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都是女人惹的祸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姐夫你回来了。”魏松看到邹晓征,紧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满脸堆笑。

    魏松是邹晓征的小舅子,洛河市扶贫办主任。

    邹晓征板起脸,瞥了魏松一眼就上楼去了。

    邹晓征不是太喜欢他这个小舅子,因为只要魏松一来,基本就没有好事,他已经厌倦了总给魏松擦屁股。

    魏松皱着眉头看了看魏霞,魏霞摇了摇头,示意他别急。

    吃完饭的时候,邹晓征依旧没有什么好脸色,在饭桌上也没话。

    魏霞给魏松使了个眼色,魏松便笑着问道:“姐夫,听我姐说你去京天办事了。怎么样,是不是马上就要升了?”

    邹晓征就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吃着东西。

    魏松又说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能官做的越大身体越差,所以你可得多注意你的身体。管住嘴迈开腿,没事的时候就多锻炼锻炼……”

    见邹晓征还是不说话,魏松就有点不知该说什么了,只好向魏霞求助。

    “你不是说有事找你你姐夫吗,直说呗,又不是外人,拐弯抹角的干啥。”魏霞白了邹晓征一眼,对他冷漠的态度感到很不满。

    魏霞知道邹晓征不喜欢她这个弟弟,她也承认魏松很多时候确实不提气,可是再不好也是她的弟弟啊,而且魏松是她娘家唯一的亲人,邹晓征不管谁管?

    不等魏松说话,邹晓征放下筷子,冷若冰霜地看着魏松:“你要是找我办事的话你可能要失望了,我办不了。”

    魏霞和魏松双双心里一紧。

    “为什么呀?”魏松问道。

    “现在什么日子口你不知道吗?”邹晓征反问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既然你姐已经跟你说了我去京天办事,那你就应该知道眼下对于我来说有多重要。我不能出任何事情。你要是以后还想管我叫姐夫,你就别再找我办任何事情。”

    邹晓征说完起身就走,魏霞冲魏松使了个眼色,魏松紧忙拦住了邹晓征。

    “姐夫,我知道我不应该给你添麻烦,可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你可是我亲姐夫,你不帮我谁帮我呀,是不是?”魏松可怜巴巴的乞求道。

    邹晓征甩开魏松的手说道:“我帮你就等于是害我自己,我怎么帮你?”

    “你是省纪委书记,我的事情你一句话就解决了,高层是不可能知道的,对你不会有任何影响的。”

    “一句话就解决了?你咋说的那么轻松呢。有没有影响是你我能决定的吗?你能管住自己的嘴,你能管住别人的嘴吗?别说我只是纪委书记,我就是省委书记,我做不到一手遮天。”

    “那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你真的忍心看着我锒铛入狱吗?”魏松的眼泪下来了。

    邹晓征不为所动:“自作孽不可活,我也没有办法。”

    一旁的魏霞忍不下去了,她气冲冲的来到邹晓征身前,伸手推了邹晓征一把,邹晓征怒火中烧。

    “你干什么?”邹晓征横眉立目看着魏霞。

    “你说我干什么?魏松一个大男人都这么求你了,你当姐夫的,帮他一次怎么了?你就这么铁石心肠吗?”魏霞毫不示弱,气势甚至比邹晓征更强盛。

    “你这个弟弟怎么回事,别人不知道,你心里还不清楚吗?他现在这个职位怎么来的,这么多年我帮了他多少回,数都数不过来。别说他只是我小舅子,就是我的儿女,我也不能帮他一辈子吧。”邹晓征对魏霞说道后看向魏松说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干工作一点本事没有,扯没用的一个顶三个。我告诉你魏松,这么多年我邹晓征对得起你,我不欠你什么,要欠也是你欠我的。”

    “邹晓征你……”魏霞刚一开口就被邹晓征给打断了。

    “你给我闭嘴!”邹晓征指着魏霞怒斥道:“你还想不想好好过了?不想过就给我滚!”

    魏霞怒视着邹晓征,没敢还嘴。

    魏松看到邹晓征这么对他姐,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他一把推开邹晓征指着魏霞的手,双眼通红地看着邹晓征,不知是哭的,还是愤怒所致。

    “邹晓征,你最好把我这个忙帮了,咱们俩之间还是姐夫小舅子。你要是不帮,我蹲了大狱,你也跑不了。”魏松用胳膊擦了下眼泪说道。

    “你威胁我?”邹晓征眉头紧锁。

    “你可以这么理解。这些年你从我手里得到的好处,没有三百万,也得有二百万吧。我外甥女出国留学,花得谁的钱你心里不清楚吗?说别人之前,一定得先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我给你两天时间,你好好想想,想好了可以让我姐打电话,想不好咱们就纪委见吧。不过你可能面对的是中纪委。”魏松转头看向魏霞说道:“姐,我先走了。”

    魏松白了邹晓征一眼就朝门口走了过去。

    邹晓征双手紧紧地攥着拳头,脸色铁青,满眼杀气。

    当下这个节骨眼,邹晓征是真的不想帮魏松,可魏松说了狠话,他就不得不慎重的去考虑这件事了。

    到底帮还是不帮?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邹晓征心烦意乱,脑子里全都是这件事。

    第三天的早上,邹晓征让魏霞给魏松打电话,让魏松晚上过来一趟。邹晓征的想法是先听听到底是什么事,他能不能办,如果不能办再说。

    晚上,魏松过来了,他像是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有说有笑的,见到邹晓征该叫姐夫还叫姐夫。

    “说说吧,你到底什么事?”邹晓征绷着脸问道。

    魏松收起笑容说道:“洛河去年有两个扶贫项目,一个人主动找到我要这个两个项目,并表示事成之后会给予我一定好处,我就把这个项目给了他。今年项目完工后,他给了我二百万的好处费。”

    “就这些?”

    “三月份的时候省里给洛河拨了四个亿的扶贫款,市里留了一亿五千万,我挪用了其中的五百万……”

    “干什么了?”

    “我……我去了一趟澳门,然后……”魏松难为情的低下了头。

    邹晓征听了,脑袋就像是被人给了一记闷锤似的,特别痛,但是又叫不出来,邹晓征直用拳头敲额头。

    上此魏松过来邹晓征就预感这次的事情不小,但他以为只是收受贿赂,没想到不止如此,竟然还有挪用公款的事。扶贫款可不像其他的钱,一旦要是查出来,可是要罪加一等的。

    魏松什么钱都敢碰,胆子实在是太大了。

    魏霞看了看魏松,又看了看邹晓征,重重的叹了声气。

    “这五百万的窟窿你现在能不能堵上?”邹晓征问道。

    魏松摇头道:“我现在弄不到这么多钱,不过要是能给我一点时间的话,我想想办法,应该能堵上。”

    “多长时间?”

    “这个……”魏松想了想说道:“怎么也得年底吧。可我现在就怕等不到年底啊。”

    魏霞看着邹晓征说道:“要不这个钱咱们先帮魏松垫上吧,到时再让他还咱们。”

    邹晓征没好气地说道:“说话不走脑子,张嘴就说是吧。你以为五百万是五百块吗,说拿就拿。”

    魏霞能说这个话,显然就意味着他们家是能拿出这五百万的,而邹晓征的想法是,他当省委副书记的事情还没有落地,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包括将来当省长,可能都得需要钱打点。他现在要是把钱借给了魏松,这钱什么时候能还上就不一定了。甚至不还他都没辙。

    退一万步讲,即便他有闲钱,魏松到时肯定会还他,他也不想借给魏松。万一魏松哪天要是犯案了,把挪用公款的事情说出来,说当时是他给堵的窟窿,他怎么解释钱的来历问题?这种隐患是绝不能留的。

    魏霞作为姐姐,相帮弟弟的心情可想而知,但他们家的财政大权一向由邹晓征保持,大钱她说了是不算的。所以邹晓征否了她的提议后,她也就没再说什么。

    房间里沉寂片刻后,邹晓征看着魏松问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苗头啊?”

    魏松说的受贿和挪用公款并不是最近的事情,之前没说,现在来说,邹晓征觉得很可能是魏松听到了什么风声,感觉事情不妙,这才来找他求救的。

    魏松点了点头,忧心忡忡地说道:“我在洛河有个对头,我最近听说他要告我,要向省委巡视组反应我的情况。”

    魏松的这个对头叫王德有,原来是派出所的警员,现在是一家安保公司的老板。魏松和王德有其实以前关系特别好,两个人还曾是初中同学。之所以后来关系会闹僵,成为了仇人,皆因一个女人。

    两个人有一次去茶楼喝茶,很巧合的同时看上了茶楼的一个女经理。这个女人三十岁左右,风姿绰约,属于那种很有味道的女人。两个人虽然都看上了,可是当时谁都没有表露出来,但事后都开始不断的往茶楼跑,尤其是得知女人还是单身的时候,跑的就更勤了。

    总跑就难免有撞上的时候,慢慢两个人彼此就知道了对方喜欢茶楼的女经理。王德有虽然很喜欢这个女人,可是他更在意让他与魏松之间的友谊,毕竟是几十年的关系了,要是因为一个女人坏了交情,挺不值当的。

    这种涉及到个人隐私的事情,王德有觉得挑明了不合适,他就没跟魏松说,而是默默的选择了退出。

    魏松不知道王德有退出了,但他可知道女经理选择了王德有,因为他在女经理表白后,遭到了女经理的拒绝,女经理说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个人就是王德有。

    女经理选择王德有出于两点考虑。一是论外表,王德有身高长相都要比魏松略胜一筹。二是婚姻状况,王德有离婚了,是单身,而魏松有家庭。女经理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她不想给谁当小三,只想找个自己喜欢,同时对她又好的男人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女经理一开始主动找王德有,王德有避而不见,后来听到女经理把事情一说,王德有可是高兴坏了。王德有没有多想,他觉得魏松既然已经知道了,他心里也就没什么负担了,于是很快他和女经理就同居了。

    王德有抱得美女归可是美了,魏松那边则气坏了。明明知道我喜欢女经理,你王德有还跟我争,你算什么老同学?算什么哥们?敢情这么多年的情谊全都是假的。既然你这么对我,你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魏松对王德有的底细门清,依仗着省里的邹晓征,在洛河拥有一定的势力。魏松联合王德顺所在派出所的所长,给王德有下套,最后将王德有开除出了公安队伍。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被开除本来就很离奇,加上还有其他人知道真相,所以时间不长,王德有就知道了是魏松干的。

    可是把王德有给气坏了,王德有去找魏松,魏松哪里会承认,因此两个人大打出手,王德有把魏松打的不轻,因此还在拘留所里呆了半个月。

    至此,两个人的仇算是彻底结下了。

    其实如果两个人之前要是能够坐下来把事情说开了,也就没有事了,就是因为觉得彼此了解,这种私密的事情又不便明说,才导致误会,由误会产生仇恨。

    来而不往非礼也。有仇不报非君子。

    魏松背后下黑手,王德有岂肯善罢甘休,他借着自己开安保公司的便利,专门让两个人在天天在暗中盯着魏松,调查魏松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但就像魏松了解王德有一样,王德有也同样了解魏松,省里有邹晓征,所以他知道想要搞倒魏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王德有始终没有停止对魏松的调查,他掌握了不少魏松的事情,然后默默等待对魏松下手的时机。

    终于,随着薛飞成为南河的一把手,吹响反腐的号角,时机终于出现了。王德有觉得这一次谁都救不了魏松,就公开对外说:“魏松你给我等着,这次我要不把你送进监狱,我王德有就跟你一个姓。”

    话传到魏松的耳朵里,可是把魏松给吓坏了。新官上任三把火,薛飞刚当上省委书记就搞反腐,肯定要有一批人倒霉的,魏松显然不想成为其中之一。可他哪有化解的办法,又不想坐以待毙,就只好到正州找邹晓征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