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健身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周日薛飞一直睡到上午十点多才起床。

    昨晚从王家县回到市区,在一家饭店解决了晚饭问题后,薛飞就想回去了,可萨菲公主并没有放过他,以寻找商机为由,让薛飞陪着她夜游正州。薛飞信以为真,就同意了。

    可令薛飞没想到的是,当车行驶到一个偏僻之处时,萨菲公主就让司机靠边将车停了下来。就在薛飞不知萨菲公主要干什么的时候,萨菲公主就把他给推倒了……

    想要真正的认清一个人,必须要长时间的,深入的了解才可以。在与萨菲公主上床之前,薛飞都一直认为萨菲公主是一个很纯真的小女孩。可上床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萨菲公主简直就是一个小魔女,刚被他开发出来,需求就如此旺盛,要是到了三四十岁以后,恐怕如狼似虎都将不足以去形容她。

    不过生理需求与一个人的本性无关,也就说只要不乱来,就不能说这是不好的。但薛飞始终把他与萨菲公主的关系定位为只走肾,不走心。

    他承认萨菲公主的相貌,身体很吸引他,但也仅此而已。从精神层面来说,他对萨菲公主甚至连喜欢都谈不上。所以他对萨菲公主的态度是开放的态度,你愿意跟我好我也不拒绝,你要是有一天离开我也不会挽留,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要和你怎么样。

    吃午饭的时候,薛飞接到了焦怡鸥打来的电话。

    去年过生日,因为何苗的缘故见过焦怡鸥几次,之后就再没有见过,也没有任何的联系,所以突然接到焦怡鸥打来的电话,薛飞还挺意外的。

    “忙什么呢薛省长?”电话中传来焦怡鸥甜美的声音。

    “在家吃饭。你呢?”薛飞笑着问道。

    “我也在吃饭,不过在外面,我回正州了。下午有时间吗,我想履行一下咱们之间的约定。”

    约定?薛飞想不起他与焦怡鸥之间有什么约定。

    焦怡鸥见薛飞没有马上搭话,就知道薛飞肯定是忘了:“薛省长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去年我们不是聊过健身的问题吗,你说有时间想系统的学习一下,我当时答应你了,可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很少回正州,所以也就没抽出时间来。说来我还得向你道歉呢,真是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

    听了焦怡鸥的话,薛飞多少有了一些印象。其实当时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他根本没往心里去,没想到焦怡鸥还当真了。

    焦怡鸥要是不提健身这码事,薛飞可能还真不会往上想。但她提了,薛飞想到自己的年龄,尤其是想到昨晚的萨菲公主,就觉得他还真是应该锻炼锻炼身体。虽然他懂中医,即便不挥汗如雨,也能保证身体的健康状态。可毕竟还是运动健身更好一些,所以薛飞决定跟焦怡鸥见个面。

    吃过午饭小憩一会儿,薛飞到衣帽间找了一下,发现他没有健身穿的衣服,所以出门后他先去了一趟体育用品商店,然后才去见焦怡鸥。

    焦怡鸥在正州经营了一家健身俱乐部,上下四层,不仅是正州最为高端的健身俱乐部之一,它所在的正原区幸福大街,也是正州的黄金地段之一。

    到了以后,薛飞刚一下车,焦怡鸥就从俱乐部里面出来了。

    焦怡鸥为了运动方便,今天扎了一个马尾辫,薛飞是第一次看到她把头发弄成这个样子,也算是看到了她的另外一面。之前薛飞对她的印象就是成熟性/感,而她扎的这个马尾辫,加上只化了淡妆,显得有些青春青春灵动。

    不过往下看,焦怡鸥的标志还是成熟性/感,因为她的穿衣风格还是如去年所见。

    焦怡鸥上身穿着深灰色帽衫外套,拉锁拉到胸口处,不仅能够看到里面的黑色健身背心,更能看到两座山峰之间那道诱人的沟壑。

    按照现在人们对身高的定义,男人如果一米六五以上,不到一米七,基本就属于全残了,看着会非常的矮小。而女人要是能够达到这个身高,绝对算是身材高挑了,尤其是对于瘦的女人来说,腿看上去会特别的长。

    焦怡鸥就是这样的,身高一米六七的她在女人之中已经就算比较高了,穿了紧身健身裤的她,腿看上去就变得更加笔直修长。

    “薛省长你好,我们又见面了。”焦怡鸥伸出手笑着说道。

    “是啊,又见面了。今天要麻烦你了。”薛飞同焦怡鸥握了下手。

    焦怡鸥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麻烦什么呀,正好我也做运动,一起做也算是有个伴,另外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乐于助人。”

    薛飞笑着说道:“这个优点好,是传统美德。”

    上楼可以走步行梯,也可以坐电梯。

    一共有两部电梯,其中一部电梯前站着一个工作人员,想坐电梯的都被请到了另外一部。薛飞和焦怡鸥来到电梯前,工作人员马上让开,然后跟随二人坐电梯来到了五楼。

    薛飞和焦怡鸥走出电梯后,工作人员守在了门口一动不动。

    偌大的健身室里,摆放着各种健身器材,但一个人都没有,薛飞很奇怪,因为刚刚在楼下他看到进出的人很多,这一层怎么会没有呢。

    “怎么没人啊?”薛飞忍不住问道。

    “本来是有人的,但考虑到你过来会不太方便,所以这一层就暂时不营业了。”焦怡鸥引着薛飞往里面走。

    薛飞一听感觉特别不好意思:“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我没什么不方便的。”

    焦怡鸥知道薛飞心里是怎么想的:“你不用过意不去,不营业也损失不了什么,楼下还有地方。即便损失也没什么,我开这个健身俱乐部的初衷也不是为了挣钱,开心就好。”

    薛飞到更衣室换上健身套装,就和焦怡鸥上了跑步机开始热身。

    一开始两个人是慢走,之后逐步加速到慢跑的的程度。

    焦怡鸥跑起来以后,就把外套给脱了。薛飞以为她里面穿的是健身背心,结果一看是健身胸罩。

    焦怡鸥的胸围薛飞目测是d的水平,算是比较大的了。穿着健身背心,还是聚拢效果的,就显得更大。再一跑起来,晃晃悠悠的,那种随时可能会喷薄而出的壮观场面,只要是个男人,谁都受不了。

    而且薛飞还发现,焦怡鸥不仅上半身不能看,下半身也同样不能看,因为陡峭的屁股也非常有杀伤力,所以薛飞只能目视前方。

    热身跑了两千米,焦怡鸥以为跑完薛飞肯定会气喘吁吁,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薛飞还好,只是呼吸稍微有些急促而已。

    做了一系列的拉伸运动后,焦怡鸥又让薛飞做了一些器械。在做卧推的时候,薛飞极其煎熬。

    他躺在器械上,双手举着杠铃。焦怡鸥站在他的脑后,双手帮他扶着杠铃,扶的时候是弯着腰的。这个姿势让他非常难受,他的目光根本避不开,只要眼睛是睁着的就必然能够看见,而看的后果则是非常严重的,因为一旦产生某种反应,焦怡鸥将会看得一清二楚,那可就尴尬了。

    所以为了避免尴尬出现,薛飞只好把眼睛闭上了。

    焦怡鸥不知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她看到薛飞把眼睛闭上了,说道:“眼睛进汗了吧,先休息一下吧。”

    薛飞听到焦怡鸥的话,就把杠铃放下了。

    刚要起身,这时焦怡鸥从一旁拿过纸巾说道:“别动,我给你擦一下吧。”

    不等薛飞拒绝,焦怡鸥的手就已经到了薛飞的眼前,薛飞本能的把眼睛闭上了。

    “汗进了眼睛里特别不舒服,你忍一下。”焦怡鸥边擦边道。

    薛飞心说我眼睛挺舒服的,真正不舒服的是其他部位。

    做完器械运动休息了一会儿,焦怡鸥又和薛飞一起跑了个五千米,然后便结束了今天的健身。

    洗完澡出来,换下运动装的焦怡鸥换上了一身较为宽松的休闲装,头发是披散着的,但不变的还是外套里的低胸衣。

    焦怡鸥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四点,便提议去胳膊的咖啡厅坐一会儿。薛飞一想也没什么事,就同意了。

    焦怡鸥怕薛飞不便,她没有让薛飞跟着她一起进咖啡厅,而是她先进去找了一个位置,然后给薛飞打电话,薛飞才进去的。

    一进门,一个服务员便向薛飞问好:“欢迎……光临。”

    服务员看到薛飞一愣,薛飞看到服务员也有些诧异,他还真不知道唐糖在这里打工。

    “先生一个人?”很少有人能从薛飞的脸上看出什么来,所以唐糖不知道薛飞是无意之中进来的,还是知道她在故意进来的。

    “217。”薛飞说道。

    另一个服务员听说道:“217包间在楼上,先生请跟我来。”

    刚刚焦怡鸥是唐糖带上楼的,所以听到薛飞说217,唐糖就知道薛飞是来找焦怡鸥的,心里有些莫名的失落。

    焦怡鸥今天让薛飞做的所有运动,其实是一次摸底,她想知道薛飞的身体情况如何。结果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薛飞的身体情况非常好,她甚至怀疑薛飞平时是经常锻炼身体的,但却遭到了薛飞的否认。

    “如果你平时没有经常锻炼的话,那我只能说你的身体素质天生就好了。”焦怡鸥感慨道。

    薛飞呵呵笑道:“天生是一方面吧,其实和我平时做一些中医保健有很大关系。”

    “按摩吗?”

    “不是,就是自己按摩一些穴位,然后再喝一点药酒什么的,对强身健体非常有帮助。”

    焦怡鸥惊讶地看着薛飞:“你还懂中医?”

    薛飞颔首:“略知一二吧。”

    焦怡鸥的眼神中满是玩味,她撸起袖子说道:“一般说略知一二,基本都是行家里手。你帮我看看吧,看我的身体怎么样。”

    薛飞把烟灰缸垫在焦怡鸥的手腕下,伸手往焦怡鸥的脉搏上一搭,心里就是一震,他怀疑自己号错了。仔细号了号,发现并没有错,就看了焦怡鸥一眼。但面色如常,心里的东西一丝一毫都没有表现在脸上。

    大约三四分钟的样子,薛飞把手抬了起来。

    “我的身体还好吧?”焦怡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薛飞。

    薛飞喝了口咖啡说道:“大毛病没有,有一些小毛病。”

    “什么毛病?”

    “心脏不是很好,建议你每天晚上睡前喝一点红酒。妇科方面的问题可以通过中医按摩或者针灸来解决。不过要找真正懂中医的,现在骗子太多。”

    焦怡鸥大吃一惊。

    焦怡鸥看过中医,并曾对其抱有过非常高的一直期望,可最终结果却令她失望透顶,所以她对于中医便留下了急坏的印象,甚至认为就是骗人骗钱的。刚刚听到薛飞懂中医,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假的,可薛飞毕竟是省长,从她跟薛飞接触来看,薛飞不像是那种说大话的人,于是她就抱着玩的态度让薛飞给她号脉。她自己的身体状况如何她是最清楚的,所以薛飞是真懂还是假懂,一试便知。

    不成想薛飞还真都说对了,她确实有薛飞说的那些毛病,这不禁让她有些动摇,难道之前她是没有找对医生?

    “你怎么会中医啊?”焦怡鸥很好奇。

    “以前在其他工作岗位工作时,有一个同事是中医世家,医术精湛,因为中医在保健方面是西医所没法比的,而且在健康方面确实受益匪浅,所以就跟他学了一些。我的医术与他相比,不及万分之一,只能看一些小毛病。”中医这件事上薛飞没什么不能说的。

    焦怡鸥听了点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焦怡鸥想请薛飞晚上吃饭,薛飞说总不动有点累,想回家休息为由拒绝了她的好意。焦怡鸥没有强求,她说这次回正州可以呆半个月,有充足的时间教薛飞如何科学的健身。还说今晚她会针对薛飞的身体情况制作一个健身计划表,下次见面她会交给薛飞。

    离开咖啡厅的时候,薛飞没有看到唐糖的身影,不知她是去忙了,还是已经下班了。

    上了车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唐糖一个人在路边慢悠悠地走着,看上去像是有心事的样子。

    薛飞让司机把车靠边停了下来,降下车窗后,拿出手机拨打了唐糖的电话。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