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郁闷的殳正权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没能当上省委副书记,殳正权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因为他本来就知道希望不大。可是当得知郝大宇是薛飞的故交时,他便知道郝大宇来南河绝不是巧合,这使得他心情非常郁闷。

    殳正权觉得他与薛飞的关系怎么也比郝大宇近,而且他就在南河任职,薛飞不在这个时候拉他一把,却把远在林江的郝大宇弄到了南河,明显是没把他们的同学情谊当回事,没把他这个人放在眼里,所以对于薛飞的仇恨也就更多了几分。

    晚上,在希尔顿酒店的包间里,心情不好的殳正权与他的手下,省发改委主任安长军在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想让自己的人干常委就能干常委,薛飞的背景简直难以想象。你就一点都不知道?”安长军听了殳正权说薛飞与郝大宇的关系后,对于薛飞的背景变得更加好奇。

    “不知道。我对他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我甚至都不知道他老婆是谁。”殳正权一边说这话,一边摇晃杯子中的白酒。

    殳正权对于薛飞的家庭背景还仅限于学生时代,他印象当中薛飞出身于一个双职工家庭,没有任何背景,至于后来大学毕业以后,尤其是薛飞与他一样步入了官场的事情,他就不得而知了。

    就薛飞背景一事殳正权还偷偷的调查过,可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他连薛飞老婆是谁都没有调查出来,因为可查的资料根本查不到。想找熟悉薛飞的人打听又不知道应该找谁,所以薛飞的背景就显得更加神秘了。

    “从经济结构调整一事上就能看的出来,薛飞已经是南河实际上的一号人物了。这次的人事调整,无疑又近一步巩固了薛飞的地位,以后只怕所有人都要对他马首是瞻了,不然等他接了费光荣的位置,肯定会有人倒霉的。”安长军忧心忡忡地说道。

    殳正权听了安长军的话,皱了皱眉,将杯中酒一口全都干了下去。

    看到殳正权的样子,安长军说道:“要说薛飞这个人还真是不念旧情,三个省委常委易主,按理说怎么也应该给你安置一下,结果一个都没有,真是说不过去啊。”

    殳正权本来就因为这件事烦闷,安长军还在他面前念叨,心里就更不舒服了。他怒视着安长军说道:“你在官场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难道不知道官场瞬息万变,下一秒可能会发生很多事情吗?不要臆测没有发生的事情,你怎么就知道薛飞一定会接省委书记,万一要是空降过来一位书记呢?嘴上得有点把门的,别给自己惹事。”

    说完,殳正权给自己倒上一杯酒,仰头喝了一大口。

    安长军知道殳正权气不顺,也就没再说什么。

    蓦然,殳正权忽然想起一件事:“北云有个老板要上一个过亿的项目,到时你给办一下。”

    安长军面露难色:“现在可是风口浪尖的时候,之前薛飞找过我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这要是被薛飞知道了,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殳正权把刚拿起来的酒杯“啪”的往桌子上一放,里面的酒一下子就飞溅了出来:“你不要被薛飞吓破了胆,别忘了我才是你的主管领导,难道你敢不听我的?”

    “你别生气啊,我不就是这么一说吗,毕竟薛飞是省长,之前还曾因为类似的事情批过我,我怕我再犯他会收拾我,你又是我的主观领导,我担心你也受牵连。”

    “少废话,我让你怎么干你就怎么干,我告诉你,天塌不下来。”

    安长军见殳正权把话都说到了这个粪堆儿上,他要是再说肯定得挨一堆臭骂。心说反正你是我的领导,是你这么让我干的,到时真要出事了,我就把你供出去。

    殳正权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很快找他办事的那个董老板就过来了。

    把安长军介绍给董老板认识以后,薛飞冲安长军使了个眼色,安长军便以有事为由起身先走了。

    “你这个项目光省里同意还不行,还得打通京天的关系。你给我准备五箱茅台、五箱最好的软中华、五盒顶级冬虫夏草……”殳正权如数家珍一般报着他想要的东西。

    “没问题。我跟您去京天,咱们去大商场里买,您挑货,我付钱,您看怎么样?”董老板问道。

    董老板算了算,殳正权说的这些东西全买下来至少得三十万,他一是怕买到假的,二是担心短时间办不到,所以才提出想跟着殳正权去京天,结果殳正权一下子就火了。

    殳正权一拍桌子,指着董老板骂道:“你个混账东西,我办事还用你在一旁监场,赶紧他妈滚蛋,以后你别指望再找老子办任何事情。”

    董老板见状紧忙起身说道:“殳省长您别生气,我没有监场的意思。您放心,您要的东西我最多三天肯定买齐了交给您。您消消气,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周五傍晚下了班,殳正权拿着董老板买好的东西,让司机连夜开车去了京天。

    周末薛飞也去了京天,他是去见吉安的,因为吉安履新了。

    安全部刚刚进行了人事调整,担任十五局局长的吉安升任为副部长,薛飞与他见面,除了表示祝贺以外,还想了解一下之前交给吉安的任务,吉安完成的如何。

    华族会所的包间里,工作上的事情聊完之后,薛飞问道:“那件事调查的怎么样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吉安想了一下,说道:“要是有消息早就联系您了,没联系您证明什么事情都没有调查到。”

    “一丁点事情都没有?”

    吉安摇了摇头:“没有。她们的生活其实都很简单,多数人都是将主要精力放在工作和孩子上。有个别的几个人生活相对丰富一点,但也只是偶尔和女性朋友聚会。在财务方面都很透明,除了公司的钱就是自己的钱,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人私设账户的。”

    薛飞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感到很难得,他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些一心一意跟着他的女人们。

    “还要继续监视吗?”吉安问道。

    薛飞想了想说道:“再观察一段吧。”

    吃完饭从会所里出来,在门口薛飞看到了殳正权正在与一个男人握手告别。

    “那不是章子华吗。”吉安说道。

    “干什么的?”薛飞问道。

    “石油集团的总经理,坊间传说这个人问题不小,可是上面一直没有动他,不知是背景深,还是时机未到。”

    此时章子华已经上了车,薛飞看了看远去的车辆,又看了看殳正权,暗自叹了口气。

    薛飞上车走人时,殳正权看到了,但是没有太放在心上。

    回正州火车上,薛飞收到了唐糖发来的信息,问他在忙什么。看到唐糖的信息,薛飞就想到距离上次见面又有些日子了,于是便回复上次的咖啡厅见。

    薛飞到达咖啡厅时,唐糖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一杯咖啡都喝完了。

    两个人像上次一样,对面而坐,谁都不说话。而且唐糖还是不太敢看薛飞,一直在低着头。

    持续了差不多能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薛飞忽然开口问道:“想见我为什么不说话呀?”

    可能是唐糖没想到薛飞会说话,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加上本来就紧张,所以听到薛飞说话她被吓了一跳。

    稳了稳心神,唐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没想见你呀。”

    唐糖看了薛飞一眼,然后马上就看向了别处。

    “不想见我为什么给我发信息?为什么来这里?”薛飞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我……我就是没事看手机,无意中看到了你的号码,就随便给你发了一个信息。你要是不叫我来这里我才不会来呢,一杯咖啡好几十块钱,太贵了。”

    “贵吗?我觉得还好吧。”

    “你是省长,你当然不会觉得贵了。”

    “你是以为省长很有钱吗?”

    “那怎么也比我有钱吧。”

    “你一个月生活费多少钱?”

    “六百。”

    薛飞微微有些吃惊,现在的大学生,尤其是女孩子,一个月六百块钱能够吗?

    薛飞好奇地问道:“你爸妈是做什么的?”

    唐糖突然神情变得黯淡起来:“我爸已经不在了,我妈……我妈她在工厂上班。”

    唐糖的眼睛红了,明显可以看到泪光。

    薛飞见状马上转移话题:“今天你请我喝咖啡怎么样?下次我请你。”

    唐糖呆呆地看了看薛飞,然后点了点头。

    唐糖以为薛飞喝完杯子里的咖啡就不再喝了,没想到喝完后把服务生服务生叫过来又点了一杯,而且点了一杯上百块的咖啡,唐糖见了不由得眉头紧锁。

    “你要不要再喝点什么?”薛飞看到唐糖的样子真是有点忍不住想笑。

    唐糖连忙摆手:“我不喝了。”

    唐糖心想我要是不喝下半个月吃方便面还能勉强维持,要是喝了下半个月就只能饿肚子了。

    咖啡端上来后,看到薛飞一口一口地喝咖啡,唐糖别提多心疼了,有种心在滴血的感觉。

    “咱们下次能不能别来这个地方了?”唐糖小心翼翼地问道。

    “为什么?”薛飞问道。

    “这里的东西太贵了,比肯德基麦当劳的还贵。”

    “你的意思是咱们以后在肯德基麦当劳见面?”

    “那倒不是,反正我就是不想再来这里了。”唐糖知道薛飞肯定不可能去肯德基麦当劳的,因为那里人太多了,又没有包间。

    “那下回就去个别的地方。”薛飞喝了一口咖啡说道:“味道还真是不错。”

    唐糖撇了撇嘴,心说一百多一杯呢,能不好喝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