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无奈的焦怡鸥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做完一组俯卧撑,薛飞起身拿着毛巾擦了擦汗。

    看到一旁的焦怡鸥在那发愣,薛飞问道:“你怎么了?”

    焦怡鸥一点反应都没有。

    今天焦怡鸥一来,薛飞就看到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想到她最近正在帮别人设计衣服,就猜可能是想工作上的事情。

    薛飞伸手在焦怡鸥的眼前晃了一下,焦怡鸥还是没有反应。

    薛飞推了一下焦怡鸥,焦怡鸥这才如梦方醒一般的回过神。

    “你想什么呢?”薛飞盯着焦怡鸥的眼睛问道。

    焦怡鸥看了一下薛飞的眼睛就马上躲开了,说道:“我没想什么呀,俯卧撑你做了几组了?”

    “你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在想工作上的事呢?要是身体不舒服我可以给你看一看。要是工作上忙,你可以去忙,我会坚持锻炼的。”

    “我什么事都没有,赶紧做下一组吧。”

    薛飞把焦怡鸥抱到怀里,抬起下巴,强行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你真没事?”

    焦怡鸥微皱眉头:“我……我真没事。”

    薛飞在焦怡鸥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没事就好。”

    薛飞看得出焦怡鸥没有说真话,但他没有追问,焦怡鸥不想说,很可能是涉及到了个人**,或者是一些其他不好开口的事情。他要是一再的逼问,是一种很不尊重人的行为。

    薛飞没有再问,焦怡鸥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在庆幸的同时心里也有一丝失望,因为薛飞如果再问,她可能就说了。

    之后的两次健身过程当中,焦怡鸥也都出现过走神的现象,薛飞见了没有再说什么。

    焦怡鸥这边迟迟不跟薛飞说,张重远那边可是急坏了。

    “怡鸥,你跟薛省长说了吗?”路边焦怡鸥的车上,张重远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焦怡鸥,面色焦急。

    “没有。”焦怡鸥看着前方,面色冷峻。

    “你得赶紧跟她说啊,我公司再没活儿干,真的就要破产了,这个月员工的工资我还不知道去哪里张罗呢。”张重远去拉焦怡鸥的胳膊,焦怡鸥一下子就甩开了。

    “你别碰我!”焦怡鸥恶狠狠地瞪了张重远一眼。

    张重远双手合十求道:“怡鸥,行行好,你就帮帮我吧,你说要是连你都不帮我,谁还能帮我呀?你放心,我不是一个得寸进尺的人,你就帮我要一个项目就行,就一个,把省电视台的项目给我就行。我发誓,我保证,只要你帮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会找了,照片我会马上删掉的,好不好?”

    看到焦怡鸥不为所动,张重远伸手擦了下眼泪,他看着前方,意味深长地说道:“我现在已经快走投无路了,你要是帮我,我就能起死回生,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死定了。不过我要是死了,有些人也别想好过。”

    说完,张重远推开车门就下去了。

    焦怡鸥面对这种威胁,气得火冒三丈,使劲按方向盘上的喇叭出气。

    当天晚上,内心一直备受煎熬,每天都犹如百爪挠心的焦怡鸥实在撑不下去了,她决定跟薛飞说,再不说她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

    “你那边方便吗?”焦怡鸥给薛飞打电话问道。

    此时是十点过五分,薛飞躺在床上,今晚他自己在家,没有别人:“怎么,想我了?”

    “嗯。我能过去吗?”

    “好啊,过来吧。”

    半个小时以后,焦怡鸥来到了省委一号院薛飞的住处。

    薛飞打了个哈欠,拉着焦怡鸥的手说道:“上去睡觉吧,我困了。”

    焦怡鸥没有动,说道:“我有事跟你说。”

    见焦怡鸥一脸严肃,再想到连日来她的反常,薛飞便坐在了沙发上:“说吧。”

    焦怡鸥举起手发誓道:“我保证,接下来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我要是撒谎,我就不得好死,出门就被车撞死。”

    薛飞眉头一皱:“你这是干吗呀?好好的说这些干什么。”

    焦怡鸥把张重远用照片威胁她的事情,前前后后的详细说了一遍后,哭着又说道:“都是我不好,非得拍那张照片,才让张重远抓住了把柄。我根本不想帮他,可是我又不能不跟你说,我真的是没有办法。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一定要相信我。”

    薛飞听了焦怡鸥的话,第一反应是焦怡鸥在骗他,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

    焦怡鸥给他当健身教练,根本就不是向她自己之前说的那样,对他心生好感之后慢慢变得无法自拔。而是以健身为名接近他,抓他的把柄,然后以此作为要挟,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是看焦怡鸥整个说话的状态,尤其是眼神,薛飞又觉得不像是假的。包括认识她这么长时间,看她也不像心机如此之深的一个人。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

    “你把那张照片给我看一下。”薛飞表情冰冷。

    焦怡鸥找出那张照片,战战兢兢的把手机递给了薛飞。

    焦怡鸥以为薛飞听了会大发雷霆,臭骂她一顿。看到薛飞反应很平淡,焦怡鸥感到疑惑的同时,心里更加惴惴不安,因为她完全猜不透薛飞此时此刻在想什么。

    薛飞仔细看了看,把手机放到了茶几上。

    “他想要省电视台在中原特区的项目?”薛飞问道。

    “嗯,他是这么说的。”焦怡鸥说道。

    “你告诉他,我考虑考虑,让他等消息吧。”薛飞说完起身就朝楼梯走了过去:“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焦怡鸥看着薛飞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她整个人仿佛瞬间掉进了万丈深渊。

    这会是她最后一次见薛飞吗?

    焦怡鸥怀揣着无比沉重的心情离开了省委一号院。她把车停在路边,趴在方向盘上痛哭不止……

    薛飞睡意全无,他坐在床上在想该如何化解这件事情。

    薛飞从第一次见到张重远,就对这个人没有任何好感。之后的一系列事情,让他觉得张重远就是个祸害,在仿造假酒一案和冒充他让人去找毛小燕这两件事上,他就想过把张重远抓起来,可当时碍于中间有个殳正权,就没有对张重远下手。现在想来真是后悔,要是当时就把他办了,也就不会今天这种事了。

    照片这件事薛飞是这么想的,绝对不能让殳正权把照片公布出去。同时还要搞清楚是不是张重远与焦怡鸥合谋。如果是,他不会放过焦怡鸥。如果不是,他也不会冤枉焦怡鸥。

    拿起手机,薛飞拨通了刘闯的电话:“派人盯着大地集团的董事长张重远,和他同母异父的妹妹焦怡鸥,看看他们之间有没有私下见面。”

    焦怡鸥把薛飞让等消息的原话告诉了张重远,张重远喜出望外,如释重负,他觉得薛飞一定会同意的,只要薛飞帮他,他就可以东山再起,重振往日的辉煌。而且借着焦怡鸥与薛飞之间的这层关系,说不定还能把她媳妇那件事给了了。

    张重远越想越开心。

    一晃半个月就过去了,眼看着这一年马上就过去了,薛飞那边还迟迟没有消息,张重远非常着急,就一再的催问焦怡鸥怎么回事,什么时候才能有消息。

    其实这半个月来张重远也没有间断问焦怡鸥,焦怡鸥也打电话问过薛飞,而薛飞每次都以忙,叫张重远别着急,再等等作为借口回应。焦怡鸥也不知道薛飞究竟是怎么想的,薛飞这么说,她就只能也向张重远这么说。

    可张重远慢慢起了疑心,他怀疑这里面可能有情况。

    “怡鸥,你没骗我吧?”张重远眼神犀利地看着焦怡鸥。

    焦怡鸥没好气地说道:“我为什么要骗你?你把照片公布出去我有什么好处吗?我不是艺人,我不需要用桃色新闻来炒作自己。”

    “那薛飞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帮或者不帮,给个痛快话啊,犯得着这么拖吗?照片可在我手上,难道以为拖下去这件事就可以一了百了吗?我告诉你,做不到。有本事就把我灭口,否则我不会放手的。”张重远觉得要是不表达一点态度,薛飞恐怕还要继续拖延下去。

    焦怡鸥面无惧色:“你不用威胁我,薛飞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办或不办,决定权都在他的手上。他是省长,你认为我能左右得了他吗?你要是不想等了,那你就把照片公布出去吧。但一切后果都要由你自己承担。”

    焦怡鸥懒得再跟张重远废话,起身就走了。

    两个人的对话录音,当天傍晚薛飞下了班后就听到了。

    薛飞由这个录音判定,焦怡鸥与张重远不是同谋,而是受害者。

    明确了是张重远一人所为之后,薛飞心里就有底了,说:“张重远手上有一张我和焦怡鸥在一起的照片,不管用什么办法,尽快将其找到销毁。这件事要由你亲自去做。解决了照片的问题后不要放了张重远,到时给我打电话。”

    刘闯走后,薛飞给姚绪成打了个电话。

    当天晚上,刘闯带着两个信任的手下去了张重远家里,把张重远暴打一顿后,用枪顶着他的脑袋,让他把照片交出来。张重远哪敢不交,就将手机给了刘闯,刘闯没有直接删照片,而是把手机放进了兜里。

    刘闯问其他地方是否还有照片,张重远说没有了,刘闯一枪就打在了张重远的腿上,张重远差一点疼昏过去,才承认他做了备份。

    刘闯在张重远的笔记本电脑上确认了一下照片后,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交给一旁的手下。

    走到另外一个房间给薛飞打了个电话,然后将张重远带出家门,让两个手下将其送到了正州市公安局。

    刘闯独自一人开车去一个偏僻之处,一把火将张重远的手机和电脑全都烧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