是走个过场,谢长顺早就安排好了。

    打点行装,准备去冰城的前一天晚上,张凤霞做了一大桌子菜,薛慧一家三口,薛岩两口子也都来了,既是祝贺薛飞成功考上了公务员,同时也是给他送行。

    饭桌上,薛慧和薛岩说了很多勉励的话,诸如要好好表现,一定跟同事处好关系等等。张凤霞说的都是注意身体的话,有时间叫他多回家看看,只有薛仁贵什么都没说,只顾着一个人在那喝酒。

    到了冰城,薛飞先去了谢长顺家,谢长顺两口子非常热情的招待了他,考虑到他以后就要在冰城工作了,儿子和女儿都在外地,一年到头也就是过年才会回来看看,家里住的下,于金芬便说道:“小飞,你就在家里住吧,就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在家里什么样在这儿你就什么样,想吃什么你就说,于阿姨跟你做。你要住进来家里也能热闹一点,不然平时太冷清了。”

    谢长顺也愿意让薛飞到家里来住,“没错,就在家里住吧,跟我们要是见外的话,那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薛飞看的出来,他们两口子是真心想让他过来住,心里不禁有些感动,只是他不可能真的过来住,“谢叔叔,于阿姨,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过来住就算了。你们别生气,我可不是拿你们当外人,在我的心目中,你们就跟我爸妈是一样的,我不想过来住主要是因为我这两年在京天工作,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住了。再有我也是成年人了,将来是要顶门立户的,总在长辈的庇护下哪行啊,必须得提前锻炼锻炼,学会自食其力才行,你们说是不是?”

    薛飞不想在谢长顺的家里住主要是觉得不太方便,不管关系怎么好,毕竟不是自己的父母,谢长顺又是大领导,在他的面前是不可能真正像在家里那么轻松随意的,恐怕处处都要谨小慎微,薛飞实在是不喜欢那样的生活,只能婉拒他们的好意。

    于金芬听了薛飞的话看了看谢长顺,谢长顺猜得出薛飞的心思,他能理解年轻人喜欢独立自由的生活空间,也就没有勉强,“那就去区委宿舍住好了,我明天叫人给你安排。”

    转天,薛飞去了平城区委办公室报道,办理了相关手续,薛飞随即就见到了他的顶头上司,综合科科长王清明。

    王清明三十岁出头的年纪,个子不高偏瘦,脑袋上的头发很稀疏,一双三角眼最为引人注目,看人的眼神总显得很迷离,好像眼睛里藏了很多秘密一样。

    “王科长你好,我是薛飞,是个新人,工作上没什么经验,以后还得劳烦你多多关照,帮助我进步。”薛飞伸出手恭谨地说道。

    “嗯。走吧,我带你去办公室和其他同事见个面。”王清明蜻蜓点水式的同薛飞握了下手,脸上没什么表情,一点也看不出对新同事的热情和欢迎。

    在和薛飞见面之前,王清明刚刚从办公室主任齐满意那里出来。齐满意告诉他今天薛飞要来报道,还说薛飞是华清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是个人才,一定要好好培养,然后给了他一把区委宿舍的钥匙,让他交给薛飞。

    平常区委办公室来新人,齐满意从来没有特意找过哪个科室的负责人专门聊过,他这次找王清明,是因为一早他就接到了谢长顺的电话,电话里谢长顺没多说什么,只说办公室今天要来一个叫薛飞的新人,叫他给安排个住的地方。锣鼓听响,说话听音,谢长顺能专门给他打电话给一个新人安排住的地方,说明谢长顺跟薛飞的关系不一般,所以他自然是要重视起来的。他以为他跟王清明聊过以后,王清明能领会他的意思,而实际情况却刚好相反。

    王清明没听出齐满意话里的意思,他认为齐满意找他谈话是因为薛飞是华清大学毕业的,他甚至觉得齐满意有点多此一举。官场讲究的不是学历,是靠山,有靠山什么都好办,没有靠山别说是华清大学毕业的,就算是哈佛大学毕业的也没用,所以他没有对薛飞重视起来。

    薛飞没有放在心上,他能理解王清明,他就是个新人,王清明怎么说也是他的领导正科级,犯得着跟他表现的格外热情吗?又或许王清明就是这样一个人,跟谁都是这副样子。

    薛飞没来之前,综合科一共六个人,一个正科长一个副科长,四个科员,在王清明的介绍下,薛飞跟每个人打了个招呼,就算是认识了。

    介绍完,王清明给了薛飞一把区委宿舍的钥匙,然后就走了。

    薛飞来到座位刚坐下,徐婉芝就过来了,她不错眼珠的打量薛飞,眼神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贪婪。前几天她就听说要来一个新人,没想到不仅年轻,长的又高大又帅气,简直像个电影明星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的脑子里出现了沈雄才的身影,并不由自主的将他和薛飞进行了一番对比。结果是沈雄才那个老家伙就算是回炉重造恐怕也比不上薛飞半分。

    薛飞站起身看着打量他的徐婉芝并没有多想,笑着问道:“徐科长你有事?”

    徐婉芝是综合科的副科长,听到薛飞的话,她马上回过了神,知道自己刚刚失态了,脸上有些微热,“你刚来,对科里的情况还不了解,先看一些资料熟悉一下,然后再慢慢开展工作。”

    “我知道了,谢谢你徐科长。”薛飞对徐婉芝的第一印象很好,不仅是因为她人长的颇有几分姿色,重要的是她一脸和气,给人一种很和善,很好接触的感觉。不像王清明,给人的感觉正好相反。

    中午休息,薛飞拿着行李去了宿舍。

    区委宿舍是一排六加一的楼房,就在区委区政府的后面,虽然外表看上去有些老旧,但是楼道里面倒是很干净。

    薛飞的宿舍在3栋3单元402室,开门进去一看,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装修的不错,也很整洁,各种家用电器也是应有尽有,薛飞对这种居住条件很满意,没想到会给他安排这么好的地方,还是一个人住,实在是太棒了。

    住的问题谢长顺给解决了,吃饭的问题薛飞只能自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他就下楼吃饭去了。

    在区委宿舍的对面有个面馆,薛飞进去点了一碗面和一瓶汽水,正吃着的时候接到了曲媛媛打来的电话。曲媛媛原本是想晚上和薛飞一起吃饭的,庆祝薛飞正式成为了公务员,不想台里临时有事,安排她出差,她只能服从台里的安排,等回来后再把饭给补上。

    晚上临下班,薛飞又接到了路涛的电话,说他已经安排好了饭店,叫薛飞下班后直接过去。

    路涛安排的饭店还是之前过年时安排的那个高档饭店,只不过不是在雅间,而是在大厅。过年时有雅间是因为吃饭的人少,现在饭店恨不得天天爆满,正赶上饭口,大厅能有个地方就算是运气好了,所以路涛就安排在了大厅。

    薛飞对于再次安排在这个饭店吃饭很不满意,他觉得路涛太客气了,根本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到这么贵的地方来吃饭。路涛看出薛飞不高兴了,他笑说主要是为了庆祝薛飞第一天上班,不然他才不会选这么贵的地方呢,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薛飞以为吃完饭就拉倒了,没想到路涛又拉着他去了KTV,虽然他不大想去,可是架不住路涛连拉带拽,想想又是为了给他庆祝,就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路涛天生五音不全,但又偏偏是一个特别喜欢唱歌的人,只是他唱的很享受,对于别人来说却是一种煎熬。薛飞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正好也想上厕所,就开门出去了。

    上完厕所往回走的时候,看到一个包房的门忽然开了,就见一个服务员装扮的女孩挣脱着想往出走,两个小子则使劲往里面拉她。

    “你们放开我!”女孩恼火地说道。

    “你不是想卖酒吗,只要把我们叶少陪好了,你的酒我们叶少全都包了。”其中一个小子一脸猥琐地说道。

    “我不卖了,你们放开我!”

    “你说不卖就不卖啊,告诉你,我们叶少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别不知好歹。”

    “呸!我不稀罕!”女孩见对方不松手,抬腿就狠狠地踩了其中一个小子的脚,疼的他“嗷唠”一声叫唤,就像猫被踩了尾巴似的。

    “妈的,给脸不要脸!”另外一个小子抬手就朝女孩的脸扇了过去,就在快到打到女孩脸的时候,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腕,他挣脱了两下愣是没有挣脱开。

    “你他妈谁呀?别多管闲事知道吗!”小子恶狠狠地瞪着薛飞警告道。

    薛飞甩开他的手,一把将女孩拉到自己的身后,毫无畏惧地说道:“你一个男人对女人下手,有点太不爷们了吧,有事不能好好说吗。”薛飞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只是他非常反感男人打女人,没法坐视不管。

    “哎呦,跑出来一个英雄救美的,精彩,真是精彩啊!”一个男的从沙发上站起身,一边拍着手一边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两个人。走到薛飞面前,他冷笑了一声,气焰十分高傲和嚣张。

    这个男的三十岁左右,身高中等,长相还算英俊,皮肤也很白,身上穿着一身名牌,可惜没有一点高贵的气质,左耳上戴的钻石耳钉倒把他显得痞气十足。

    薛飞在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打量薛飞,眼神里充满了蔑视。他双手插进裤兜,一副很拽的样子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薛飞不屑地摇摇头,“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们走。”薛飞拉起女孩的手要走,对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今天惹了我了,我就要让你知道知道我是谁!给我上,打残他!”

    一声令下,四个人就向薛飞冲了过去,薛飞把女孩往旁边一推,便和四个人打在了一起。

    薛飞从小到大都是个好孩子,从来没打过架,但并不意味他不会打架。程前有四个贴身保镖,都是退伍的特种兵,薛飞给程前当了两年的司机,平时没少跟四个保镖学习拳脚功夫,打武功高手薛飞肯定不行,要是打没功夫的,一般人还真不是他对手。

    几乎是三拳两脚,薛飞就把四个人给打趴下了,正在气头上的他刚想奔耳钉男去,想顺便也给他一点教训的时候,路涛过来拉着他的胳膊喊了一声“快跑”,他就被路涛给拉跑了。

    出了KTV,拐弯抹角的跑了很远才停下来,两个人全都气喘吁吁,蹲在地上只顾着大口呼吸,谁也说不出话来。

    半天,气喘匀了,路涛面色凝重地看着薛飞说道:“你可真行,上个厕所的工夫都能招上事,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摊上大事啊!”

    薛飞眨了眨眼睛,觉得路涛有点言重了,“哪有那么夸张啊,不就是几个流氓吗,还摊上大事,能有多大的事啊。”

    “多大的事?你知道戴耳钉的那个人是谁吗?”

    “不知道啊,谁呀?”

    “他叫叶良辰,人称‘林江第一少’,他爸是叶向辉。”

    叶向辉?薛飞顿时心中一惊,难道是省委书记叶向辉?见路涛如此严肃郑重,他知道一定是了。

    一时间,薛飞多少有些后怕,庆幸刚刚自己被路涛拉跑了,没有打到叶良辰,如果他真把叶良辰给打了,恐怕今天既是他政治生涯的开始,也可能是结束的日子,真的是太险了。

    路涛没想吓唬薛飞,他只是想提醒薛飞别多管闲事,见薛飞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又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了,你不是没打到他吗,我估计他也不会死乞白赖的到处找你的。就算是真找你他也不好找,冰城将近一千万人口呢,他又不知道你是谁,上哪儿找你去呀。”

    路涛也很庆幸,庆幸自己见薛飞迟迟没有回去出来看了一眼,也庆幸自己认识叶良辰,如果他要是没出来,或者不认识叶良辰,今晚就麻烦了。

    在《新晚报》做了两年记者,路涛对叶良辰在冰城的各种事迹还是比较了解的。他仗着自己老子是林江省一把手,到处惹是生非,胡作非为,为人又睚眦必报,得罪过他的人,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薛飞要是被他给逮到了,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又缓了缓,见时间不早了,路涛就走了。薛飞也准备走人,这时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女孩,仔细一看是那个在KTV的女孩,心想她什么时候跟过来的?

    其实女孩是跟着他们一起跑过来的,见他们俩在说话,女孩就没有过去,这会儿见路涛走了,女孩才来到薛飞身前。

    在KTV里薛飞没有顾得上看女孩的模样,此刻定睛一看,长的还真是漂亮。

    她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的年纪,身材高挑,有些清瘦,但丝毫不妨碍她生的前凸后翘,这样的身形似乎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可落在她的身上,又会给人一种弱不禁风,让人见了就会产生怜爱的感觉。

    俊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青涩和稚嫩,相反倒有几分不属于她这个年龄该有的世故和成熟。她那一双不算大却炯炯有神的眼睛中,亦没有少女的清纯柔情,有的是刚毅坚定,和些许若有若无的无奈。

    这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她的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

    “你怎么在这儿?”薛飞问道。

    “我是过来谢谢你的,谢谢你救了我。”女孩真诚地说道。

    “不用客气,要是没事我先走了。”薛飞刚要走,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说道:“那个KTV你以后还是不要去了,那些人保不齐到时还会去找你的麻烦。”

    “嗯,我听你的。”女孩淡淡一笑,乖巧地应允道。

    薛飞走出很远后,回头一看,女孩还站在那里。女孩冲他摆了摆手,他没有回应,回过头继续朝前走了去。

    虽然差一点惹下塌天大祸,但对于救女孩这件事薛飞一点不后悔,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救的,他就是看不惯恃强凌弱,看不得男人欺负女人。

    本書首发于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