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陌生又神秘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吃中午饭的时候,薛飞和唐糖闲聊天,聊到了工作问题。

    马上开学就上大四了,薛飞问唐糖有没有找到实习单位?唐糖说还没有,但是她的老师已经答应她了,说会帮她联系省电视台,她也不好总问,只能等开学以后再问一下。

    “我给你一个锻炼的机会,你要不要?”薛飞问道。

    “什么机会?”唐糖抬头问道。

    “九月十五号,要在正州搞一个农产品网购平台的启动仪式,到时会来很多明星艺人,我和省里的一些领导也会参加。这个仪式会在省台的卫星频道和四个网络平台直播。需要四个主持人,两男两女,想不想来主持这个仪式?”

    唐糖不假思索道:“我想,你真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唐糖有点不敢相信,因为这无疑是一个非常难得的锻炼机会,而且还能见到明星,她长这么大还没近距离的见过明星呢。

    薛飞点了点头:“当然了,不然我就不跟你说了。不过……”

    “不过什么?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唐糖警惕地看着薛飞。

    “之前凌飞来,不是给你买了很多衣服吗,有些衣服我一次都没见你穿过,再不穿夏天可就要过去了。尤其是贴身的衣服。”薛飞的嘴角扬起了坏坏的笑容。

    唐糖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脸上随之便红了:“你偷看我的衣服!”

    薛飞否认道:“我是光明正大看的好吗,怎么能说我是我是偷看呢。”

    “你……那是凌飞非要买的,我可买打算穿。”

    “可是现在我想让你穿给我看,好不好?”薛飞拉起唐糖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薛飞早就猜到了是凌飞所为,唐糖的穿衣风格他很清楚,突然变成了性/感风格,不是凌飞的主意,又能是谁呢。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凌飞在这件事上是充分了体现了一把,薛飞觉得自己这个女儿真是没白养。

    唐糖把头一扭,娇嗔道:“不好,我才不穿呢。”

    “真不穿?”

    “我就不穿。”

    “那你可别后悔。”

    唐糖见薛飞放下筷子要起身,马上说道:“我穿我穿,吃完饭我就穿。”

    吃完饭以后,唐糖让薛飞上楼等着,因为她的衣服都在一楼,她换完之后上楼给薛飞看。薛飞也没多想,就上楼去了。

    薛飞等了十多分钟,也不见唐糖上来,就喊唐糖的名字,问她好了没有?结果楼下一点回应都没有,薛飞很奇怪,就从楼上下来了了。

    到一楼的房间一看,里面空无一人。到卫生间和厨房看了一下,也没有唐糖的身影。薛飞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行啊,小丫头片子,竟然敢跟我玩这一套。”

    薛飞给唐糖打电话,唐糖拒接。

    不过唐糖给薛飞发了一条信息:我同学有事叫我,我先出去了。

    薛飞回复道:跑得了和尚跑跑不了庙。

    下午,焦怡鸥过来了。

    自从薛飞家里有了健身器材以后,焦怡鸥隔个一两天就过来一次,每周至少三次,薛飞的身体状态现在这么好,可以说焦怡鸥的功劳得有一大半。

    薛飞问道:“你的朋友今天又没来?”

    焦怡鸥摇头道:“她太忙了。”

    薛飞笑着说道:“你不是说她特别着急要孩子了,什么事情还能比孩子更重要啊?”

    焦怡鸥似乎不想多谈,拿着衣服就朝卫生间走了过去:“我也不太清楚。”

    薛飞玩味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热身的时候,焦怡鸥问怎么没看见唐糖?薛飞说她被同学叫走了,好像是去看电影了。

    三千米的热身结束后,稍作消息,焦怡鸥把瑜伽垫打开铺在了地上。

    “今天咱们不做器械运动了,做一些腰腹方面的练习。主要做平板支撑、仰卧起坐、两头起、俯卧两头起。以平板支撑开始和结束,也就说只做两组,但每组必须要坚持至少十分钟。剩下的三个都是做四组,每组三十个,两组之间休息两分钟。开始吧。”

    做平板支撑的时候薛飞一切如常,但是从仰卧起坐开始,薛飞变得不淡定了起来。

    焦怡鸥做的时候,薛飞压着她的双脚,每次焦怡鸥起身之时,都会给薛飞一种看3电影的即视感,就好像焦怡鸥胸前的那两座山峰会随时飞出来,砸在他的脸上一样。

    而换成薛飞做,焦怡鸥压脚的时候,薛飞每次起身更是一种折磨,搞得他口干舌燥,心里发痒。无奈之下,只能在心里默念《心经》了。

    做两头起时,对薛飞动荡的心算是一个缓冲。而做俯卧两头起时,对薛飞则是一种致命的刺激。

    焦怡鸥本来身材就好,加上长期健身的原故,背身线条极为优美。

    最为吸引薛飞眼球的是焦怡鸥的腰部、臀部,以及一双笔直的长腿。这三个部位好像无时不刻的在散发着诱人的气息,每一次起伏都像是一把锤子敲击在薛飞脆弱而又敏感的心脏上。

    终于,薛飞受不了了,他扑了上去。

    薛飞以为焦怡鸥会激烈的反抗,可现实情况是焦怡鸥一动未动,她趴在瑜伽垫上,非常淡定。

    “你要干吗?”焦怡鸥问道。

    薛飞有点不知所措,但愣了两秒钟以后,他就回过了神。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还能干什么?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付出了行动,那就一不做二不休。这也是薛飞做事一贯的风格。

    薛飞一边亲吻焦怡鸥的耳朵和湿漉漉的脖子,一边双手上下游动……

    焦怡鸥依旧不抗拒,而且她还笑了:“我跟何苗可是好朋友,你对我这样合适吗?你就不怕我告诉何苗?”

    薛飞听了焦怡鸥的话,将她身子翻了过来,然后便用自己的嘴巴堵住了她的嘴巴。

    就在薛飞亲的正兴起时,突然肋部被猛击了一下,疼的他翻身躺到一边用手捂着肋部,表情十分痛苦。

    焦怡鸥站起来擦了一下嘴,冲薛飞玩味一笑。

    走到一边拿起水喝了一大口,然后看着薛飞说道:“我做完了,该你做了。”

    看到焦怡鸥像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薛飞才发现自己虽然经常能见到眼前这个女人,但对他却是如此的陌生。这份陌生充满了神秘感,让薛飞从而更加着迷,更加向往。

    两天后,焦怡鸥又来了。

    焦怡鸥穿了一件黑色的抹胸短裙,下边裸着长腿,脚上穿着一双高跟凉鞋。

    这回薛飞比上次更加大胆,焦怡鸥一进屋,他就将其抱在了怀里。而焦怡鸥依然一副游刃有余,不慌不乱的样子。

    她伸手捂住薛飞亲过来的嘴笑着说道:“得寸进尺是不是?你要是再这样,我以后就没法来了。”

    焦怡鸥拿开薛飞的手想去卫生间换衣服,但是马上又被薛飞从身后给保住了。薛飞在她耳旁说道:“谁让你招我来着,你得负责。”

    焦怡鸥听了显得很无奈,很委屈:“我怎么招你了?明明是你耍流氓,你还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像话吗?”

    薛飞把焦怡鸥的身子转过来,伸手就将焦怡鸥身上的裙子一扯,焦怡鸥的上半身就一丝不挂的暴露在了薛飞的面前。

    “你说你这样是不是招我了?”薛飞一脸的痞相。

    薛飞的这个举动把焦怡鸥多少吓了一跳,但她并没有马上把裙子穿上,也没有转身去躲避,而是双手掐腰,挺着胸说道:“像你这种耍流氓,耍的这么肆无忌惮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所以呢?”

    “我要告诉何苗,让她知道她的老公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哈哈。你认为何苗会信吗?我才她会认为是你勾/引我。”

    “你……”

    “你要是从了我,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薛飞抬起焦怡鸥的下巴,然后手指慢慢向下滑动。

    焦怡鸥拿开薛飞的手,娇嗔道:“没门。你要是以为我是个很随便的女人,那你可就想错了。别再闹了啊,准备做运动。”

    焦怡鸥索性直接把裙子脱了下来,直接穿着一条小底裤走进了卫生间。

    从这之后,每次健身,薛飞都会跟焦怡鸥进行一些“互动”,由于焦怡鸥每次都是从容应对,使得薛飞对她的兴趣越来越浓。

    九月十五号,“南河省农产品网购平台启动仪式”,在南河省电视台最大的演播厅如期举行。

    一千位观众早早就入场了,他们都是十二位明星代言人的粉丝。入场后,现场导演拿着麦克风告诉他们一些注意事项,因为这不是粉丝见面会,而是一场公益性质的活动,还有省领导出席,所以不能随便喊叫,要注意现场秩序。

    十二位明星代言人到电视台也挺早的,因为这是公益活动,他们必须要表现的积极一点。另外也要与导演做一些沟通,看需要他们到时做一些什么,好提前有所准备。

    出席启动仪式的领导除了薛飞之外,还有常务副省长汤俊,分管农业的副省长明亮,以及省委农村工作办公室和农业厅等相关领导。

    薛飞仪式开始前半个小时到的电视台,一进演播室的后台,先看到了穿着礼服,拿着稿子正在聚精会神看着的唐糖。

    薛飞知道唐糖紧张,因为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做直播的节目,而且跟她搭档的三个主持人都是南河省的著名节目主持人,心里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走廊里来来往往有不少人,薛飞也不好单独跟唐糖说什么,只是在快走到唐糖身旁时,假装咳嗽了一声。唐糖注意到他以后,他用鼓励的眼神看了唐糖一眼,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薛省长。”

    薛家强也来参加今晚的仪式了,他正在走廊里和一个女孩聊天,看到薛飞后,他差一点本能的叫哥。想了一下,才叫了声薛省长。

    “家强。”薛飞直接喊了薛家强的名字。

    “给你介绍一下薛省长。这位是给咱们农产品代言人之一,演员井甜。这位是南河薛省长。”薛家强给身旁的女孩介绍道。

    “薛省长您好。”井甜落落大方,微笑着伸出手说道。

    “你好。谢谢你能够为南河的农产品代言,为慈善事业出力,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薛飞同井甜握了握手。他并没有仔细去看井甜,唯一的感觉就是眼前这个女孩个子很高,长得很漂亮。

    “薛省长言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薛飞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进了休息室。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