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匿名举报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薛家强在南河人生地不熟的,他除了找薛飞,哪还有其他办法,就只好给薛飞打了电话。

    薛飞挂了电话很不高兴:“这是想要钱吗?请来的投资商都敢卡,简直太不像话了。”

    汤俊此时在薛飞的办公室,他是来跟薛飞谈工作的,薛飞在接薛家强电话的过程中他一直在旁边。

    “怎么了?”汤俊不知薛飞为何生气。

    薛飞把盛强集团所遭遇的事情说了一下:“这发改委的胆子是太大了。”

    汤俊的反应很平淡:“胆子大源于权力大。我曾在省发改委当过三年主任,对里面的情况还算是比较了解的。下面县市要是上大项目,可以说必须给发改委送钱,这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定。一个六七千万的项目,发改委是要提10%的。”

    薛飞眉头紧锁看着汤俊,把汤俊吓的心脏猛然快跳了几下。

    汤俊紧忙解释道:“我了是一分钱都没收过,在经济方面我自认为没有任何问题,愿意接受组织的调查。”

    薛飞收回视线,稍作思考,拿起手机给薛家强回了个电话,让他公司的人带着立项申请书到省政府来找他。然后又给办公厅打了个电话,让省发改委主任安长军到省政府来见他。

    盛强集团的人先来到了薛飞的办公室,薛飞正在看立项的申请书时,安长军敲门进来了。

    安长军脑满肠肥,头发稀疏,从门口看到薛飞就满脸堆笑,由于眼睛小,一笑眼睛瞬间就变成了一条线。

    “薛省长您找我。”安长军来到办公桌前,瞥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盛强集团的人。

    薛飞没有请安长军坐,也没什么好脸色,他把手中的立项申请书往桌子上一扔,说道:“看看吧。”

    安长军最会察言观色了,见薛飞脸色不好,他身体内的所有神经就全都紧绷了起来。

    拿起立项申请书一看,安长军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里面便暗叫一声不好。但脸上没有表露出任何异常,他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你觉得这份申请书有什么问题吗?”薛飞问道。

    “没有,写的很清楚也很准确。”

    “那为什么跑了好多趟,发改委都不予通过?”

    “有这回事?我不知道这件事,肯定是下面的人自作主张在乱搞,我回去一定从严处理。”安长军一脸严肃地说道,把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现在正是全省搞经济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虽然发改委不在领导小组之内,可是所有大的项目却都需要发改委来审批,我不希望发改委给我掉链子。这种事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要是再有一次……”薛飞往下没有说,安长军听了后背冷汗直冒。

    “您放心,绝对不会有下次了。”安长军陪着笑脸说道。

    安长军完全是见人下菜碟,渡边芳子几乎是同一时间递交的立项申请书一次就通过了,原因很简单,渡边芳子是外商,安长军深知这种事不能卡,否则很容易出事。盛强集团就不一样了,是国内的企业,那就不卡白不卡了,只是他没想到盛强集团还与薛飞有关系,这次可以说是碰上钉子了。

    从薛飞办公室出来,安长军主动让盛强集团的人坐他的车去发改委。到了以后,让所有工作人员到他办公室办公,很快就办完了。

    盛强集团的人走了以后,安长军立马召开了党组会议,他当然不会说他被薛飞警告了,只说在全省大搞改革的重要关头,薛飞很关注发改委的工作,叫所有人一定要打起精神努力认真的工作,绝不能拖后腿做短板。

    周末,薛飞被何清毅叫到了京天。

    “你安排了很多熟人到南河投资?”何清毅板着脸看着薛飞。

    “是啊,怎么了?”这种事情薛飞显然不会对何清毅隐瞒。

    “拿了他们的好处?”

    “没有啊,一切都是合规合法的。南河现在本来就在招商,但很困难,招了挺长时间也没有招来什么投资,我作为省长介绍自己熟悉的企业到南河投资这不是很正常吗。您是不是听到什么闲话了?”薛飞见何清毅的样子知道他肯定是听到别人说什么了。

    “有人到中纪委去举报你,说你利用手中的权利官商勾结,任人唯亲,还与外国女人私交甚密,疑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薛飞难以置信的用手指着自己:“我官商勾结,出卖情报?呵呵,您知道这是谁举报的我吗。”

    要不是何清毅说出这些话,薛飞一定会认为这是在说别人。他知道介绍熟人到南河投资容易引起非议,可他之所以敢这么做,他就不怕别人说三道四,更不怕上面查他,因为根本也查不出什么来,这一点他心里有数。说他与女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应该是指他与萨菲公主之间的往来,可萨菲公主的身份是公开的,到南河很多人都知道,而且他与其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不正当的关系。而与康妮王妃和渡边芳子之间,他确信外界不可能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因为他的保密工作做的是非常好的。

    “具体是谁不清楚,但肯定是南河的,而且应该是常委中的一个。”何清毅也在想这个人是谁。

    “中纪委什么意思,要查我?”

    何清毅摇头:“没有。只是这么一说,又没有真凭实据,怎么可能查。我跟你说这些就是想跟你提个醒,你现在的位置更过去不一样,一定要谨小慎微,不能做的事情坚决不要去做,可做但容易招麻烦的事情也要小心再小心,绝不能给任何人留有把柄。”

    薛飞点点头:“这么多年的做事风格您是知道的,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从来不做,所以您放心吧,我不会给任何人抓我把柄的机会的。”

    回南河的路上,薛飞一道都在想举报他的人是谁。

    除去他之外,省委常委还有十一个人。他首先将费光荣给排除掉了,虽然他握有费光荣的把柄,可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是相安无事的。而且他也不相信在他知道费光荣有不可告人之事的情况下,费光荣在没有掌握他确凿证据之时铤而走险向中纪委告他。

    汤俊和臧洪涛也完全可以排除,这两个人都是他一派的。

    而政法委书记关凯、纪委书记邹晓征、组织部长李洁、宣传部长郎丽、统战部长尹水花、省军区政委魏猛,以及省委秘书长庞光等人也基本可以排除,因为与他们从来都没有任何利害冲突。

    剩下的邬忠诚和殳正权的嫌疑是最大的。

    他一直也没搞懂邬忠诚为什么将他视为仇敌,但邬忠诚确实是每次在省委常委会上都是和他唱反调的,所以邬忠诚在背后搞他的可能性是极大的。殳正权与他现在可以说只有同学之名,而早无同学之情,甚至他对于殳正权的关照,殳正权也置若罔闻,如果是殳正权向中纪委打小报告,他也不会感到太惊讶。

    究竟是谁,薛飞一时还猜不到,但通过向中纪委告他这件事,他觉得至少说明在南河,已经开始有人在背后跟踪调查他了,不然不会知道他与外国女人私交甚密。

    回到正州,薛飞让鲁芳和刘闯分别盯着邬忠诚与殳正权,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晚上,正州一个高档会所里,鲁芳端着两瓶茅台进了一个包间,在征询了客人的意见后,鲁芳用起子起开了一瓶。可是在准备退出房间时,她“不小心”将起子掉到了地上,她在墩身去捡的时候,从兜里拿出一个窃听器粘在了桌子的腿上。

    “这个薛飞简直就是个祸害呀,他来了不仅抢了您省长的位置,还处处与您做对,都把您欺负成什么样了,简直不把您放在眼里。”邵建波气呼呼地说道。

    邬忠诚一口干掉杯中酒,将杯子往桌子上“啪”的一放,脸色青中透着红:“我可是坐地户,他一个外来的,想真正把我欺负住也没那么容易。”

    “怎么,您已经想到应对之策了?”

    “不是想到,而是已经实施了。”

    邵建波有点激动:“您说说,您是怎么整他的。”

    邬忠诚没有接话,邵建波见状说道:“邬书记,咱们俩都多少年了,我的为人您还不了解吗,我可不是一个嘴大舌长的人,不管什么话入了我的耳朵,最后都会烂在我的肚子里。”

    邬忠诚一想邵建波确实不是一个喜欢传闲话的人,便如实相告:“我给中纪委写匿名信举报了他。”

    邵建波大惊:“您有他的把柄?”

    邬忠诚摇头。

    邵建波不解:“那您举报他什么呀?”

    邬忠诚诡秘一笑:“我虽然现在手上没有直接能证明他贪腐的证据,可是你想想,他安排那么多商人到南河投资,他可能一点好处都没得到吗?我写一封匿名举报信可能没什么用,可要是总有人写匿名信举报他呢?”

    “您的意思是您接下来会陆续不断的写匿名举报信?可那薛飞万一真的没有收好处怎么办?”

    “你怎么这么笨啊。就算没有,让纪委查查他,打击一下他,有什么坏处吗?”

    邵建波笑着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夸赞道:“高,实在是高。”

    邬忠诚冷笑一声道:“这算什么,来日方长,我整他的办法还多着呢。走着瞧吧,我非让他滚出南河不可。”

    鲁芳戴着耳机一直站在包间的外面,对于里面的对话她听的一清二楚,并将其全部录音。

    当天晚上,鲁芳就将录音送到了薛飞的手中,薛飞听了以后终于知道邬忠诚为什么一直敌视他了,也终于知道是谁给中纪委写匿名信告他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只是薛飞可没有耐心跟邬忠诚慢慢玩,他打算一击致命,以绝后患。

    薛飞正准备让姚绪成调查李东林和邵建波,想通过他们除掉邬忠诚之时,不想邬忠诚自己却出了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