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此仇必报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是菲没有在京天给薛飞打电话,而是到了正州以后才给薛飞打电话。

    薛飞对于不熟悉的号码一律不接,他手机里没有存是菲的号码,也不知道是菲的号码是多少,所以就没接是菲的电话。

    是菲见薛飞不接电话,就去了南河省委找薛飞,除了自报名号之外,还说有要事跟薛飞说,叫薛飞务必见她一面。

    薛飞得知是菲又来见他,感觉很奇怪,难道又是为了荣家进军南河的事情而来?

    见与不见薛飞有点犹豫,最后还是决定不见了,就让下面人回复没时间。

    是菲为井甜的事情而来,见不到薛飞她没法跟井甜交代,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就连着每天都去南河省委找薛飞。

    “要不我告诉下面的人,要是她再来,就不用向上通报了。”龙一说道。

    薛飞想了想说道:“让她进来吧。”

    薛飞想起了之前他在当省长时,是菲为了见他,在省政府大门口拦车的事情。可以说早就领教过了是菲不达目的不摆休的性格,为了避免再出现那样的事情,薛飞觉得还是见她一面吧,不然每天都来找影响也不好。

    时间不长,是菲出现在了薛飞的办公室里。

    “当了封疆大吏就是不一样啊,越来越难见了。”是菲阴阳怪气地说道。

    薛飞面无表情:“有事你就快说,我很忙。”

    “好,那我就直说吧。你打算怎么处理井甜的事情?”

    薛飞一愣:“你认识井甜?”

    “我是她表姐。”似乎是怕薛飞不知道井甜的真实身份,是菲又近一步说道:“她爸叫荣易。”

    薛飞心里一惊,井甜竟然是荣易的女儿?那也就是说井甜是荣家的人了。

    “她随母亲姓?”

    “没错。他们家两孩子,一男一女,男孩随父亲姓,女孩随母亲姓。”

    薛飞百感交集,不仅脑子也有点乱,还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是菲注意到了薛飞的脸色和眼神有所变化。她说道:“井甜只有两个要求,跟你结婚,把孩子生下来……”

    “不可能。”薛飞不假思索,态度非常坚决:“我不可能娶她,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从决定娶何苗那天开始,薛飞就没想过要和她离婚。这么多年来,虽然身边来往的女人不计其数,薛飞对何苗的感情也从未变过。何苗可以说是薛飞心目中的红旗,哪怕外面彩旗多么炫丽,都无法取代红旗的位置。

    欧阳锦绣和凌梓玥都没能让薛飞离婚,井甜就凭怀孕又怎么可能让薛飞离婚。

    “你不想娶她,你为什么要和她上床?为什么要让她怀孕?你知道你作为一个男人,这样是很不负责任的吗?你知道怀孕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吗?这件事对井甜的打击非常大,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她肚子里怀的了是你的孩子,你对她不闻不问,你还是个人吗?”是菲愤怒地指责道。

    薛飞知道自己理亏,所以沉默不语。

    是菲话锋一转,说道:“当然,我也能理解你的难处,你处在这个位置,离婚结婚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非让你离婚娶井甜确实有点为难人,所以我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薛飞抬头看着是菲,等着听她下面的话。

    “你和井甜各退一步。我可以劝她,让她放弃和你结婚的想法,但孩子必须得要,而且你要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同时你作为补偿,支持荣家到南河搞投资开发。”是菲说道。

    各退一步的这种做法是菲并没有跟井甜说,是她自己的主意,而且是听到井甜怀的是薛飞的孩子以后,脑子里就有了这个主意。

    是菲觉得薛飞能否同意是最关键的,至于井甜,她可以不同意,但她怀孕的事情要是让家里其他人知道了,最后在家族利益面前,井甜最终也只能选择让步。

    只是是菲的话音未落,薛飞就表明了他的态度:“支持荣家到南河投资的事情我做不到。”

    不结婚生孩子这件事薛飞能接受,他一直都在做这样的事情。但支持荣家到南河投资的事情他真是做不到,或者说他不想这么做。虽然他一直不是很愿意帮欧阳家整荣家,可问题是他已经帮了,说难听点已经上了贼船了,到这会儿再改主意,他不仅没法跟欧阳家交代,同时还会得罪了欧阳家,何必呢?

    既然一开始就做了“坏人”,那就只能“坏人”做到底了。

    是菲蹙眉道:“这对于你来说可是最好的选择了,如果你明智的话,你不应该放弃。”

    “不结婚生孩子,我出抚养费,这都没问题。其他的一律免谈。”薛飞再次重申自己对井甜怀孕一事的态度。

    是菲怒火熊熊地问道:“你是不是真以为荣家很好欺负呀?”

    “我的态度你已经知道了,麻烦你回去转告井甜。如果她能接受那为最好,如果不能接受,我也没有办法。你还有事吗?要是没事我就不送了。”薛飞说完就低头看起了办公桌上的文件。

    是菲攥着拳头发着狠说道:“薛飞不行,咱们走着瞧!”

    是菲走后,薛飞心里一直惴惴不安,这是他以往所没有过的。

    之前帮着欧阳家整荣家,现在井甜又怀孕了,荣家能放过他吗?

    不过转念一想,荣家虽然贵为京天三大家族之一,可是好像他帮着欧阳家整荣家,荣家也没把他怎么样,他在南河一直干的是顺风顺水的,薛飞心里稍微安稳了一点。

    但心里不禁有疑问,难道荣家只是徒有其名,背景并没有深到可以动他的程度?还是不动他另有原因呢?还是与凌中原和何清毅有关呢?

    薛飞百思不得其解。

    是菲怒气冲冲的回到京天后,第一时间就去了荣易的家里。

    荣易在家,是菲跟他打了个招呼就匆匆上楼去了。

    荣易见是菲面色严峻,心想这丫头怎么了?

    是菲把他去正州的情况跟井甜说了,包括薛飞帮着欧阳家整荣家的事情也说了,井甜听了气愤难当。

    “接下来该怎么办啊?”井甜六神无主地问道。

    生气归生气,孩子还在肚子里呢,他会一天天长大的,所以当下时间对于井甜来说是最重要的,她必须尽快把孩子的事情解决了,否则她早晚会崩溃的。

    “我觉得应该跟你爸妈说。”是菲说道。

    井甜惊愕地看着是菲:“这……这能行吗?”

    是菲反问:“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井甜无言以对。

    是菲愤恨道:“你放心吧,谁都不会责怪你的,因为错不在你,而在薛飞。你爸妈他们阅历丰富,告诉他们可以让他们给你出主意,毕竟怀孕不是小事,你说呢?”

    井甜思忖半天,重重地叹了口气,心想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

    可井甜不愿直接去跟她爸妈说,她总觉得未婚先孕这种事发生在她的身上很丢脸,她没有勇气,也没有脸面去跟家人说。

    是菲走了以后,井甜马上就把房门给反锁了。

    是菲来到楼下,见荣易和井一秀都在客厅,就把井甜怀孕的事情,以及薛飞不愿意负责的事情全都说了。

    井一秀听了脑袋一片空白,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而荣易则像一颗炸弹,是菲这把火一点,瞬间就引爆了,把茶几的一个空杯子,扔到地上摔了个稀碎。

    井一秀回过神,起身就要去楼上,她才明白是菲为什么这段时间会如此反常。想到女儿竟然承受了这么大的一个事情,井一秀心里就像针扎一样难受。

    “舅妈,你还是先别上去了,甜甜她之所以一直没有跟家里说,就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由我来帮她说这件事情也是迫不得已。您还是先让她一个人呆着吧。”是菲拉住井一秀的胳膊说道。

    井一秀坐在沙发上,掩面而泣。

    “薛飞他不仅帮着欧阳家整咱们,现在又欺负到甜甜身上了,我认为这都不是欺人太甚的问题了,简直是骑在脖子上拉屎。”是菲看着荣易说道:“二舅,如果咱们再不给薛飞点眼色看看,以后荣家还能称作是三大家族之一吗?荣家人以后还有脸出门见人吗?我们非得被别人笑话死不可。”

    荣易一句话没说,他怒冲冲的就上楼去了。

    到楼上换了一身衣服,荣易来到了井甜房间的门口,说道:“甜甜,你不用伤心难过,爸爸一定会替你出这口气的。不让那个姓薛的付出惨痛的代价,我们就不是荣家人。”

    从楼上下来,荣易说道:“菲菲,走,跟我去见你大舅。”

    是菲一听,心中一喜,心说薛飞,你就等着倒霉吧。

    两个人出了家门,乘车直奔二环路而去。

    晚上九点多钟,荣易和是菲见到了京天一号首长。

    荣易坐在椅子上没有动,脸色非常难看。

    是菲则站起身扑向了总书记的怀里,撒娇道:“大舅,我想死你了。”

    总书记笑着拍了拍是菲的肩膀,然后上下打量是菲:“我这大外甥女长得越来越漂亮了。怎么样,最近工作顺利吗?”

    是菲乖巧的点了点头:“一想到大舅这个榜样,我每天工作起来就动力十足。”

    总书记哈哈大笑:“你这丫头的嘴是越来越甜了。”

    总书记注意到了一边的荣易,他对自己这个弟弟是非常了解的,见他今天这副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而且事情还不小。

    “你二舅怎么了?”总书记看着是菲问道。是菲跟着荣易来的,说明是菲一定也是知道其中情况的。

    不等是菲说话,荣易开口说道:“菲菲,你跟你大舅说说吧。”

    是菲看了荣易一眼,正色道:“甜甜怀孕了……”

    总书记听了是菲的话,眉头紧锁,脸色铁青,坐在椅子上不语。

    荣易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之前我来找你,我说薛飞帮着欧阳家整咱们荣家,不能让这个小子当南河的一把手。当时你说薛飞是个难得的好苗子,有能力有魄力,叫我不要为了一己私仇而毁了一个前途远大的年轻干部。结果现在怎么样,都欺负到甜甜的身上去了,而且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作为男人,这叫没有担当,没有责任心。作为一个领导干部,这叫乱搞男女关系,严重违反了党纪。”

    荣易站起身说道:“这件事你看着办吧,如果你还想继续护着薛飞我也没有办法,但有两点你要清楚。第一,荣家以后会被人看不起。第二,甜甜以后不会再管你叫大爷。”

    说完,荣易就一阵风似的走了。

    是菲起身说道:“薛飞确实很过分,给他点教训是有必要的。不过也要考虑甜甜的感受,我看她要孩子的态度挺坚决的,一个孩子要是没有父亲,会非常可怜的。”

    是菲说完也走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