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宠物狗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只能说这是个意外……”看到井甜正在杀气腾腾地看着他,薛飞说道:“让你怀孕确实是个意外,我从没想过让你给我生一个孩子。但既然已经怀孕了,孩子在你的肚子里,你的想法当然是最重要的。所以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你得对我负责。”井甜理直气壮地说道。

    “没问题。我可以给你经济补偿,不过你不能漫天要价,必须是我所能承受的。你说个数吧,到时我把钱给你,咱们俩之间的事情就一笔勾销。”薛飞对女人怀他孩子这种事情,不能说麻木了,也是习以为常了。但井甜不一样,井甜不是他的女人,现在又为孩子的事情来找他,他就以为井甜可能是想要点经济补偿,他对此也能理解,也愿意出这笔钱。

    井甜怒不可遏:“你放屁!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我是来跟你要钱的吗?如果你能把我肚子里的孩子变没,我可以给你钱,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

    听到井甜说不要钱,薛飞有点纳闷:“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你得给我和肚子里的孩子一个交代。”

    “给钱还不算交代吗?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娶你?”

    井甜认真地说道:“没错,你得娶我。”

    薛飞一愣,随后像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似的笑了起来:“你开什么玩笑,我娶你?咱们俩之间加上这一次,才是第四次见面,没有任何感情可言。别说我不可能娶你,就算我能娶你,你真愿意嫁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吗?”

    井甜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你就说你娶不娶吧?”

    薛飞摇头,态度非常明确:“其他的都好谈,娶你这件事是不可能的,你想都不要想。”

    紧接着,薛飞又说道:“你现在在气头上,非常不冷静,也不理智,所以说的都是气话。你还是等冷静理智了以后,再好好想一想如何处理孩子的问题吧。反正我建议你去国外把孩子偷偷打掉,因为你还年轻,而且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你现在要是生孩子,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你不仅可能会有很多负面新闻,而且怀孕和产后对你的事业停滞下来。你不用担心堕胎对你的身体和今后生育有任何影响,你这是第一次,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

    “你别跟我谈责任,”井甜气愤地打断道:“你要是负责任,你就不应该对我做那样的事情,更不应该让我怀孕。”

    薛飞伸出手说道:“把你的手机给我,我留一个我的手机号给你。”

    井甜拿出手机交给了薛飞,薛飞用井甜的手机往自己的手机上打了一个电话,把手机还给井甜说道:“我的话你再好好想想吧,想好了可以给我打电话。”

    薛飞该的话都说了,态度也已经表明了,加之他身体不是很舒服,就不想再说了,起身就走了。

    井甜见薛飞走了,有些手足无措,紧忙说道:“我没什么好想的,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需要好好想想的是你。我让你娶我是认真的,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回复我。”

    薛飞像没听见一样,没有停下脚步,直接开门就出去了。

    薛家强和龙一在外面聊天,看到薛飞出来了,就围了上去。

    “没事吧?”薛家强问道,一旁的龙一也是一脸担心的样子。

    薛飞笑着说道:“没事。走吧,去家里。”

    听到说没事,两个人就放心了。

    薛家强说道:“不了,今天我就不过去了,年底了,公司的事情多,一会儿吃个饭,坐晚上的飞机我就回去了。”

    见薛家强有事,薛飞也就没再说什么,就和龙一离开了深蓝酒店。

    回到省委一号院,唐糖已经都把饭菜做好了。见了一面井甜,薛飞早就饿了,洗了洗手,上桌就开吃。

    吃完饭,薛飞的手机收到了薛家强发来的一条信息:井甜没有跟我离开正州。

    薛飞看了并没有放在心上。

    休息了一个小时,薛飞拉着糖弹换上运动装,上跑步机开跑。薛飞觉得运动运动,出出汗,会对他的伤风感冒恢复有帮助。

    跑完五千米,薛飞身上微微出汗,精神状态非常好,感觉病至少好了一大半。

    而唐糖就不行了,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坐在跑步机上大口大口地喝水。

    家里很热,唐糖身上穿得是运动胸罩,下身穿得是紧身的运动短裤,由于太热了,她喝水喝的很急,水一下子就从嘴里流了出来,顺着白皙的脖子,流向了胸前那道深不可测的沟壑里。

    薛飞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唐糖。因为身体不舒服,薛飞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碰女人了,所以看到这一幕,他的腹部“噌”一下子就燃起了火苗。

    “你知道治疗感冒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薛飞问道。

    唐糖没有注意到薛飞炙热的眼神,她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这个问题:“是打针吗?”

    薛飞摇头,邪恶地说道:“是啪啪啪。”

    “啪啪啪?”唐糖没听过这个词:“那是什么?”

    “我给你亲身示范一下。”

    薛飞放下水杯就朝唐糖走了过去,来到唐糖身前,他拉起唐糖,将唐糖抱在怀里就亲了起来。

    唐糖猝不及防,脑子一片空白。

    好半天,才找到一个机会逃离薛飞的唇枪舌剑。

    “你干吗呀?”唐糖娇嗔道。

    “我教你什么叫啪啪啪呀。”薛飞的双手在唐糖的腰间不停的作怪。

    “接吻叫啪啪啪?”唐糖实在不明白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接吻不是,但……马上你就知道什么是了。”薛飞说着话就又吻住了唐糖的小嫩唇。

    巫山云雨连绵长,只是爱人总恨短。

    欢爱过后,两个人全身都湿透了,躺在地上歇了将近二十分钟才爬起来去洗澡。

    卫生间里,唐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叫啪啪啪,但经过薛飞解释后,唐糖才明白,笑说脑洞真是大,完全跟不上网络语言的生产速度。

    时间还不算晚,两个人上了床没有马上睡觉,唐糖依偎在薛飞的怀里,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

    “你爱我吗?”蓦然,唐糖看着薛飞的眼睛,非常认真地问道。

    薛飞在唐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微笑着说道:“当然爱了。”

    “那我是你的什么?”

    薛飞思忖了一下:“宠物狗。”

    “宠物狗?”唐糖直皱眉,一副不高兴的样子:“难道在你心里,我就只是个宠物吗?”

    薛飞伸手摸了摸唐糖的头发,就像在摸宠物一样,唐糖厌恶的把薛飞的手给推开了,惹得薛飞哈哈大笑。

    薛飞真是觉得唐糖就像他养的一只宠物狗一样,他让唐糖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怕心里也不乐意,也绝不会反抗主人的命令。不像宠物狗,又像是什么呢?

    薛飞把唐糖抱在怀里说道:“我只是做个比喻而已。其实做宠物也没什么不好的呀,你要是养过宠物你就应该知道,人与宠物之间的感情,一点也不比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少。”

    薛飞偶尔就会想他与唐糖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情/人包/养?肯定不是。恋爱?好像也不是。雇主保姆?更不是。

    什么关系薛飞始终也没有搞明白,但有一点他是很清楚的,他确实很喜欢唐糖这个小丫头,年轻漂亮,外加上爱哭鼻子的性格,无论哪一点都非常吸引他。

    人越缺少什么,就愿意弥补什么。薛飞已经快往五十岁数了,他最缺少的就是青春,所以他就在唐糖的身上进行变相的弥补。而天天跟唐糖在一起,薛飞确实感觉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状态都非常的年轻,非常的有活力。包括跟萨菲公主在一起也是一样的。

    唐糖噘嘴道:“那我也不想做宠物。人家都管宠物叫儿子叫女儿的,我可不是你的孩子。”

    “你可以是啊。”薛飞又摸了摸唐糖的头发,戏谑道。

    “讨厌!我不是!”唐糖嗔怒道。

    “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明显就是得了狂犬病的样子。”

    “你才得了狂犬病呢。你再说我咬你了啊!”

    “疯狗要咬人啦!”

    “你……我跟你拼了!”

    薛飞和唐糖闹成一团,两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又是挠痒痒,又是掐屁股的,当然还有一些对隐私部位的侵袭……

    半晌,薛飞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唐糖骑在薛飞的身上,双手拄在薛飞的脑袋旁,四目相对,气喘吁吁。

    “谢谢你。”唐糖动容道。

    薛飞直发愣:“此话怎讲?”

    “我妈的事情是你给办的吧。”

    薛飞笑了,原来是那件事:“一桩小事,不值一提。”

    毛小燕的身体情况已经不允许她到到食品厂一线工作了,但她的年龄又没到退休的年龄,薛飞就让聂宇春跟食品厂的领导打招呼,给毛小燕办理内退,到正式退休年龄之前,工资照发。

    这是上个礼拜的事情,薛飞并没有跟唐糖说。

    唐糖趴在薛飞的胸口上,鼻子一酸,热泪盈眶:“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谢谢你。”

    薛飞微微一笑,用手紧紧地抱住了唐糖。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