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关系非常密切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来到家里,薛飞带着唐糖楼上楼下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

    唐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这么好的房子。看到只有薛飞一个人住,她觉得太奢侈,太浪费了。

    “你的工作就是两天打扫一次房间,我在家的时候做饭。你会做饭吗?”薛飞坐在沙发上问道。

    “家常的会做。”唐糖说道。

    “你现在住校?”

    “没有,我暂时住在同学家里。学校宿舍不让住。”

    “如果你同学家离这里远,你可以住在这里。”

    房间里忽然安静了下来,唐糖见薛飞不再说话,而是一直看着她,唐糖很好奇:“怎么了?”

    “你是不是没有打过工啊?”

    “打过呀。”

    “那你找工作都不问工资吗?”

    唐糖难为情地问道:“你打算给我多少钱啊?”

    唐糖不是忘了,而是有点不好意思跟薛飞开口问这件事。

    薛飞想了一下说道:“按天算吧。一天三百怎么样?”

    唐糖一愣,随即就皱起了眉头。

    “嫌少?”

    “不是不是,”唐糖连忙否认:“我是觉得太多了。就收拾一下房间,做做饭,用不着给那么多钱的。”

    一般人找工作都是嫌钱给的少,她居然会嫌多,而且还会说出来,薛飞觉得这丫头还真是有意思。

    “就是一天三百,你要是不想干就算了。”薛飞一副你不想干就拉到的样子。

    “我没有,我想干。”唐糖紧忙说道。

    薛飞打开钱包,把里面所有的现金拿出来数了数,整整三千块钱,放到茶几上说道:“先预支你十天的工资。对了,你到底过不过来住?”

    唐糖点了点头。

    她同学家并不宽敞,虽然她和她同学关系非常好,也是她同学邀请她过去住的,可是她总觉得不太方便,太打扰人家了。既然薛飞说她可以过来住,她觉得还是从她同学家搬走好了。

    薛飞说道:“那你现在就去收拾东西吧。明天就正式上班。”

    当天晚上,唐糖就带着换洗的衣服来到了薛飞的住处,并下厨给薛飞做了顿晚饭。

    唐糖在做饭的时候薛飞在门口看了一下,发现她刀工娴熟,动作麻利,这意味着她肯定是经常做饭的。至于做出饭菜的味道,谈不上多好看,但肯定不难看,算是中规中矩吧。

    唐糖把饭菜端上桌后就回厨房了,薛飞还以为她去收拾厨房了,可是半天也不见她回来,就起身去了厨房。

    “你干什么呢?”薛飞看到唐糖背着身站着,像是在吃东西。

    “我吃饭呢。”唐糖把手中的大碗放下转过身说道。

    薛飞来到近前一看,唐糖居然在吃泡方便面,感觉很奇怪:“你怎么吃这个呀,过去吃饭啊,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

    唐糖可怜兮兮地说道:“你也没说我可以吃饭,所以……”

    薛飞忍俊不禁,双手掐腰说道:“这还用说吗?我都让你到家里来住了,还能不让你吃饭吗?再说了,就算不让你吃饭,你也别吃方便面啊,多没营养啊。”

    “这是我之前在学校买的,没吃完,带到我同学家没吃上,我就拿过来了。”

    “你在学校也吃方便面?”

    唐糖像是做了错事一样,低下头说道:“没钱了就吃方便面。”

    薛飞拿起盛方便面的大腕走到垃圾桶前,唐糖见状刚要阻拦,但还是晚了一点,薛飞把方便面全都倒掉了。

    “别倒啊,多可惜啊。”唐糖一副要哭的样子。

    薛飞把碗递到唐糖面前,非常严肃地说道:“从今以后再不许吃方便面,记住没有?”

    唐糖伸手接过碗,用鼻子“嗯”了一声。

    “大点声,我没听见。”薛飞提高嗓门说道。

    “我记住了。”唐糖说着话,眼泪就掉下来了。

    坐在饭桌前,不知是唐糖没有胃口,还是因为薛飞把她的方便面给倒了,看上去情绪不高,闷闷不乐的,所以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吃完饭,唐糖把饭厅和厨房收拾完,薛飞教她如何泡茶,唐糖学会后就准备回房间。

    “你这么早就睡觉啊?”薛飞叫住唐糖问道。

    唐糖回过身淡淡地说道:“没有,你还有事吗?”

    “你怎么了,是不高兴到我这儿来工作吗?”

    “我没有。”

    “那干吗这副表情?”

    “我……我就是觉得你不该把方便面倒了,浪费粮食是很不好的。我知道你不让我吃方便面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之前都吃过那么多次了,多吃一顿又不会怎样,干吗要倒掉呢?你知道还有很多人是吃不上饭的吗……”

    薛飞板着脸问道:“你这是在教训我?”

    唐糖否认道:“我没有,我就是……就是觉得你不该浪费粮食。”

    唐糖又哭了。

    薛飞有点郁闷,摆了摆手:“你赶紧回房间吧,别影响我心情。”

    唐糖擦了下眼泪,推门就进了一楼的房间。

    薛飞无奈的一边笑一边摇头,这个丫头真是太有趣了。

    周三晚上唐糖有个同学过生日,唐糖要去参加。一早唐糖就跟薛飞请假了,表示她晚上不会在家,还有可能不会回去住,薛飞同意了。

    恰巧这一天凌飞来到了正州。

    凌飞回国薛飞是知道的,他们爷俩早就通过电话了。但她来正州薛飞是不知道的,因为她事先并没有跟薛飞说,所以薛飞看到她是又惊又喜。

    晚上凌飞说想吃薛飞做的饭菜了,凌飞就亲自下厨,爷俩是边吃边喝边聊,不亦乐乎。

    第二天早上薛飞叫凌飞起床吃早饭,结果用手推都没推醒,最后薛飞放弃了。

    唐糖不胜酒力,平时也基本不喝酒,可是昨天同学过生日高兴,大家都喝她不喝不太好,见参加生日聚会的又都是女生,她就喝了。只喝了不到两瓶,她就醉了。原本她还想着早上早点回去给薛飞准备早饭的,可是睁开眼已经八点多了,知道已经来不及了,没敢给薛飞打电话,就发了个信息说她睡过头了。

    在同学家简单过后,唐糖转了三趟公交车才回到薛飞的住处。

    一进门,正好赶上刚睡醒的唐糖披头散发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两个人看到对方都是一愣。

    “你是谁呀?”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凌飞走到唐糖身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说道:“我叫凌飞,你叫什么?”

    唐糖也在打量凌飞:“我叫唐糖。”

    “糖糖?名字挺甜啊。你怎么能进来?”

    “我在这里工作。”

    “保姆?”

    唐糖点点头。

    凌飞笑了,心说薛大省长这是在哪儿找的小保姆啊,长得太俊了,不会是小情/人吧?

    唐糖好奇地问道:“你和薛省长是什么关系啊?”

    凌飞坐在沙发上,抱着胳膊翘起二郎腿,神秘地笑了笑说道:“你猜猜看。”

    唐糖摇头:“我猜不到。”

    “我可以给你点提示。我和薛飞关系非常密切,密切到我们一见面他就抱我,我就亲他,我们还在一张床上睡觉呢……”

    唐糖一听眼圈就红了,打断道:“行啦,别说了,我知道了。”

    凌飞看到唐糖的反应,就更加觉得她与薛飞的关系不一般了。

    “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凌飞一副女主人的作派吩咐道。

    唐糖走到房间门口,回头瞪了凌飞一眼就进屋了。

    这一下午凌飞几乎就没让唐糖歇着,不是让唐糖干这个,就是让唐糖干那个,她甚至还让唐糖给她按摩。

    唐糖就可想而知了,眼睛就没有干过,一直是湿乎乎的。而凌飞越是看到她这个样子,越是觉得有趣,就越想指使她干活儿。

    傍晚薛飞下班回来了,凌飞正在客厅里做瑜伽。薛飞没有看到唐糖,就问道:“你看到唐糖了吗?”

    “哎呦,叫的这个亲切,也不怕把牙给甜掉了。”凌飞坏笑道。

    “说什么呢?她的名字就叫唐糖。她人呢?”

    “在房间里哭鼻子呢。”

    “怎么了?”薛飞说着话就朝唐糖的房间走了过去。

    凌飞紧忙起身将薛飞拉到一边小声问道:“您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实话,您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薛飞看着凌飞的眼睛说道:“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

    “您不用骗我,我都知道你们俩关系不一般。您放心,我肯定不跟我妈说。”

    “你这孩子别瞎说,她真是我雇来的佣人。”

    “您怎么这么不诚实啊,撒谎可不是好爸爸。这么好看的小保姆,您哪儿找的?”凌飞是真不相信唐糖只是保姆。

    薛飞小声说道:“她是个大学生,家里面生活条件挺困难的。她一个月的生活费才六百块钱,你能想象吗?”

    凌飞难以置信地看着薛飞:“六百块钱?还不够我买双鞋的呢。”

    “所以我为了照顾她,才让她到家里来工作的。”

    “好吧,老爸你真有爱心。”凌飞觉得薛飞说的不像是假的,同时觉得唐糖好可怜,她有点后悔下午那么折腾唐糖了。

    薛飞来到唐糖的房间门前敲了敲门,很快,唐糖就把门打开了,薛飞一看,唐糖的眼睛都肿了。

    “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唐糖气呼呼地看着薛飞说道。

    薛飞进了屋,关上门说道:“说吧。”

    “我不想干了,我想辞职。”唐糖决绝地说道。

    薛飞反应平平:“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干了。”

    “是因为凌飞吗?”

    唐糖不接话,她从钱包里把薛飞给她的三千块钱拿出来放在了床上。薛飞见小丫头这是要动真格的了,就把凌飞叫了过来。

    “凌飞你进来。”

    “什么事啊?”凌飞其实就在门外听声,听到薛飞叫她,她故意踮着脚尖走到远处答应了一声,然后来到了唐糖的房间。

    “你来了唐糖就不想干了,但是我不想让她走,所以你要把她留住,你要是不把她留住,明天你就回国吧。”薛飞说完就出去吧。

    凌飞紧锁眉头说道:“不是吧老爸,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吧?”

    薛飞没有回答,凌飞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

    “薛省长是你爸?”唐糖瞪大眼睛看着凌飞。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干爹?男朋友?”凌飞坐在床上诡笑道。

    “你怎么不姓薛啊?”

    “我随我妈姓,但我妈没有嫁给我爸。我跟你说我爸很风流了,他有很多女朋友,很多孩子。”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你这如花似玉的,可得小心着点,不然一不留神可能就会成为我爸的下一个女朋友。”凌飞吓唬道。

    唐糖嘟囔道:“我才不会呢。”

    唐糖并不相信凌飞的话。

    凌飞拉住唐糖的手说道:“我知道我下午做的不太好,但我是跟你开玩笑呢,你别当真啊。你就别走了,留下来好好照顾我爸的生活吧,你都听到了,你不留下他就把赶走了。我平时在美国,回来一次可不容易了,你不想让我昨天才到,明天就走吧?”

    凌飞都这么说了,唐糖还能说什么,只能留下了。

    吃过晚饭,薛飞把凌飞叫到了楼上的书房。

    看到薛飞递过来的银行卡,凌飞推回去说道:“我不要,我都多大人了还要您的钱。再说您过去跟我的钱我都没花了,都在银行里存着呢。”

    要是放在以前,凌飞想都不会想,肯定会接过去。可现在不一样了,毕竟是二十五岁的大姑娘了,而且已经上班挣钱了,知道不能再要爸妈的钱了。

    “我认识唐糖也有段时间了,看那丫头没几身衣服。这个年龄的女孩都爱漂亮,但她一个月只有六百块钱的生活费,根本买不了什么,你拿着这钱给她买点衣服吧。反正你来也没什么事儿,正好你们俩出去逛街。”薛飞见唐糖这么多次了,印象中她的衣服不超过三身,他不可能带着唐糖去买衣服,正好凌飞来了,让她去干这件事再合适不过了。

    “这样啊,包在我身上了。不过这钱您就收好吧,我有钱。”凌飞还是没接薛飞的银行卡。

    转天上午,凌飞想她想买东西,但是对正州不熟,就让唐糖带她去。唐糖也没什么事,就带着凌飞去了。

    到了商场,凌飞看中的衣服都往唐糖的身上比,唐糖也没太往心里去。但是看到凌飞随便买件衣服都上千,结账刷卡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唐糖大开眼界的同时,感觉唐糖太奢侈了,一点都不懂得过日子。

    傍晚回到家,两个人全都筋疲力尽。

    “你把衣服全都挂起来吧,我要上去休息一下,晚饭不要叫我了。”凌飞把手上的袋子放到唐糖的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这不是你的衣服吗,我挂起来干吗?”唐糖感觉很奇怪。

    “不是我的,是你的。”凌飞笑着说道。

    唐糖目瞪口呆。

    “是我爸让我给你买的,你要想问什么你就等他回来去问他,我是真不行了。”凌飞摆了摆手就走了。

    时间不长,薛飞就下班回来了。

    唐糖肯定是要问衣服的,她不是一个会随便收人家东西的人,尤其是这么多,这么贵重的衣服。

    薛飞以为凌飞都搞定了,没想到会把难题推给了他。薛飞脑子一转,说道:“你的衣服都太寒酸了,在我家工作,穿成那样对我的影响不好。”

    唐糖觉得薛飞的理由太牵强了:“我就是保姆,我穿的衣服又没有补丁,又不脏,怎么会对你有影响呢?”

    “我说有就有,给你买你就拿着。赶紧去做饭吧,我饿了。”薛飞不再给唐糖说话的机会,说完就上楼去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