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没走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郭盛怀跟着邹晓征进了办公室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邹晓征气呼呼走进办公桌,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脸色铁青,眉头紧锁。

    邹晓征之前想的非常好,巡视组有郭盛怀,洛河有关明阳,等同于是上了双保险,基本可以保证魏松平安无事。可不成想突然把郭盛怀给换了,双保险变成了单保险,这可就不保险了。

    而且在邹晓征看来,换了关明阳他都能接受,换了郭盛怀他是绝对接受不了的,因为省委巡视组的意义与洛河市纪委完全不同。

    “薛飞不会是知道了魏松的事吧?”

    “不可能。巡视组还没去洛河,也没有人到省里来告状,他怎么会知道。”

    邹晓征也怀疑薛飞知道了魏松的事情,可是他怎么想都觉得薛飞没有获取消息的渠道。

    “魏松这件事还有谁知道啊?”郭盛怀感觉还是魏松的问题,不然八个巡视组,怎么好端端的偏偏换他而不换别人呢?而且还是第六巡视组即将去洛河的时候,这个时间点未免有点太耐人寻味了吧。

    听郭盛怀这么一说,邹晓征马上就想到了关明阳,难道他走露了魏松的事情?

    邹晓征马上拿起电话给关明阳打了过去。

    “邹书记,什么事啊?”关明阳问道。

    “明阳,魏松的事情你没跟别人说吧?”邹晓征问道。

    关明阳否认道:“没有啊,我怎么可能别人说呢。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关明阳的第一反应是薛飞可能有所行动,否则邹晓征不会给他打这个电话。

    “没出什么事,我就是想提醒你,魏松的事情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说,这是绝密。”邹晓征叮嘱道。

    关明阳满口答应:“你就放心吧,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跟别人说的。”

    邹晓征从没听说关明阳和薛飞认识,所以他把关明阳的嫌疑给排除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邹晓征满脑子都是问号。

    “你告诉魏松小心一点吧,我总感觉把我换掉这件事没那么简单。”郭盛怀说完就走了。

    邹晓征和郭盛怀的想法一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真是因为魏松的事情换掉了郭盛怀,那可是麻烦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为了安全起见,邹晓征给魏松打了个电话,让他收拾行李,拿着身份证护照,多带点钱赶紧来正州。魏松一听吓坏了,问他是不是事情暴露了?邹晓征在电话里没有多说,只说按照他说的办,越快越好。

    魏松彻底慌了,他跑回家按照邹晓征说的,收拾好了以后,就着急忙慌的独自开车奔了正州,连他媳妇都没告诉一声。

    晚上在家里,邹晓征把第六巡视组换了组长一事告诉了魏松:“目前还不确定,但很可能跟你有关,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出国躲一段时间吧。”

    魏松如丧家之犬,面如死灰:“我是不是这一走就再也不能回来了?”

    魏霞眼泪汪汪地说道:“谁说你不能回来了,你肯定会回来的。出去躲只是暂时的,等国内这边安全了,你就回来。”

    魏霞说完把脸扭到一边,两行眼泪“唰”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魏松一看魏霞哭了,他鼻子一酸眼泪也流了出来。

    邹晓征本来就闹心,两个人一哭无疑是火上浇油:“你们哭什么呀,不就是出去躲一阵子吗,又不是生离死别,哭什么哭,都给我憋回去!”

    魏松用胳膊擦了擦眼泪,看着邹晓征问道:“你打算让我去哪儿啊?”

    魏霞说道:“去美国,我们在美国有套房子,你就住那吧。”

    邹晓征说道:“明天我让人去给你办签证的事情,争取让你后天就走。到了美国以后,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否则你轻易不要给国内任何人打电话。”

    转天,邹晓征让人把魏松去美国的签证办了下来,然后由他和魏霞开车亲自将魏松送到了机场。

    看着魏松过了安检,进了候机室,邹晓征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转身便走。

    魏霞跟在邹晓征的后面两步一回头,眼神中充满了不舍之情。

    凌梓玥带着省委第六巡视组到了洛河以后,第一时间就把王德有给叫到了驻地。

    王德有就等着巡视组来了他好上门举报魏松,没想到他没主动找巡视组,巡视组却主动找了他,他感到惊讶的同时,更多的是高兴。心说巡视组一到,你魏松的好日子就算是到头了。

    王德有把他对魏松所了解的情况全都跟巡视组说了,不仅表示他会积极配合巡视组的工作,可以随叫随到,还说希望巡视组能够严惩魏松,不要让这样的蛀虫继续在兴风作浪了。

    结束了与王德有的谈话后,凌梓玥就按照事先制定的计划展开了调查。为了避免巡视组的其他人徇私舞弊,凌梓玥所有调查都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可以说第六巡视组来到洛河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来调查魏松的。在魏松的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其他事情都先靠边站。

    一周后,调查结束,第六巡视组回到了正州,向薛飞等省委领导汇报了调查结果。

    薛飞听了汇报后,气愤地拍了桌子,把一旁坐着的邹晓征吓得心惊肉跳,背后直冒冷汗。到这一刻,邹晓征才确认薛飞让凌梓玥换掉郭盛怀就是因为魏松。他很庆幸,还好他未雨绸缪,让魏松先出国了,不然结果简直难以想象。

    薛飞黑着脸说道:“身为扶贫办主任,不心系穷苦的百姓,却私自挪用公款赌博,简直就是个人渣败类。这是南河党员干部中的耻辱,更是悲哀。可见搞反腐完全是正确的,要是不调查,像这样的蛀虫恐怕还要继续滥竽充数,浑水摸鱼下去。”

    薛飞忽然看向邹晓征,双眼犀利的像一把匕首一样,把邹晓征吓得一激灵:“对待魏松这样的人,一定要从严处理,与其相关的所有人也绝对不能姑息。不管是谁,只要敢贪赃枉法,他就没有好下场。”

    邹晓征故作镇定的点了点头,但是在桌子下面的双手已经都被汗水给打湿了,就像刚洗完手似的。

    “魏松,你还要继续对抗下去吗?”正州郊区的某宾馆房间里,凌梓玥看着对面的魏松问道。

    邹晓征以为魏松去了美国,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洛河市纪委的人一直在暗中盯着魏松,那天魏松进了机场候机室以后,就被纪委的人给带走了。

    “我可没有对抗,我只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你让我说什么?”魏松双手一摊,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这一周来,纪委的人每天都会审问魏松,但魏松拒不交代他的问题,称自己对待工作一向尽职尽责,出国只是只是休假旅游而已。

    似乎是见纪委的人也没对他采取什么手段措施,只是常规的审问,魏松就由一开始的紧张害怕,慢慢变得应对自如。不管纪委问什么,他全都是矢口否认。

    “你看看这个。”凌梓玥将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朝向魏松,播放了一段时间给他看。

    视频中是一个又一个接受或配合纪委调查过的人,这些人无一例外,都与魏松有着密切的关系。

    魏松听了这些人说的话胆战心惊,但表面上依旧轻松从容。

    魏松不屑一笑:“这些人都是你们安排给我泼脏水的吗?我根本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他们这是在诬陷,我要告他们。”

    “你再看看这个。”凌梓玥从桌子上拿起一张报纸交给了旁边的工作人员,转交到了魏松的手里。

    魏松一看,当时就傻了。

    只见报纸上赫然写着“邹晓征接受组织调查”几个大字。

    凌梓玥说道:“如果你能如实的交代问题,戴罪立功,组织上一定会对你从轻发落。如果你冥顽不灵,继续跟组织对抗下去,后果你就自己想吧。”

    魏松听了凌梓玥的话,就像是一个气球一样,顿时泄了气。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与魏松有着同样境遇的还有邹晓征。散会后,邹晓征没有马上起身回办公室,他一个人在会议室里坐了很久。不是他不想走,而是他腿软的根本就站不起来。

    下班回到家,邹晓征茶不思饭不想,一个人在书房里心烦意乱的来回踱步。

    难道自己就这么完了?

    邹晓征在心里反复地问自己,可是始终找不到答案。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不甘心就这么完了,他还有机会到外地去当省委副书记呢,他还想干一任省长呢。

    坐下来冷静一下,邹晓征觉得他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得想想应对之策才行。

    想来想去,这个时候只能求助于余又冬了,就给他打了个电话,把魏松的事情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下,让余又冬帮他拿主意。

    余又冬沉默片刻,给邹晓征出了两个主意:“要么找薛飞,把事情在南河消化了。要么找主动找组织交代问题。选择哪一个,你自己衡量,因为你自己的情况你肯定比谁都清楚。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你不能被中纪委带走,一带到了那一步,你就算是彻底完了。”

    邹晓征对余又冬的话很认同,同时对于余又冬能在这个时候,跟他说这么掏心窝子的话,而不是听到他可能有事,就像躲瘟神一样挂断电话感到一丝安慰。

    但这一丝安慰仅仅只停留了这一晚,第二天余又冬的媳妇就来到了南河,把之前邹晓征送的东西全都拿了回来。拿不回来的,也都换成了相应的钱。

    余又冬的老婆走了以后,邹晓征把余又冬家的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一遍。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