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德国考察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离开饭店后,程言就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后,旅游团的其他人报了警。警察赶到医院做了笔录,在得知是程言一行人是外地人,以及打人的是黄河野生渔村人之后,警察不仅不替他们做主,反而劝他们放弃追责,并声称“你们惹不起”。

    旅游团的人知道正州不能再呆下去了,程言医院拍了个片,确认问题不是很严重之后,就提前结束正州之行返回了吴苏。

    回到家,程言怎么想怎么觉得憋屈。吃饭被坑也就算了,竟然还挨了一顿打,而且连孩子都打,警察也不作为,简直是岂有此理。

    当时程言的老婆偷偷用手机将整饭店内争执、程言挨打,以及警察在医院的话过程全都拍了下来,于是程言就把事情的整个过程,以及录像发到了微博上,一时间正州成为了众矢之的。

    在云海的薛飞很快就知道了天价鱼的事情,在南河发生这种事,他作为省长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但这种事薛飞不能插手去管,因为下面有正州市委市政府,还有黄河区委区政府,要尊重下一级政府的依法履职。要是他们没有依法处理,那上级政府就要去纠正了。

    事件发生后,黄河区委区政府召开了紧急会议,区分局将饭店经理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

    调查之后,黄河区对天价鱼事件进行了通报。说黄河野生渔村的菜单上有相关食材价格和图解,属于明码标价。关于鳇鱼价格每斤399元的问题,黄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人则表示不在政府指导价和政府定价范畴之内,是经营者自主制定的市场调节价。至于打人者,黄河区公安分局已经将饭店经理进行拘留调查。

    黄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人还表示这只是初步调查的结果,由于没能联系上当事人程言,只能向饭店单方面取证,调查组还在对涉事饭店做近一步调查。

    调查结果发布后,在网上又招来了无数骂声,所有人都觉得调查组是在搞地域歧视,包庇袒护饭店。

    不得已,第二天正州市政府召开会议,专门研究部署天价鱼事件的调查工作。市长简洪柱责成市相关部门介入指导,要求黄河区政府加强调查力度,依法、公正、客观地开展调查取证,尽快完成调查处理工作。

    程言看到公布结果后,主动与黄河区调查组进行了联系,把实际情况做了说明。并强调明码标价那是在认同那些鱼是野生的基础上,但是之后看到相关报道觉得受骗了,野生的都是限量捕捞的,是国际濒危保护动物,必须有相应的证明和捕捞记录,所以希望店家可以出示相关的文件,不然这个涉及到以次充好,欺诈消费者。同时希望调查辖区派出所与饭店之间的关系,他严重怀疑他们有利益往来。

    由于黄河野生渔村开通了网上团购,很多人消费之后会晒图和评价,程言在其中找到了几张春节假期期间晒菜单的图片,上面就有当时他们所点的三种鱼的价格,程言将图片发给了调查组的人,以此来证明饭店在价格方面的欺诈行为。

    很简单明了的事情,按理说按照相关法规处理就是了,然而一直到全国两/会前夕,事情还没有一个最终结论,薛飞有些恼火。

    “天价鱼的事情闹的这么大,全国人现在都在拿这件事当谈资,知道对正州,对南河的影响有多恶劣吗?以后谁还敢来正州旅游?你作为市长,不知道这种事情应该尽快解决,不要让其蔓延下去吗?这都拖了多久了,到底还能不能解决?”薛飞拍着桌子说道。

    简洪柱脸色非常难看,同时也很委屈:“您说这些我都知道,要不是有人从中阻挠,这件事早就解决了。”

    “阻挠?谁这么大胆子敢阻挠这件事?”

    “这个……”

    “别吞吞吐吐的,我想听实话。”

    “是邬书记。”

    薛飞惊讶之余感到很费解:“这件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太清楚,他给我打电话说希望能够对饭店一方网开一面,可就像您说的,全都都在盯着这件事呢,我听他的不是,不听他的也不是,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简洪柱在心里都恨透了邬忠诚。

    “你真的不知道邬书记与饭店之间的关系?”薛飞盯着简洪柱的眼睛问道。

    简洪柱眼神闪躲:“我真不知道,我还能骗您吗。”

    简洪柱走了以后,薛飞给姚绪成打了个电话,姚绪成很快就来到了省政府。

    “黄河野生渔村这个饭店有什么背景?”薛飞问道。

    “大老板叫李东林……”姚绪成话没说完就被薛飞打断了。

    “叫什么?”

    “李东林。您认识?”

    薛飞想到了去年圣诞节在饭店对iygirls成员耍流氓并威胁恐吓的那个李东林,想来应该是一个人。

    薛飞没有回答:“接着往下说。”

    “我到正州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却没少听说这个叫李东林的人。他是公认的正州黑社会老大,据说靠暴力手段垄断了不少正州的批发市场,他所掌控的东林运输有限公司,是正州最大的托运的公司,相传个人身家在四个亿左右。”姚绪成说道。

    “公安局肯定有熟人吧?”

    “好像说是跟副局长邵建波私交甚笃。”

    邵建波?难怪邬忠诚会给简洪柱打电话,原来他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要不要查查李东林?”姚绪成问道。

    薛飞想了想说道:“再说吧。”

    拨通简洪柱的电话,薛飞说道:“天价鱼的事情必须在三天之内处理完,必须公正公开,涉案的公务人员必须严肃处理,谁要是再阻挠,就让他来找我。”

    有薛飞给撑腰,简洪柱就没有任何忌惮了,他向调查组只说了四个字:“公事公办。”

    很快,正州市政府对外发布消息,认定黄河区天价鱼事件是一起严重侵害消费者权益的恶性事件,做出对涉事饭店“黄河野生渔村”吊销营业执照,对店主罚款80万块钱等处罚决定。

    同时,黄河区政府对黄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黄河区城市管理局、黄河区大滩派出所负责人和相关工作人员启动问责程序,将按有关规定和程序做出严肃处理。

    “我不是叫你关照一下饭店那边吗,你是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啊。”邬忠诚给简洪柱打电话,对简洪柱公事公办的做法非常不满。

    “这可不能赖我,这是薛省长的指示。”简洪柱委屈道。

    “薛飞?”

    “没错。薛省长给我下了死命令,而且要求从严处理,我也没有办法啊。”

    又是薛飞,这是想要跟他对着干到底啊。邬忠诚气的浑身直发抖,心说必须得给薛飞一点教训了,否则长此以往,南河哪里还有他的立锥之地。

    全国两/会期间,薛飞是各家媒体追逐的焦点,除了关心南河的经济结构调整以外,刚刚过去的天价鱼事件也是大家所关注的,很多人都想听听薛飞的看法。

    对此,薛飞说道:“一条鱼腥不了一锅汤。南河这么大,出一点事情很正常,问题在于出了事情要及时解决,要找到问题的源头。在南河大搞改革的这个关键时刻出现天价鱼事件,我认为不是什么坏事,对政府职能部门,以及今后的经济发展都是有利的。我想对正州的餐饮业,旅游业,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毕竟绝大多数是好的,所以要感谢吴苏的那位程先生。”

    最后,薛飞还不无风趣地说道:“这次天价鱼事件对全国所有不规矩的饭店都做出了警示和提醒,其力度之大,影响之深,恐怕是有关部门发文都做不到的。我就不向其他兄弟省份收钱了。”

    听到薛飞的话,所有媒体记者全都笑了。

    两/会过后,薛飞和副省长明亮、尤才华带领一干人去了德国考察,康妮王妃得知后带着孩子去了德国,薛飞还没有见过他们的孩子。

    其实薛飞本想去年就去的,可是一直没腾出时间,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到了柏林,薛飞在酒店见到了康妮王妃和孩子。

    薛飞有很多孩子,但面相像外国人的这还是第一个,看到小家伙像是从画片中走出来的小天使似的,薛飞就爱的不得了。没事的时候就抱着,睡觉的时候也要搂着,真可以用掌上明珠来形容,康妮王妃见了都有些嫉妒。

    此行一共去三个地方,都是事先通过外交部联系好的。在柏林稍作停留,一行人就去了第一站,位于北莱茵西伐利亚邦的欧豪村。

    欧豪村占地约四百多公顷,人口五百多位的小农村。九十年代初,村民因为无法忍受欠佳的生活条件,决定进行生态改造。

    经过几年不懈的努力,欧豪村声名显赫,先是赢得德国联邦农村更新金牌奖,之后被欧洲各国选为欧洲生态示范村。在两千年初的世界博览会上,它更是成为了德国展示其结合生态、生活质量和经济发展上的傲人模范。

    薛飞等人来到欧豪村后,可以说是大开眼界,叹为观止,因为这里和吾国的农村完全不一样,这里更像是一座原生态的农家花园,但每一处又都是那么的精致和讲究。

    譬如在水这个问题上,欧豪村以前使用的是地下排水系统,混合雨水和家庭废水一并排放至污水处理厂。如此一来,可以循环回收的雨水就浪费掉了。而如果不用水泥,水就可以回到土壤里。

    于是欧豪村就进行了改造,拆除了部分由水泥和柏油制成的道路。当重现土壤、植物和碎石后,等于设置天然的集水和导水系统,比如混凝土排水沟,更能活化资源及涵养地下水源。道路两旁辟绿带,吸收的水分又回流成地下水再利用,从家家户户的水龙头里流出来。

    村长科恩说:“我们喝的水,有可能是百年前人喝的水,为了下一代,我们必须保存地下水。”

    第二站是同样位于北莱茵西伐利亚邦的小镇梅达巴,这里是邦内第二大鸟类保育区,它因保育特有动植物,而在建设、农业方面都受到相关限制。

    镇长诺里驾车,载着薛飞等人在镇里游览时说道:“少子化现象使得空闲的房子越来越多,我们不希望这个城镇看起来像死城,所以与其建设新房子,我们思考如何将旧有建筑物重新利用。目前我们已经将停运镇学校建成了矿业博物馆,因为矿业曾是这里的传统行业,维持生态环境水平的同时,文化遗产也能得意保存。”

    只有三十九人的迷你农村艾冰霍夫来说,再生能源遂成为他们未来的希望。

    这座拥有七百多年历史的小村庄,过去的主要收入一直是农业,但近年来随着旅游的兴起,已经取代农业成为主要收入。

    经营家庭式旅馆的吉格斯告诉他们:“我们只有二十公顷农田,也就是说,除非有特殊性,不然很难生存。所以我们聚焦于家庭式的假日农场,小也成了优势,客人会觉得很温馨。”

    艾冰霍夫村成了旅游结合农业的好范例。然而,如今它有更大的愿景:发展再生资源以增加收入。

    吉格斯经营的旅馆,附设一间小型马场,马场屋顶上,铺设了三百多平方公尺的太阳能板,它们制造电力,并与德国市电并联,一度电售价零点四三欧元,保价收购二十年。

    吉格斯带领薛飞他们来到村子边缘,左前方是葱郁的森林,右前方则是前些年暴风所击倒的书群。艾冰霍夫坐拥二百公顷森林,以遭雷劈倒,或遭虫害病亡的树木为原料,燃烧木片来发电。

    而眼前的一块空地上,几部挖土机正轰隆隆地来回行驶,因为今年年中,这里即将建成一座生质沼气工厂,利用农村丰富的原料牛和猪的粪便所排放之沼气发电。

    目前为止,艾冰霍夫已自给自足地使用洁净能源,而在生质沼气工厂竣工后,售电的行为将让更多村民获益,而艾冰霍夫也会因此成为北莱茵西伐利亚邦第一个再生能源村。

    位于布兰登堡邦的柏多文是当地著名的有机农业村,也是薛飞他们考察的第三站,其所制造的农产品,大多销往柏林及其周遭地区。占地一千二百四十公顷,柏多文是德国最大的有机农场之一。

    柏多文农场自然保育协会理事长弗拉德回忆道:“柏林围墙倒塌后,柏多文的居民认为应该改变农耕的方式,必须找出与大自然相处的新诠释,因为他们意识到之前的耕作方式有问题。多数人决定继续待在一块儿,而不是分割土地。他们延续合作社农场的经营模式,只是变成有机耕种。”

    跟着弗拉德理事长深入柏多文的山林原野,他向薛飞等人做了丰富的田野教学:“传统耕作时,杂草和昆虫都会被农药消灭,而这里则有很多杂草。”

    弗拉德滔滔不绝地继续说道:“另一方面,如果利用肥料和农药集约耕作,作物秆会排列得很密集,以致鸟类无法在作物间飞行,此外,也没有昆虫栖息,因为缺乏空间、阳光和杂草,导致小动物没有食物可吃。这里就没问题,有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在柏多文经营有机农场的彭柯说:“为了符合有机农产品协会eeer的规范,每一个环节都必须是有机、自制,连市面上卖的有机肥料都不用。”

    彭柯坦言,十二年前开始制造乳制品时,不知今天会这么发达。原本只提供牛奶和谷物,并没有做成奶油或干酪,以及其他谷类制品。自两千年开始,业务开始扩张,如今每天都有贸易商的货车,往返载送农产品至柏林的有机商店。

    除此之外,他们也将商品送至柏林的私人住宅,目前一周送牛奶给一千五百户人家。新鲜、有机的产品,已渐渐掳获人们的认同与需求。为使资源更加整合,生计更有展望,小农村需和大城市合作。

    布兰登堡邦乡村发展、环境和消费者保护部因应农业结构调整,研议出三个方向:加强农业竞争力,譬如加强生产结构、增加机械资本、现代化、基础建设等;以永续的方式延伸自然和景观,其中包括森林的维护和复育;以及增加生活质量和乡村经济多样化等。

    “为了吸引柏林及其周遭的人来乡村,并对农业产生兴趣。”任职于该部门的考兹说:“我们举办不同的活动如布兰登堡田园派对,人们可以来农场,亲自看看农产品的制造过程,以及所使用的机器,也可购买当地产品。我们推出以单车道连结农场和都市的方式,让人们可骑单车前来,如此就更深入了解乡村生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