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两常委倒台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深夜,邬忠诚乘坐专车离开他的私人住所,来到了一个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后,他叫司机将车停在了靠近门口的地方,然后独自下车朝里面走了过去。

    邬忠诚来到一辆白色路虎极光前,车上的女人看到他推开车门便下了车,之后两个人分别拉开两个后车门上了车。

    时间不长,车就有节奏的晃动了起来……

    在路虎极光的旁边停着一辆国产商务车,司机由于跑长途刚回来,太累了,就没有回宿舍睡觉,而是躺在了车里睡觉。

    睡的正香,忽然手机响了,把他给惊醒了。闭着眼睛从兜里摸出手机,接听后发现居然是骚扰电话,骂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睁开眼看了下时间,发现还不到十二点,车里显然没有床躺着书房,司机就起身决定回宿舍去睡觉。

    拉开车门打了个哈欠,刚要下车,就发现眼前的车在晃,心说是自己没睡醒,还是地震了?揉了揉眼睛定睛再一看,车确实在晃,他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于是他就轻轻下了车,轻轻关上车门,然后拿起手机来到路虎极光前就偷拍了起来。

    邬忠诚趴在女人的身上正在奋战,准备换个姿势的时候,一抬头,猛然间发现了有人在偷拍他,就伸手指外面的司机。

    要说这个司机胆子还真是够大的,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转身就跑了,而这个司机居然伸手将车门给拉开了,把邬忠诚和女人的脸拍了个真真切切。

    司机之所以敢这么做,他的想法是邬忠诚和女人都没穿衣服,就算是他拉开车门,两个人也没法下车追他。

    车门被拉开后,邬忠诚和女人都惊呆了,两个人显然没想到这一点。等反应过来后,女人紧忙双手捂脸,邬忠诚则伸手想去夺司机手中的手机:“你干什么,赶紧把手机放下……”

    司机向后一躲,将车门猛的一关,正撞到邬忠诚的手指上,疼的邬忠诚“啊”的一声叫,下面就缴枪了。

    等邬忠诚和女人穿好衣服下车时,司机早已不知所踪。

    司机跑回到宿舍没有马上睡觉,他把电脑打开将手机中的视频传到了网上,然后才去睡觉。

    司机只把偷拍到的车震当作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他拍的男女是谁。然而被他的邬忠诚和女人可是倒了大霉了,这种视频上了网以后是可想而知的,很快就大面积的传开了,随后邬忠诚和女人就被认了出来。

    “看新闻了吗。”早上,薛飞刚到办公室,汤俊就过来了。

    “没有啊,怎么了?”薛飞问道。

    汤俊快步来到办公桌前,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薛飞,薛飞一看,非常震惊。不过震惊过后,薛飞心中满是欢喜。

    三天后的深夜,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经批准,中纪委对南河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邬忠诚,南河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李洁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侦查。

    南河省委迅速做出反应,于凌晨召集所有现职副省级以上领导干部开会。

    会上,费光荣痛心疾首地说道:“现在全国人,乃至全世界的人都在看南河,可他们看的不是看南河的经济发展,不是看南河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他们是在看南河的笑话。省委副书记与组织部部长通奸,闻所未闻。耻辱啊,奇耻大辱,我作为南河的省委书记,真是脸上无光。”

    费光荣阴沉着脸接着说道:“省委坚决拥护上级决定,对于邬忠诚和李洁这种目无党纪的领导干部,省委认为对其处理是及时的,是正确的。同时也给全省的领导干部敲醒了警钟,我们要时刻牢记,我们是党的干部,作为党的人,就要守党的纪律,你不守纪律,你就必然会遭到相应的处理。我希望通过这次事件,所有人都要引以为鉴,要清楚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不要等到出了事以后再后悔,这个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熟悉南河高层的人都知道省委一公三母之间的关系耐人寻味。一公即为邬忠诚,三母即为组织部长李洁、宣传部部长长郎丽、统战部部长尹水花。邬忠诚在常委会上发表意见看法,都会得到三个女人的鼎力支持。一次两次没有人在意,时间长了大家就觉得四个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有问题,于是就有人传邬忠诚当了省委副书记后,拉帮结派没拉到别人,往床上拉了三个老婆子。

    其实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都是猜测,究竟有没有事谁也没看见。薛飞之所以会感到震惊,并不是他没有听说传闻,而是没想到堂堂两个省委常委,偷/情居然会大晚上跑到地下停车场去,这是他完全无法想象的,他觉得两个人实在是太不明智了,也太倒霉了。

    虽然目前中纪委还没有公布处理的最终结果,但依据两个人其行为之性质,影响之恶劣,可以预判的是,两个人的政/治生涯已经基本结束了。而南河省一下子空出了两个要职空缺,谁来弥补就成为了很多人关注的焦点。

    上面是否会安排人空降不得而知,但在南河方面,由于在副省级的干部人事调整上,省委有一定的人事建议权,所以对于有机会补缺的人来说,一个个全都摩拳擦掌,各显其能。

    离省委副书记的位置最近的人无疑是常务副省长汤俊,省委副书记历来也是常务副省长们下一步奋斗的目标,如今有机会往前挪挪窝,汤俊自然是想抓住的。可汤俊在上面没有人,能当常务副省长他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能力,所以对于能否当省委副书记他心中并没有把握,他就去找了薛飞,委婉的向薛飞表达了他想要进步的想法。

    汤俊最初主动站队到薛飞一边,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在关键时刻薛飞能够拉他一把,因为他判断薛飞如此年轻能当省长背后肯定有强大的背景,要是能和薛飞搞好关系,薛飞肯定不会亏待他。

    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到来了,他想薛飞应该不会拒绝他,一定会帮他,因为他是薛飞一派的,他当南河的第三号人物只会对薛飞有好处,不会有任何坏处。

    除了汤俊,垂涎省委副书记位置的还有正州市委书记臧洪涛。省会城市的一把手本身就是常委,接省委副书记的例子也比比皆是,臧洪涛认为自己也有机会,便也跑到薛飞那里去寻求帮助。

    觊觎省委副书记之位的还有殳正权。

    殳正权相比较汤俊和臧洪涛之外,竞争力就要明显差很多,那两位都是省委常委,而殳正权不是,一个普通副省长想直接升省委副书记,这个难度还是非常大的。可殳正权想试试,就自己去京天跑关系,但发现根本不行,又不想求薛飞,就只好去求费光荣。

    想要当省委组织部部长的人就更多了,可以说下面十五个地级市的一把手,以及省直机关的一把手们都有机会,于是全都纷纷行动了起来,能找薛飞的找薛飞,能找费光荣的找费光荣。

    由于省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部长这两个位置在省委常委当中举足轻重,所以薛飞和费光荣谁都无法等闲视之。

    作为薛飞来说,他在南河之所以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一些事情,是因为他在掐着费光荣的命门,但这肯定不是长久之计,他一直希望在常委中能有坚定支持他的人,而且还要占大多数才行,否则干扰太多,很多事情就可能干不成了。目前在常委中真正属于他的人只有汤俊和臧洪涛,这显然是不够的,所以他迫切的需要利用这次机会提携两个人,来增加支持他的阵容的人数。

    费光荣很快就要退二线了,按理说他不该在这件事情上费太多心思,可是想到自己在南河当一把手的这些年,从来就没有真正完全的掌控过常委会,始终有人与他争权抗衡。在南河最后的岁月,费光荣希望为自己正名,同时提携他人总是免不了有好处的。

    为了各自的目的,薛飞和费光荣各自施展起了本领,进行了一番暗中争斗。

    半个月之后,中纪委监察部公布了给予邬忠诚和李洁双开的处理结果,这是在所有人意料之中的。

    而后,省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部长的任命就下来了,同时新任的正州市委书记也浮出了水面。

    京天高层批准:臧洪涛任南河省委副书记。

    京天高层批准:栗威任南河省委委员、常委。

    经中组部同意,南河省委决定:栗威任南河省委组织部部长。

    京天高层批准:郝大宇任南河省委委员、常委。

    南河省委决定:郝大宇任正州市委书记。

    看到任命后,可以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但从人员上来看,胜败显而易见。

    “薛省长,我这初来乍到,对南河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以后你可要多多关照啊。”栗威双手握着薛飞的笑着说道。

    “关照谈不上,互帮互助是肯定的。”薛飞示意栗威到一边坐。

    栗威来到南河之前,在西川省任省委秘书长,而在到西川任职之前,他一直在凌中原手下工作。

    闲聊一阵送走了栗威,随即郝大宇就来了。

    见了面,两个人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

    “我就知道终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领导,这一天终于到来了。”郝大宇笑着说道。

    “谁是谁的领导不重要,重要的是时隔多年,我们又能在同一座城市工作了,可喜可贺呀。”薛飞同样笑着说道。

    郝大宇很认真地说道:“谢谢你。”

    薛飞拍了一下郝大宇的肩膀,很随意地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来,快坐吧。”

    与郝大宇叙完旧,薛飞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给汤俊打了一个电话。

    汤俊来到薛飞的办公室,表面看上去一如往常,可薛飞从他的眼睛里能看出失落、失望、不解等很多内容。

    “对刚刚公布的人事任命有什么看法和想法吗?”薛飞问道。

    汤俊摇头道:“我坚决拥护上级和省委的决定。”

    “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我更知道你比臧洪涛更适合当省委副书记。”

    汤俊嘴上没说什么,眼睛却一直在看着薛飞,等着薛飞往下说,他想知道为什么他合适却不让他当。

    “之所以没向上级建议由你来担任,是因为在经济结构调整这个关键时期,我需要由你在我身边替我分担,别人我信不过。再多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只希望你不要只看当下,不要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要把眼光放的长远一点。”薛飞意味深长地说道。

    汤俊听了薛飞的话心情瞬间豁然开朗,走的时候都是笑着走的。

    在考虑省委副书记的人选时,薛飞的首选对象就是汤俊,可是最后他之所以选择了臧洪涛,就像他说的那样,眼下他需要汤俊帮他分担一些工作,因为汤俊和他的思路相近,对经济结构调整等方方面面工作也已经非常熟悉了,最重要的一点是汤俊的能力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如果汤俊去当省委副书记,短时间内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来顶替汤俊,但省委副书记这个位置非常重要,想来想去只有让臧洪涛去当最合适。臧洪涛的年龄干一任省委副书记也就到头了,而汤俊的路还比较长。

    臧洪涛当了省委副书记,空出来的位置薛飞想过让简洪柱接替,甚至也想过让殳正权去接替,拉老同学一把,可是思来想去,这两个人都不是很合适。

    简洪柱资历尚浅,能力平平,让他当正州市委书记不是很不合适。至于殳正权,在薛飞手下还一直明里暗里的与薛飞做对,真要是让他主政正州,进了省委常委,指不定还会起什么幺蛾子。想了又想,最终薛飞想到了郝大宇。

    五十岁的郝大宇来南河之前,已任冰城市市长两年有余。薛飞对他知根知底,认为无论是从工作能力,还是从年龄级别上,他都适合再往前走一步了。另外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正州作为南河的门面,薛飞认为还不够好,接下来他准备着力打造正州,而一把手要是不与他高度一致是肯定不行的。所以综合考量郝大宇最适合接替臧洪涛。

    至于组织部部长一职,薛飞在南河内外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把事情跟凌中原说了以后,凌中原想起了他的老部下栗威,于是栗威就从西川平调来到了南河。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