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吓唬的乐趣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唐糖看着侯政被打之后的照片,直皱眉头。

    薛飞问道:“怎么,心疼了?”

    唐糖否认道:“才不是呢,我怎么会心疼他呢。我只是觉得有点太狠了,虽然他挺可恨的,可毕竟对我没有造成人身上的伤害。把他打成这样,是不是……”

    “你认为有些过头了?”

    唐糖点了点头。

    “你想想因为他造谣,有多少人会误以为我和你的事情是真的,又有多少人会因此改变长久以来对你的看法,和失去对你拥有的好感。而且这种事情是没法解释的,甚至是没法弥补的。这样比起来,你还会觉得过头吗?”

    唐糖仔细一想,薛飞说的很对,谣言给她造成的伤害确实胜过侯政的皮肉之苦。

    薛飞接着说道:“别看他挨打了,但是你还不能指望他以后就不会继续做出伤害你的事情。”

    “什么意思?”唐糖不明白。

    “他并不知道他是因为造谣挨揍的,他很有可能把挨揍这件事当成是一个醉酒后的意外事件。所以你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他从看守所出来以后很可能还会继续做出伤害你的事情。当然,也不排除他猜到了是你我所为,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难不成他还能来打我?”唐糖满脸惧色。

    “打你是轻的。”薛飞非常严肃地说道:“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他是真的喜欢你。如果真喜欢一个人,即便不能与他在一起,也会献上最真诚的祝福。而像他这样,得不到就四处造谣去毁对方的,首先可以肯定不是真喜欢,其次他心理很可能有问题,比如他可能患有间歇性精神病,或者就是个变/态。他挨了揍,需要找一个发泄口,到时对你做出极端的事情,譬如打你、绑架、强/奸、灭口……”

    唐糖面如死灰,泪如雨下,那样子看上去就好像已经大难临头,而且肯定躲不过了的样子:“我要不要现在就报警啊?”

    “现在报警管什么用,他又没对你怎么样,警察根本不后受理的。”

    “那我该怎么办啊?”唐糖连说话的音儿都变了。

    “我也不知道,听天由命吧。”

    薛飞看到唐糖被吓得要死的样子,笑已经到了临界点,为了不笑出来,他只好起身朝卫生间走了过去,想把憋着的笑笑出来,然后再出来。

    走到卫生间门口,一个想法忽然从薛飞的脑海中飘过,他便忽然转身,大声喊了句“不要伤害唐糖”。只见唐糖被吓得魂飞魄散,她像一颗子弹一样射向了薛飞,扑进薛飞怀里,紧紧地抱着薛飞,薛飞能清晰的感觉到唐糖的身体在发抖。

    薛飞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他没有笑出声。

    “是在占我便宜吗?”薛飞收起笑容问道。

    “我没有。”唐糖哭着说道。

    “那你在干吗?”

    “我害怕。”

    “可我现在要上厕所,你要跟我一起进去吗?”

    唐糖听了薛飞的话只能把手松开。

    薛飞进了卫生间,假装方便,冲了下马桶,洗了洗手就出来了。

    唐糖还站在门口,薛飞看了她一眼就上楼了,唐糖则紧随其后。

    薛飞进了卧室,唐糖就站在门口看着薛飞。

    “我要休息了,你要看着我睡觉吗?”薛飞问道。

    唐糖摇了摇头。

    “那你上来干吗?赶紧下去睡觉吧,你明天早上不是还要上课吗。”

    “我害怕。”

    唐糖可怜巴巴的样子令薛飞心里不禁为之一动:“怕什么呀,侯政还在拘留所里呢。在他出来之前你应该都是安全的。”

    “那他出来以后呢?”

    “这就不好说了。”

    唐糖蹲在地上,掩面而泣。

    薛飞来到唐糖身前,伸手把她拉了起来,给她擦了擦眼泪说道:“你要是害怕就跟我一起睡……”

    看到唐糖惊恐的眼神,薛飞说道:“我说的睡,是指在我的房间打地铺,不是跟我睡在一张床上。你要是不愿意,那你就只能下楼去睡了。”

    唐糖面对这样的选择显得很纠结,但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她最终还是决定打地铺。

    两个人一个躺在床上,一个躺在地上。躺在床上的薛飞很快就睡着了,而躺在地上的唐糖翻来覆去久久无法入睡,最后不知到了几点,才昏昏睡去,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都没能准时起来做早饭。

    早上薛飞到了省政府脸色不大好看,他让办公厅通知所有党组成员,以及正州市一二把手,一个小时以后开会。

    一个小时后,薛飞来到了会议室,接到通知的全都已经来了。

    薛飞拿着报纸,指着说道:“这是环保部发布的今年1到10月份,全国主要区域城市的空气质量情况。在74座城市里,空气最差的10座城市中,正州排在第7位,你们觉得这个排名是高了,还是低了?”

    这无疑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所以大家面面相觑,没有人吱声。

    薛飞看了看所有人说道:“我认为是高了。看看今天外面的空气,雾霾大的吓人,我目测能见度不足十米。我来南河两年多了,这样的天气可以说是屡见不鲜,一年当中,蓝天白云的日子能有一百天吗?我看最多一百天。空气质量最差的10座城市里面有正州,我的心情真是非常不好。但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最差的10座城市里,南河只有一个正州。其他15个城市,排名基本在中下游。但这不能完全说明我们的国企改革,经济结构调整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很有可能是在行政命令的高压之下才有的这个局面。是不是昙花一现,我们还要拭目以待。”

    薛飞喝了口水说道:“如今环保问题可以说与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已经不相上下了,上级重视,我们更要重视,尤其是处在经济结构调整这个时期,不能让环保问题拖了南河后退。目前来看,造成环境污染的主要还是钢铁、煤炭、电力等产业。随着国企改革的不断深入,我相信在环保方面会越来越好,但一些私企则需要坚强监管,不行的赶紧关门,不合规矩的马上治理,只有施予重手,才能保证我们的城市环境更加美好。”

    “自从搞经济结构调整以来,整个南河的变化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但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往后将会越来越好。正州作为南河的首府,可以说是南河的脸面,可目前来看,这脸面不太好看啊,所以明年省里将全面打造正州,准备将正州从二线城市打造成一线的国际大都市。想要实现目标,肯定是需要上级的强力支持,但我认为,我们自己的努力更重要。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环保问题。”薛飞看了眼郝大宇和田明说道:“今天把郝书记和田市长叫过来,主要也是谈环保的问题。虽然还没有找相关专家深入的聊过打造正州的事情,可我认为,如果一座城市的环境非常差,一年当中的好天气屈指可数,即便它再是大城市,它的魅力也一定是有限的,它的美誉度也一定是大打折扣的。;不管怎么说,下面的其他城市现在环保做的都不错,作为省会拖后腿可是有点说不过去。”

    郝大宇表态道:“正州市委市政府已经将环境保护问题列为了明年工作的重点。我们有信心,也有决心,一定可以搞好。”

    田明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正州的空气质量之所以很差,主要是市区周边的一些私人钢铁厂和化工厂造成的,再加上现在正值冬季,煤炭供暖也是元凶之一。接下来我们准备将私人的钢铁厂和化工厂能关闭的全都关闭掉。而在供暖方面,我们已经向国外购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空气净化设备,投入使用后,空气方面将会有极大的好转。”

    薛飞点了点头:“有态度,有办法,有决心,我相信把正州的环保搞上去肯定不是问题。”

    在几天后召开的全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薛飞出席并讲话。他说今后环保要与官帽挂钩,通过经济严惩、政/治问责,突出地方政府责任,促进大气治理不断改善。干好的有奖励,正州空气综合指数每低1个数值奖励500万,每高一个数值罚款500万。其他十五个城市为300万。连续三个月高数值,相关领导问责,连续半年居高不下,相关领导撤职,主要领导问责。全年指数,与上一年相比不降反升的,主要领导撤职。

    也就说gdp完不成指标最多是挨批,搞不好大气污染防控是要丢乌纱帽的。

    可见薛飞在环保的问题上是动真格的了。

    “你最近好像胖了。”晚上,张重远约了殳正权一起吃饭,他已经有些天没见到殳正权了。

    “胖了吗?”殳正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好像比前一段是胖了一点。

    “脸都圆了,还没胖呢。重新上班高兴吧?”

    殳正权笑着摇头:“有什么可高兴的,说到底就是个闲职而已,我的仕途也就这样了,不可能再有什么大起色了。”

    殳正权已经被恢复了工作,目前担任南河省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这也被所有人看作是软着陆。

    “我跟你的看法不一样。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副省级干部,该享受的待遇你还能能享受到。我知道你的目标肯定不止是副省级,可人总得学会知足,全国上亿的公务员,有多少能干到你这个级别?屈指可数,凤毛麟角。理想是不可能全都实现的,能实现一部分就很不错了。”张重远叹气道:“反正我是觉得你比我强多了,我现在混的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你又怎么了?”

    “我在正州郊区不是有个水泥厂吗,昨天接到了通知,必须在明年两/会之前关闭,否则相关部门将会用行政手段拆除,一切损失还得由我自己承担。”制造假酒是张重远公司非常重要的一个经济来源,结果之前被查获了。现在又要动他另一个重要的经济来源水泥厂,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让你关闭啊?你违规了?”

    “没有,还不是薛飞闹的吗。”张重远从一旁的包里拿出了一张报纸递给了殳正权,憎恨道:“薛飞是真能折腾啊,不把人折腾死我看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殳正权一看是《南河日报》,上面一整版都是全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的内容,上面主要刊登了薛飞的讲话,配图用的也是薛飞的照片。

    殳正权大致地看了一眼,放下报纸冷笑道:“没办法啊,谁让人家是省长呢。”

    “就不能想点办法吗?”

    “薛飞招来的那些资金做的都是合理合法的生意,一点问题都没有。唯一一个有问题的张伟泉还被薛飞亲自给办了。还能有什么办法?”殳正权是想不到任何整薛飞的办法了。

    “我最近倒是听说一件事儿,或许可以在这件事情上做一些文章。”张重远的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什么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