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嘴巴的味道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视察结束刚回到正州,薛飞就接到了萨菲公主的电话。

    萨菲公主说她最近在研究中餐菜谱,已经学会了三道家常菜,问薛飞要不要尝尝她的厨艺?

    由于南河大学组织留学生出去旅游,薛飞又公务繁忙,薛飞与萨菲公主已经快半个月没有见面了。想到这一点,薛飞就表示很想尝一尝,并邀请萨菲公主到他的住处来做。

    傍晚薛飞下班回到住处后,萨菲公主随后就来了,还是带着菜来的,说怕家里没有她需要的食材。

    “叶子怎么没有来?”薛飞发现萩原叶子没有来。

    “她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呢。我去厨房洗菜了。”萨菲公主拎着菜就奔了厨房。

    “我帮你一起洗吧?”

    “不用,我自己洗就可以了,你就等着吃好了。”

    来到楼上房间,薛飞关上门给萩原叶子打了一个电话。

    “你怎么了?我听萨菲公主说你身体不舒服。”薛飞有些担心。

    萩原叶子淡淡地说道:“我没有身体不舒服,是她不希望我跟着一起去。”

    薛飞一听立马就明白什么意思了,笑着说道:“她不是说你身体不舒服吗,正好你晚上的时候可以去医院检查一下。”

    萩原叶子心领神会,心情立马就好了起来。

    从楼上下来,就听从厨房传来“啊”的一声叫,薛飞紧忙快步走了过去:“怎么了?”

    萨菲公主举着手指蹙眉道:“不小心切到手指了。”

    看到血出的很多,心里一时着急,薛飞也就没多想,直接将萨菲公主受伤的手指放到了嘴里吸/吮。

    萨菲公主目瞪口呆地看着薛飞,她显然没想到薛飞会这么做。但渐渐地,目光就变得柔软含情起来,脸颊上也情不自禁的绯红一片。

    薛飞并没有想太多,见血基本止住了,他就将萨菲公主的手指放到水龙头下用水冲,叫她不要动。到客厅的药箱里找出创可贴,回到厨房后将萨菲公主的手指擦干,然后用创可贴包扎好。

    切菜都切到手指了,薛飞就不想再让萨菲公主继续施展她的厨艺了。可萨菲公主不干,她说切到手指只是一个意外,她今天一定要让薛飞尝到她做的饭菜。薛飞拗不过她,但又担心她会再一次“伤害”自己,就站在一旁监工。

    切菜是很能体现一个人的厨艺水平的,看到萨菲公主切菜的样子,薛飞心想不光是危险,恐怕十点能吃上这顿饭就不错了。

    为了让早就咕咕叫的肚子尽快吃上东西,薛飞决定助萨菲公主一臂之力。

    “你的切菜姿势不对,应该这样。”薛飞站在萨菲公主的身后,一只手抓住她按菜的手,一只手握住她拿刀的手,帮她纠正姿势。

    此时此刻,两个人完全是零距离接触。

    萨菲公主的小心脏犹如在打鼓一般,“嘭嘭嘭”的越跳越快,对于薛飞教授的快速切菜的技巧她一点都没听进去。

    “记住了吗,要像这样切,你那样切是不行的。”

    薛飞松开手站到一旁,他想让萨菲公主自己试一下,却不想萨菲公主并没有切菜,竟转身踮起脚尖在他的嘴巴上亲了一下,令他猝不及防。

    薛飞呆住了,可是看到萨菲公主一脸的娇羞,如刚刚开放的美丽花朵,他瞬间就被感染了,于是便捧住萨菲公主的脸蛋就亲了起来。

    萨菲公主站立不稳,向后退了两步,一下子就靠在了灶台上。薛飞可能是为了方便与萨菲公主亲吻,他将萨菲公主抱起来放坐在了灶台上,然后搂着萨菲公主的腰,与之深情接吻。

    萨菲公主积极回应,可无论是吻技还是气势,都被薛飞压的死死的,一直处于被动地位,但她很享受,因为她已经完全在薛飞的热吻中沉沦……

    吻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口干舌燥的两个人才告一段落。

    “还记得上次在雪地里的吻吗?”薛飞摸着萨菲公主玲珑的下巴问道。

    萨菲公主红着脸蛋,用鼻子“嗯”了一声。

    “那次天太冷了,吻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今天算是弥补那天的遗憾。”

    “那今天是什么滋味?”萨菲公主好奇地问道。

    “今天是……”薛飞想了一下说道:“我忘了,我们再亲一次吧。”

    说着话,薛飞就再一次吻住了萨菲公主的嘴巴。

    萨菲公主的嘴巴说香又不是很香,说甜又不是很甜,准确地说,应该是股淡淡的清香之味,这是薛飞第一次在一个女人的嘴里品尝到这个味道,应该是萨菲公主独有的,很特别,很吸引他。

    吃饭的时候,薛飞与萨菲公主没有任何的尴尬,尤其是萨菲公主,神情满是甜蜜,一直在与薛飞相互夹菜,两人宛如一对正处在蜜月期的恋人。

    “吃了半天了,你还没说我做的菜怎么样呢?”萨菲公主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薛飞,显然她很在乎薛飞的评价。

    “好吃,非常好吃。”薛飞表扬道。

    “真的假的?你可不要骗我,我想听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我没骗你,我发誓。”薛飞举起手说道。

    薛飞真没有骗萨菲公主,她确实做的非常好吃。要知道阿拉伯国家可是不吃西红柿炒鸡蛋和尖椒土豆丝的,萨菲公主又是迪拜王室成员,千金之躯,她能把中餐做成让薛飞认为好吃的程度,可见是多么用心,在背后下了多少工夫。

    薛飞很感动。

    “好吃你就多吃点。”萨菲公主夹了一筷子菜放到薛飞碗里说道:“你能喜欢,说明我做中餐还是有一定天赋的,以后我会继续加油,争取把菜谱上的中餐全部学会。”

    薛飞笑着说道:“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这是我喜欢的事情我就要做。难道你不喜欢吗?”

    “当然喜欢,只是……”

    “喜欢就好了。”

    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小雨,等吃完以后,雨势就更大了。

    薛飞没有让萨菲公主洗碗,他把碗筷和厨房收拾干净后,泡了一壶茉莉花茶,和萨菲公主在客厅边喝茶便聊天,等雨停了以后就让萨菲公主走。

    过了九点钟,外面的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薛飞觉得这场雨恐怕一直要下到后半夜了。

    想到今天与萨菲公主有过非常亲密的肢体接触,家里又只有他们两个人,如果让萨菲公主留宿,很有可能会近一步改变他们的关系,而他现在还并没有想好。为了避免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薛飞便主动提出送萨菲公主回去。

    “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明天还得上课呢。”

    萨菲公主来吾国并不是只带着萩原叶子一个人来的,萩原叶子只是她的贴身保镖,和她一起住。除此外,还有四个保镖,外加一个专职司机,她来到薛飞的住处就是保镖司机送她过来的,而五个人此时都在外面随时待命。

    萨菲公主往窗外看了一眼,然后看向薛飞,眼神里明显流露着不舍,但还是站了起来。

    薛飞在送萨菲公主到门口的时候,萨菲公主忽然转身保住了薛飞,薛飞微微一笑,刚要说话,萨菲公主就先开口说道:“不用你送我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萨菲公主像小鸡啄米一样,在薛飞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就走了。

    坐在卧室的床上,薛飞等着萩原叶子过来,可是等了一个小时,人没等来,把电话等来了。

    萩原叶子说萨菲公主害怕打雷,需要有人陪,所以她今晚就过不去了。

    薛飞微微有些失望,刚想放下手机准备睡觉,忽然想起了唐糖。找到唐糖的手机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发了一条信息:睡了?

    唐糖很快就回复了:在床上躺着。你在干吗?

    薛飞回道:准备睡觉。明天是周五,见一面吧?

    唐糖回道:好啊,去哪里?

    薛飞想了想,回道:我们好像还没有一起吃过饭呢,明天晚上六点半,你去大园区的深蓝酒店,到了以后提龙一的名字就可以了。

    转天傍晚,薛飞下班后就驱车去了深蓝酒店。

    一进酒店,就看到了唐糖,但不是唐糖自己,还有一个年轻小伙子,看年纪与唐糖相仿,长得还算英俊,穿着也很时尚。

    由于离的远,薛飞听不见两个人在说什么,但可以清楚地看到小伙子一只手抓着唐糖的手腕,而唐糖并没有挣脱开,脸上也没有厌恶的表情。

    一旁的龙一看了看远处的两个人,又看了看薛飞,小声问道:“用不用我过去告诉她一声您来了?”

    薛飞脸色如常,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做,抬腿就朝酒店里面走了过去。在从唐糖身边走过时,看都没有看她,但唐糖看到了薛飞。

    唐糖紧忙甩开小伙子的手,皱眉道:“你赶紧走吧。”

    小伙子站着没动:“明天早上我去你宿舍接你啊。”

    唐糖没有说话,转身就快步去追薛飞了。

    薛飞让龙一安排的西餐。在包间里,薛飞与唐糖对面而坐,唐糖在观察薛飞的表情,薛飞则低头看菜单。

    点完东西,两个人各吃各的,一如之前见面,谁都没话。

    唐糖从薛飞脸上什么都没看出来,可薛飞越是如此,唐糖心里越有种不安的感觉,她想对薛飞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而薛飞似乎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意思,所以包间里除了吃东西的声音,就没有任何动静了。

    吃到尾声时,薛飞用纸巾擦了擦嘴,看着对面的唐糖问道:“你带钱了吗?”

    唐糖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她不知道薛飞要干什么。

    “你去结账吧。”薛飞说着话就站起身朝门口走了过去。

    唐糖一听马上站了起来,焦急道:“上次不是说这次你请客吗?”

    “我忘带钱了。”

    “可是……可是我的钱不够怎么办?”点菜的时候唐糖看菜单上的东西都不便宜,她觉得她钱包里的钱肯定不够结账的。

    “可以找你同学朋友借啊,我看跟你说话的那个男孩很有钱的样子。”薛飞说完开门就走了。

    唐糖气愤地跺了下脚,眼泪汪汪的小声嘟囔道:“这个人怎么这样啊,这不是说话不算数吗。我本来就没有钱,还让我结账,这不是欺负人吗,讨厌……”

    说着说着,唐糖忍不住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薛飞从酒店出来并没有马上走,一直坐在车里盯着酒店的门口。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一辆红色的捷豹f—type跑车停在了酒店的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小伙子,薛飞定眼一看,就是之前在大厅里抓着唐糖的手腕,跟唐糖说话的那个小伙子。

    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样子,唐糖和小伙子一起从酒店里走了出来,看到唐糖上了小伙子的车,薛飞冲司机说了声“开车”,就离开了酒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