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封疆大吏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月上旬的全国两/会上,费光荣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

    三月下旬,南河省委召开全省领导干部会议,宣布了上级关于南河省委主要领导职务调整决定。

    中组部副部长刘京云出席会议并宣布上级决定:费光荣同志不再兼任南河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薛飞同志任南河省委书记。汤俊同志任南河省委副书记,提名省长候选人。

    费光荣出席会议并发言,除了赞成和拥护上级的决定之外,他还满怀深请的回顾了自己在南河这七年来的工作,说到动情之处,眼睛还红了。其实说的主要是自己的政绩。

    最后,费光荣还简单的评价了他的继任者薛飞,全都是溢满之词。还说希望今后全省各级干部和人民群众能像过去支持他的工作一样去支持薛飞。

    来而不往非礼也。薛飞发言时,也肯定了费光荣对南河的工作,但只是寥寥几句,薛飞谈的更多的还是南河今后的发展。

    会议结束后,以薛飞为首的南河省委常委们围住了费光荣,薛飞握住费光荣的手,笑着说道:“费主席,谢谢你这几年在工作上对我的关照。”

    费光荣看着薛飞,使劲握了握薛飞的手,意味深长地说道:“言重了,是你关照我猜对。”

    费光荣扫了一眼所有人说道:“饭就不吃了,我马上就得去京天,还要尽快熟悉政协那边的工作。”

    然后费光荣与其他常委一一握手:“感谢你们这些年来对我工作的支持,后会有期。”

    出了省委办公楼,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费光荣上了车,匆匆离去,给他在南河的工作画上了一个句号。

    薛飞抬起头,望着蓝天白云,深呼吸一口气,再把气吐出去,全身上下每个汗毛孔都舒展开了,那种愉悦通透之感前所未有。

    虽然薛飞早就架空了费光荣,事实上已经掌控了南河这个中原大省,可他毕竟只是副班长二把手,和一把手还是不一样的。如今他当了南河省委书记,成为了名正言顺的一把手,封疆大吏,无疑让本就已经掌控了南河大局的他,从此将变得至高无上,再没有任何人可以挑战他的权威,成为他的阻碍。

    薛飞发现即便他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可是当真正到来的时候,他还是会抑制不住兴奋。那种大权独揽的感觉,只有真正坐到了一把手的位置上,才能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爽!美妙!

    成为省长候选人的汤俊,高兴的心情不亚于薛飞,他提议:“咱们大家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郝大宇说:“中午时间有限,下午还得上班。我看不如晚上吃,能吃得踏实,还能喝两口。”

    大家都同意晚上,于是就定在了晚上。

    晚上下了班,所有南河省委常委齐聚在了深蓝大酒店。薛飞告诉所有人,今晚的饭由他来请,大家随便吃随便喝,尽兴为止。

    费光荣在的时候,这些常委就已经基本归顺了薛飞。现在薛飞成为了南河的一号人物,这些人今后肯定是要坚定不移的围绕在薛飞的周围了。其中几个之前追随费光荣的非常悔恨没有早看出薛飞的潜质,如果他们能像汤俊那样审时度势,可能现在接省长的人就不是汤俊了。

    饭桌上,汤俊举起酒杯说道:“薛书记来南河这几年,南河变化世人有目共睹,可以说没有薛书记,就没有中原大地今天的新面貌,我真是由衷的敬佩。薛书记,敬你!”

    汤俊的酒杯刚撂下,紧接着组织部长栗威把酒杯拿了起来:“汤省长所言极是,我非常赞同。如果说邓伟人是咱们国家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那么薛书记就是咱们南河改革的总设计师,抓经济真是一把好事,不佩服不行。这三四年来,南河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这么短的时间能有如此巨变,我真是感到非常的震撼。所以能与薛书记共识一场,在薛书记身边工作,我真是荣幸之至,受益匪浅。”

    省委秘书长庞光争前恐后道:“薛书记对南河所做的一切,终将会被南河一亿人民所铭记,终将写入南河的史册,并且一定是那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十个常委轮着敬酒,轮着歌功颂德,薛飞就像是飘道了云彩眼儿里似的,晕乎乎的,他很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其实薛飞不是不清楚他们说的都是溢美之词,也不是不明白他们说这些话的目的。可就当下他的整个状态而言,感觉真的是非常美好。

    谁不喜欢被别人供着捧着?尤其是当领导的,手下人要是不吹着捧着,一来没有领导的权威,二来不能体现自己的能力与英明,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官场上拍马屁会大行其道,为什么有能力的官员不如会拍马屁的官员。

    转天,薛飞又与省政府那边的人吃了一顿饭。相对于省委常委们,薛飞显然与省政府那边人更熟悉,更亲近一些。

    席间,几位年纪相对较小的副省长争相在薛飞面前表现,相反几位年纪较大的就要安静许多,薛飞对于这番景象自然心知肚明。

    吃完饭从酒店里出来,薛飞与每个人握手告别。

    在与尤才华握手时,薛飞手上故意使了一点劲儿,并冲他微微一笑。

    尤才华自然不会感觉不到薛飞的用力一握,对于薛飞的微笑,尤才华也是心领神会,同时一颗悬着的心也落了地。

    在南河想与薛飞吃饭的人不胜枚举,可薛飞除了省委省政府的两套班子的人之外,他在南河没再与任何官场上的人吃饭。因此找薛飞汇报工作的人变得非常多,但薛飞也是挑挑选选,不是所有人他都会面见。

    家人朋友们能到正州的都到了正州对薛飞表示祝贺,不能到正州的,也全部都打了电话恭喜。

    周末,薛飞去了京天,这也是他履新之后第一次去京天。他能当上南河省委书记,凌中原和何清毅是他必须要感谢的,欧阳信盛也要拜访一下,因为他从何清毅那里得知,在讨论南河省委书记的人选一事上,欧阳信盛是投公开支持他的。

    这三个人当中,薛飞最在意的还是凌中原,倒不是因为何清毅与欧阳信盛的官职高,而是凌中原对他似乎始终有一种偏见,不像何清毅与欧阳信盛,两个人从来对他都是支持,都是勉励。

    不过不巧的是,去见凌中原时被告知不在京天,出国访问去了。巧的是,这时薛家强给薛飞打了电话。

    京天一號见面后,薛家强笑着说道:“我是真没想到你在京天,我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在正州,在的话我好去正州。”

    “有事?”之前薛家强已经专门打过电话对薛飞当省委书记一事进行了恭贺,现在他说要去正州,薛飞就以为他有事。

    薛家强诡秘道:“你猜谁回来了?”

    这句话把薛飞给问住了,薛飞一头雾水:“不知道。谁呀?”

    话音未落,房门开了,进来一个人,薛飞一眼看过去,先是一惊,随后便笑着起身走了过去。

    薛飞与佟大志紧紧地抱在了一起,问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佟大志笑着说道:“刚回来。”

    哥俩分开后相互打量,虽然经常通电话,可是两个人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

    佟大志作为安全部一员,组织上让他长期潜伏在日本,搜集打探日本的各方面情报。文秀和孩子也已经去了日本。

    “哥,你这是年纪越大,身体越好啊。”佟大志隔着衬衫都能看到薛飞胸肌的棱角。

    “这都是锻炼的结果,我现在每周最少做三次运动。”到沙发前坐下后,薛飞好奇地问道:“你回来怎么也没告诉我一声啊?”

    “我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原本打算和强哥去正州看你的,没想到你在京天。”

    “突然回来有事?”

    “我丈母娘有病了,挺严重的,我和文秀就回来了。文秀现在在医院陪她妈呢,不然她也过来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佟大志不想多谈令人不开心的事情,便转移话题说道:“我听强哥说你刚刚当了南河省委书记。按你目前晋升的速度,和你现在的年龄,我看再有个三年五年的,就能到上面去了。”

    薛飞笑着摆了摆手:“能到这个位置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未来总是充满了变数,明天是什么样的谁都不知道。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佟大志竖起大拇指说道:“不愧是省委书记,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

    哥仨难得聚到一起,又赶上周末薛飞有时间,势必要一醉方休,好好叙叙旧的。

    晚上,在会所的包间里,三个人边喝边聊,说了很多当初在林江的事情。佟大志回忆起当初跟着他爷爷要饭,再到后来薛飞收留他,眼泪不止,直言薛飞就是他的重生父母,再造爹娘,如果没有薛飞,他绝不可能有今天。

    薛飞拍了拍佟大志的肩膀,他感到无比欣慰。

    薛家强眼圈发红,他虽然没有过那么困难的经历,却感同身受。尤其是在受到薛飞提携方面,他和佟大志其实差不多,如果没有薛飞,也不会有今天的薛家强。

    聊得正兴起之时,薛家强的手机忽然响了,是一条聊天软件弹送的信息。薛家强拿起手机看了一下,脑子里忽然产生一个想法,看了看薛飞和佟大志,问道:“叫个美女过来助助兴怎么样?”

    薛飞和佟大志对视了一眼,薛飞问道:“谁呀?”

    薛家强说道:“这个人你见过,叫井甜,她是南河农产品的代言人之一。”

    井甜?薛飞好像有点印象,但也已经模糊了,他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井甜长什么样子了。

    佟大志感兴趣地问道:“漂亮吗?”

    薛家强笑着说道:“美女能不漂亮吗。”

    佟大志动了心思,但他不知道薛飞是怎么想的,就征求薛飞的意见:“要不叫过来看看?要是不好看再把他打发走。”

    薛飞想到漫漫长夜,这顿饭一时半会儿的也吃不完,同时他看得出薛家强和佟大志都想让这个井甜过来,他不想扫两个人的兴,就没有反对。

    于是薛家强就给井甜打了电话。

    大约三四十分钟的样子,房间的门被敲响了,随即就见一个外面穿着黑色棉服,没有拉拉锁,里面穿着抹胸短裙的女孩走了进来。三个大男人此时都已经喝了不少酒,井甜进来后,就像是解酒药一样,让三个人顿时清醒了不少,佟大志更是有如沐春风之感。

    井甜看到屋子里有三个人明显一愣,然后不解地看向了薛家强。

    薛家强起身来到来到了井甜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眼,打趣道:“太给强哥面子了,还盛装出席。”

    井甜有些不好意思,瞥了薛飞和佟大志一眼,小声说道:“我是刚出席完一个活动。怎么还有其他人啊?”

    井甜虽然不是薛家强公司的艺人,却与薛家强的私交很好,偶尔有时间就会在一起聚一聚,没时间也会打个电话发个信息什么的。今天井甜给薛家强发信息,就是因为两个人有段时间没见到了。井甜问薛家强是否在京天,是否有时间,要是有时间就见一面,她今晚只有一个参加时尚秀的通告,通告结束后就没工作了。

    薛家强给井甜打电话并没有说还有其他人,只是说他在京天一號,叫井甜快点过来。井甜就以为只有薛家强一个人,就过来了,以至于都没有换掉身上的礼服。

    “都不是外人。那位是南河的薛飞书记,之前他当省长的时候你见过的。另外一位叫佟大志,是我的好哥们。”薛家强介绍道。

    井甜非常有礼貌同两个人点头打招呼:“你们好。”

    薛飞以微笑作为回应,佟大志说了声“你好。”

    佟大志用手捂着嘴对薛飞小声说道:“还真是美女。”

    薛飞夹了口菜放在心里,笑而不语。

    “过来坐吧。”薛家强示意井甜过去坐。

    “我换身衣服吧。”在屋子里显然没法穿棉服的,穿抹胸的裙子面对三个男人井甜感觉不是很方便,就开门从门外助理的手中拿过两个袋子,去了包间里的卫生间换衣服。

    十分钟以后,井甜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脱去了棉服和裙子的井甜穿得很休闲,上身是一件今年特别流行的,很多艺人都有穿的动物刺绣紫色棒球服,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打底衫,很短,以至于能够看到肚脐。不过吸引人的还是上边,虽然不是低胸的,但由于衣服很修身,就显得上围很丰满。这种即视感似乎比低胸露沟对视觉更加有冲击力。

    下身穿得是修身的牛仔乞丐裤,卷着裤腿,脚上是一双白色的平板鞋。

    井甜来到饭桌前坐下后,薛家强问道:“吃晚饭了吗?”

    可能是由于对薛飞和佟大志不熟,井甜有些拘谨,说话时也有些羞涩:“还没呢。”

    “正好吃点,顺便再陪陪我们喝点。”

    “你知道我这个人不胜酒力的。”井甜看到桌子和地上摆放着不少空的酒瓶,心里就打怵。

    井甜有个外号叫“井三瓶”,意思是啤酒最多只能喝三瓶,而且还是酒吧里的那种小瓶啤酒,这件事圈里很多人都知道。

    “你放心吧,这里没有人会灌你酒的,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薛家强给井甜交了底,井甜这才放心。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com手机请访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