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一个朋友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你现在手里有闲钱吗?”薛飞问道。

    “你要用钱?”这么多年薛飞从来没跟门筱提过钱的事情,所以听了薛飞的话,门筱还挺惊讶的。

    “是这么回事……”薛飞把薛家强的情况一说,门筱脸色大变,当时就不高兴了。

    门筱把手中的筷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就把脸扭到了一边。

    薛飞愣了一下,然后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薛飞放下筷子来到门筱身边,伸手去拉她的胳膊,结果被门筱给甩开了。

    “你听我说……”

    “我不听你说。”门筱气呼呼地说道:“这么长时间我什么时候让你帮过我?从来没有吧。不是我没想过,而是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不想让你为难,因为你是领导,我不能给你找事拖后腿。所以我为了公司亲自跑了很多地方考察,我都没有问你南河有没有适合投资的项目。你倒好,为了让朋友到南河投资,却向我借钱,这像话吗?”

    门筱把薛飞说的哑口无言,确实有点不像话。

    其实到正州投资,薛飞不是没有想到门筱,而是新彩虹集团一直在林江发展,很少到省外做项目,这些年一直如此。加上门筱也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达过想到要省外发展的想法,他就以为门筱已经满足于现状,不想再费心费力的大折腾了。

    从薛飞个人的角度出发,新彩虹集团已经非常好了,门筱也一直稳居百富榜的前50名,个人资产达300亿以上。作为一个女人,还想怎么样?

    正是基于以上两点原因,薛飞才没有让门筱到南河投资。可现在看来,是他想错了。

    薛飞跟门筱做了详细的解释以后,门筱半信半疑:“你说的是真的?没有骗我?”

    薛飞举起手发誓道:“我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是真的。我要是骗我媳妇,我就……”

    门筱没有让薛飞说下去,她拉下薛飞的手说道:“好啦。既然是真的,那你就让我参与这个东方影都的项目。”

    门筱接着说道:“你能让你朋友去正州投资这个项目,说明这个项目一定很好。正好我又在考察项目,就算我一份好了。”

    薛飞感到很为难,他已经都跟马佳瑶和薛家强说好了,让他们联手来做东方影都这个项目。现在又突然加一个门筱,怎么跟他们说呀?

    门筱见薛飞不吱声,“哼”了一声,起身就走。

    “你干吗去呀,饭还没吃完呢。”

    薛飞赶忙拉住门筱,门筱使劲挣脱,薛飞只好从后面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答应你还不行吗,我答应你了。”薛飞无奈道。

    为了公司的发展,薛家强的盛强集团总部,和盛强传媒集团总部,全都设在了京天,所以薛家强多数时候也都呆在京天。

    转天,薛飞先跟薛家强见了一面,把门筱加入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

    马佳瑶那边完全听薛飞的,所以薛飞一点也不担心她会多想。而薛家强这边不一样,说好了要借他钱,现在又变了,薛飞认为有必要跟他好好说一下,怕他有想法。

    薛家强听了薛飞的话以后,多少有些差异,心里也多少有些不舒服。可他也能理解薛飞所处的位置。换位思考,如果他是薛飞,门筱向他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恐怕也只能答应。

    另外薛飞不让他来做东方影都这个项目,他根本也不会得到这个项目。这么一想,心里也就平衡了。

    薛家强这边同意以后,薛飞又把门筱和马佳瑶叫了过来,让他们三个见了一面,初步的讨论了一下合作方面的问题。

    下午,薛飞欧阳锦绣的住处。今天就是欧阳信中的寿诞,他跟欧阳锦绣已经约好了,一起去欧阳信中那里。

    路上,薛飞接到了唐糖的电话。不等开口,先听到电话里传来了唐糖的哭声。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薛飞问道。

    唐糖一直呜呜哭个不停,薛飞马上就想到了毛小燕的病情:“你妈怎么样了?不会是……”

    “医生说我妈需要做心脏支架手术,我一点都不懂,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唐糖边哭边说道。

    薛飞的脑子快速转了转,说道:“你把你妈所在的医院、病房号、你的手机号发给我,稍后会有人跟你联系的。”

    挂了电话,薛飞马上给洛河市委书记聂宇春打了个电话。

    薛飞让聂宇春马上派人去医院了解一下毛小燕的情况,看看手术是从洛河做好,还是到京天做好。如果到京天做会更好,尽快告诉他一声。

    聂宇春是薛飞的重视拥趸之一,他能从南河省政府秘书长到洛河当市委书记是薛飞的决定。薛飞很看重聂宇春的工作能力以及人品,所以他的想法是让聂宇春到下面锻炼两年,然后再让他回到省里担任一个要职。

    聂宇春敬对于薛飞的赏识非常感激,同时他这个人也非常会做人。虽然离开了省政府,可只要有时间他就往正州跑,明着向薛飞请示汇报工作,实际上是去跟薛飞沟通感情的。

    薛飞交代的事情聂宇春哪敢怠慢,收到薛飞发给他的信息后,让秘书找到洛河市人民医院院长的电话,他亲自打过去询问毛小燕的情况。

    洛河市人民医院院长接到聂宇春的电话,就像聂宇春接到了薛飞的电话一样,他叫聂宇春稍等片刻,他了解过后马上就把电话回过去。

    院长跟负责毛小燕的医生通了电话,详细的了解了毛小燕的情况以后,告诉聂宇春,毛小燕的病情还是比较严重的,如果有能力去京天治疗,最好还是去京天。

    聂宇春一字不落的把话跟薛飞说了以后,薛飞就让他立即安排车辆,送毛小燕去京天。具体去哪家医院,电话再联系。

    京天的医院太多了,薛飞也不知道哪个医院治疗心血管疾病好。这会儿他已经到了欧阳锦绣的住处,就问了问她。

    欧阳锦绣脱口而出:“埠外医院,那里是全国治疗心血管疾病最好的医院。”

    “你认识那里治疗心脏病最好的医生吗?”薛飞问道。

    “认识啊,谁心脏出问题了?”

    “一个朋友,现在已经在来京天的路上了。你认识就赶紧帮忙联系一下吧。”

    “好,我这就打电话。”欧阳锦绣拿起手机联系埠外的医生。

    薛飞走到一边给马佳瑶打了个电话,把毛小燕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又把唐糖的手机号告诉了她,让她联系京天一號的水淼淼,准备一笔钱,用作毛小燕在京天的治疗费用。

    欧阳锦绣联系的陈姓医生今天正好在医院值班,欧阳锦绣说到了医院的心内科找到陈主任直接提她的名字就行了。

    薛飞打电话告诉唐糖后,还告诉她钱的问题不用担心,到时会有人跟她联系的。有事随时给他打电话。

    “到底是谁啊,让我们薛大省长这么上心?”欧阳锦绣好奇地问道。

    “就是一个朋友。”薛飞靠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不是一般的朋友吧?”欧阳锦绣坐在薛飞身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薛飞。

    薛飞突然一把将欧阳锦绣放倒在自己的腿上,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然后在她的嘴巴上亲了一下说道:“肯定不是咱俩这样的朋友。”

    欧阳锦绣娇嗔道:“你吓死我了,烦人。”

    薛飞仔细地看着欧阳锦绣的脸问道:“媳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呀?”

    欧阳锦绣一脸茫然:“没有啊。”

    “你肯定是瞒着我吃什么东西了,不然你怎么看上去还那么年轻呢,我看最多不过三十五岁。”

    欧阳锦绣“切”了一声,笑着说道:“我都快五十岁了,你说我像三十五,假不假呀。”

    欧阳锦绣想把薛飞在她衣服里作怪的手拿出来,可惜并没有如愿。

    “我说的是实话,就你这面相,你这身材,你这皮肤,谁能看出你像一个即将五十岁的女人啊。”薛飞并没有哄骗欧阳锦绣,他说的是实话,确实看上去非常年轻。

    “就算年轻,也不能年轻那么多啊。”

    “一点都不多。其实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当年那个年轻貌美,让我情难自控的欧阳锦绣。”

    薛飞说完就吻住了欧阳锦绣的嘴巴……

    缠/绵半晌,薛飞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你们家……”

    看到欧阳锦绣在拿眼睛瞪他,薛飞马上改口道:“咱们家和荣家有仇吗?”

    “就是生意上有些摩擦。这两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只要是我们看好的项目,荣家总想插上一杠子,特别讨厌,所以发生过一些不愉快。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来了?”欧阳锦绣感到很奇怪。

    “我听到了一些传闻,但不知真假。”薛飞看了眼时间说道:“走吧,去老爷子那边吧。”

    为了欧阳信中过寿,欧阳家族的人老少几辈悉数到场,薛飞也见到了有段时间未谋面的欧阳信盛。

    当年从林江省委书记的任上调到西江担任省委书记后,欧阳信盛又先后担任了东山省委书记、沪江市委书记。现在的他是政协的一把手。

    “四叔最近身体怎样啊?”薛飞关心道。

    “非常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欧阳信盛做了两下扩胸运动说道:“我听锦绣她爸说你还懂中医,给他开的药方非常大大缓解了他的风湿病。一会儿你也给我看看,看我用不用调理调理。”

    薛飞笑着说道:“我那都是雕虫小技,跟您检查身体的那些医生可都比我专业多了。”

    “不不不,我只相信你的。”欧阳信盛认真地说道。

    由于人很多,坐了三大桌子才坐下。整个吃饭的过程谈笑风生,其乐融融,气氛非常好。

    吃完饭,欧阳信盛就把薛飞拉到了一个房间,让薛飞给他号脉。

    “你的正州打造的怎么样了?”欧阳信盛问道。

    “所有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推进当中。还是挺顺利的。”薛飞手搭在欧阳信盛的脉搏一下,一边号脉一边说道。

    “你这几年在南河的工作有目共睹。尤其是搞经济结构调整以来,可以说南河的效果是最显著的。改革从来都不是一件荣易的事情,尤其是国企改革,你能干得这么好,足见你搞经济是很有一套的。过了今年,明年你就可以更好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治理南河了。”

    “什么意思啊?”薛飞一副没听懂的样子。

    欧阳信盛笑着说道:“在我面前你就别装傻了。你现在干的这么好,费光荣马上就要退二线了,他的位置肯定由你来接是最合适的。这样南河的改革也好继续推行下去。”

    薛飞在这个事情上很谨慎保守:“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就好比您当年在林江,刚接书记没多久,就被调到了西江。所以没成真之前,一切都是未知的。”

    欧阳信盛点了点头:“说的也对。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很好奇,你到了南河之后,好像一切都顺风顺水,尤其是在改革的问题上,好像一直都是你在主导,费光荣这个一把手完全被架空了,什么原因?”

    薛飞笑了笑说道:“一帆风顺只是表明现象,南河其实一直多少暗流涌动,包括现在,也有很多不安定因素的存在。我在南河这三年来,都是一直麻烦不断,只是不被外人道罢了。费光荣其实不是什么善茬儿,只是我掐住了他的七寸,他才不敢咬人而已。”

    薛飞很庆幸自己当时让人去调查费光荣的决定。如果不是抓住了费光荣的把柄,可以想到的是,他一定会陷入与费光荣的政/治斗争,从而很难再有更多的精力去做其他事情。南河也就绝对不会有今天这个大好局面。

    “原来如此。对了,我的身体怎么样啊,需不需要调理一下啊?”欧阳信盛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不需要,您现在的身体状况比我还好了,只需要继续保持就行了。”薛飞打趣道:“我听锦绣说,奚韵刚刚怀了二胎,足见您的身体特别好啊。”

    欧阳信盛点指薛飞,哈哈大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