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 焦怡鸥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薛飞对于自己的生日从来都不放在心上,他觉得自己没到七老八十,也不是几岁的孩子,没必要年年都过生日,所以每年他都不记着,但跟着他的那些女人们都记着。

    每年临近薛飞过生日的时候,所有女人都会争取跟薛飞一起过,争取到的自不用多说,争取不到的要么寄送生日礼物,不送礼物的,至少也会在生日当天让孩子在电话里给薛飞唱生日歌。

    今年的生日何苗要与薛飞一起过,其他女人就没有机会了。

    生日那天,何苗一大早就带着儿子薛一凡和女儿薛茉莉赶奔了机场,到了正州薛飞的住处后就忙活了起来。

    薛飞平常很少准时下班,因为总是会有很多公务需要处理。但是生日这一天他是准时下班的,因为他知道何苗他们娘仨过来了。

    回到家一进门,薛一凡就扑到了薛飞的怀里,薛飞抱起来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薛一凡乖巧的说了声“爸爸生日快乐”,薛飞听了心花怒放。

    薛茉莉见薛飞回来了,也学着哥哥薛一凡朝薛飞跑,可惜由于一不小心,一下子摔倒了,小丫头当即嚎啕大哭,薛飞见了紧忙放下薛一凡,过去把女儿抱了起来。

    看到没有摔坏,薛飞马上在薛茉莉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安慰道:“没关系的,我们茉莉最坚强了,摔倒都不怕疼对不对……”

    听到薛茉莉哭泣的声音,从厨房里出来三个人,分别是何苗、丁嘉怡,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丁嘉怡作为何苗的翻译,从冰城开始,这么多年一直跟在何苗身边,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每次何苗来正州,丁嘉怡也是一定陪着来的,薛飞对她已经非常熟悉了。而另外一个女人薛飞则是第一次见。

    此女看样子年龄应该在三十岁左右,目测身高至少得有一米六五,一张标准的鹅蛋脸上五官极精致。最吸引人的是她的眼睛,大而明亮,灵动之中似乎又含有一种情愫,看人时,仿佛嘴未张,眼已语。

    她上身穿着一件灰色的修身长袖小衫,衣服是低胸的,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傲人的山峰。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修身九分裤,双腿笔直,屁股陡峭。穿着拖鞋的双脚露着涂着五颜六色的脚趾甲,看上去很俏皮。

    这个女人给薛飞的第一印象是性/感熟/女。

    “她怎么了?”何苗用手语冲薛飞比划完后,从薛飞怀里接过了女儿。

    “跑的时候摔倒了,没多大事。”薛飞笑着说道。

    丁嘉怡跟薛飞招呼:“薛省长祝您生日快乐。”

    薛飞感谢道:“谢谢。”

    何苗蹲下身摸了摸女儿的小脸,她用手语比划,一边的丁嘉怡给翻译:“你以前跑就摔过,所以妈妈不是说过很多次要好好走路,不能跑吗,是不是又忘了?”

    薛茉莉已经不哭了,她知道自己做错了,嘟着小嘴说道:“对不起妈妈,我下次再也不跑了。”

    “没关系,记住就好了。对了,你和哥哥跟爸爸说生日快乐了吗?”何苗问道。

    一旁的薛一凡说道:“我已经说过了。”

    薛茉莉转身看向薛飞说道:“爸爸生日快乐。”

    薛飞伸手给女儿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谢谢,爸爸很快乐。”

    何苗站起身,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给薛飞介绍客人呢,便向丁嘉怡示意,让她跟薛飞说。

    “薛省长,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叫焦怡鸥,是国内非常优秀的服装设计师和健身导师,怡殴姐也是苗苗姐非常要好的朋友。”丁嘉怡介绍道。

    焦怡鸥伸出手笑着说道:“薛省长你好。”

    不知是焦怡鸥故意的,可是她的眼睛本来就如此,薛飞发现焦怡鸥好像在冲他放电,眼神很勾人。

    薛飞没有任何反应,同她握了下手说道:“你好。”

    “我跟苗苗认识有几年了,但最近彼此都忙,已经有段时间没见了。今天忽然想起就发了条信息,没想到她也在正州。可过来才知道薛省长今天过生日,也没准备什么生日礼物,薛省长不要介意啊。”焦怡鸥有些不好意思,她确实不知道薛飞今天过生日,何苗也没跟她说,她要是事先知道的话说什么也不会过来的,可是来了何苗又不让她走了,只能硬着头皮留下。

    薛飞微微一笑:“不会的。”

    打过招呼,薛飞示意何苗跟她上楼一趟,于是薛飞与何苗就上楼去了,薛一凡和薛茉莉则紧随屁股后也跟着上楼了。

    在卧室门口,薛飞告诉薛一凡和薛茉莉,他有事情要跟妈妈说,他们需要在外面等一会儿。

    “什么事?”何苗问道。

    “你的这个朋友事先就知道我的身份?”薛飞对于焦怡鸥看他的眼神有些在意,怀疑她到家里来可能别有用心。

    “不知道,我以前从来没跟她说过,今天她来家里我才跟她说的。怎么了?”何苗不知道薛飞为什么要问这个。

    “没什么,我随便问问。”

    “是不是我不该跟她说你的身份啊?”何苗说之前其实挺犹豫的,但她之所以还是决定说,是因为她觉得她跟焦怡鸥已经足够熟悉了,焦怡鸥知道了也不会到外面去随便说的。

    “没关系,我的身份是公开的,又不是见不得人,没什么不该说的。”薛飞将何苗搂在怀里,双手伸进何苗的衣服里,就像两只鹰爪一样逮住了何苗的那两只大白/兔。

    何苗扭捏娇嗔道:“别这样,孩子在外面呢,看到多不好。”

    薛飞没有把手拿走,而是在何苗耳畔说道:“我想你了。今晚我要好好吃你这顿生日大餐。”

    两个人可以说是老夫老妻了,可是听到薛飞说这样的夫妻情话,何苗还是忍不住会脸红。

    在卧室里将何苗“惩罚”了半天,薛飞才饶恕她将她放行。

    何苗整理好衣服出去后,薛飞换了身衣服,然后就在楼上陪儿子和女儿玩了起来。

    三个人玩了一会儿,就听到楼下丁嘉怡喊吃饭了,三个人到卫生间洗了手后,就来到了楼下的饭厅。

    翻桌子上摆放着六道菜,中间放着一个蛋糕,上面插着用蜡烛做成的是44。

    所有人落座后,薛一凡把饭厅里的灯关了,何苗用打火机将44上面的蜡烛点燃,然后便齐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唱罢,薛飞许了个愿,将蜡烛吹灭后,饭厅里的灯又重新亮了起来。

    何苗给儿子和女儿使了个眼色,两个小家伙马上起身跑了出去,薛飞不知他们干什么去了。不过等他们回来后,薛飞就笑了,他很感动。

    儿子薛一凡亲手用木块做了一个房子送给薛飞当生日礼物:“这房子代表我们的家,希望我们一家人可以永远都住在里面。”

    女儿薛茉莉画了一张画送给薛飞当生日礼物:“这上面的四个人分别是爸爸、妈妈、哥哥,还有我,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

    薛飞接过房子和画看了看说道:“谢谢一凡和茉莉,爸爸很喜欢你们送的礼物。”

    何苗也有礼物送给薛飞,她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一个盒,打开是一块手表,递给薛飞后说道:“说实话我实在是不知道该送你什么,知道你也补缺什么,可不送又感觉不像是过生日,想来想去,还是买块手表吧,希望你能喜欢。”

    薛飞一看是江诗丹顿的,何苗给他买的,估计肯定是便宜不了。

    薛飞将盒子盖上说道:“这表我恐怕只能收藏了,我要是戴出去被人拍到,肯定就成新闻了。”

    给薛飞送手表的何苗可不是第一个,这些年不是拒收的,就是和他好的这几个女人,基本都给他送过手表,能叫上名字的奢侈品牌他基本已经全都凑齐了。但他几乎一个都没戴过,因为他就没有佩戴饰物的习惯。

    吃饭的过程中一直在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而期间薛飞一直在偷偷观察着焦怡鸥,他发现焦怡鸥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气质过人,性/感却不媚俗。最重要的是,之前并不是在对他发电,而是焦怡鸥天生一双媚眼,看谁都像是在放电。

    吃完饭,焦怡鸥就借口有事先走了。

    薛飞与何苗陪着儿子女儿做游戏,一直到他们入睡。

    从孩子的房间出来,薛飞拉着何苗去洗鸳鸯浴,何苗一开始不干,她怕孩子们看到,可她最后还是强行被薛飞拖到了卫生间里,并且洗着洗着就……

    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何苗气喘吁吁,躺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了:“不是说男人年纪越大,那方面就会越来越不行吗,怎么在你的身上一点都没体现出来啊。我感觉你比刚结婚的会儿还厉害。”

    薛飞穿着睡袍坐在靠在床头,喝了一口红酒,诡秘道:“你以为在国安那几年是白干的吗。”

    何苗眨了眨眼,她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薛飞解释说:“去日本执行任务的时候,跟我一起去的有一个叫孙仲麟的,他是一个中医,医术非常精湛,我在他那儿学习了不少养生之术,其中就包括提高和保持男人战斗力的方法。”

    薛飞没有骗何苗,他能在44岁这个年纪战斗力有增无减,确实是得力于孙仲麟告诉他的中医养生之法。这个方法极少人知道,不吃药不扎针,只需要按摩几个穴位便可事半功倍。

    何苗光溜溜的趴在床上,薛飞的眼睛一直在她的身上打转。

    虽然两个人已经结婚很多年了,可由于何苗结婚早,今年才刚刚32岁。在薛飞眼里,何苗与他十几年前刚认识的时候,除了比那时成熟了一点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依旧貌美如花,依旧皮肤白皙水嫩。而且因为他们不经常在一起,所以他对何苗始终都有新鲜感。

    从脚看到肩背,再从肩背看到双脚,薛飞内心的那股火刚刚消退,又马上燃烧了起来。

    干到杯中酒,将杯子放到一边,薛飞脱掉身上睡袍,翻身就压到了何苗的身上……

    何苗是真的吃不消了,她挣脱道:“你讨厌,我不要了,你放过我吧。我要跟你谈点正事,我想把两个宝贝放到国外去读书,我们谈谈好不好……”

    薛飞将何苗的两个胳膊死死按住说道:“办完事儿再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