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张重远的困境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日前,全国各省市的第三季度gdp的“成绩单”全部公布了出来。其中南河省第三季度gdp增速为88%,位列全国第五位。前三季度总增速为106%,位列全国第三位。前三季度gdp总量位列全国第六位。

    在省政府党组会议上,薛飞着重谈了gdp的增速问题。

    薛飞说道:“没有搞经济产业结构调整之前,南河的gdp一直位居全国中上游,最好的时候没有进过前十,最坏的时候也没有跌下过十五。但自从搞了经济产业结构调整以后,尤其是初期,gdp掉的非常厉害,有很多人担心,这么搞是不是南河的经济就完了,从此就一蹶不振了。可事实证明不仅没有,而且从今年开始,南河的gdp开始企稳回升,前三季度的总量位居全国第六,这就是最好的答卷。说明我们搞经济产业结构调整完全是正确的,说明我们不一定非得要靠重工业拉动gdp,只要有好的想法,只好胆大敢做,就一定会有不小的收获。今年还剩两个月了,我相信以目前的经济增速,到了年底,全年的经济总量,我们应该可以排到全国第五的位置。今后gdp全国保五争前,将是我们的目标。”

    薛飞拿笔在纸上划了一下,接着谈第二个问题:“目前我们的轻工业发展势头迅猛,订单内销出口的订单是越来越多,当然假冒我们的也越来越多,这充分说明我们的产品已经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和青睐。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南河的东西卖的比别人贵,但是却还要卖的好。其实道理很简单,那就是我们的东西是实实在在的好。我们的产品质量均高于国家设定的一般产品合格标准,而是按照严苛的出口标准来设定的。这就是我一直说的南河标准。除此外,我们走的中高端发展路线也非常好,这主要得力于科研创新。想要长久的保持现状,只有做高附加值的产品这一条路。我们不怕被模仿,我们要做的是,你即使模仿,你也跟不上我们科研创新的步伐。”

    “很多新产品出来的时候都非常好,但做着做着就开始偷奸耍滑,偷工减料,最终导致自砸招牌,自取灭亡。我们要非常警惕,绝不允许这种现象出现。南河标准是我们唯一的底线,我们必须得守住。总体来说大家都做的不错,可是总有一些存在侥幸心里的人,不惜损害自己的品牌,为了眼前蝇头小利而粗制乱造。”薛飞看着分管市场监督管理工作的副省长羊刚说道:“你给我的那份名单和详细情况我已经看过了,对于那九家违规比较严重的企业,要非常严厉的惩罚他们。知道什么叫非常严厉的惩罚吗?”

    羊刚想了一下说道:“让他们今后再也不敢粗制乱造。”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不要让他们感觉犯罪成本很低,罚款如同敬酒三杯一样,罚完继续做伪劣产品。罚他一次,就让让他产生危机感,甚至是倾家荡产的感觉。而且改正只有一次机会,再有第二次,必须关门。”薛飞严肃地说道。

    又讲完了一点,薛飞就用笔在纸上又划了一下,接着说道:“农产品销售非常喜人,昨天我听明省长说,现在国外有不少国家都表示想进口我们的农产品。这说明我们找明星代言,搞那么大的阵仗没有白搞,付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旅游方面也不错,但总得来说不是很好。”薛飞看着分管旅游工作的副省长寇铁说道:“我认为不是我们的旅游资源不好,而是宣传搞得不够。这方面可以借鉴农产品的销售,完全可以找明星来代言。总之,要想尽一切办法让更多人的知道我们南河有很多可玩和好玩的地方。东西再好,没几个人知道也不行。”

    寇铁点点头:“接下来会重点在宣传方面做文件。”

    薛飞又看向羊刚,脸色一沉,羊刚见了心里一紧。

    薛飞说道:“到目前为止,扶贫工作相较往年是做的最好的,但距离我们之前设定的目标还有一些距离。具体的难点是什么?”

    羊刚说道:“其实我们做的工作完全都是按照之前的定的计划去做的,如果那些困难户配合的话,完成目标根本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有很多人不配合,而且大多数人都居住在不适居的地方。让他们搬走,给他们安置新的家园,他们就说祖辈生活在那里,不想离开。实际上他们就是吃低保,吃救济吃惯了。因为换个生活环境,需要自己动手养活自己,不能继续不劳而获了,他们就不愿意走。咱们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做思想工作,你说一句,他有一百句等着你呢。再不然就是一副我是穷人我怕谁的架势,下边的同志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薛飞思忖了一下,说道:“不适居的必须搬。鳏寡孤独者,能送敬老院的全都送过去。年轻力壮的要是懒着不走,取消低保,取消救济,挨饿了,没人管了,不信他不走。告诉下面的同志,只要能完成计划,在劝离工作上,可以脑子灵活一点。”

    羊刚使劲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接下来薛飞又谈了交通、国企等方面工作,提出了表扬,同时也提出要求。

    最后,薛飞说道:“南河目前的形势总体来说一片大好,但要居安思危,不能满足于现状,因为这距离我们想要看到的南河省还有比较长的一段距离。任重道远,再接再厉。”

    散会后,薛飞一边往办公室走,一边从兜里把手机拿了出来。

    开会的时候要么不带手机,带的话必须关机,震动静音都不许,这是薛飞定的规矩。

    手机开机后,收到了一条信息,是焦怡鸥发来的,问:晚上在家吗?

    薛飞晚上没有应酬,但她算了一下唐糖上班的日子,唐糖今天晚上是上班的,薛飞就回复说:在,我下班之后你过去吧。

    刚进办公室,龙一随后就来了。

    “有事?”薛飞问道。

    “昨晚我和办公室的几个同事出去吃饭,在酒店碰到了尤省长,不过他并没有看到我。”龙一来到办公桌前说道。

    龙一早上就想跟薛飞说这件事来着,但薛飞早上来了以后就直接奔了会议室开党组会议,所以这会儿才说。

    “怎么了?”薛飞知道肯定下面还有内容,如果只是偶见,龙一不会特意来跟他说这件事。

    “跟尤省长在一起的人是张重远。”龙一说道。

    自从殳正权二次落马之后,薛飞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听到张重远这个名字了。他怎么又和尤才华搞一起去了?

    “知道在一起干什么吗?”薛飞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从尤省长分管的工作来看,我想应该跟工程有关吧。”龙一跟薛飞说这件事的最主要原因是张重远,他知道薛飞看不上张重远,而张重远和尤才华走的近,十有**不是什么好事,认为有必要跟薛飞说一声。

    “你去忙吧。”

    把龙一打发走后,薛飞就琢磨起了这件事。

    南河自搞经济产业结构调整以来,各种工程项目非常的多。而确立了将正州打造成一线的国际大都市后,在多字的前面就又加了一个更字。尤才华分管呈现建设和国土资源等方面工作,适当的关照一些人,只要做的不出格,薛飞认为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但由于对张重远有成见,总觉得这个人早晚得出事。而对尤才华又很看重,薛飞就担心尤才华的大好前程被张重远给耽误了。

    要不要给尤才华提个醒呢?

    沉思半晌,薛飞想还是先不要说了,说了容易让尤才华误会,好像他在派人监视尤才华似的,看看再说吧。

    殳正权二次落马后,张重远整整瘦了十斤。

    殳正权的副省长的位置上时张重远的大地集团发展的一直是顺风顺水,但随着薛飞主政南河,殳正权失去副省长之位,大地集团便每况愈下,可也算是能维持。

    但殳正权二次落马后,维持都快维持不住了,过去那些看在殳正权面子上照顾张重远的人,现如今全都视张重远如路人一般,这种打击张重远有点接受不了。

    人若顺了,则一顺百顺,干什么都容易成功。可一旦倒霉了,真是喝凉水都能塞牙,放屁都能砸到后脚跟。张重远现在就属于这种情况,公司的资金链已经紧张到随时断裂的地步,而越是这样,越是难做生意,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你有这个实力。所以大地集团已经处在了破产的危险边缘。

    作为三七区的政协委员,正州市著名企业家,张重远不甘心就这么完了。眼下正州的全面升级改造,在张重远看来机会无限,只要他能抓住其中一个,他就能够东山再起。

    为了最后一搏,张重远先是把脸面豁出去了,不惜低三下四的去求人。之后不惜钱财,请客送礼,花钱如流水一般。最终拐弯抹角的认识了副省长尤才华。

    请尤才华吃了顿饭,希望尤才华能够在生意上对他关照一二。对此,尤才华只是意味深长地说了句“看看吧”。

    看看吧是什么意思?是帮啊?还是不帮啊?

    如果直接了当的拒绝说不帮,张重远也就死心了,他也就不再想着东山再起了。要说帮他好想办法筹措资金准备干项目。一句“看看吧”搞得他非常难受,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怎么也安稳不下来。

    傍晚从加油站出来,张重远不知道去哪儿,就把车停靠在了路边,一个人郁闷地抽着烟,脑子里胡乱的想着事情。

    突然,一个倩影出现在了张重远的视线之中,张重远一愣,这不是焦怡鸥吗,她怎么在这儿?再一看焦怡鸥是从健身俱乐部里出来的,才发现自己原来在焦怡鸥的健身俱乐部外面。

    焦怡鸥上了她的黑色奔驰g级amg离开了健身俱乐部。

    以往她恨不得半年都不回来一次,最近却总往回跑,什么情况啊?

    张重远一想自己也没什么事,出于好奇心,他就开车在后面悄悄的跟着焦怡鸥。

    跟了半个多小时,当看到焦怡鸥把车开进了省委一号院,张重远大吃一惊,把车靠边停了下来。

    张重远太清楚省委一号院里住是什么人了,他可从来没听说焦怡鸥认识省里的领导。焦怡鸥进去是去见谁呢?

    张重远望着由武警把守的省委一号院,百思不得其解。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