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主动暴露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在没有确定萩原叶子的真实身份之前,薛飞认为还是有必要和她继续保持当下这种关系的,不能让她有任何的怀疑。而且他们单独相处,就凭萩原叶子一个人,想伤他也是非常难的。

    晚上,萩原叶子过来后,薛飞发现她与以往有所不同。以往萩原叶子都是很开心很快乐的样子,因为他们私会一次,并不算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需要藏着掖着。而今天萩原叶子过来的时候脸上没有笑模样,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萩原叶子自己也没说什么,薛飞也就没问。

    跟以往相同的是在床上,萩原叶子从头到脚,几乎一寸肌肤不落的给薛飞服侍了一遍,那个细腻、温柔、舒服,真是无与伦比。每一次,薛飞都会深深的感慨,日本女人在床上真是天下第一,无出其右。

    但这一次薛飞还联想到了萩原叶子可能是间谍这件事,如果她真是,薛飞觉得还真是可惜,虽然即便没了萩原叶子,他身边还有渡边芳子,可是毕竟人和人还是不一样的,萩原叶子带给他的独有的感觉还是其他人所无法替代的。

    **中的萩原叶子由于很投入,完全看不出像是有心事的样子。但**之后,萩原叶子又恢复了刚来时的那个样子,依偎在薛飞的身边,不知在想些什么。

    “早点睡吧。”薛飞用日语说道。

    薛飞躺下后,萩原叶子蜷缩成一团在薛飞的怀里,伸手还搂着薛飞,就好像抱着薛飞,薛飞就会弃她而去似的。薛飞很快就睡着了,而萩原叶子久久没有入眠。

    由于被萩原叶子服侍的很舒服,所以这一觉薛飞睡的特别好,一睁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没有看到萩原叶子,薛飞猜她可能是已经走了,因为经常如此,萩原叶子为了避免和下班回来的唐糖撞上,所以几乎每次都会很早离开。

    坐起身打了个哈欠,抻了个懒腰,掀起被子下床时,不知被什么硌了一下,薛飞低头一看,当即大吃一惊,是一把手枪。

    薛飞拿起手枪仔细看了看,是一把54式手枪,而且已经有一发子弹上膛了。把子弹退回到弹夹,打开保险,拿下弹夹一看,里面的子弹是满的。薛飞不禁眉头紧锁,脸色凝重。

    薛飞不在安全部任职后,几乎就接触不到手枪了,所以他的住处是没有手枪的。而昨晚开始,家里只有他和萩原叶子,很显然这把枪一定是萩原叶子的。

    萩原叶子想杀他?

    萩原叶子人呢?

    薛飞拿着枪从卧室里出来,他挨屋找萩原叶子,他猜萩原叶子应该还没走,否则不会把枪留下。

    来到卫生间,薛飞拉开门,看到萩原叶子正坐在马桶旁,双手抱着胳膊,眼睛通红,泪流不止。

    两个人默默对视了十几秒钟之久。

    薛飞说道:“咱们俩谈谈。”

    薛飞说完转身就下楼去了。

    萩原叶子来到一楼,样子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战战兢兢地站在一边,低着头,双手不知再扣什么。

    “你是间谍?”薛飞直截了当地问道。

    萩原叶子面露惊色:“你是怎么知道的?”

    薛飞没有回答她,而是接着问道:“你的任务是杀了我?”

    “还有搜集情报。”萩原叶子觉得到这会儿,她没有必要再隐瞒任何事情了。

    “你有机会完成任务的,为什么没动手?”薛飞对这一点很好奇。

    “我下不去手。”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萩原叶子确实在新宿警察署辞职了,但是她却加入了日本外务省情报调查厅,她跟随萨菲公主来到正州的最重要目的就是暗杀薛飞,然后顺便搜集情报。

    萩原叶子其实从来没有想过加入情报机构,她之所以去外务省任职,主要是外务省的人看上了她有过与薛飞近距离接触的经历,以及萨菲公主很喜欢她,萨菲公主还要去吾国找薛飞。

    知道萩原叶子身份的一共三个人,一个是日本首相,一个是外务省大臣,一个是外务省情报厅厅长,还有一个就是负责与萩原叶子接头的人。

    而邀请萩原叶子加入外务省调查厅的正是情报调查厅厅长本人。

    让萩原叶子暗杀薛飞,是因为薛飞到南河当省长以后,他曝光的履历被在吾国的日本情报人员获取了,传回日本后,日本政府非常气愤。

    事实上当时在得知了薛飞的真实身份后,日本政府首先是想动辛义会的,在他们看来,辛义会就是一个间谍帮会。可想动能能动完全不是一回事。辛义会已在日本生根发芽,不仅已经成为了日本第一大帮会,最重要的是很多日本政要都与辛义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日本政府动不了辛义会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辛义会与驻日美军的关系非同寻常,而日本与美国的关系就不用多说了,所以日本政府再看不上辛义会,也不敢真的去动辛义会。

    动不了辛义会,就只能动创建辛义会,但已不再辛义会的薛飞了。

    萩原叶子一开始是拒绝加入外务省情报调查厅的,因为她从来没想过要当一个间谍,一个杀手,她就想当警察,富有正义感的警察。另外跑到吾国去暗杀一个高/官,无论是难度,还是危险性,她都是不愿意接受的。可是架不住情报调查厅厅长会做思想工作,一直给她讲国家大义,给她灌输杀掉薛飞是比当警察更有意义的事情。而且会被国家和历史所铭记。

    一次两次萩原叶子不往心里去,时间长了总说,萩原叶子的心就慢慢活了。另外萩原叶子想到薛飞曾利用给她治病一事侵犯了她,就气不打一处来,觉得薛飞确实该死。

    经过一段时间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最终萩原叶子同意了加入外务省情报调查厅,去执行暗杀薛飞和搜集吾国政/治经济情报的任务。

    初到正州,萩原叶子非常小心谨慎,因为她知道薛飞是做过特工间谍的,她稍有差池,很可能就会被薛飞发现。以至于到了正州很长时间,她都不敢与潜伏在正州的人去接头。

    萩原叶子一开始和薛飞上床,完全是为了完成任务,她必须得让薛飞信任她,对她放松警惕,她才会有下手的机会。

    可是随着与薛飞身体“交流”次数的增多,对薛飞这个人的了解不断的加深,萩原叶子对薛飞的看法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是她在正州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发现的。

    当萩原叶子意识到这种变化时,她就对自己拉响了警报,偷偷的提醒自己要清楚自己是谁,薛飞是谁,她来正州是干什么的。但即便如此,萩原叶子还是难以阻挡她日益靠近薛飞的心。特别是萨菲公主每次去见薛飞不带着她的时候,她就会吃醋生闷气,而且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这么做。

    虽然嘴上不会承认,可萩原叶子知道,她的身体和她的心已经被薛飞给征服了。

    让一个人去杀他爱的人,这是一个非常参残酷的事情,更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事情。所以萩原叶子在暗杀薛飞一事上开始变得犹豫起来。

    一晃,萩原叶子在正州呆的时间了是不算短了,她总这么犹豫,日本政府那边有点受不了了,就让与她接头的人通知她尽快下手,不要再脱下去了。

    不催萩原叶子还好,一催她就更不知所措了。

    萨菲公主发现萩原叶子去了日本领事馆的那次,其实就是负责与萩原叶子接头的人找萩原叶子面谈,让她尽快对薛飞下手,说时机已经成熟,拖的时间越久就越会不利。

    她是肩负着使命来到正州的,她应该杀掉薛飞。可薛飞是她爱的男人,她真的是下不去手。在杀与不杀之间,萩原叶子非常挣扎,倍感煎熬。

    昨晚萩原叶子来到薛飞的住处之所以会闷闷不乐,是因为她已经决定杀薛飞了,因为在国家利益面前,她认为爱情微不足道。

    进了屋以后,萩原叶子假装上厕所,将手枪藏在了卫生间里。

    在与薛飞办床事时,萩原叶子其实要比以往更加卖力气,她是希望把薛飞弄舒服了,让他筋疲力尽,彻底失去防御能力,以便下手。

    而事实上萩原叶子确实达到了目的,当然,这也跟薛飞没想到萩原叶子会暗杀她有关,薛飞一直以为萩原叶子就是个窃取情报的间谍。

    早上四点多,萩原叶子下床到卫生间拿了手枪返回了卧室。将子弹上了膛,她拿着枪对着薛飞,胳膊不停的颤抖,只好用双手去拿着枪,可胳膊仍旧抖的厉害。

    下了一次又一次的狠心,还是无法扣动扳机杀了薛飞。她真的做不到。

    最后,萩原叶子实在是受不了了,就把枪扔在了床上,跑去了卫生间,坐在地上痛哭不止。

    “你早就怀疑我了?”萩原叶子对此感到很好奇,她自我感觉各方面都做的很好,薛飞是不可能早就知道她的身份的。

    薛飞点点头:“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要暗杀我。你的接头人是日本领事馆里的人?”

    萩原叶子听了薛飞的话,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了,自认为伪装的很好,没想到还是被薛飞看出了破绽:“他是领事馆里的一个秘书,叫真吉晋三。”

    “你和他每次平时怎么联系?”

    “我和他,包括和日本方面,从来不做电话、短信、邮件方面的联系,为的是怕被截获。我和他见面,一般都是由他来主动先来找我。每次他要见我的时候,他都会早上将车停在萨菲公主所住公寓的大门口,然后我再隔天的凌晨去领事馆见他。为了不被发现,我们平时很少见面。去年一年只见了三次。今年到目前为止,因为他一直在催我动手,所以见的多了一点,但也仅有五次而已。”

    原来如此,难怪查电话查电脑,包括跟踪,什么都查不到呢。

    萩原叶子看着薛飞,非常坦诚地说道:“我选择暴露自己的身份,说明了什么,你一定是知道的。所以你想怎么处置我,我都接受。但有一点我必须让你知道,我爱你,真的很爱你。”

    说着话,萩原叶子潸然泪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