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站起来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早,薛飞和唐糖正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呢,忽然门铃响了。

    被吵醒后,薛飞拍了拍唐糖的屁股,摆了摆手,唐糖便下了床,打着哈欠走出了卧室。

    来到可视对讲机前,唐糖揉了揉眼睛,看到门外有好几个人,站在最前面的是歌女的。她看着有点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了。

    “你是哪位?”唐糖问道。

    站在外面的是焦怡鸥:“我是来找薛省长的。你是保姆吧,你跟他说一下,就说焦怡鸥来了。”

    “好,你稍等一下。”

    焦怡鸥?唐糖默念着焦怡鸥的名字去卧室叫薛飞。

    薛飞听到焦怡鸥来了有些诧异,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并没有焦怡鸥的未接电话,心里很纳闷,她怎么突然来了?

    薛飞穿好衣服就下楼去了。

    站在门口往外看了一眼,看到除了焦怡鸥还有好几个男的,就更糊涂了。

    “早上好。”门开了以后,焦怡鸥笑魇如花,如同清晨刚刚开放的一般。

    “早上好。你这是?”薛飞看了看焦怡鸥,又看了看她身后几个穿着工服的男人。

    “我算是看出来了,让你去我的健身俱乐部锻炼真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想来想去,你只有在家里锻炼是最合适的,我就带了一些健身器材过来。”焦怡鸥身子一闪,也不管薛飞同不同意,就让工人把车上的健身器材往屋里搬。

    薛飞看了一眼正在安装的工人,转回头看着焦怡鸥,笑得有些无可奈何:“为了我锻炼身体,真是麻烦你了。”

    焦怡鸥撇着嘴说道:“没办法,我这个人有强迫症,什么事情都是,要么不干,干了就要干到最后。我都给你写健身计划了,你要是不执行完,你知道我得多难受吗。”

    焦怡鸥说完就走到工人身边去指导他们安装器材了。

    唐糖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就去厨房准备早餐了。她已经想起焦怡鸥是谁了。

    工人安装完,焦怡鸥亲自试了一下每个器械,确认没有问题后才让工人走。

    “那些器材多少钱?一会儿我把钱给你。”饭桌上薛飞说道。

    “算了吧,提钱干吗,你就当是我暂借你的好了。等将来你不用了,我让人拉走就是了,反正我的健身俱乐部也用得上。”焦怡鸥喝了口蔬菜粥说道:“这粥做的真不错,你这保姆年纪不大,饭做的倒挺好。哪儿找的?”

    “别人介绍的,她还在上学,在我这儿当保姆属于勤工俭学。”薛飞随口说道。

    “这样啊。”焦怡鸥往外看了一眼,戏谑道:“这姑娘可是够漂亮的,天天在这儿,苗苗也放心?”

    薛飞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放心的呀。她知道这个保姆。”

    焦怡鸥低着头边吃边说道:“要是我肯定不放心。”

    因为焦怡鸥,唐糖没有到饭厅吃饭,但在厨房里,唐糖一直竖着耳朵在听薛飞和焦怡鸥的对话。

    听到焦怡鸥说“要是我肯定不放心”,唐糖不满地撅起了嘴。

    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焦怡鸥和薛飞就换上了健身衣。

    此时已是盛夏时节,焦怡鸥身上穿的健身衣也不再是长款了。她上身没有穿外套,直接穿了一件深灰色的露背背心,不仅胸口低,穿在身上给人的感觉几乎与胸罩无异。

    下身穿的是一条黑色的假裙裤,非常短,跟热裤差不多。

    由于裙裤短,所以就把腿显得无限长,给人一种胸以下都是腿的错觉。

    焦怡鸥换完衣服从卫生间里出来,正好碰到收拾完厨房的唐糖。焦怡鸥冲唐糖微微一笑,唐糖看了焦怡鸥的胸一眼,皱着眉头就上楼去了。

    薛飞也没有穿长裤,他穿的是半袖衫外加大裤衩。和焦怡鸥一起上了跑步机后,两个人便开始走步热身。

    两个人正走着的时候,唐糖从楼上下来了,说了句“我走了”,就换鞋出去了。

    唐糖已经放暑假了,毛小燕明天出院,她是去京天接毛小燕出院的,打算把毛小燕送回洛河再回正州。

    健身焦怡鸥是专业的,焦怡鸥怎么做,薛飞就学着怎么做,并未感到有什么难的。不过有时难免做的不标准,焦怡鸥给她示范,或指正的时候,薛飞感到很为难,因为焦怡鸥长得这么漂亮,又穿成那个样子,他真是很难做到把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健身上。只能是假装全身心的投入而已。

    薛飞坐在凳子上,肩膀上扛着一百六十斤的杠铃。

    “上半身完全直立,收腹,两腿要使劲……”焦怡鸥一边说着,手一边在薛飞的肚子上和腿上轻轻拍打提示。

    “好,保持住,我要把凳子拿走了。”焦怡鸥把薛飞屁股下面的凳子撤走后,双手扶在薛飞的肩膀上,附身看着薛飞说道:“坚持十五秒,1、2、3……14、15。好,站起来。”

    焦怡鸥拿开双手,薛飞腰腹臀腿一使劲,就站了起来。

    焦怡鸥看到薛飞腹部平地起了座山峰,便坏笑道:“我是让你站起来,我没让它站起来。”

    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自己无疑是最清楚的。薛飞真是克制不住了,这完全是不能的一种反应。

    薛飞老脸一红,放下杠铃,转身就朝厨房走了过去:“你想喝点什么?”

    做完运动,薛飞和焦怡鸥分别去了楼上和楼下的卫生间洗澡。

    薛飞洗完出来,看到焦怡鸥已经洗完了,正坐在沙发上低头看手机。

    洗完澡的焦怡鸥披散着头发,身上穿着吊带背心和牛仔热裤,全身上下依旧是满满的性/感。

    “喝茶吗?我这儿有不少茶叶。”薛飞问道。

    “好啊。不过我对茶不懂,你泡什么我就喝什么。”焦怡鸥抬头说道。

    薛飞泡了一壶毛尖,这是他之前去下面调研时,一个茶农送给他的,他前几天喝了一次,挺不错的。

    茶泡好后,薛飞倒了一杯给焦怡鸥,两个人便喝茶便闲聊。

    “你能治不孕不育吗?”焦怡鸥问道。

    “如果不是不可逆的情况,当然能了。”薛飞看着焦怡鸥问道:“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

    “我有个朋友一直怀不了孕,我想让你帮忙给看看。我把她之前在医疗检查的结果拿来了,你看一下。”焦怡鸥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厚厚一沓检查报告递给了薛飞:“她为了要孩子国内国外的医院跑了很多,都表示没有办法。”

    薛飞接过检查单随便翻了一下,看到上面写的名字全都是“张一涵”三个字。再一看拍的片子和检查结果,写的是子/宫先天严重畸形。

    “你这个朋友从来就没怀过孕吗?”薛飞问道。

    “怀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怀上过。后来去医院才检查,才知道是这种情况。医生说她可能错过了这辈子唯一怀孕的机会,因为以她的身体情况,手术矫正的风险一是非常高,二是即便做了手术,也未必一定能够怀孕。这是国内医生说的,到了国外,检查过后,医生根本连手术这两个字都没提过,直接就说这种情况基本无法怀孕,因为怀孕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三。她是一心想要孩子的,所以她还是不死心,不知道中医有没有办法医治?”焦怡鸥神色有些紧张。

    薛飞放下手中的检查结果说道:“我认为怀孕的几率应该在百分之五十左右。”

    “真的?”焦怡鸥非常震惊,不敢相信是真的。

    薛飞轻轻点了点头:“这是我的个人看法。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的这位朋友之前尝试怀孕,用的都是人工受孕的方式吧?”

    焦怡鸥又是一惊,然后连忙点头:“没错,一直都是人工受孕。”

    “以她的情况来说,用人工受孕的方式,就会大大降低她受孕成功的几率。其实最好的方式还是自然受孕,因为……”

    薛飞讲了一大堆两者之间的区别,以及为什么自然受孕,怀孕的几率会更大。焦怡鸥聚精会神,听得非常认真。

    “也就是说用中药调理,再通过自然受孕的方式,怀孕的几率就能达到五成以上?”焦怡鸥确认道。

    “是这样的。”薛飞说道。

    “那你能现在就开药方吗,我朋友为了要孩子,真的都快要急死了。多少钱都行,我朋友她不差钱。”

    “呵呵,钱就算了,我可以开这个药方。不过前提是我必须见到本人才行,我需要给她号脉,当面问她一些问题。仅通过过往的西医检查结果,我是不能贸然给她开药方的。即便是普通的发烧感冒,中医还讲究一人一方呢,何况她这种情况,必须当面问诊才行。你下次把你朋友带过来吧。”

    “好吧。”

    薛飞本打算中午留焦怡鸥吃饭,但焦怡鸥说她中午已经有约了,就走了。

    焦怡鸥走了以后,薛飞就给在日本的孙仲麟打了个电话,问他像焦怡鸥朋友的这种情况药方给如何开,才能提高受孕的几率。

    薛飞让焦怡鸥带过来有多种目的,其中之一就是他的功力还不到家,只能看个大概,但不是很清楚药方具体该怎么开。让焦怡鸥下次带她朋友来,他好利用这个时间去问孙仲麟。

    孙仲麟详细了解了焦怡鸥朋友的情况后,便写了三个药方,按照三个不同的时段服用,以及服用期间所需要的主意事项。

    孙仲麟还说,吃了药以后,用自然受孕的方式,怀孕的几率能够提高到七成以上。

    两天后的下午,薛飞接到了焦怡鸥的电话。焦怡鸥问他晚上是否有时间,如果有时间,她晚上过去继续做运动。薛飞晚上没事,就告诉她可以过去。

    薛飞以为焦怡鸥会到他那去吃饭晚饭,结果等他吃完了晚饭,焦怡鸥才过来,而是一个人来的。

    “你朋友怎么没过来?”薛飞问道。

    “她没时间,下次吧。”焦怡鸥说完就去卫生间换衣服了。

    薛飞来到厨房问唐糖:“一会儿你也跟着一起运动运动吧?”

    唐糖在刷碗:“我早就跑过步了,晚上就不练了。”

    薛飞也没强求,就上楼去换衣服了。

    为了避免出现上次的尴尬,薛飞特意在大裤衩里面穿了条紧身短裤。不过在和焦怡鸥运动的过程当中,依然克制不住那股原始的反应,只是焦怡鸥看不到而已。

    运动完,焦怡鸥洗了澡就走了。

    薛飞来到卧室,看到唐糖正靠坐在床头,拿着平板电脑看东西。

    唐糖瞥了薛飞一眼,马上又低下头盯着平板电脑的屏幕,小脸绷着。

    “心情不好?”薛飞问道。

    唐糖没吱声。

    薛飞坐在床上,伸手抓住了唐糖的脚,唐糖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不会是因为我跟焦怡鸥一起做运动吃醋了吧?”薛飞坏笑道。

    唐糖紧忙否认:“我才没有呢。”

    “那你干吗这副表情?”

    “现在我妈认准了咱们俩有事,她看病你花了那么多钱,她也不打算给了,还说是你应该做的,气死我了。我在想我该怎么才能把钱还给你。她不还这个钱我得还,因为你是冲我才帮我妈的,我要是不还像什么话呀。”

    “那你打算怎么还啊?”

    “我还在想办法。”

    其实唐糖一点办法都没有,毛小燕在京天看病花了将近三十五万,糖糖从小到大,都没见过那么多钱,她现在还是个学生,哪有能力偿还这么多钱。

    薛飞正色道:“那你可得抓紧想。那钱我是跟别人借的,人家今天还打电话催着跟我要呢。你三天之内必须得给我,不然我就没法跟人家交代了。”

    唐糖一听就哭了:“三天你让我上哪儿去弄那么多钱啊,我就是去偷去抢,也抢不来那么多钱啊。”

    薛飞脱掉身上的半袖衫,像狼一样盯着唐糖:“那就只能用另外一种方法偿还了。”

    “你要干什么?”唐糖感觉不妙,身子蜷缩成了一团。

    “你说呢?”薛飞一伸手一把下身的大裤衩给脱了。

    “啊!”

    唐糖一声尖叫,下了床撒腿就跑。

    薛飞这几天跟焦怡鸥做运动被憋的够呛,哪里会放过唐糖,抬腿就追。

    糖糖楼下,想躲进卫生间里,可是在关门的时候,薛飞一把给挡住了。她哪里有薛飞的力气大,她关不上门,就躲到了墙角。全身颤抖的非常厉害,就像是一只受了严重惊吓的小兔子。

    薛飞把唐糖拉起来,让她面对着墙就要办事儿。唐糖自然不肯,可是却根本拿薛飞没有办法。

    “你不是说不会做我不想做的事情吗,你都忘了吗?”唐糖扭头愤恨地看着薛飞说道。

    “我当然没忘,不过那话我就是随便一说,根本就没有当真。我不那么说你会放心住在这里吗?你别以为我是什么好人。”薛飞在唐糖的耳边说道。

    “啊……薛飞你混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