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免职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八月初,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于深夜发布消息:石油集团总经理章子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虽是深夜发布,可是这条消息却犹如一个惊雷,把所有已经入眠的人全都从睡梦中给炸醒了。当然,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所以被炸醒的一定是那些心虚之人,其中就包括殳正权。

    殳正权当时正在睡觉,被电话吵醒后,得知章子华出事了,他百爪挠心,冷汗直冒,就再也睡不着了,在客厅一直踱步到天亮。

    早上到了省政府后,殳正权没有去自己的办公室,直接去了薛飞的办公室。见薛飞还没有来,就在门口等。

    来到办公室楼层,薛飞远远的就看到了殳正权,他站在那儿干吗?

    “有事?”薛飞来到办公室门口问道。

    殳正权脸色很不好看:“进去说吧。”

    进了办公室,薛飞径直走进了办公桌坐了下来,殳正权站在办公桌前问道:“看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薛飞不知道殳正权说的是什么。

    “石油集团的总经理章子华被双规了。”

    “我早起从手机新闻上看到了,怎么了?”薛飞并没有把章子华落马一事太放在心上,因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也不认识章子华。

    “我很有可能会受到牵连。”殳正权的声音有些发颤。

    薛飞刚想说“跟你有什么关系”,猛然间就想起了有一次在京天看到了殳正权与章子华在一起。

    从工作关系上来说,殳正权与章子华没有任何关系,章子华落马,殳正权之所以觉得会受到牵连,是因为他找章子华办过事。

    石油集团作为大型国有企业,工作清闲,工资福利待遇极高,是许多人梦寐以求想要进入的公司。所有人都想进,就意味着难进,想要如愿以偿,就只能想点其他办法。

    殳正权大姐家的二女儿大学毕业后就想进石油集团,于是就找殳正权办这件事。殳正权也不认识石油集团的高层,可外甥女的事情又不能不管,只好托人找关系,费了很大周折才跟石油集团的总经理章子华搭上关系。

    之前让北云那个董老板买三十多万块钱的东西,说是为了项目需要打通京天方面的关系,实则是给章子华送的见面礼。章子华收下后,没过几天,殳正权又给他送了五十万块钱现金。随后殳正权的外甥女就顺利的进入了石油集团总部工作。

    “你是打算让我帮你?”薛飞听了殳正权的话非常生气,他觉得殳正权这就是在作死。

    “你要是不帮我,我真的就没有办法了。章子华要是把我的事情说出来,我这副省长也就当到头了。”殳正权哭丧着脸说道。

    “这个忙我帮不了,我又不是中纪委的,我怎么帮?而且你行贿属实,我要是真帮了你,我岂不是知法犯法吗。”

    “薛飞我求求你了,我知道我以前很多事情做的不好,你别跟我一般见识。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几十年的老同学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知道你要是想帮我,你是一定可以帮我的。”

    薛飞面沉似水:“你太高抬我了,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殳正权“噗通”一声跪下了,一直憋着的眼泪也夺眶而出:“你要是不帮我,我就不起来了。”

    薛飞见状紧忙拉他起来:“你赶紧起来,这是干什么呀,让人知道了得笑话死。”

    殳正权死活不起来,他深知他这次事件的严重性,所以他这会儿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保住官位,他什么都得豁得出去。

    薛飞拽不起来,索性就不拽了,一撒手说道:“你愿意跪就跪吧。”

    说完,薛飞一甩袖子就走了。

    殳正权视薛飞为救命稻草,自然不会轻易这么放弃。他给过去的大学同学挨个打电话,说自己遇到困难了,只有薛飞能够帮他,可薛飞现在不想帮他,希望大家能够帮他求求薛飞。

    殳正权这边打完电话,薛飞那边的手机就炸开锅了,华清大学的那些老同学纷纷给他打电话,希望他能够帮殳正权一帮,搞的他非常恼火,非常郁闷。

    章子华被双规半个月后,殳正权突然失踪了,薛飞京天方面一打听,得知殳正权被中纪委的人带走了,原因就是他向章子华行贿那八十多万钱物一事。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晚上在家里,唐糖见薛飞阴沉着脸色,吃饭也没吃几口,便小心翼翼地问道。

    薛飞闭上眼往沙发上一靠,双腿搭在茶几上说道:“给我捶捶腿。”

    薛飞的气场本来就非常强大,他又这副样子,唐糖就有点不太敢靠近他。可是他这么说了,唐糖又不敢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坐在了他的身边,就好像坐在了一只老虎的身边似的,提心吊胆的。

    “使点劲儿。”薛飞说道。

    唐糖手上加了点劲儿。

    “再使点劲儿。”

    唐糖又加了点劲儿。

    薛飞眉头一皱:“你没吃饭啊,让你使劲儿呢。”

    唐糖被薛飞凶的有点生气,就攥紧拳头使劲朝薛飞的大腿打了下去,结果一下子把薛飞给打急了。

    “你干什么?有你这么捶腿的?使那么大劲儿干什么?”薛飞怒火中烧地瞪着唐糖,唐糖立马就被吓哭了。

    薛飞站起身没好气的白了唐糖一眼,一边往楼梯方向走,一边嘟囔道:“这点事都干不好,真是个废物。”

    唐糖感觉很委屈,心说你在外面不高兴了,回家拿我撒什么气呀?真讨厌,真可恶。

    薛飞发火显然不是冲唐糖,他是因为殳正权的事情。他是真不想趟殳正权这趟浑水,而且他不帮于情于理都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殳正权都给他下跪了,那些老同学又都打电话说情,他要是不帮,那些老同学一定会说他不顾忌多年同学情谊,身居高位不好接触了。所以他是左右为难,举棋不定。

    足足煎熬了一个星期,薛飞最终决定还是帮殳正权一把。

    但跑到京天,无论是找何清毅,还是找凌中原,他们都不愿意理会这件事儿。

    何清毅劝薛飞不要管,说殳正权的问题不止是给章子华行贿那么简单,掺和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而且殳正权出事是好事,他倒下了,以后在南河也少一个阻碍。

    凌中原没有任何好言好语,他直接警告薛飞最好置身事外,如果牵涉其中,别指望他会帮忙。

    虽然两个人都不愿意帮忙,但薛飞却不放弃,往京天跑了好几次,好说歹说,苦苦相求,最终何清毅和凌中原才勉强答应帮忙。

    “薛飞谢谢你,实在是太感谢你了,我就知道你不会坐视不管的,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从“双规点”出来的殳正权见到薛飞,一把抱住薛飞,泪流不止。

    虽然被中纪委带走不足一个月,没受到任何逼供,但殳正权整个人看上去像是老了好几岁,不仅人瘦了,头发也白了不少。

    薛飞绷着脸,拿开殳正权的手说道:“这种事情只此一次,再没有下一次了,你要好自为之。”

    殳正权使劲点了点头,用纸巾擦了擦眼泪。

    “另外你的事情还没完。”

    殳正权一愣:“什么意思?”

    “你很快就知道了。”

    九月,南河省第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薛飞宣读了《关于提请任免殳正权等人职务的说明》。其中提到,现任南河省副省长殳正权“因涉嫌违纪,拟不再担任南河省副省长职务”。

    两天后,经表决,殳正权被免职。

    “这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已经帮我搞定了吗?”殳正权来到薛飞的办公室,样子近乎疯狂。

    当听到自己被免去副省长的职务时,殳正权彻底蒙了,他甚至不相信是真的,他以为从中纪委出来就没事了,没想到官位还是丢了。

    殳正权此刻的心就像是小品里说的,拔凉拔凉的,都凉透了。

    “我是帮你搞定了,不然你能从中纪委出来吗?但我可从来没说能保你的官职。”薛飞说道。

    “你不保我的官职算什么搞定啊?我给你跪下,我求你,同学们求情,不就是希望你保我不出一点事情吗。我人是出来了,副省长没了,这有个屁用啊。”殳正权怒冲冲地说道。

    薛飞一听就火了:“殳正权你什么意思?合着我帮你帮错了呗?我也想保你的官职,可你跟中纪委的人怎么说的,你把你的事情全都交代了,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你就烧高香吧,不然你以为免了你的职务就拉倒了吗?还要追究你的法律责任的,到时你是要坐牢的,你知道吗?”

    殳正权低着头哑口无言。

    薛飞深舒了一口气,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自认为从认识你那天,一直到今天,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尤其在这次的事情上,我作为老同学,帮你到这种程度,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满意也好,不满意也罢,总之我是尽力了。以后的路还长,我希望你好好走,不要总是走邪门歪道,否则不会再有任何人帮你了。”

    经历了如同过山车一般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殳正权的三魂七魄像是全都没了,整个人彻底萎靡了。

    晚上安长军约殳正权一起吃饭,看到殳正权的样子,安长军唏嘘不已。

    殳正权被中纪委带走调查的那段时间,安长军不知道殳正权的下落,他猜想殳正权可能是犯事了,得知上面要动他,潜逃了。事后得知是被中纪委带走了,安长军后怕的晚上连觉都睡不着,但庆幸殳正权并没有把他供出来,不然他肯定是要挨收拾的。

    “俗话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要么不帮,薛飞既然选择了做一次好人,为什么不帮你帮到底呢?这个问题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安长军一副很不解的样子说道。

    殳正权冷笑一声说道:“这还用说吗,明显是一箭双雕。”

    “什么意思?”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伸手拉了我一把,在外人看来,他这个老同学太够意思,太讲究了,我这么危险他都愿意出手相助,有情有义。可是他拉的这一把并没有把我完全拉起来,免了我的副省长,就相当于是把我从地上拉到了椅子上。可这把椅子不好坐啊,它是个冷板凳,它冷的我浑身直打哆嗦。”殳正权满眼的憎恨与杀气。

    “想不想给这个虚情假意之人一点眼色看看?”安长军看着殳正权问道。

    殳正权不解:“怎么给?”

    “你还记得你让我盯着张伟泉吗?他在南河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安长军诡秘道。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