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我被抓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如张重远所说,张伟泉自从来到南河干工程以后,确实经常去南河之湾潇洒。

    张伟泉赌博嫖娼可不是到了南河才有的嗜好,他过去在林江就好这两口。在如今这个社会,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男人实在太多了,所以他根本不认为这算什么大事,而且他还给自己找了充足的理由。他觉得工作压力比较大,打牌是一个比较好的排解压力的方法。而找/小姐则是因为老婆不在身边,有生理需求,只能用这种方式解决。

    前些天张伟泉回了一趟林江,呆了差不多能有十多天。今天回到正州后,他晚上就跑去了南河之湾打牌。

    今晚牌运很不错,四个多小时下来,赢了将近五万块钱。见马上就要十二点了,就离开了会所。

    距离南河之湾不远处有一家四星级酒店,张伟泉到酒店开了一个房间,然后就将酒店的名字和房间号码发给了一个叫曼曼的女人。

    曼曼是南河之湾的小姐,张伟泉第一次去的时候一眼就看上了她,喜欢的不得了。而曼曼之前一直是只坐台不出台,可自从认识了张伟泉以后,不知是因为张伟泉出手大方,还是张伟泉有魅力,只要张伟泉叫她出去她就出去,但其他男人叫她出台,她是从来都不出的。

    曼曼收到张伟泉的信息后,马上就赶奔了酒店。

    张伟泉与曼曼办事,每次都会选至少三星级以上的酒店,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觉得在星级酒店里办事安全系数高,相当于是买了保险。

    曼曼进了房间,猴急的张伟泉抱起来就朝房间里面走了过去,连洗澡的时间都不给她,扔到床上,很快就将其给扒了个精光……

    激战正酣时,突然“当当当”房门被敲响了,声音越来越大,张伟泉和曼曼感觉很扫兴。张伟泉想假装听不见,可曼曼却让他去看看是谁,张伟泉骂了一句,只好起身下床穿上浴袍朝门口走了过去。

    “谁呀?”

    “前台的。”

    张伟泉来到门前往外一看,还真是酒店的工作人员:“什么事?”

    外面的人回道:“您开房时的信息留的有问题,需要跟您核实一下,麻烦您开一下门。”

    张伟泉也没想,打开门问道:“哪里有问……”

    门一开,突然从门两旁出现四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张伟泉见了大吃一惊。

    一开始张伟泉和曼曼还不承认是嫖娼与卖/淫的关系,后来没问几句就说露馅了,于是两个人就被带到了派出所。

    录了口供,民警便做出了处罚,两个人是一样的,罚款五千,拘留半个月。

    罚款张伟泉不怕,拘留他接受不了,因为他明天必须去工程现场,这是事先就定好的,涉及到进建设材料的问题,他不在是不行的。

    “民警同志,您看能不能多罚我一点啊,五千太少了。”张伟泉一脸讨好地看着民警。

    民警板着脸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多罚一点,一万也行,两万我也认,就别拘留我了,行不行?”

    “不行。你以为这是菜市场呢,还能讨价还价。”

    “您就行行好,通融通融,我明天下午还有工作要做,非常重要,不能耽误。”

    “知道明天有要紧事,今天还扯没用的?”民警见张伟泉还要说话,便说道:“别废话了,罚款五千,拘留半个月改不了。你家里人电话多少,我们要通知一下。”

    张伟泉一听要通知家属,冷汗直冒,心急如焚:“别呀,别通知家属啊。您知道我不是本地人,我是来南河做生意的,我的家人都在林江,你打电话他们也不能来啊。”

    他嫖娼的事情家里这些年一直都不知道。他媳妇那人就是个母老虎,要是让她知道了,非得把他吃了不可。他爸那人作风也正派,当年他妈跟别人跑了,他爸后来找到两个人,差一点没把他妈和那个奸夫给打死,最恨的就是乱搞男女关系的人了,所以他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的。

    “拘留必须通知家属,这是规定。”民警公事公办,丝毫不给情面。

    张伟泉急中生智:“给我弟弟打电话行吗?”

    “只要是家人就可以。”

    “那能让我给他打吗?”

    “也行,但是不能离开审讯室,必须说明你被拘留的原因。”

    “行行行。”

    张伟泉拿出手机哆哆嗦嗦地找到了薛飞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薛飞的工作电话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而私人电话晚上是关机的,张伟泉手机里保存的是薛飞的私人电话,此时薛飞已经睡了,张伟泉就没有打通。

    等到第二天早上再打,薛飞接听了电话。

    “伟泉哥,最近怎么样啊,在南河吗?”薛飞笑着问道。

    张伟泉皱着眉头说道:“在南河,最近还行吧。”

    “打电话有事?”

    张伟泉硬着头羞愧道:“有点事,就是吧,我……那个……”

    “干吗吞吞吐吐的,有事就说呗。”

    “我……我现在在派出所。”

    “这么早在派出所干什么?”薛飞感到很奇怪。

    “我被抓了,昨晚被抓的,因为……”

    “因为什么呀?”

    “因为……找/小姐……喂,喂……”

    张伟泉见薛飞挂断了电话,马上就又打了过去,可是无论怎么打薛飞都不接了。

    张伟泉的想法是,把事情告诉薛飞,既可以免于让他爸和他媳妇知道,同时还能让薛飞把他弄出去。

    薛飞一听就知道张伟泉想要干什么,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怎么可能管这种事情,太丢人了。

    薛飞不管,张伟泉只好给他爸张修权打电话,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告诉他媳妇。张修权气的不得了,但是也没办法,他也知道他儿媳妇的脾气,只能瞒着。

    不仅如此,身在林江的张修权又坐飞机来到了南河。张伟泉被拘留,工程的事情不能耽误,进材料的事情又非常重大,别人办不了,只能他来。

    “张伟泉给薛飞打电话了吗?”殳正权看着张重远问道。

    “打了,但是薛飞没有管,张修权就给他爸打了电话。”张重远说道。

    殳正权很诧异:“张伟泉现在在蹲拘留所?”

    张重远点了点头,他也没想到薛飞会真的不管张伟泉,不知道薛飞是真的大公无私,还是觉得有失/身份。

    殳正权沉默半晌后开口问道:“你对张伟泉的公司了解多少?”

    张重远摇头道:“不是很了解。”

    “盯着一点他在南河的工程,看看他干是不是符合规矩。”

    “嗯,我会的。那我媳妇那件事?”

    “先让她躲着别露面了,能出国最好出国,一旦被抓,我看至少得判十年以上。”

    这两天薛飞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就和分管农业组的副省长明亮带着人下去视察了。

    去年确定要在农作物这方面做文章以后,农业组就按照薛飞的指示,不仅找来了国内的最好专家,还找来了国外的顶尖专家,成立了科研组,几乎把南河所有农村跑了一遍,然后针对南河的地理位置、土壤、气候,加班几点的研制新品种的水稻、小麦、玉米、大豆、小米、花生等等农作物,以打造驰名品牌。

    经过不懈的努力,一个个新的品种不仅诞生了,还在一些地区搞了试种,看看产量与口感到时究竟能否达到预期的那样。如果不能达到预期效果将会改进,如果能明年就将会大面积的种植。薛飞和明亮下去看就是看这些试种新品种的长势情况。

    到试种的几个城市的农村一看,发现所有农作物皆长势喜人,而且从现阶段的情况来看,不仅达到了预期的效果,甚至比预想的还要更好一点,薛飞非常高兴。

    在视察试种的水稻时,薛飞跟身边的工作人员说,等秋收以后,一定要送一点给他。他生长在同为农业大省的林江,而林江的大米是全国闻名的,他要尝尝南河精心培育的新品种是否与林江的大米同样好吃。他希望能在口感上超越林江的大米。

    新阳是南河省内最大的大豆生产城市,新品种的试种就选在了新阳。

    到新阳时已经临近中午了,简单地吃了口东西,薛飞一行人就马不停蹄的赶往了试种的农村,直到晚上八点才返回新阳市委市政府安排的住宿酒店。

    吃完饭,薛飞就回了房间洗澡。跑了一天有点累,他打算早点休息,因为明天还要去下一个地方。

    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刚出来,敲门声就响了起来,薛飞走到门前往外一看是龙一,就把门打开了。

    “什么事?”薛飞问道。

    “新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迟建华想要见您。”龙一进了房间说道。

    “说什么事了吗?”薛飞对迟建华这个人不熟悉。

    “具体没说,只说想反应一些情况。他现在在我的房间,见吗?”

    薛飞觉得迟建华想反应情况,应该去省里找相关部门,而不是找他。另外他怀疑迟建华很有可能利用单独与他见面的机会进行行贿,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决定不见迟建华。

    然而第二天早上,他刚洗漱完准备出去吃饭时,迟建华来敲门了,他又不好把迟建华赶走,只能让他进屋。

    薛飞看了眼手表说道:“我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你最好说的简单一点。”

    迟建华点头答应,然后说道:“我不知道您是否去过新阳的行政中心,至今才建了二十年而已,但是市委许鸣书记却主张要进行重建,而且设计方案很不合理,很不科学,最重要的是违背上级不许大拆大建的规定。对于这个事情我强烈反对,许鸣书记因为这件事就去省里一些领导的面前告我的黑状。”

    “你就想跟我说这件事?”

    “还有。新阳钢铁两年前改制,这件本应该由省政府和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决定的事项,因为许鸣书记的好朋友,远征集团董事局主席马强东想要参与,许鸣书记便请邢姐帮忙,结果导致新阳钢铁57.87%的国有股权被远征集团受够,造成了巨额国有资产损失。还有五年前,省里有个分管科技工作的副省长叫刘菊,现在已经调到外省工作了。刘省长当时率领相关部门和企业参与了在浅圳举行的高新成果交易会,在会上刘省长发现了一个lcos项目,具体我也不太懂,好像是一个做芯片的项目。刘省长认为这个项目很好,就和项目的负责人进行了商谈,并承诺如果到南河做这个项目,将会得到优惠条件和政策倾斜。后来这个项目来到了南河,然后在新阳的积极争取下,最终在新阳落户,取名叫鸿源科技。落户之初,市政府承诺划拨200亩地,用于科技研发和国内外科研人员及企业员工生活配套设施建设。但是在项目的建设过程中,鸿源科技子公司鸿源新创和股东胡建省东方利宏公司发生了严重分歧。东方利宏公司是家房地产企业,他们主张开发房地产项目,而鸿源新创坚决不同意,结果当时引发了民工闹事、业主上/访等一系列**。东方利宏公司的老板为了搞定这件事找到了许鸣书记,而许鸣书记从中牵线搭桥将其介绍给了邢姐,东方利宏公司向邢姐行贿一千三百万,最终东方利宏公司如愿以偿,在未改变土地性质的情况下,市委市政府将项目转给了东方利宏公司开发房地产项目,获利数十亿元。”

    “邢姐是谁呀?”薛飞很好奇。

    “邢丽芳,费光荣书记的爱人,人称邢姐,南河各地市的领导没有不不知道的,您没听说过?”迟建华惊异地看着薛飞。

    薛飞听说过,只是说邢姐他不知道是谁。由于掌握费光荣的事情,也知道邢丽芳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所以听了迟建华的话,薛飞并不感到奇怪。

    薛飞问道:“你说的这些事情都属实吗?可不能乱说呀。”

    迟建华信誓旦旦道:“是真是假一查便知,我对于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愿意承担责任。”

    薛飞说道:“我建议你向相关部门去反应,如果属实,我相信一定会被重视起来的。”

    薛飞看了眼时间说道:“我要去吃早饭了。”

    说这话,薛飞起身就朝门口走了过去。

    从房间里出来,迟建华面色凝重地看着走远的薛飞,重重地叹了口气。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