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腐败情况很严重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刘闯和佟大志接到薛飞的命令后,就各自一直在调查萩原叶子的有关情况。

    刘闯除了派人盯着萩原叶子之外,还趁萨菲公主和萩原叶子外出之机,让人潜入她们的住处,在房间里安装了窃听器,在萩原叶子的笔记本电脑上安装了监控程序。

    在日本的佟大志动用辛义会的力量,不仅调查了萩原叶子在新宿警察署离职的前后,还调查了她的家人和朋友,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可是调查来调查去,谁也没有找到能够直接证明萩原叶子是间谍的证据,甚至连疑点都没有找到。

    难道萩原叶子不是间谍,只是单纯的很懂电脑而已?

    薛飞坐在办公室里整琢磨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就收回思绪,说了声“进来”。

    “忙着呢?”汤俊推门进来问道。

    “没什么事。你有事?”薛飞问道。

    “李东林的产业你打算怎么处理?”

    “当然是没收了,他那都是利用非法手段所得,法院那边肯定也会这么判的。”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东林运输公司的规模不小,李东林手上持有的几个大型批发市场的股份也不少啊。”汤俊看着薛飞,话说的意味深长。

    薛飞看了看汤俊,问道:“你爱人是做物流生意的吧?”

    汤俊颔首:“她那是小公司。”

    “东林运输公司我看政府可以持有一部分股份,然后向行业内的民企扩资,交由民企去运营,让民企当总经理。政府当个董事长就可以了,尽量少插手运营方面的事情。至于批发市场的股份,就搞个拍卖吧,拍卖所得全部缴入财政,你看怎么样?”

    汤俊心满意足道:“我没有意见。”

    汤俊走后,薛飞政法委书记关凯打了一个电话,谈了一下他对于李东林资产等问题的看法。关凯一听就明白了薛飞的意思,表示他会跟法院方面沟通的。

    挂了电话,薛飞忽然想到了鲁芳,就又给刘闯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晚上自己要过去吃饭,叫鲁芳做点好吃的。

    鲁芳已经怀孕了,刚刚三个月,但她还没有辞职,原因就是薛飞那边还没有动静,她和刘闯的想法是,再等等看。薛飞那边给安排好了,再辞职也不迟。万一薛飞那边有变化,还可以继续工作下去。要是提前先辞职了,薛飞那边再无法安排,那就麻烦了。

    晚上到了刘闯家里,薛飞询问了一下鲁芳的身体情况,之后告诉他们,鲁芳辞职后的事由她已经安排好了。

    薛飞把大青批发市场的情况介绍了一下,之后又把他想让鲁芳成为大青批发市场第一大股东的想法说了以后,刘闯和鲁芳都很兴奋。可兴奋过后,两人就开始发愁了,他们哪有那么多钱去参加竞拍?

    薛飞笑着告诉他们不用担心,只让他们准备一笔钱,最好是短期内用不到的,没有这笔钱也影响不到生活的,越多越好。剩下不够的钱,由他来想办法,等鲁芳从市场赚了钱再慢慢还他。

    薛飞如此帮衬,刘闯和鲁芳的心情可想而知。两人都有种无以为报的感觉。

    吃完饭刘闯送薛飞下楼。

    到了外面,薛飞告诉刘闯,萩原叶子要继续盯下去,现在没有发现问题,不等于就真的没有问题。如果她是只狐狸,早晚都是要露出尾巴的。

    回家的路上,薛飞接到了凌梓玥的电话。

    凌梓玥已经从林江调到了南河,她现在担任的职务是南河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在省纪委四个副书记里面,她排在第二。

    从级别来说没有任何变化,还是正厅级,但工作完全变了。之前凌梓玥在冰城担任常务副市长,协助市长负责一座城市的大事小情。而到了南河,则完全干起了纪检工作,薛飞不知凌中原这么安排是出于何种考量。凌梓玥本人也不清楚,对她来说,无论让她干什么,她尽心尽力的干就是了。除此之外,她最看重的就是能和薛飞在一座城市,这样的话她要是想薛飞了,随时都可以见到。不像之前她在冰城,想见也见不到,有时打电话都打不通,她实在已经受够了那样的日子。

    凌梓玥给薛飞打电话,问他晚上是否有时间,要是有时间,想让薛飞去她那看看。凌梓玥到了正州后一直住在宾馆,房子是这两天才找到的,薛飞还没去看过呢。

    唐糖已经到省电视台正式实习,主持起了晚间新闻节目。主持人一共两个,由于唐糖是新人,所以她一周要上四天班,但一般不会连着上,都是隔天上。节目从十点半开始,到十一点结束,时间还是很晚的。最开始的一周,薛飞都让司机去接唐糖。可唐糖发现太麻烦了,回到薛飞那儿又容易打扰薛飞的休息,得知台里给上夜班的主持人准备了临时宿舍,唐糖就决定上夜班的时候住宿舍。

    今天晚上唐糖就上班,薛飞想到晚上唐糖不回他那儿,他就去了凌梓玥那里。

    凌梓玥做了精心准备,虽然已经过了晚上九点,可她却化了淡妆,还换上了一件白色的深v吊带睡裙,裙子很薄很透,隐约可见里面的风景。而里面什么都没穿。

    薛飞进屋看到凌梓玥的穿着,就伸手抓了一把,凌梓玥心里很高兴,这表示她穿这件衣服算是穿对了。

    “想吃点什么吗?我现在就去给你做。”凌梓玥问道。

    “做就算了吧,这不是有现场的吗。”薛飞伸手就把凌梓玥抱了起来朝卧室走了去。

    “我跟你说正经呢。”凌梓玥勾住薛飞的脖子娇嗔道。

    “我也没说不正经的啊。抓紧时间吧。”薛飞把凌梓玥往床上一扔就开始脱衣服,他今晚的兴致还是很高的。

    “你先去洗澡,不然不给你吃。”

    “你不给我吃我就抢。”

    床上一阵翻云覆雨过后,薛飞“吃”饱了,凌梓玥也是心满意足。

    休息片刻,凌梓玥光着身子下床去拿了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她倒了两杯酒,将一杯递给了薛飞。

    凌梓玥问:“你真得不饿吗?你要是饿了,我就去给你弄点吃的。”

    薛飞小喝了一口酒,笑着说:“怎么,还想再折腾一次?”

    凌梓玥蹙眉道:“我说正经的呢,你饿不饿?”

    薛飞摇头,他晚上在刘闯那儿没少吃,而自从坚持健身以来,焦怡鸥隔三差五的就提醒他晚上要少吃,不然小肚子就该起来了,也容易得病。薛飞对此是谨记于心。

    凌梓玥坐在一边,跟薛飞一样靠着床头,一手抱着腹部,一手拿着酒杯,双腿叠在一起。由于睡裙很快,一双长腿几乎全都露在了外面。

    虽然眼下的薛飞更喜欢像唐糖和萨菲公主这种刚刚开发的小嫩苗,可是像凌梓玥这种成熟有味道的中年女人,依旧能够让他心生波澜。

    薛飞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眼凌梓玥,真性/感,真有味道,这是唐糖和萨菲公主那个年纪的女孩子所不能比的。如果说唐糖和萨菲公主是青菜,色泽艳丽,让人赏心悦目。那么凌梓玥就是一锅长时间熬制出来的参汤,需要细品,越品越有滋味。

    看着看着,薛飞心里也有些发痒了,但他并不打算再折腾了,毕竟不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如今的他很会保养自己,包括在床第之事上,他基本不会连续两天办事,一周最多不超过天。现在身体透支的太多,等到了年纪再大一些,恐怕就该有心无力了。

    所以年纪越大越要收着来,越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

    “新工作还适应吗?”薛飞一边摇晃杯中红酒一边问道。

    凌梓玥喝了一口红酒说道:“还行吧,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自我感觉适应的还是挺快的。说到工作,我到纪委以后,收到了不少举报信,也接待了一些实名举报的人。南河官场的**情况很严重啊。”

    凌梓玥谈到**问题,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薛飞听到凌梓玥的话,一时间脑子里的那些私心杂念全都不翼而飞了,他说道:“你详细说说。”

    凌梓玥喝掉杯中的酒,将杯子放到一边,认真地说道:“根据我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县一级政府的官员**情况最为严重。其中买官卖官的情况非常猖獗,猖獗到明码标价,五十万就能买到一个副县级的位置……”

    薛飞面色冷峻:“上级政府不知道?”

    “省里都知道了,市里怎么可能知道。据说造成县一级政府如此**的是省里的一位大人物,市里知道也只能装作不知道。不瞒你说,我首先先到的就是你。”凌梓玥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薛飞说道。

    薛飞面不改色:“你现在也怀疑是我?”

    凌梓玥以为薛飞生气了,连忙摇头解释:“后来仔细一想,以我对你的了解,我认为你不是那样的人。之所以我会想到你,是因为你现在在南河的位置。你目前在南河可以说是只手遮天,所以你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

    薛飞忍不住笑了出来:“只手遮天?不知道还真得以为是我在卖官呢。别说我不是那样的人,就算是,你认为以我现在的位置,我能看上三十万五十万的吗?”

    “所以后来我觉得不是你。”

    “那你现在知道那个大人物是谁了吗?”

    “能卖官,还能把手伸的那么长,我想肯定是省委常委中的某个人。具体是谁我现在还不知道。”

    薛飞已经猜到了是谁,但他认为没有必要现在告诉凌梓玥,她初来乍到,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不利于她对工作的开展。

    “**的问题你可以查,但是要悄悄的查,不要搞的动静太大,也不要跟其他人说,把资料收集好。”薛飞叮嘱道。

    “你是准备在适当的时候搞一次反腐吗?”凌梓玥以为薛飞是想让她搜集证据,然后择机而动。

    凌梓玥有点激动,如果很快能够在南河大显身手,这对她今后开展工作无疑是一件大好事。

    当初凌梓玥选择步入官场完全是因为薛飞也身在其中。而自己在官场沉浮了这么多年,凌梓玥慢慢变得也开始喜欢向看上,向上爬了,她管这叫干一行爱一行。在她看来,如果当官不往上爬,不扮演更大的角色,承担更大的责任,那么在官场中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所以她绝不能接受在一个位置上毫无成绩,原地踏步。

    再有一点,凌梓玥也想趁着凌中原在位,能够获得更高的位置,更多的政/治资源,以便有一天凌中原下来了,她也能够继续在官场之中如鱼得水,步步向前。

    “我还没想好。即便搞,也不能现在搞。眼下南河的形势一片大好,绝不能让一些不好的事情破坏局面,让外人看笑话。”

    凌梓玥认同的点了点头,看来她的眼界还是太窄了,她考虑的只是眼前的一点事,而薛飞看的是全局。在这一点上她以后还要多多向薛飞学习。

    凌梓玥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之前我跟飞飞通电话,我听她话里话外的,好像有了想要结婚的想法。”

    薛飞很惊喜:“是吗?她真说想要结婚了?”

    凌梓玥点了点头,神色忧虑道:“你说她现在结婚是不是有点太早啊?”

    薛飞笑了,他把凌梓玥的手握在手里拍了拍说道:“她过年都二十七岁了,还小啊?你十七岁就生飞飞了。早结婚是好事,生了孩子,咱们还可以提前享受天伦之乐,多好啊。”

    “可是我总觉得飞飞嫁个老外不是很靠谱啊。我怕他骗了飞飞。”

    “呵呵,你这个担心就多余了。飞飞从小生长外国外,接受的也是国外的教育,她比咱们了解老外。至于靠不靠谱,我看挺靠谱。他们俩都在一起多少年了,要是不靠谱早就分了。如果真受骗了也没什么,就当是交感情的学费了。孩子已经长大了,咱们能给的就是祝福,衷心的祝福。”

    凌梓玥叹了声气:“说的也是,但愿她能幸福吧。”

    薛飞将凌梓玥搂在怀里说道:“她一定会幸福的。”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