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得意忘形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井甜来了以后,佟大志的话就变得多了起来,不是问井甜这个,就是问井甜那个的,不仅情绪非常高涨,眼睛总在井甜胸部和脖子之间流连徘徊,还一杯接一杯的给井甜灌酒。

    薛飞的眼睛也不时在井甜的身上游动,可他几乎和井甜没什么交流,一直听薛家强和佟大志他们跟井甜聊。

    佟大志又满上一杯酒,一脸崇拜地看着井甜说道:“我真的是特别喜欢你演的戏,你演的每部戏我都看过,真是非精彩二字所不能形容的。来,我敬你一杯。”

    井甜通红的脸蛋上尽是为难之色,她已经喝了四五杯了,不想再喝了,就婉拒道:“不好意思,我的头已经开始晕了,真的喝不了了。”

    佟大志不饶:“你看我这杯子都拿起来了,你不能让我就这么把杯子放下吧。最后一杯行吧。”

    井甜信以为真,就硬着头皮喝了一杯酒。

    结果几分钟以后,佟大志又倒上一杯酒说道:“我公司正准备投拍一部戏,我已经想好了,就请你做女主角,片酬你随便开。来,再喝一个。”

    井甜是真喝不下去了,就向薛家强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强哥,我真不能再喝了。”

    不等薛家强说话,佟大志就在桌子底下踢了薛家强一脚,说道:“我都请你当女一号了,连杯酒都不喝,不像话吧。最后一杯好不好。”

    井甜心说刚从你就说最后一杯,现在又最后一杯,我才不信你的话呢。井甜用眼神告诉薛家强,她是真不想喝了,也不能喝了。

    薛家强看了看佟大志,又看了看井甜,有点为难。

    “你就再喝一杯吧。”薛家强对井甜说完之后又对佟大志说道:“你就别再让她喝了,她不是装假,她是真不能喝,你就放过她吧。”

    薛家强这么说了,头晕的井甜只好再喝一杯。喝完后她就起身去了卫生间。

    薛家强盯着井甜进了卫生间后,看着佟大志坏笑道:“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佟大志丝毫不隐瞒自己邪恶的目的,心急火燎地问道:“我想上她,帮帮忙。”

    佟大志自从和文秀结婚以后,就被文秀看的死死的,一丁点偷吃的机会都没有,就如同一个农奴身在旧社会被欺压。但到了日本以后,他长出了一口气,简直如同到了花花世界,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他当了辛义会会长以后,恨不得一天晚上换一个女人,甭提多潇洒了。

    但这种情况随着文秀带着孩子到了日本以后戛然而止,因为文秀不仅人到了日本,同时她也进入了安全部,并在辛义会担任佟大志的助理。每天可以说是与佟大志朝夕相伴,如影随形,比在国内看的都严实,佟大志心里那叫一个苦,那叫一个郁闷。

    如今好不容易回国了,又恰好碰到了井甜这么一个宛若天仙的女神,他是心里发痒,血液沸腾,非常想今晚好好开个荤。

    当然,佟大志打井甜的主意,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井甜是娱乐明星。在佟大志看来,娱乐圈里就没有一个好人,尤其是女明星,都是潜规则出来的产物。越红的女明星,床技一定就越娴熟,也就是说,井甜在佟大志的眼里不是什么好货,他甚至有种不睡白不睡的心理。

    薛家强在桌子底下踢了佟大志一脚,下巴朝薛飞那边一扬,佟大志看到薛飞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杯子里的红酒,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怎么了?佟大志不明白薛家强的意思。

    薛家强微皱眉头,瞟了一眼薛飞,又看向了卫生间。

    佟大志恍然大悟,整个人就像是被人泼了一盆水,火热的心瞬间就凉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拿起喝了一大口。

    这时薛家强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白瓶,拧开盖子,从里面倒出两粒像药片一样的东西。将两粒东西扔进井甜的杯子里,然后拿起水壶倒上水,拿起杯子晃了晃,两颗东西就消失在了水中,无色无味。

    薛家强的这一举动薛飞和佟大志尽收眼底,两人面面相觑。

    “什么东西?”薛飞很好奇。

    薛家强诡秘一笑:“据说进入体内之后,会让人身体发热,目眩神迷。”

    佟大志对于井甜的渴望表现的很外露,薛家强自然不会看不出来。薛飞表现的则很内敛,很隐秘,但还是没有逃过薛家强的眼睛。说到底还是薛家强对薛飞了解,毕竟曾经在薛飞身边呆过那么长时间,薛飞对一个女人是否感兴趣,薛家强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让佟大志跟薛飞争,主要是考虑薛飞刚当上省委书记,正是春风得意之时,佟大志当弟弟的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跟大哥争。另外薛家强觉得薛飞如今这个身份,看似权利很大,实际上高处不胜寒,尤其在个人作风方面,不是看上谁就一定可以把谁推倒的。今晚这个机会难得,应该成全薛飞。而佟大志不是政客,他的机会有都是。

    薛飞确实看上井甜了,可是看到佟大志一副如饥似渴的样子,他就没打算跟佟大志争,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默不作声的最重要原因。但现在看到薛家强这么善解人意,这么会办事,佟大志那边也放弃了,心里就非常高兴。

    薛飞满意地拿起酒杯跟薛家强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

    “强哥,你可真是个老司机啊,出门竟然随身携带这种东西。说实话,开了多少车了?”佟大志笑得很狡黠。

    “开什么车呀,这是今天别人给我的,只不过是刚好现在派上的用场而已。”薛家强否认道。

    “拉倒吧,我才不信呢。你说说你撂倒多少女明星了?”佟大志往薛家强身边凑了凑,他对这种事情非常感兴趣。

    “一个都没撂倒。”

    “你要是实在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把那瓶东西给我吧,我回去好好研究研究。”佟大志说着话伸手就去摸薛家强的兜。

    “去去去,这东西我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我还没用呢,给你我用什么。”薛家强捂着兜不让佟大志抢。

    两个人正争夺的时候,井甜从卫生间里出来了,薛飞假装咳嗽了一声,两个人紧忙停了下来,佟大志把样子又挪回了远处。

    井甜坐下后,薛家强关心道:“是不是胃不太舒服啊?”

    井甜点了点头:“有点不舒服。”

    井甜中午就没吃东西,晚上由于出席的活动正赶上饭口,也没有按时吃饭。到了这边后,好不容易有了吃饭的机会,又被佟大志一通灌酒,胃能舒服就怪了。

    薛家强指着那杯水说道:“这是我给你倒的,这会儿水温正合适,你喝一点吧,再吃点东西。”

    井甜伸手握住那杯水,发现不冷不热正合适,说了句“谢谢”,拿起水杯就喝。

    喝水的过程中,另外六只眼睛全都一眨不眨地盯着。薛飞不知道怎么,竟然还有些小紧张,不过当看到井甜把一杯水全都喝掉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薛家强一直在计算着药效发作时间,看到井甜吃了一小碗面条后,他冲薛飞和佟大志使个了个眼色,提议玩斗地主。薛飞和佟大志全都表示玩,井甜不想扫兴,就说她也玩。

    薛家强说在这里玩不舒服,四个人就移驾去了套房。

    在客厅里,四个人围坐在茶几前,把兜里的现金全都拿了出来。佟大志打开一副新的扑克牌,洗牌的时候还卖弄了一下手法。

    玩牌的过程中,薛家强一直在偷偷地观察着井甜。几把过后,看到井甜的脸色越来越红,一直在拿纸巾擦额头上的汗,薛家强知道火候差不多了。

    又玩了三把,薛家强意味深长地看了佟大志一眼,佟大志便说道:“哎呦,我忘了件事儿,你们等我一下啊,我一会儿就回来。”

    佟大志走了以后,薛家强说:“咱们等他一会儿吧。”

    井甜放下牌,把身上的棒球服脱了下来,心说怎么突然这么热啊,热得头晕目眩的,估计是酒劲儿上来了。心里不禁一阵懊悔,早知道过来之前问一句好了,要是知道有其他人就不过来了,这会儿也就不会难受了。

    薛家强看着薛飞笑了笑,薛飞在井甜高/耸的胸脯上扫了一眼,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大约七八分钟后,薛家强说道:“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半天还没回来。我去看看。”

    薛家强从套房里出来,直接来到了楼下的大堂,井甜的经纪人和助理们都在休息区等候井甜下来。

    “甜甜今晚住这儿不走了,你们回去吧,明天早上来接她就行了。”薛家强双手插兜,看着井甜的经纪人说道。

    井甜从艺这些年,除非在外面拍戏,否则不管多晚,就没有晚上不回家的时候,所以听到薛家强说井甜不走了,经纪人和助理们都感到很惊讶。

    “强哥,甜甜她是喝多了,还是怎么了?”经纪人问道。

    薛家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她没怎么,我们在打牌么,正好我下来办点事儿,顺便就告诉你一声。”

    经纪人不放心,拿出手机想给井甜打电话问一下。

    薛家强一皱眉:“怎么,我说的话你还不信吗?”

    薛家强如今在演艺界的地位举足轻重,和井甜的关系又非常好,经纪人哪敢得罪薛家强,紧忙笑着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既然强哥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走了。”

    薛家强目送着几个人走出会所后,从兜里拿出手机给佟大志打了个电话:“你在哪儿呢?我给你安排一个三线女明星怎么样?名气没有井甜大,但长相身材绝对不输给她……”

    井甜的经纪人当着薛家强的面不敢打电话,但是从会所里出来后,她马上就拨通了井甜的电话,作为井甜的经纪人,她必须得对井甜负责,万一井甜出点什么事,她可是难辞其咎的。

    薛家强走了以后,薛飞并没有马上迫不及待的付诸于行动,他在等待一个时机,就和井甜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井甜因为全身燥/热,汗水都打湿了她的衣服,以至于从外面都能看到她里面隐形胸罩的轮廓。薛飞见了,全身炙热的血液都开始向小腹部奔流。井甜不是不知道胸前出了状况,但她只能假装不知道,因为在薛飞面前,她不可能用纸巾去擦,更不能穿衣服去遮盖,不穿都这么热,穿衣服哪还受得了。

    就在井甜犹豫要不要去一趟卫生间之时,她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是她经纪人打来的,她就准备接电话。

    薛飞不知道打电话是谁打来的,但他的第一反应是不能让井甜接这个电话,万一这个电话是叫井甜走的怎么办?另外薛飞也把这个电话当作是对井甜下手的一个时机。所以当井甜拿下手机后,薛飞伸手一把就给抢走了,然后长按锁屏键,把手机给强行关机了。

    井甜乜呆呆发愣,太突然了,她根本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

    就在井甜愣神儿的工夫,薛飞将其给摁倒在了茶几上……

    井甜反应再慢,这会儿也明白薛飞想要干什么,自然是拼命反抗。这一反抗,井甜发觉她整个人就像跳进了火海一样,烈火焚身,热得她都快受不了了。

    不仅如此,原始的渴望如同浪潮一般,汹涌澎湃,不断的冲击着她快被烧焦的,脆弱的心。这是前所未有的。

    此外,她还感觉浑身奇痒难耐,而这种感觉与原始的渴望交织在一起后,简直能活活让人煎熬致死。

    在这种身体状况之下,井甜作为一个弱女子,想要阻挡像发了狂的猛兽一样的薛飞,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井甜很快就被薛飞把身上的衣服给撕扯的一件也不剩了……

    薛飞从日本回来以后,在男女之事上一直很有节制,基本不会为了一时的欢乐而过度的消耗自己的身体。但今晚他可是破例了,前后要了井甜四次,事后他回想,这可能是他近十年来第一次这么疯狂。但他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的亢奋。

    四次过后,井甜如同死人,薛飞也是体力耗尽,所以连战场都没打扫,便昏昏睡去。

    第二天薛飞睁开眼已经快中午了,井甜已经不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

    薛飞下床穿衣服的时候,看到了床单上的那一大块血迹,他是真没想到身处在娱乐圈的井甜,现在都红的发紫了,竟然还是一个雏儿,说出去估计是没人会相信的。不过让他赶上了,至少说明他的运气不错,因为据说有个统计,现在在成年女性当中,想要找一个雏儿的难度,堪比福利彩票中二等奖的难度。

    下午坐车回正州,薛飞仍感觉有些疲惫,昨晚他折腾的真是不轻,但整个过程还是非常美妙的。最让他难忘的还是井甜从一开始的完全被动反抗,到后来彻底放弃,再到最后彻底卸下所有防备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叫声响彻整个套房。

    不过冷静下来以后,薛飞觉得他当了省委书记这段时间以来,被所有人捧着,加上自己确实高兴,就有点得意忘形。昨晚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他还在当省长,可能就不会发生昨晚的事情。

    薛飞是一个非常善于自我反思的人,当他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后,他就决定必须得改正。他不可能因小失大,因为男女之事而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