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不死心的井甜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井甜每天都会给薛飞打电话发信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而薛飞始终拒接拒回复。

    为了能够见到薛飞,其实井甜在脑海里想了无数种办法。比如去南河省委找薛飞,等薛飞下班的时候拦住薛飞的车。或者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开个新闻发布会,对外公布她和薛飞的事情。她甚至还想过在南河省委的大门口用自杀的方式逼薛飞出来见她。可是思来想去,她都觉得不靠谱,真要去南河省委找薛飞,恐怕见不到薛飞,就会先被警察带走。至于对外公布,她真是没有那个勇气,因为她在娱乐圈有今天这个成绩,是她个人以及很多人共同努力才有的结果,如果她对外公布,毁的不仅是她自己,还会影响到很多很多人,她不能那么自私。

    怎么样都不行,井甜在酒店的房间里心急火燎,度日如年,眼泪都快哭干了。

    就在觉得已经无计可施的时候,井甜忽然想到了薛家强,就给薛家强打电话,可是怎么打薛家强都不接,井甜就离开正州回了京天。

    京天一號的包间里,薛家强进了屋,笑着问道:“华哥,好久没见了,找我什么事啊?”

    华哥是娱乐圈里的大佬级人物,是井甜经纪公司的老板。

    华哥说道:“不是我找你,是甜甜找你。”

    薛家强一愣,警惕的左右看了看:“你在电话里怎么没说呀?”

    华哥说道:“甜甜不让我说呀,她说想给你一个惊喜。你要过生日了?我记得你生日都过去了呀。”

    华哥的话音未落,井甜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了,浑身带着杀气,嘴角挂着冷笑:“强哥,感受到我的惊喜了吗?”

    薛家强心里一紧,但面部表情很自然,笑着说道:“感受到了,每次见到你,你都会给我焕然一新的感觉。”

    井甜白了薛家强一眼,看向华哥说道:“华总,谢谢你帮忙。我有事情要跟强哥单独聊聊。”

    华哥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起身说道:“行,你们俩。家强,改天找个时间咱们聚一下啊。”

    华哥走了以后,包间里就只剩下薛家强和井甜两个人。

    “想要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啊。”井甜阴冷地说道。

    井甜回到京天后让好多人给薛家强打电话,约他出来,薛家强都说没时间。最后没办法,只好把华哥抬了出来,她知道薛家强肯定是要给华哥面子的。

    “我最近确实有点忙。”薛家强坐下来问道:“找我什么事啊?是不是那部新戏的事啊?你放心,我都说了,女一号肯定让你演,你……”

    “你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找你干什么你不知道吗?”井甜打断道。

    “不是演戏的事吗?那是什么事?”薛家强一脸茫然。

    “演戏是我的专业,你就别再跟我演戏了。赶紧让我尽快见到薛飞。”井甜用命令地说道。

    “我可以把他的手机号告诉你……”

    “我要见到他人,立刻马上!”

    薛家强面露难色:“这可有点为难我了,别说让他马上出现在你面前我做不到,你就是让我再陪你去一次正州我现在都做不到。现在年底了,各种事情特别多,我不是不帮你,真是特别忙。”

    井甜吼道:“你别跟我扯那么多没用的,马上让我见到薛飞!”

    薛家强脸色一下子撂了下来,不悦道:“你跟谁说话呢?别太过分了知道吗?”

    “我过分?”井甜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笑了笑:“我有你过分了吗?你帮着薛飞合谋算计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告诉你薛家强,你比薛飞更可恶,因为没有你,他根本就不会得逞!”

    这是井甜是真心话,因为如果没有薛家强,她根本也不可能与薛飞有任何近距离的接触。不与薛飞接触,自然也就不会有现在的烦心事。所以薛飞可恨,薛家强则要加一个更字。

    薛家强当然不会承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一直是拿你当自己的妹妹,当做好朋友。你和薛飞之间发生了什么,那是你们俩的事情,跟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如果薛飞真对你做了什么,你可以选择报警,你找我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别说薛飞是南河的省委书记,就算他不是,我没理由,也做不到让他跑到京天专门来见你。他凭什么听我的?”

    薛家强站起身,意味深长地说道:“退一步海阔天空,步步紧逼对谁都没有好处。我还有事,改天有时间咱们再约吧。”

    薛飞早就料到了井甜会再去找薛家强,所以事先他就给薛家强打了电话,如实的把井甜怀孕和逼婚的事情跟薛家强说了,并告诉他不要搭理井甜,就让她自己折腾,等她折腾一段折腾不出什么来,她就该消停了。

    薛飞发了话,薛家强哪敢不听,所以井甜给他打电话他才没接,只是井甜也够鬼的,他没想到井甜会让华哥约他。不过不管怎样,这件事他是必须置身事外的,而且他也相信井甜闹不出什么来,毕竟井甜是公众人物,薛飞也不是一般人。

    瘫坐在沙发上,井甜眼神空洞,一脸绝望。

    对井甜来说,薛家强是她最后的办法,连薛家强都不帮她,她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蓦然,井甜趴在沙发上就“呜呜”哭了起来……

    “二舅妈,你这么着急叫我过来什么事啊?”是菲看着井一秀问道。

    井一秀满脸焦急之色,握着是菲的手说道:“菲菲,你妹妹前些天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谁给她打电话她都不说。今天突然回来了,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非常差,还瘦了不少,我问她怎么了她什么也不说,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舅妈知道你和她的关系最好了,无话不说,舅妈就想让你去看看她到底怎么了,不然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井一秀是井甜的母亲。

    是菲答应道:“好,我现在就去看看她。您别太担心了,不会有事的。”

    坐电梯来到别墅的三楼井甜房间的门口,是菲敲门道:“甜甜,我是菲姐,你在里面吗?”

    见没有动静,是菲便拧门把手,发现拧不动,这意味着房间里肯定是有人的,就又敲门说道:“甜甜,我想你了,特意过来看你的,你开门呀,菲姐来了你都不欢迎吗?”

    足足敲了得有十分钟门才开。

    看到许久未见的井甜,是菲吓了一跳,头发凌乱,面色苍白,眼神无光,也消瘦了许多,这哪是以往那个光彩照人,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大明星井甜,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得她都快认不出来了。

    “甜甜,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是菲抓住井甜的双臂上下打量打量,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井甜看到是菲,眼泪又止不住的倾斜而出,她扑到是菲的怀里嚎啕大哭。

    许久,井甜才渐渐止住泪水。

    “你跟菲姐说,你到底怎么了?”是菲从小就与井甜关系好,两个人可以说不是亲姐妹,但胜似亲姐妹,看到井甜这个样子,是菲心里非常难受。

    井甜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是菲,因为她现在非常孤独无助,急需有一个人帮助她,哪怕能够给予她精神上的支持也好。而是菲无疑是最佳人选。

    井甜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三张纸递给了是菲,是菲看后大惊失色。

    “你……你不会是被强/暴了吧?”这是井甜的第一反应,她想得是,如果井甜不是被强/暴了,怀孕她哭什么?应该高兴才对啊。

    强/暴?

    井甜心里“咯噔”一下子,她居然从来没想过她是被薛飞给强/暴了,而事实上她似乎就是被薛飞给强/暴了,而且还是两次。但转念一想好像也不算是强/暴。井甜脑子有点乱,她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了,而且这好像也不是事情的重点。

    “这个你就别管了。我现在的想法是打算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我不想堕胎,那样对身体的危害太大了。但生孩子的前提是结婚,不结婚生孩子实在不像话。”井甜说道。

    “你要是做其他工作的也就算了,你可是演员,你这个年龄,你知道结婚生孩子意味着什么吗?”是菲提醒道。

    “这些我早都想过了。可已经有孩子了,孩子是无辜的,我又不想做掉,你说能怎么办?”结婚生孩子这两件事是井甜铁了心要做的。

    是菲能理解井甜的想法。她叹气问道:“那个男的什么意思?”

    “他不想跟我结婚,也不想让我要孩子,还跟我说了一大堆理由,但我就是接受不了。可能是我逼的太紧了吧,现在他不接我的电话,我也见不到他的人。这件事我现在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但我又一点办法都没有,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井甜可怜巴巴地说道。

    是菲非常气愤:“有本事让女人怀孕,没本事负责,你怎么会认识这种男人呢?我跟你说,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必须负责到底。你告诉我,他是干什么的,我去找他,敢欺负我妹妹,我整不死他!”

    “他是南河的省委书记,叫薛飞。”

    是菲大骇:“你说他是谁?”

    井甜重复道:“薛飞啊,南河省委书记。怎么了,你认识他?”

    是菲愣了半天,心说岂止认识,扒了他的皮我能认识他的瓤。

    是菲又不禁想到了薛飞帮着欧阳家阻挠荣家到正州投资的事情,心里对薛飞恨的不行。

    “你怎么会认识薛飞呢?”是菲很纳闷。

    “别提了,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井甜没心思再去细说那些事情:“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没有,但我可以去找他试试看。”是菲若有所思地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com手机请访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